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2】夏国暗卫
作者:芯草      类型:女频频道      直达底部
    做好这一切,花无烟整个上衣都湿了,贴在身上难受的要死。

    混蛋!

    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死了活该。

    她一阵气恼,叉腰怒瞪着这张帅气的俊脸,片刻后,又感到十分的无奈。

    情不知何起,情根已经深种。

    这样好的男人,谁能不动心,谁能拒绝呢。

    要不是花无烟在心里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他有妻子,她早就从了。

    “邪云,去打水换水!”

    门口听闻声音,立刻应下,“是!”

    等换好滚烫的热水,又是一阵浸泡,然后吸毒。

    冰蟾慢慢的已经不起作用,她便只能亲自动嘴。

    伤口处的黑血被她一口一口的吸出来,直到那血肉已经泛白,她的嘴唇变的乌青,她才停下来。

    师傅说,她在毒谷待的半年多,几乎都在再药浴中度过,所以,一般的毒根本难不倒她。

    她帮她吸了毒,却只是嘴唇有点乌,这足可以证明,她可以免疫碧蚕毒蛊的毒。

    浴桶里面的水反复的更换,冷了又换,冷了又换。

    草药一包一包的倒进浴桶里。

    直到吸出的血水差不多达到献血量的剂量后,她才停止。

    这时候,已经到了大半夜。

    他应该没事了吧。

    这般想着,她趴在浴桶边,疲惫的露出一抹浅笑,接着便昏睡过去。

    水温由热转凉,花墨辰是被冻醒的,一睁眼眼睛,便瞧见她恬静的小脸,嘴唇一仰,“阿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他晕倒,是天意,天意将她留下,天意让他们再也不会分开。

    花墨辰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血盆,还有丫头嘴角的血迹,心顿时暖的快要化了。

    小丫头为了救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啊,这份情,他怎么能忽略呢?

    他就那么近距离的观察她的睡颜,这张脸,比之前那张脸更加的绝色,也更加的明艳动人。

    她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般闭合,皮肤白皙水嫩,嘴角的血迹,和她嫣红的嘴唇,组成一幅妖艳的魅惑画面,让他忍不住凑上自己的红唇,在她的嘴角亲了亲。

    丫头,余下的日子,我定不会再离开你半步。

    即便是老了,我们也要手牵着手在一起看夕阳。

    水温太冷,他虽然不怕,但怕把丫头冻感冒,便起身擦拭了身子,穿好干净的里衣,将手臂上的伤口包扎好,又轻手轻脚的把丫头身上的衣服换了,这才平躺在床上。

    刚刚,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将自己心中的邪念给压制住。

    即便是压制住了,此刻,他的脑海里依旧闪现出刚刚的那些画面。

    阿桑,你可知道这两年我忍的有多辛苦?

    当宫门口出现她的身影时,他几乎是立刻飞奔而去,那一刻他的心才像是活着一般。

    也就是那一刻,他才知晓她对他来说的意义是什么。

    是命,她就是自己的命,她要是不在了,自己连独活的勇气都没有。

    可是,拥抱住她的那一刻,他又觉得感觉不对,味道不对,身体本来的产生了排斥。

    阿桑身上的味道,对他来说,有特殊的吸引力,而在他面前这幅就是阿桑面容的女子却对他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移情别恋。

    可是,移情别恋总有个对象啊,阿桑不在的这一年,除了宫里的宫女还有太后一一,他连个女人都没见过,更别说碰了,又如何移情别恋?

    遇到这丫头后,他才知道,何谓情深情起,他不是对阿桑移情别恋,而是那人根本就不是阿桑,所以,他才会那么排斥。

    这也很说明了一个问题,他喜欢阿桑,不是因为外貌,而是因为她这个人。

    只要是她,不管美丑胖瘦,他都会喜欢她。

    就像她说的,这世上,没有配不配一说,只有合不合适,美女陪丑男,谁说就一定不幸福,俊男娶丑女,谁说就是被逼的呢?

    爱情其实除了爱还有情愿二字,很是贴切,只有心甘情愿的爱才能结合。

    ……

    花墨辰醒来,小丫头还没醒,他看了一眼像个八爪鱼般压在自己身上的女子,嘴角开心的扬起。

    他已经好久没露出这般满足的笑了,这温馨的画面,让他一点也不想破坏,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起身,外面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处理。

    蹑手蹑脚的将她的手脚放开,起身穿好衣服。

    咯吱……

    “公子,你没事了?”

    邪云和小七两人坐在门口,依靠着门睡着了,花墨辰一拉开房门,他们两人差点栽倒在地,自然醒了。

    小七看见花墨辰,整张脸都懵了。

    莫公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没事!”花墨辰淡淡的应了一句。

    其实胳膊上的伤还很疼,只是这点疼和昨天的毒来说,算是小事。

    “哦!”

    花墨辰坦然接受小七大量的目光,“去你的房间,小七,照顾好你大哥!”

    “放心吧,莫公子!”闻言,她讪讪的收回目光,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

    丢脸,竟然在门口睡着了不说,还盯着人家的俊脸看呆了,要不是莫公子大度,说不定此刻自己的两只眼睛已经没了。

    邪云跟着花墨辰去了他的房间,一进去,他便询问黑衣人的事情。

    “公子,那些黑衣人是夏国的人!”

    “夏国,怎么可能,查清楚了吗?”

    “千真万确,是夏国的一批死士,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商国,还对公子你动手!”

    花墨辰坐在主位上,眸子里闪过一抹狠厉之色,“还有什么线索?”

    “而且,那批死士,是皇族培养的死士。”邪云微微低着脑袋,不敢去看公子的那双眼睛。

    没带面具的公子俊美的让人不敢直视,但是,相比于那张鬼面,他还是觉得鬼面更让人不那么害怕一点。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公子,属下猜,会不会是夏国太子让人来的。”

    乔木已经被封为太子,而乔老二,也成了夏国国父,皇上对他们那么好,把暗卫交到他们手里也情有可原。

    “理由!”

    他们为什么要派人来杀他?

    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友国,签了永久和平协议,而且,轮私交他们也不会伤害自己,更何况要自己的小命。

    “公子,也许,他们知道你和花公子的事情了呢!”

    邪云的话,到是一下子提醒了他。

    “你的意思是,他们知道我和花无在一起,以为我对阿桑始乱终弃,所以,才派人想要杀了我和花无?”

    “属下觉得,有这种可能!”

    不然,怎么解释夏国的反常,连暗卫都用上了,还是在商国,怎么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他们如何得知我在这里?难道老五暴露了?”

    “这……老五来信说,一切正常,就是……就是说乔姑娘有些反常。”

    “对啊,既然老五的身份没有暴露,他代表我跟阿桑一路同行,木木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和花公子在一起,没去商国都城?”

    看上去说得通的理由,其实根本就经不起仔细的推敲。

    “公子说的对,是属下错了!”他想事情想的太简单。

    也许,这就是敌人故意设置的陷阱,为的就是迷惑自己,把自己往错误的方向引。

    “重新下去调查,黑衣人的身份,务必查清楚!”

    他要知道到底是谁对他和花无下手。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他隐隐约约觉得,这幕后之人一定是熟人。

    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一路是跟随阿桑而来,还是跟随自己而来。

    “是,属下一定尽快查出!”

    “蚕城不能待了,等明儿便出发吧,去商国都城,另外,给老五去信,让他明天着手三天内回到大央国境内。”

    “公子……你这是要……”邪云猜不透公子的所作所为,只能出声问道。

    花墨辰顿时瞪了他一眼,“不该知道的别问,邪云,你胆子越发大了?”

    这一声质问,让邪云顿时警钟大起,“公子,属下知错,属下以后再也不多嘴了!”

    跟在公子身边太久,公子一会儿温柔的像个翩翩公子,一会儿冷酷残忍的像个地狱修罗,害的他都摸不清公子的脾气,以至于常常犯些以前不会犯的低级错误。

    “记住自己的身份!”花墨辰淡淡的回了一句,便不再作声,“把今天收到的消息都拿过来!”

    “是,公子!”

    说完,邪云朝屏风后面走去,从后面拿出一个木盒子,里面转折蚕城花锦绣分店收集和接收到的所有信息。

    “下去吧,看完之后我叫你!”

    “是,公子!对了,公子,要给你准备点吃的吗?”

    昨晚他们什么都没吃,肚子肯定饿了。

    花墨辰看了一眼自己包扎着的胳膊,拒绝道,“不用,等会儿花公子醒了后一起吃!”

    “是!”

    等人退出去,花墨辰露出一抹狐狸般的邪笑。

    胳膊受伤了,正好让丫头喂他吃东西。

    她不是排斥他嘛,他偏偏就要死皮赖脸的贴着她。

    乐归乐,正事他也没忘,打开木箱,将里面的消息一条一条的拿出来看。

    他人虽然在商国,但大央国的事情,他也必须全部掌握,这样才不至于失控。

    ……

    太阳都晒屁股了,花无烟才醒来,睁眼眼睛一动,感觉全身都疼,特别是两只胳膊,像是疲劳过度一般。

    她猛地想起昨晚的事情,一下子翻身坐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顿时傻眼。

    自己昨晚上不是穿的这身啊……

    怎么回事,谁帮她换的,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小七吗?

    可是小七在门外后,自己不记得起来给她开过门啊。

    难道是莫寒?

    可是他不是泡在桶里驱毒吗?就算毒消了他的身子也没那么快恢复。

    最重要的,他当时昏迷了……难道那家伙又是装的?

    tnn的,自己这次亏大发了。

    他救自己一名,自己也救他一命,昨晚自己帮他泡药浴,把他全身看光光,结果,他给她换衣服,还悄无声息的看回来。

    怎么看都是自己吃亏。

    一想到昨晚木通边看到的美景,她顿时倒回床上,赶忙扯了被子来捂住自己害羞的脸,深怕被别人瞧见她一般。

    小七进来,就看见主子躺在床上,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颠怒的表情,“大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睡醒了吗?”

    “怎么这么问?”

    “莫公子说你昨晚上帮他泡药浴太累,让我不准来打扰你,让你多睡会儿啊!”

    “这样啊!他人呢?”

    这可是他的房间,自己竟然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里面待了一晚,要是传出去,她名声可就毁了。

    “莫公子去邪云房间了,应该是有事!”

    “哦,那我先起来换衣服吧!”

    她刚刚怎么忘了,这不是她的房间呢,难怪被子上有股好闻的味道,她竟然都没想起这茬。

    “好,你去换衣服,我去找厨房帮你和莫公子送早餐上来!”

    花无烟已经下床穿鞋,闻言,动作愣了一下,“他也没吃吗?”

    “没有,他说等大哥你呢!”

    小七不怀好意的浅笑,看的花墨辰头皮发麻。

    这小七是不是被莫寒那家伙收买了,为什么她感觉她现在好像处处都帮着莫公子说话?

    “……”

    花无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扯了扯嘴角,穿着里衣就朝隔壁走去。

    ……

    “吃点这个,这个补血!”

    花无烟看着碗里的红枣糕,不由得翻白眼,拜托,大哥,昨儿失血过多的是他好不好?

    那足够献血量的血水,可都是从他身体里吸出来的。

    “大早上的,吃这个容易发胖,还是莫公子你吃吧!”她把空碗里面的糕点夹到他的碗里。

    “我不吃甜食!”

    花墨辰闻言,直接‘切’了一声,似乎一点也不相信他不吃甜食一般。

    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条件反射,连她自己都没察觉,但是,花墨辰察觉到了,嘴角高兴的扬起。

    就连邪云都知道,公子自从跟花公子相处之后,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了。

    像是回到了桑树村时候的公子。

    “不吃下次就别让厨房做!”反正她也不吃,她可不想变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