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 暗处的势力
作者:小小沙丁鱼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如果听到了水馨的心声,姚清源一定会笑而不语。般甄婉秋获得原十一郎的信任?他才没那么无聊。他是要自己获得甄婉秋的信任好么?

    好吧,也不能这么说。

    水馨已经给出了提示,这个甄婉秋有问题。而从对方的态度来看,要么就是厌恶“林水馨”,要么就是厌恶所有女剑修。哪怕是后者,也会迁怒。现在水馨虽然以“木头”的身份跟着,但在对方扫过水馨的几眼中,姚清源却依然看到了其中不善的意味。

    而原十一郎也“介绍”过了,说“木头”是准备去范阳府更北的地方有私事的。

    出于保密身份的考虑,她甚至不会进范阳城。

    而是多半会选择远远离开,前往金峰府。

    至少这些人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以这个甄婉秋的心性,很有可能会给水馨找麻烦。姚清源的目的,确切来说的话,应该说是想要让这个甄婉秋在害人的时候来利用他一下,或者,不要太避讳他。

    现在他还想不到要怎么去“解放林枫言”,甄婉秋的身后倘若有一定势力的话,保不定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尽管这事儿还说不大准,但反正赶路无事,铺垫一下也好。

    因为姚清源贡献了自己的丹药他虽然没带上全身家当,但他带着的丹药却还是比原十一郎要好。这是身世差距所以原十一郎两个护卫的伤势好了很多,现在已经清醒过来,可以自己慢慢恢复了。坐在马车里,完全可以经得住快速奔袭。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将距离走过了一半。

    和前面不一样。

    落山府到龙泉府,还是能看见卧龙山脉的另一边那绵延而生机勃勃的田地。能远远的看见袅袅的炊烟与耕作的农夫。现在从龙泉府到范阳府,却是人烟寥落。本来应该是村庄的地方,看起来竟然也无比的寂静。

    甚至,他们途中走过的一个县城,都已经变得空荡荡的,竟然没剩下几个人。镇子上甚至没人检查路引之类的文件,他们简直像是在走外面的官道,轻而易举的就过去了。

    显然,虽然封了龙泉府和范阳府,但因为连续两个府城出事,这中间的听到消息的民众,都已经开始逃亡。

    县城不比府城,缺乏有力的军队,而县令一类,又哪里敢强硬的限制民众?

    这些人逃亡了,只要更远的地方城镇不出事,安置好是没问题的。倒是留在两个出事了的府城中间,要是也跟着出事,县令之类的官员,责任会更大。

    “……虽然这里还看不到范阳府的城墙,但是不愿意进入范阳府的时候,木头姑娘最好现在就开始绕路。”

    第二天的中午,姚清源一脸诚恳的对着水馨说道。

    水馨还在那里考虑怎么混入范阳府呢。

    闻言简直一脸懵逼,“现在?”

    “是的。如果要绕路的话,个人建议最好圈子绕得大一点,最近范阳府周边的管控非常严格,若是被碰到了。只怕话都说不清楚。”

    水馨有点弄不清楚,姚清源这是搞什么。

    但她已经将甄婉秋和林枫言的事情都和姚清源说了,感觉这位还是比较可信的,应该是已经有了什么想法绕路就绕路呗,真去金峰府看看情况也不是不行。而且,她还可以换个身份,从另一边进范阳府啊!

    虽然这样的话,甄婉秋的手段就用不到她身上了。

    水馨拍拍小白,就准备绕路。

    要绕大弯的话,倒是可以和小白一起走了。

    原十一郎的眼角也有些抽,“至于吗?龙泉府从始至终可都没检查我们的路引之类。范阳府现在光是那个龙孽湖就已经够呛了吧?”

    “有差别的。”姚清源道,“龙泉府那边的龙孽,对植物之类全无影响。地下水系过于丰富的缘故,想要避免扩散都不容易。范阳府的那个龙孽湖,基本还是得到了控制的。”

    水馨有点儿诧异的停住了脚步,“龙泉那边的龙孽难道和范阳府那边的无关?”

    不是猜测是未知的地下水系导致的扩散吗?

    “两者的性质差距太远,威力也差得多。”姚清源道,“范阳府那边的龙孽湖,如果林枫言这个人的言辞可信,那么根本就不可能影响到整个卧龙山脉。现在……我觉得其实大家都是相信他的证词的。毕竟除了出现得巧合了一点以外,单说他的证词,和另外几个人的证词没有冲突的地方。”

    原十一郎不吭声了。

    在路上,姚清源已经将他了解到的,范阳府那个龙孽湖涉及到的几个人,在离开之后给出的证词都已经转述给他了。

    他也算是真正了解了一些情况,不再是向北方赶来时那种道听途说。

    对姚清源的话,还是颇能认可的。

    比起龙泉府那边,范阳府这里肯定更需要控制。

    “那我走了。”看他们话已经说完,水馨决定掉头就走。

    不过,这次小白还没有迈步,从马车中探出了一个头来的甄婉秋看着水馨抿着唇问,“木头姑娘,眼看卧龙山脉之外,已经是出了这样的大事,这样的局势,难道姑娘竟然还依然执着于自身私仇吗?”

    水馨惊讶她还真忍不住啊?

    她拍拍小白,让它停下,诧异而又戏谑的反问,“……我倒是忘了,啧,能吞下龙泉水也算是有几分胆气。那我问你,我这是应该‘哎呀看你们可怜啊好像处于危险之中’然后就放弃报仇吗?”

    甄婉秋不满的皱眉,“倒不是这样说。只是如今,局势复杂。只怕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引发诸多关注,也会将之视为线索。姑娘现在去动手的话,就是成功了,自身安全且不谈,也是给范阳城附近,增加调查的压力啊!”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水馨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自然是希望姑娘能暂缓行动。”

    “……要我现在非要行动呢?”

    甄婉秋皱眉道,“自然是不能说什么。可要是金峰府出了什么变故,有人问起来,郎君也要为难。”

    “有什么为难的?”水馨再次诧异道,“有什么说什么呗。”

    甄婉秋皱着眉。

    认真的讲,她此刻看起来绝对要比原十一郎为难得多!

    水馨见她只是放几个不痛不痒的嘴炮,并没有什么实质行动,顿时有些失望。决定还是去金峰府看看好了。

    但就在水馨准备跑路的时候,一道身影,从范阳府的方向飞掠而至,剑元赫赫扬扬。而在他的身后,还明显跟着几道剑光!

    这些剑光的强度,无一例外,全是剑心!

    正如姚清源所说。

    林枫言在范阳府虽然行动不算自由,境遇却并不差。

    范阳知府冒出来的时候虽然态度糟糕无比,但林枫言本来就不信奉嘴炮,也没和人起什么冲突。而范阳知府唐海连的脑袋是没问题的。糟糕也没糟糕到立刻喊打喊杀的地步。

    甚至都没有严刑拷打。

    他也知道,比起甩锅,肯定是弄明白事实比较重要。

    而且,等确认了林枫言“图腾后裔”的身份之后,他还采用了林枫言关于“阻止龙孽蔓延”的二三建议。不管怎么说,林枫言是肯定不想毁了整个范阳城的。按照任何的口供来看,如果林枫言不帮忙,结局都只会更糟糕。

    而他自己呢?

    龙孽这种东西当然是听过。要说知道详细,那就是搞笑了。毕竟都是消失万年的东西了。临时回去翻书求教什么的更不靠谱。

    在采用林枫言的建议,并且行之有效的封锁了龙孽湖之后,唐海连当然更不好对林枫言怎么样了。

    等到中云道道台赶到,也是差不多。

    更别说在“九品兵魂”之后,天眷的消息也很快传来。

    鉴于圣儒林云瑞也是个天眷者,简直是拿林枫言有些束手无策。只能加紧了看守,让人不要走了就好。待遇什么的,那是在诸多力量的平衡之下,足足上调了好几个等级。

    换言之……

    林枫言的处境不差,钟远的处境就糟糕了。

    尽管林枫言一开始的时候,心知他的信誉肯定不如他,没有将他的身份爆出来,提供事情经过的时候,也忽略了他这一段。事后想要再说,也变得不容易。

    但林枫言的地位和信誉越来越高,就代表他的危机越来越重。

    他终究是可以说出来的,随时都可以和任何人说出来!

    但他一开始就没能得到审讯林枫言的权力,在唐海连的针对之下,他自己都是被审讯的一个。想要对林枫言做什么,也是无能为力。

    偏偏……等到唐海连放松了对他的监视,中云道的道台也已经到了。

    为了避免龙孽在被净化之前被某些力量借用为祸,也为了探明龙孽之下,龙孽湖附近,有多少残留的线索,一个个的剑心被调来范阳城。都是特许用飞的那种。

    几天之内,前前后后来到范阳城的剑心就有十来个。

    整个中云道留守的剑心都要来全了不说,还有外来的!

    这种局面下,钟远就是想要潜逃离开范阳城,都是不能!

    也只能一日日的,心中越发焦灼。

    前两天晚上,中云道台发现了一个金丹的气息,追出了范阳城,亲自出手。结果,金丹走脱,大儒却也发现了一个线索,终于下定了决心,前往卧龙山脉中央探查。

    尽管以现在卧龙山脉的平凡,根本不可能彻底阻挡中云道台的感知,但终究,最大的威胁已经去了。

    钟远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筹谋逃离。

    可惜,这时候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被不少人暗中试探着希望能够达成盟友之类的关系的林枫言,显然做了什么。中云道台离开的这一天,钟远却感觉到,整个范阳府,有不少人都将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他又并不擅长隐匿……

    而且这时候的范阳府,因为林枫言的关系,文胆不提,光是剑心就有十二人!

    钟远想了想他们一涌而上的场景,到底没有强闯。

    不过,这一天,他的转机似乎到了。

    正有些坐困愁城的钟远,刚刚照例走进自己的练功室,就看见了一个道士,形容有些狼狈的,靠在一边的墙角上。

    看着对方身上干涸的血迹,钟远心中一惊,却又不可避免的心中一喜。

    他立刻封闭了练功室,“是你?果然是你!”

    这个道士,正是水馨等人在路上遇见了两次,又成功在大儒手下逃脱的那一位!

    他摆摆手,“借你这里一用。”

    钟远好歹是个剑心,在范阳城的练功室,也完全符合剑心应有的标准,能够阻止剑心级别的剑元外泄的练功室材质,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上佳的密室了。

    更好的是,这样的密室还被视作是理所当然,容易被忽略!

    “辛苦你了。”钟远笑叹道。

    他知道,这道士必然是一直到了练功室,才解除了隐匿密宝。

    “辛苦什么?我又不是来救你的。”道士翻了个白眼,“看你这情况,你居然暴露了?”

    “那个林枫言知道了。”

    道士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多亏了老道我足够谨慎!我就觉得,你这边上的警戒也太高了点,还当是唐海连公报私仇!”

    钟远干笑一声。

    尽管这个道士被水馨指认为是儒修假扮,但显然,钟远对他,和对其他儒修的态度,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他在道士对面坐下来,“所以,你这是离了虎口,又落狼窝啊!说起来你到底来做什么的?”

    “楼昌。”道士简单的道。

    “他?他又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而且不是之前就……”

    “他是不知道。”道士翻了个白眼,“但就那个疯子……是有点超出我们的预料了。总之,里面也要放弃了。”

    “……这个我倒是猜到了,就没想到原因。”钟远的脸色郑重起来,“所以那位是被故意引过去的?首尾打扫干净了么?”

    道士脸一僵,嘿嘿的笑了声,“怎么可能彻底干净。”

    还不等钟远变脸,他已经先一步换上了凝重的表情,“你得把我送出去,不能等到那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