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在 谁的霸权?
作者:贾思特杜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防盗贴章节】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

    ……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圆滑。

    表面上丝毫没有攻击性。

    面对华盛顿权势核心既不谦恭也不傲慢的淡然自若。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

    如果只是如此,终究也不算什么。

    直到戈尔刚刚挑起反垄断调查话题之后,西蒙维斯特洛一番关于华盛顿该如何应对新科技企业巨头的见解。

    画风突转。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毋庸置疑。

    然而,眼前的这些华盛顿核心却都清楚,失去了苏联这个针锋相对的敌人,曾经很多年联邦内部持续被压制起来的问题也在陆续爆发开来,财政赤字、失业高企、贫富分化、军力冗余等等等等,简直千头万绪。

    1992年乔治布什寻求连任的意外失败,1994年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淡收场,其实都与美国多年来积累的痼疾集中爆发息息相关。

    会面伊始,克林顿几人其实就开始本能地对西蒙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进行评估,以便确定今后的相处模式。

    这位八年时间创一个偌大商业奇迹的年轻人,今后必然是整个华盛顿都绕不开的所在。

    这些特质都在不知不觉中给克林顿几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人物,哪怕在座五人,个性中或多或少都与西蒙有着类似之处。然而,这种极其内敛的个性,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人类社会金字塔最顶层本该恣意张扬的26岁年轻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