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作者:二手男人当自强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林木下楼来看了看,还真的是被周公子猜中了,真的是桂仑美。

    带着她到酒店的咖啡厅坐下聊了聊,林木看的出,她其实就有些小小的执念,也不是真的就有什么想法。

    但是不过不管怎么说,有这么个人还记挂着你,在你每次来到她的家乡的时候都会想着你,看看你。

    其实挺好的。

    两人在聊天的时候是很随和的,很平淡的,就如同许久未见的老友重逢在了一起,你问问我好吗?我问问你如何,大家都挺好。

    挺好,天到这里就被聊死了。

    桂仑美还是带着些许的复杂离开了,林木送她离开。

    在他回到了楼上,周公子也没问他们聊了什么说了什么,不是不在乎,而是不必去问。

    ……

    休息了一整天之后,金马开幕,所有人都觉得林木这一次会通杀。

    然而事实上,林木这一次却败给了华仔,而且是他亲手颁发的奖杯,金马最佳男主角刘德华。

    而他自己则是拿了一个最佳男配角,红海龟拿走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终还是没给到宁皓,倒是让他有些许的失落。

    小张也是一样,乘兴而来,却败在了天王的面前。

    至于周公子……她也终于结束了自己的神话,凭借红海龟里的演绎最终败给了今年已经凭借着桃姐拿下了威尼斯影后的叶德娴,惜败,但是不可惜。

    因为用周公子的话来说就是,她尊重每一个认真演戏的人,而每一个努力的演戏的演员也应该拿到属于他们应有的荣誉。

    以前她能蝉联通杀,那是给他们机会他们不中用,现在有人能从她手里拿走最佳女主角的奖杯,这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金马不能算大败而归,但是也着实不算全胜,而因为林木是之前呼声最高的大热门,所以在金马结束了之后有不少的媒体就来围堵他了。

    因为这个,在结束了金马之后,林木迅速的就带着周公子从宝岛出发,转道去了香江。

    在香江停留了两天,和南韩那边签了购置版权的合同,又在朝霆这边确认了一批从米国买回来的特效设备,林木这才带着周公子回到了京城。

    ……

    两人在回到京城的时候就已经是十二月的上旬了,新年又一次将至了。

    而一整年都在忙活的林木却发现自己反倒是一下子不忙了,燕子在忙着张罗捉妖记的宣传计划,小二还在排后期,飞哥估计又把自己闷在家里画分镜。

    而林木就陪着周公子一起喝喝茶,听听音乐,辅导辅导孩子倒是也算是自得其乐。

    这样的生活两个人过了差不多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公司那边的情况也都一一的确定下来了。

    燃烧最终还是没有过审,被卡死在了上映这个环节,估计是没戏了,当初就应该直接用港资的,大意了,不过老陈的名头还是值点钱的,参展可以,不允许公映,算是不幸中的一点万幸了。

    12月25日,圣诞节,捉妖记不等大年初一直接登录了全国院线,连同中影万大以及安乐三条院线正式开始连映。

    首日票房一亿三千万,首周票房九个亿,八天破十亿,票房飞扬的同时口碑也同时是爆棚,小二国内商业电影女导演一姐的位置彻底坐定了。

    而林狗也知道了为什么林木要签下他才会用他,以前他和胡戈走在街上,大家只会看到胡戈,现在每个人看到他都会叫他小结巴或者宋天荫,或者叫他孩儿他爸。

    捉妖记的爆棚仿佛开启了中国电影的特效时代,一下子让大家都意识到了特效的存在,光影虽然还未竣工,就已经接到了一些来自国内影视公司的业务。

    林木的决策是对的,对于这么个情况,无论是林木还方彬都是乐见其成的。

    眨眨眼,小半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12年的新年来的比以往要早许多,12年1月23号,春节,22号除夕。

    除夕夜。

    飞哥兴许是因为地久天长的任务太过繁重,或者是想逼迫自己一下,再或者是之前的时候在家里呆的太久了,并没有回家,而是留在了京城。

    所以晚上恰饭的时候,林木去把她也请了过来。

    老张一如既往的恋家,年前早早的就和姐姐来看了看老爹然后就回老家去了。

    今晚上吃饭也就林木这一大家子人,除此之外,哎,不对,应该说……这就是一大家子,没有外人。

    兴许是岁数大了,林木现在愈发的感慨,尤其是喝了点酒之后,除了燕子每个人都喝酒了,小二喝的少了写,讯哥儿和飞哥是喝的最多的,和林木不相上下。

    老爹愈发的年纪大了,胃口也越来越小,吃了点东西就顶不住寒冷,回去睡觉了。

    燕子看他们还有继续喝的意思,把孩子们也都打发去睡觉了,等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四个人神态各异却都好像不开心。

    飞哥扶着额头低头沉思,小二靠着椅子望天发呆,周公子双手托腮眼迷离,林木轻轻的晃着酒杯也不知道早琢磨什么。

    燕子双手在身上抹了抹,“那个,我再给你们弄俩菜吧!”她说。

    四个人同时回神,“哎,不用不用!”

    林木拉着燕子让她坐下,燕子这才在林木身边坐了下来。

    飞哥这时候忽然看了看燕子,又看看有继续发呆趋势的小二和讯哥儿,“你有福气啊!”

    “哎,我很好奇当年你们怎么认识的?能说说么?”

    飞哥的提议一下子勾起了小二的兴趣,她坐直了身子,笑容逐渐开始浮现,“哎,反正睡不着,也喝不下了,不如我们回去看看?”

    “嗯?”这是林木。

    “啊?”这是燕子。

    “咦?”这是讯哥儿。

    飞哥闻言笑了笑,“有点意思。”

    小二一拍手,“对啊,我有几年没回万泉寺那边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走呗,走呗!”

    周公子也有些意动,林木见状本来就喝了点酒有些躁动的心里也安奈不住了,“去就去,走走走!燕子没喝酒,燕子开车!”

    “啊?我也去啊!”燕子顿时讶然道。“那我去拿钥匙。”

    小二忽然一拍自己的脑袋,“我也去拿东西!”

    等林木和飞哥以及讯哥儿都穿上了外套大衣在门口集合,燕子都拿着钥匙出来了,小二没还动静,就在林木忍不住要进去叫她的时候,她才背着一个长条状的包出来了。

    ‘你拿的什么?’林木问她。

    小二撇撇嘴,飞快的跑过去,把东西放到后备箱了,借着余光,林木看到她拿的似乎是吉他。

    上车,燕子开车,飞哥副驾驶,林木和小二讯哥儿挤在后边,等车子跑起来了。

    “你拿我的吉他干嘛?”林木问小二。

    小二回道,“你还知道是你吉他啊,都不知道压在书柜下边多久了,故地重游,不重温一下昨日怎么行”

    “看来有故事啊!”飞哥侧着脸回头问了一句。

    小二嘻嘻嘻的笑了笑,周公子也跟着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

    从这里到万泉寺并不近,但是好在这个时间,这个点,即使是京城,路上也都是空荡荡的。

    良久,到站。

    燕子把车子停在了以前林木开餐馆的地方,这里的餐馆早就翻修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一直也都是燕子在打理的。

    下车之后,燕子在口袋里摸了摸,“我去开门。”

    小二拉拉她,“不是这边,原来那边,我带你们去!”

    说罢丫头就撒丫子朝着村子那边跑了过去,他们也只好在后边跟着。

    小二没去最初的饭馆那边,而是跑到了以前这边住的老院子,院子里已经很久没住人了,空落落的,有些荒凉。

    林木和他们三人过来的时候看到燕子正在西间的窗口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窗户上早就斑驳的油漆。

    “十二年了吧?”忽然,小二回头问道。

    林木闻言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嗯,十二年了!”

    飞哥叹道,“一纪一轮回,十二年之后,你们又回到了这里,好像只有我对这里不熟悉。”

    周公子四下转头看了看,长长的呼了口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哎,甭乐了,有什么乐的说出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飞哥朝着讯哥儿努努嘴。

    周公子轻轻的抿抿嘴,“没什么,就是想到了曾经有个大傻子看电影看多了,冲着我的背影跟我喊!”

    “我养你啊!”

    说罢她微微的眯起眼睛看向林木,林木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黑历史这是!

    不过林木不说话,燕子却说话了,“你们其实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有多努力,烈日灼心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内心里一直压抑的那股子火。”

    “不是怒火,就是纯粹的把一个人的精气神压缩到自己骨子里的那种折磨,我那会其实就想往上爬,傍个大腿来着!”

    飞哥笑着接口道,“没想到却找了个如意郎!”

    燕子闻言抿嘴轻笑,不言语,严格来说,她才是赢家,林木的合法妻子没有之一。

    小二这时候忽然开口道,“哎,吉他呢,吉他拿了没?”

    林木无语的把吉他从背上摘下来,“拿了,你想干啥?”

    “唱歌啊!”小二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当年你一首歌把我给糊弄了,后来才知道你那首歌是唱给这个大眼狐狸精的,你再给我唱一遍!”

    林木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想了想,倒是也好,“这边还有人住,还是回餐馆那边吧!”

    “也行!”

    ……

    一行人又回到了刚才停车的地方,燕子这一次把餐厅的门打开了,开了灯,给林木搬了一张凳子,然后就站在林木的身后,等他拿出了吉他之后,把包和琴盒提在手里。

    小二则是站在讯哥儿背后搂着她的肩膀,飞哥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脸吃瓜看戏的表情。

    林木拨了拨琴弦,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再碰过这些了,已经有了些许的生疏,轻轻的拨弄了两下,熟络了一下,他这才回忆了一下曲谱轻轻的拨弄了起来。

    北方的村庄住着一个南方的姑娘

    她总是喜欢穿着带花的裙子站在路旁

    她的话不多但笑起来是那么平静优雅

    她柔弱的眼神里装的是什么是思念的忧伤

    南方的小镇阴雨的冬天没有北方冷

    她不需要臃肿的棉衣去遮盖她似水的面容

    她在来去的街头留下影子芳香在回眸人的心头

    眨眼的时间芳香已飘散影子已不见

    南方姑娘你是否习惯北方的秋凉

    ……

    林木声音较之于以前多了许多沧桑,也更深沉了。

    十二年前在这里唱了这首歌给一个姑娘,却得到了另一个姑娘的放心。

    十二年后,她们此刻都带着笑意看着他。

    一纪一轮回,周而复始,仿佛在经历了一切之后又回到了这个原点。

    少顷,林木唱完了。

    他笑了笑,想说句什么,燕子立马就把琴盒打开了,他愣了愣,看到燕子放到他腿上的手套,顿时明了。

    他把吉他放了进去,带上了手套,“很暖!”他说。

    燕子把吉他放到屋里的桌子上,回头冲他笑了笑。

    周公子忽然伸出手来,仰头看向天空,她说,“下雪了!”

    林木和燕子也从屋檐下走了出来,五个人仰着头看着天,雪不大,飘飘扬扬的,慢慢的往下飘。

    燕子看了片刻,忽然开口道,“哎,下雪了,不好走吖,快回家,小磊的鞋子还在外边晾着呢!”

    “额……”林木低头看向燕子。

    周公子也看了过来,嗯了一声。

    小二冷不丁的搂着周公子说道,“下一个十二年……我们还能回来吗?”

    说罢她转头看了一圈,彼此都看了看,落在了林木的身上。

    他想了想,“当然!”

    飞哥抱着肩膀,“行吧,我也算是在这里留下点故事了,下个十二年我如果还赶得上的话!”

    “好!”讯哥儿从来都是言简意赅。

    大家都看向燕子,燕子脸有些红,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害羞,“你在哪我就在哪嘛!”

    “嘶……燕子泥垢了!我跟你说,今晚他,我的。”小二过来拉上林木,往车那边走,“走啦走啦走啦!”

    锁门,上车,归途。

    雪似乎慢慢的开始大了起来,渐渐的已经看不到车子远去的影子了。

    不过依稀的还能听到有人在唱着歌。

    昨日的雨曾淋漓过她瘦弱的肩膀

    夜空的北斗也没有让她找到迷途的方向

    阳光里她在院子中央晾晒着衣裳

    在四季的风中她散着头发安慰着时光

    南方姑娘我已经爱上了北方

    南方姑娘我说这里它就是我的家乡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