第十一章 少女和飞剑

剑来 第十一章 少女和飞剑 作者:烽火戏诸侯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剑来 第十一章 少女和飞剑在线阅读。 剑来 第十一章 少女和飞剑相关章节: | | | 剑来最新章节目录 | 烽火戏诸侯的小说 | 剑来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一位双鬓星霜的儒士带着青衫少年郎,离开乡塾,来到那座牌坊楼下。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这位小镇学问最大的教书先生,脸色有些憔悴,伸手指向头顶的一块匾额,“当仁不让,四字何解?”

    少年赵繇,既是学塾弟子、又是先生书童,顺着视线抬头望去,毫不犹豫道:“我们儒家以仁字立教,匾额四字,取自‘当仁,不让于师’,意思是说我们读书人应该尊师重道,但是在仁义道德之前,不必谦让。”

    齐先生问道:“不必谦让?修改成‘不可’,又如何?”

    青衫少年郎相貌清逸,而且比起宋集薪的咄咄逼人、锋芒毕露,气质要更为温润内敛,就像是初发芙蓉,自然可爱。当先生问出这个暗藏玄机的问题后,少年不敢掉以轻心,小心斟酌,觉得是先生在考究自己的学问,岂敢随意?中年儒士看着弟子如临大敌的拘谨模样,会心一笑,拍了拍少年的肩头,“只是随口一问而已,不必紧张。看来是我之前太拘押着你的天性了,雕琢过繁,让你活得像是文昌阁里摆放的一尊塑像似的,板着脸,处处讲规矩,事事讲道理,累也不累……不过目前看来,反倒是件好事。”

    少年有些疑惑不解,只是先生已经带他绕到另外一边,仍是仰头望向那四字匾额,儒士神色舒展,不知为何,不苟言笑的教书先生,竟是说起了许多趣闻公案,对弟子娓娓道来:“之前当仁不让四字匾额,写此匾额的人,曾是当世书法第一人,引起了很多争辩,例如格局、神意的筋骨之争,‘古质’‘今妍’的褒贬之争,至今仍未有定论。韵、法、意、姿,书法四义,千年以来,此人夺得双魁首,简直是不给同辈宗师半条活路。至于此时的‘希言自然’,便有些好玩了,你若是仔细端详,应该能够发现,四字虽然用笔、结构、神意都相似相近,但事实上,是由四位道教祖庭大真人分开写就的,当时有两位老神仙还书信来往,好一番争吵来着,都想写玄之又玄的‘希’字,不愿意写俗之又俗的‘言’字……”

    然后儒士带着少年再绕至“莫向外求”下,他左顾右盼,视线幽幽,“原本你读书的那座乡塾,很快就会因为没了教书先生,而被几个大家族停办,或者干脆推倒,建成小道观或是立起一尊佛像,供香客烧香,有个道人或是僧人主持,年复一年,直至甲子期限,期间兴许会‘换人’两三次,以免小镇百姓心生疑惑,其实不过是粗劣的障眼法罢了。只不过,在这里完成一门芝麻大小的术法神通,如果搁在外边,兴许就等于天神敲大鼓、春雷震天地的恢弘气势了吧……”

    到后边,先生说话的嗓音细如蚊蝇,哪怕读书郎赵繇竖起耳朵,也听不清楚了。

    齐先生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和疲惫:“很多事情,本是天机不可泄露,事到如今,才越来越无所谓,但我们毕竟是读书人,还是要讲一讲脸面的。更何况我齐静春若是带头坏了规矩,无异于监守自盗,吃相就真的太难看了。”

    赵繇突然鼓起勇气说道:“先生,学生知道你不是俗人,这座小镇也不是寻常地方。”

    儒士好奇笑道:“哦?说说看。”

    赵繇指了指气势巍峨的十二脚牌坊,“这处地方,加上杏花巷的铁锁井,还有传言桥底悬挂有两柄铁剑的廊桥,老槐树,桃叶巷的桃树,以及我赵家所在的福禄街,每年张贴的谷雨帖、重阳帖等等,都很奇怪。”

    儒士打断少年,“奇怪?怎么奇怪了,你自幼在这里长大,根本从未走出去过,难道你见识过小镇以外的风光景象?既无对比,何来此言?”

    赵繇微沉声道:“先生那些书,内容我早已烂熟于心,桃叶巷的桃花,就和书上诗句描述,出入很大。再有,先生教书,为何只传蒙学三书,重在识字,蒙学之后,我们该读什么书?读书,又为了做什么?书上‘举业’为何?何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何为‘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先后两位窑务督造官,虽然从不与人谈及朝廷、京城和天下事,但是……”

    儒士欣慰笑道:“可以了,多说无益。”

    赵繇立即不再说话。

    自称齐静春的儒士小声道:“赵繇,以后你需要谨言慎行,切记祸从口出,所以儒家贤人大多守口如瓶。贤人之上的君子,则讲慎独,饬躬若璧,唯恐有瑕疵。至于圣人,比如七十二座书院的山主们……这些人啊,就能够如道教大真人、佛家金身罗汉一般,一语成谶,言出法随。这拨人与诸子百家里的高人,到达此境界后,大致统称为陆地神仙,算是一只脚迈入门槛了。不过这些人物,人人如龙,一些高高在上,像是道观寺庙里的神像,高不可攀,一些神龙见首不见尾,寻常人根本找不到。”

    赵繇听得迷迷糊糊,如坠云雾。

    赵繇忍不住问道:“先生,你今天为什么要说这些?”

    儒士脸色豁达,笑道:“你有先生,我自然也有先生。而我的先生……不说也罢,总之,我本以为还能够苟延残喘几十年的,突然发现有些幕后人,连这点时日也不愿意等了。所以这次我没办法带你离开小镇,需要你自己走出去。有些无伤大雅的真相,也该透露一些给你,你只当是听个故事就行。只是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不管你赵繇如何‘得天独厚,鸿运当头’,都不可以志得意满,心生懈怠。”

    井水下降,槐叶离枝,皆是预兆。

    名叫齐静春的读书人提醒道:“赵繇,还记得我让你收好的那片槐叶吗?”

    少年读书郎使劲点头,“与先生赠送的那枚印章一起放好了。”

    “天底下哪有树叶离开枝头的时候,如此苍翠欲滴,新鲜娇嫩?小镇数千人,得此‘福荫’之人,屈指可数,那片槐叶,可以经常把玩,以后说不定还有一桩机缘。”

    儒士眼神深邃,“除此之外,这些年来,我一直让你在小镇行善举结善缘,无论对谁都要以礼相待、以诚相交,以后你就会慢慢明白其中玄机,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琐碎小事,滴水穿石,最终收获的裨益,未必比抱着一部《地方县志》要差。”

    少年发现有一只黄鸟停在石梁上,偶尔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叫着。

    儒士双手负后,仰头望着着黄鸟,神情凝重。

    少年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儒士齐静春突然望向泥瓶巷那边,愈发眉头紧皱。

    儒士轻轻叹息道:“蛰虫渐闻春声,破土而出。只是身为客人,在主人眼皮子底下鬼鬼祟祟,行那鬼蜮伎俩,是不是也太托大了?当真以为靠着自作主张的小半碗水,就能在这里为所欲为?”

    赵繇忧心忡忡,“先生?”

    儒士摆摆手,示意此事与少年无关,只是带着他来到最后一面匾额下。

    少年赵繇就好像骤然间听到一声春雷的蛰虫,猛然间停下脚步,眼神直直呆呆。

    只见不远处,有一位头戴帷帽的黑衣少女,薄纱遮挡了容颜,身材匀称,既不纤细,也不丰腴,她腰间分别悬佩一把雪白剑鞘的长剑、绿鞘狭刀,站在“气冲斗牛”匾额下,她双臂环胸,扬起脑袋。

    儒士感到好笑,轻轻咳嗽一声。

    少年郎只是呆若木鸡,根本没有领会先生“非礼勿视”的提醒。

    儒士会心一笑,竟是没有出声喝斥,反而不再大煞风景地咳嗽出声,任由身旁少年痴痴望向那位少女。

    少女好像始终没有察觉到少年的视线。

    她似乎格外欣赏“气冲斗牛”这四个大字,相较其余三块正楷匾额的端庄肃穆,这块匾额的大字独独以行楷写就,其中神韵,简直是近乎恣意妄为。

    她喜欢!

    少年突然惊醒过来,原来是先生拍了一下他的肩头,笑道:“赵繇,你该回学塾搬东西回家了。”

    少年涨红了脸,低着头,跟着先生一起返回学塾。

    少女这才缓缓松开了握住刀柄的五指。

    远处,儒士打趣道:“赵繇啊赵繇,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啊。”

    少年震惊道:“先生?”

    儒士犹豫了一下,神色认真道:“以后见到她,你一定要绕道而行。”

    温文尔雅的青衫读书郎,有些惊讶,也有些失落,“先生,这是为什么啊?”

    齐静春想了想,说了一句盖棺定论的言论,“她锋锐无匹,注定是一把无鞘剑。”

    少年欲言又止。

    中年儒士笑道:“当然了,如果只是偷偷喜欢谁,道祖佛陀也拦不住。便是我们条条框框最多的读书人,咱们那位至圣先师,也不过告诫‘非礼勿言、视、听、动’而已,没有说过非礼勿思。”

    少年这一刻突然像是鬼迷心窍,大声脱口而出道:“她很香啊!”

    话一说出口,少年就懵了。

    儒士有些头疼,倒不是生气,而是局面比较棘手,沉声道:“赵繇,转过身去!”

    少年下意识转身,背对先生。

    牌坊楼下,少女转头,杀气冲天。

    她先是双手下垂,两只手的拇指各自按在剑柄、刀柄之上。

    然后她开始小步助跑,约莫四五步后,手脚骤然发力,雪白剑鞘的三尺长剑,碧绿刀鞘的纤细狭刀,率先出鞘,上斜向前,与此同时,她身形弹地而起,双手迅速握住刀剑,二话不说,当头劈下!

    在黑衣少女和小镇那对师生之间,被两条并不粗壮的胳膊,拉伸、爆绽出两条光芒璀璨的弧月。

    绝非神通,更非术法。

    纯粹是一个快字!

    儒士神色闲适,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只是轻轻一跺脚。

    一阵涟漪激荡而出。

    下一刻,少女身体紧绷,杀意更重。

    原来势如破竹的一刀一剑,彻底落空不说,她整个人站在了刀剑出鞘时的地方。

    儒士微笑道:“不错,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只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个弟子,确实冒犯了姑娘,可是罪不至死吧?”

    少女故意将嗓音弄得成熟沉闷,将剑缓缓放入鞘内,变成单手握刀的姿态,以刀尖直指儒士,“你怎么‘觉得’,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管。”

    少女一步跨出,“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当然,你可以……管管看!”

    迅猛前冲。

    她前后脚所踩的地面,顿时塌陷出两个小坑。

    儒士一手负后,一手虚握拳头,放于身前腹部,笑道:“兵家武道,唯快不破。只可惜此方天地,哪怕分崩离析在即,可只要是在那之前,便是十位陆地神仙联手破阵,也不过是蚍蜉撼大树。何况是你?

    少女下一刻,再次无缘无故出现在了儒士左边十数步外。

    她略作思量,闭上眼睛。

    儒士摇头笑道:“并非是你以为的障眼法,此方天地,类似佛家所谓的小千世界,在这里,我就是……”

    “咦?”

    他突然惊讶出声,便停下话语,瞬间来到少女身边,一探究竟,双指轻轻握住刀尖。

    他问道:“是谁教你的刀法和剑术?”

    少女没有睁眼,左手握住刚刚归鞘的剑柄,一道寒光横扫儒士腰间,试图将其拦腰斩断。

    双指捻住刀尖的儒士轻喝道:“退!”

    地面上响起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尘土飞扬,片刻后,露出头戴帷帽少女的身影,双脚一前一后站定,她脚下,到儒士身前,出现一条沟壑,就像是被犁出来的。

    少女双手血肉模糊。

    刀出鞘了,剑也出鞘了,但是她竟然沦落到被人空手夺白刃的地步。

    而且她心知肚明,敌人除了对此方天地的“构架”之外,一直将实力修为压制在与自己等同的境界上。

    这是技不如人。

    而非修为不到。

    她整个人像是处于暴走的边缘。

    恐怕少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以她为圆心的四周,光线都出现了扭曲。

    这位学塾先生到底是最讲道理的人,善解人意地劝说道:“你暂时最好别跟我比较,有可能会妨碍你的武道心境。武道登顶,循序渐进,至关重要。”

    他此时的样子有些古怪,一手提着剑尖,一手横拿着剑身。

    他突然笑了起来,模仿少女说话的口气,“老气横秋”道:“听不听,是你的自由,说不说,就是我的事情了。”

    少女沉默片刻,嗓音低沉道:“受教!”

    儒士笑着点了点头,并非是一味气焰跋扈的骄横女子,这就很好,他轻轻将刀抛给少女,说道:“刀先还你。”

    他低头看着手指尖的长剑,微微颤鸣。

    雏凤清于老凤声。

    儒士惋惜道:“这把剑的质地相当不俗,但距离顶尖,仍是有些差距,导致最多只能承载两个字的分量,都有些勉强了,否则以你的资质根骨,不说全部拿走四个字,三个字,肯定绰绰有余……”

    他叹息的时候,随手抬起手,轻喝道:“敕!”

    两团刺眼光芒从“气冲斗牛”匾额上飞掠而出。

    被儒士挥袖连拍两下,拍入长剑当中。

    匾额上,“气”“牛”二字,气势犹在。

    “冲”“斗”二字,仿佛是一位病榻上的迟暮老人,回光返照之后,终于彻底失去了精气神。

    儒士漫不经心地抖动手腕,那柄长剑眨眼间就回到了主人的剑鞘,因为已经归鞘,所以暂时无人知晓,剑身上有两股气息游走如蛟龙。

    接下来一幕,让历经沧桑的齐静春都感到了震惊。

    少女缓缓摘下剑鞘,随手一甩,倾斜着钉入黄土地面,帷帽垂落的薄纱后,她眼神坚毅,“这不是我追求的剑道。”

    儒士瞥了眼被少女舍弃的剑,内心深处感到一种久违的沉重,不得不问了有**份的问题:“你知道我是谁吗?”

    少女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听说这里每隔甲子时光,就会换上一位三教中的圣人,来此主持一座大阵的运转,已经好几千年了,时不时有人从这里出去后,要么身怀异宝,要么修为突飞猛进,所以我就想来看看。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确定你的身份了,不然当时我出手,就不会那么直截了当。”

    齐静春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刚才自己到底放弃了什么?”

    少女默不作声。

    地上那把剑鞘中,长剑颤抖不止,如倾国佳人在哀怨呜咽,苦苦哀求情人的回心转意。

    少年读书郎早已偷偷转头,小心翼翼望着远处的少女。

    儒士不可谓不学识渊博,对此仍是百思不得其解,总不好将那把蕴含巨大气数的长剑,强塞给少女,最后只好出声提醒道:“姑娘,最好收起那把剑。接下来,小镇会很不……太平。多一样东西防身,终归是好事情。”

    少女也不说话,转身就走了。

    仍是不愿带上那把剑。

    齐静春有些无奈,挥了挥袖,将那柄剑钉入一根牌坊石柱高处,若是有人强行拔走,必然会惊扰到坐镇中枢的自己,就像之前“说书先生”一明一暗,两次出手,都没有逃过这位学塾先生的遥遥关注。

    亲自将赵繇一路从学塾送到福禄街赵家大宅,中年儒士缓缓而行,每当他迈出一步,大街两侧庭院森森的高门大宅,有些隐蔽地方,便会有些不易察觉的流光溢彩,一闪而逝。

    齐静春呢喃道:“奇了怪哉,哪里来的小丫头?莫不是本洲之外的仙家子弟?”

    他回到学塾后,坐在案前,摆放着一枚玉圭,长约一尺二寸,在四角雕刻有四镇之山,寄寓四方安定,正面刻有密密麻麻的小篆铭文,不下百余字。

    依循儒教礼制,原本唯有一国天子,可执镇圭。

    足可见这座小镇的意义重大。

    将其翻过来,玉圭背面只刻了寥寥两个字。

    字迹法度严谨,又丰神独绝。

    筋骨极壮,神意极长。

    书案上,还有一封刚到没多久的密信。

    双鬓霜白的儒士眼眶微红,“先生,学生无能,只能眼睁睁看你受辱至此……”

    儒士望向窗外,并无太多的悲喜,只是有些神色寂寞,“齐静春愧对恩师,苟活百年,只欠一死。”

    ————

    当宋集薪从内屋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苻南华不管如何掩饰,都藏不住脸上的狂喜。

    一把不起眼的小壶,壶底落款为“山魈”。

    宋集薪双手叠放在桌面上,身体前倾,笑眯眯问道:“这把壶值多少?”

    老龙城少城主,好不容易从小壶上收回视线,抬头坦诚道:“放在世俗王朝贩卖,一两银子都不值。但是如果交由我来卖,能买回来一座城池。”

    宋集薪问道:“几万人?”

    苻南华伸出三根手指头。

    宋集薪哦了一声,撇撇嘴,“原来是三十万。”

    苻南华愣了愣,哈哈大笑。

    他原本以为宋集薪会说三万人。

    ————

    杏花巷那边,有个木讷男子蹲在铁锁井旁边,盯着那根绑死在轱辘车底座上的铁链。

    像是在纠结如何搬走它。

    ————

    黑衣帷帽、气质冷峻的少女,在小镇上随意走动,漫无目的,此时只悬佩了那柄绿鞘狭刀,双手只是布条潦草包扎而已。

    当她刚刚走入一条不知名巷弄。

    嗖一下,某物破空而至,然后在少女身后乖乖停下,嗡嗡作响。

    少女皱了皱眉头,头也不转,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眼,“滚!”

    又是嗖一下。

    那柄出鞘长掠至此的“飞剑”,吓得果真躲回了剑鞘。

    骄傲的少女。

    乖巧的飞剑。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剑来》 第十一章 少女和飞剑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剑来》 第十一章 少女和飞剑 地址:https://www.qiqiw.com/0_561/10.html

《剑来》相关小说推荐: [综]和古代名人同在巫医许多福替嫁后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穿成虐哭大佬的白月光[快穿]超甜系霸宠[重生]八零重生小幸福重生后我家成了修罗场重生之整形师王爷,你家仙草又溜了[穿书]仙女姐姐有点皮[快穿]秦时明月之剑仙入世报告帝君,你家仙子又溜了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