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收集情报
作者:零点浪漫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而且费策贤对朝廷的忠诚和业务能力也深得上司信赖,否则以他仅仅从七品的官职,又岂能有资格去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而且费策贤对朝廷的忠诚和业务能力也深得上司信赖,否则以他仅仅从七品的官职,又岂能有资格去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而且费策贤对朝廷的忠诚和业务能力也深得上司信赖,否则以他仅仅从七品的官职,又岂能有资格去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而且费策贤对朝廷的忠诚和业务能力也深得上司信赖,否则以他仅仅从七品的官职,又岂能有资格去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而且费策贤对朝廷的忠诚和业务能力也深得上司信赖,否则以他仅仅从七品的官职,又岂能有资格去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而且费策贤对朝廷的忠诚和业务能力也深得上司信赖,否则以他仅仅从七品的官职,又岂能有资格去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而且费策贤对朝廷的忠诚和业务能力也深得上司信赖,否则以他仅仅从七品的官职,又岂能有资格去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费策贤此次领命出使海汉,除了就两国之间尚存的各种争议问题与海汉展开磋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海汉国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还原出一个比较全面真实的海汉社会状况,写成书面资料呈报给朝廷。

    这与锦衣卫、东厂所做的事有所不同,费策贤要搜集的情报信息主要是来自公开的领域,而且他的身份特殊,能够接触到海汉高官的时候远比那些隐姓埋名潜伏在海汉的情报人员多得多,对于海汉社会上层和统治阶级了解的机会也就相应更多,而这些信息对大明来说,可能比海汉在某地部署了多少条战船更为有用。

    朝廷对费策贤的任务并没有做出很细致的要求,因为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专业训练的谍报人员,过去十年都只是一名负责跟外国使节打交道的外交官而已。费策贤在海汉期间的行动拥有极高的自由度,一应事务都可由他自行决定,包括要如何收集海汉的军、政、商相关情报在内。至于具体侧重于哪个领域,也都是由费策贤自行决定。

    当然这种自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海南岛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不可能还事事都请示上司,只能赋予费策贤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在海汉国这边自行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