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5 适逢其会
作者:小小沙丁鱼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这打脸的速度,让水馨深深怀疑我的天眷怎么了?

    虽然她说话有时候是不经过脑子(一部分是失忆的影响,一部分是兵魂的影响),但因为天眷的加成,她脱口而出的话,往往都具备可信度啊!秒打脸是什么鬼?

    水馨默默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天眷,有点儿怀疑自己对天眷的理解是不是出了差错。

    妙灵的嘴角却是极为轻微的微微一翘,似乎心情颇好。

    “又有新客到来,虽是往昔故人,也不好慢待。曾祭祀,还请先将这几位客人引到院中先歇息一番,我去迎了故人上来。”

    栖凤山上,尽管那些精致的院落尚在,但由于原本散布在云国各地的涅教弟子集中了许多在这里,远非当初“准圣女+侍女”的数量可比,这些精致的院落之中,已经住了许多人。

    现在的栖凤山上尚且有足够空旷的位置可以待客的,还真就只剩下原本的藏了。

    水馨有段时间是时常到这个藏去的。

    这藏,除了一些修仙界的常识、琴棋书画的技巧之外,剩下的多以话本为主。不管是哪一种,对现在的栖凤山来说都并无用处。所以也不知道是销毁了还是如何,整个藏的书架都已经被清空,清出了颇为宽敞的地面。

    然后,在一楼的位置,摆上了一些常用待客的家具。

    水馨等人并没有抗拒的跟着涅教的祭祀进入这一楼坐下之后不久,妙灵就将所谓的“故人”领了回来。

    当然,和她同期的“准圣女”,也算得上是水馨的故人。可水馨早就把当时曾在栖凤山上见过的准圣女们给忘了个七七八八,真没觉得自己会“认识”。

    结果一看真人,再次心知自己被打脸。

    当初她能记得的准圣女也就那么寥寥数人,偏这就是其中一个叫做华笺的准圣女!她不像妙灵那般特殊,但因为有个特殊的追求者,又一起被当时的凤凰阁内门弟子“看中”同行了一段时间,印象肯定深刻不少。但后来从西南妖乱的那个幻梦之中出来之后,就再没见过了。

    要水馨总结一下的话,在当年,妙灵是那种真正温柔大方的姑娘,华笺则是那种装着自己温柔大方的姑娘。

    数年过去的现在,妙灵的“温柔”已经有点过了头,变成了胸怀天下苍生的慈悲。而华笺……嗯,应该说是走上了一条不能算意外的路?

    她依然是一副少女打扮,依然端着端庄大方的表情。外表保养得很好,一如十八岁的少女,肌肤娇嫩。但眉眼之中明显已经有了一定的差别。

    说得直白一点……她是元阴已失,且修炼了某种双修功法。

    但那功法应该并不邪恶。因为华笺现在的修为,比妙灵还高不少,达到了筑基中期。

    以当初栖凤山准圣女们普遍“杂相灵络”的低微资质相比,华笺现在的修为,都要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修炼的什么合欢宗的功法。

    “这就是你说的另外的客人?”

    就在水馨打量华笺的时候,华笺也在上下打量他们。或者说,在打量水馨、林诚思和温言钧。毕竟除了他们三人,剩下的几位剑心和金丹,反而隐藏修为站在水馨后面,一副保镖的姿态。在特意敛息之下,存在感颇低。

    嗯?水馨从这个介绍之中,终于听出了最大的不对。

    看看温言钧和林诚思,得到了这两人明示级别的眼神,她也终于回过神来了。

    嗯……

    所以果然自动送上门的好处是会让人怀疑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

    反正都已经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水馨并不介意妙灵是否配合。

    至于……他们本来应该一路安稳的去万花门?而这里其实还算得上是他们想要离开的凤凰阁的山脚下?

    水馨对此其实没啥概念。

    毕竟她也没几次正常赶路不出事的经历。

    “你又是谁?”反正都已经被误会了,水馨干脆主动出击。

    华笺“呵”的一声,全没了原本见过的谨慎克制,“妙灵,你不做个中间人,介绍一下吗?”

    妙灵扯了扯嘴角,“这位乃是华笺姑娘。当初也曾经是涅教的准圣女,不过两年前,已经放弃了这个身份,随着一位公子离开云国,去了余国。如今听说涅教有难,热情的想要帮忙,以如今余国重整过的天火教派的人手,来帮我们收拢信徒。”

    天火教?

    水馨迷茫了一下,慢慢的想起了之前的事因为调查出来的尸蛊的来历,当时雍国周边的卫国、余国卷了进去。当然也包括这两个国家背后的风鸣观,天火门。

    当时默认的结果水馨知道的结果是,默认由凤凰阁接手卫国余国两国的地盘,接手这两国民众的信仰。在水馨离开雍国前往万花门的时候,听说这件事已经在进行中了。

    不过……后来发生那么多事,估摸着最晚在凰血秘境之后,凰千语就不会有那个兴趣去拿那两个国家的红尘念火了。

    连涅教都放生的情况下,估计那两个教派,又重新拿到了自主权。

    甚至可能受到了组织的帮助?

    水馨松了口气如果华笺是从其他国家过来的,那么她倒也不算是被打脸得太厉害?

    “两年前?”温言钧忽然开口,他在尽向导应尽的职责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水馨一行人之中,本来就有一个向导来着,就是万花门的墨鸦。

    不过,墨鸦这次留在了凤凰阁。

    毕竟林殊那边也需要一个熟悉南方修仙界的人做参谋。

    而且,墨鸦虽然是个小人物,如揽月真君就根本没认出他来。可苏庭却是心细的人。倘若墨鸦继续跟着水馨走,和苏庭一样心细的人,难免不会因此怀疑到什么。

    “尸蛊的事情过后,天火门和风鸣观一般,几乎都散了伙。不过等着凤凰阁去接收罢了。”温言钧道,“不过,听说就是两年前,一个不知道从何处来的修士,忽然崛起,重整了天火门。”

    因为那时候揽月阁也从天火门的余国转移了一些饱受天灾之苦的民众,温言钧正是负责这件事的人,对此十分清楚

    那时候凤凰阁接手余国几乎已经是定局。

    天火门的修士又本来就不怎么在乎红尘念火,觉得肯定要被凤凰阁赶走,抓紧时间榨干灵脉的剩余价值。后来听说了结灵蛊的事情,还想要弄到结灵蛊来,主动处置了自家的灵脉呢。可以说人心已经散了。

    很早就散了。

    能被一个不知名的修士给重新整合起来,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后来那个修士不会加入了踏天门吧?”

    “那倒是还没有。”温言钧对最近的消息都有些了解,“不过,听说天火教最近发展的不错,已经尝试往齐国传教了。就是雍国,如今也大有信仰天火教的。”

    水馨惊讶的看着温言钧那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她对南方七十二国不是特别了解。可没弄错的话,齐国不是揽月阁的地盘吗?不过,连揽月真君都跑去万花门住了,要说对齐国有多上心,那显然也不可能。

    不过……

    “如果不是抱了踏天门的大腿的话,天火教有什么底气能帮着涅教收拢信徒啊?涅教现在缺的应该是坐镇一方的高手才对吧?要是天火门过来帮着涅教收拢人手,到时候民众是信仰天火教呢,还是信仰涅教呢?”

    “这个,据我所知倒是不用太担心。”温言钧一脸沉思的道,“虽然火神教重整为天火教,但本质没什么变化。原本的火神就是‘易怒,易降灾劫’,走的是恐吓的路子。如今的天火教,宣传的是‘天地间诞生的第一缕天火,已将火神打败,威力无边’这样。其他的一切照旧……也不能这么说吧,以前的火神就是‘脾气不好’,而现在的‘天火’,是‘不信我,就降灾劫’。”

    说到后面,温言钧露出古怪的笑意。

    听见温言钧这么说,林诚思的嘴角也是一抽一抽的。

    水馨也很无语。

    这威胁恐吓而来的信仰,就算依然算得上是信仰,在现今的天道下,能起到什么作用?和红尘念火都直接背道而驰了吧?

    水馨说不上很具体的,但也感觉得到,天火教的这个教义,比之前火神教的教义还糟糕。

    火神教已经算得上是粗暴了,天火教这个,直接就是凶恶都不足以形容啊!

    水馨和温言钧一问一答的,或者可以说一唱一和的,完全将华笺给当作不存在了。听得华笺的脸都青了。但华笺显然错估了形势,也不过带了两个筑基后期的体修作为保镖,看看水馨这边得阵容,愣是说不出开打的话来。

    脸色阴沉道,“妙灵,你就不介绍一下这些新客人的身份吗?”

    然而妙灵说不准。

    虽然他们也算是自我介绍过,但如果是冲着涅教来的,“北方来客”的身份就值得怀疑了。那所谓的儒修,保不定也是争锋书院的不争气弟子?

    “他们自称是从北方而来。刚刚到达栖凤山,还来不及详谈。”

    “北方来客?”华笺愣了下。

    她知道“儒门”,但对此可谓毫无了解。

    还在斟酌词句,水馨已经先看着她开口了,“现在的天火教教主和重整天火门的天火门门主,是一个人吗?”

    回答她的自然是温言钧,“同一个人。”

    “这位华笺姑娘,是天火门主的侍妾之流?”

    华笺的脸色涨红。

    妙灵却露出个微妙的笑容。

    华笺自然不会那么说,貌似也确实是没有顶着这样的名头。但实际上,不就是那么回事?

    “这可挺令人烦恼的。”水馨叹口气,“侍妾什么的,一听就很没地位呢。”

    温言钧这次多看了水馨一眼,再次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这次,不是行事、用词方面的熟悉,而是一种……神韵上的熟悉感?

    华笺大怒,“你们……”

    “总之,先拿下她。”水馨懒得扯皮了,完全凭直觉开口。

    温言钧这才反应过来等下,你们不是说要去万花门的吗?

    然而来不及了,之前就听了苏倾的命令,“听林冬连要求”的周氏兄弟,已经悍然出手!哪怕是压制了自身的修为,没有展现出剑心级别的实力来,对付两个筑基后期的体修,自然也是杀鸡用牛刀。

    哪怕华笺身上带了一件自动护主的顶级灵器,拿下两个护卫加上一个华笺,周氏兄弟连一屋子的普通家具,都没有牵连。

    本来想要引着两雄相争的妙灵看着这秒杀一方的战斗,目瞪口呆。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完全因为忽如其来的某种直觉出手的水馨整整衣衫站起来,看着妙灵道,“儒门华国林氏,林诚欢。来南方寻找想要破坏浮月界的某个组织的痕迹。虽然面上看起来没多大关系……不过,这天火教和所谓的踏天门,是否真的没关系?”

    妙灵被少女的自我介绍震得有些晕晕乎乎。

    完全不能理解是怎么引来这么个人物的在她的认知里,打败了道门联军的儒门,其创始者创立的家族,至少等同于修仙界三宗嫡脉的地位!

    近乎本能的回答了一句,“有。毕竟天火门明面上的实力……就算足以威慑现在的涅教,对上七曜门不过半斤八两。如何让七曜门屈服?而且,涅教就算一时势弱,又怎么能肯定一定会被凤凰阁放弃?”

    顿了顿,妙灵这才重拾智商,有些疑问的看着水馨,“这位林,林姑娘?”她想了下书上看来的零星知识,“请问你们找来栖凤山……”

    “虽然说是来帮忙。”水馨继续道,“但天火门的力量,只怕已经有相当一部分,进入云国了吧?”

    这次妙灵明显迟疑了一下,这才点头。

    为什么华笺还要上门来“劝说”呢?妙灵并没有说,但她觉得来客是知道的。因为就算是灭了涅教也没有用。现在涅教最大的价值,在她身上。

    “那好吧。”

    果然,妙灵听见林氏女这么说,“妙灵姑娘,不好意思,现在,请你和我们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