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 汇聚
作者:小小沙丁鱼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要说有没有担心忌惮?那肯定是有的。

    但如果有“天眷”和“双图腾祝福”在身,还不敢放心大胆的顺心而为,那就不是水馨了。对于那第三只眼中能看到的黑黄之气,水馨有了好几种猜想。这些猜想,也无一都是对她有利的。

    而不管是哪一种猜想,都代表她顶着那些光环,有了必须要做的事情。那些东西可都不是白给的。

    对于虚空中传来的声音,水馨直接撇撇嘴,“就这么大胆了,有本事下来打我啊。”

    不算出乎预料的是,空中的光芒一闪,就有一个苍老的人影,出现在了平台外面的空中,身上气息有些不稳,属于金丹修士的威压肆无忌惮,将好容易恢复了一些的那些筑基修士和毫无资质的少年又给压了回去。继续压成了叠罗汉的形状。

    水馨了下一般这样的话是不会将人召唤过来的。

    当然,召唤过来了,她也不会怂就是了。

    水馨站在平台上,看着那老年金丹的眼神非常淡然。只是有几分探究。因为那老年金丹的额头,被有些厚重的刘海遮挡。以这个年纪来说,留那样的刘海本来就奇怪得很。也许是因为状态不稳,头发有些飞扬,在头发下,能看到一个隐约嵌在额头上的黑色伤痕。

    作为图腾一族,是有图腾印的。从白寒章、林枫言这样的情况来看,这个图腾印是可以隐藏的。但是……图腾一族背叛了他们侍奉的神兽的话呢?

    而且,林枫言示意过,图腾一族,一般是不会有优秀的修仙资质的。正常来说,也不可能修炼到金丹级别林枫言那个属于官方开挂,是特例。

    如果说水馨是探究的话。

    从空中看向“大胆之辈”,那个老年金丹的连上,却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他“应召唤而来”,当然是想要将人彻底解决掉的。

    但是,他来了才看到,站在那个平台上的女子,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辉,将她和平台上禁制的光芒完全隔离了开来。而且,那种光芒,还非常明显的渗透进了地下!

    瞬间,这个年老的金丹就意识到了。

    这个气息并不强大的少女的威胁,只怕不在那几个棘手的人物之下!

    话虽这么讲,金丹还是连续做了好几个手势,尝试调动平台禁制本身的力量事实上,他之前抓起那个瘫倒在地的筑基,甚至放大“蜥蜴”的威慑,将那些修士震倒,都是利用的禁制本身的力量然而,这一次,他的调动完全失效了。

    水馨也没有趁机出手。

    “你是谁!?”

    本来就化身成不同人物的水馨身形渐渐变化,连身高都拔高了一些。她恢复了“林水馨”的容貌身份,而不是林冬连的。当然,气息也从筑基变成了剑心。手上的武器,也直接替换成了扬眉,她的本命灵剑。

    “你好像在我身上,看到什么了?”水馨本人是觉得代表着“图腾祝福”的气息已经收敛了的。但是,那个化身不过是个姿容平平的少女,气息也并不强大。只是看着那样的姿容的话,那个飞在天上的金丹,不会那么震惊。

    “不过也很正常。”水馨大抵上能猜到一些,“一群背叛者,又怎么会愿意见到‘故族之后’呢?”

    想了想,水馨继续说道,“不过,我很好奇,‘背叛的图腾一族’,好像并没有在修仙界中流传。从你们背叛了你们供奉的‘神明’,再到现在的万年之间,你们就一直藏在这儿么?还是说,干脆就被禁锢在了这里?”

    金丹想要说话。

    然而,水馨再次将他打断了,这次不是对着她说的,“说起来,这居然不是诅咒呢。没有修炼资质,本来可以得到原谅。但你们居然连这最后的宽容,也当做了可以利用的对象,这还真是……我说,下面的,你们传承的图腾血脉已经激活了。没弄错的话,是一只玄武吧?”

    尽管现在看到的都不过是只麟片爪。

    但图腾一族的姓氏往往是跟着图腾原型来的。而且,神兽的血脉何等强大?灵傀身上鳞片的形状,所谓的长老币……不能说是多么明显的线索,但结合起来,水馨觉得自己不会猜错。

    没错的话……

    那个看不见边际的峡谷,现在这个“柱子”插着的东西,是一只玄武的原身!它展现了在星际中遨游的时候,才会显现的身姿!就算如此,按照她在幻影之中所见,依然觉得,这样的一只玄武,也是神兽之中,非常庞大,或者说,年纪特别大的一只了。

    “如果不想变成前面那个倒霉蛋的下场,现在还是好好的替你们的祖先在万年前犯下的罪恶忏悔的好。”

    水馨的话,让老年金丹的脸色铁青。

    随即,天边响起了一声嘶鸣。一只腹下有一只非常奇怪的独脚的巨蛇,飞了过来。如果不是它能飞,水馨觉得,有那么一只粗壮的独脚,它那长达百米的身躯,一定非常难以在地面上行走。

    想来,这东西就是所谓的“圣兽”了。

    只不过,这“圣兽”就近来感知,其实修为也就是妖丹巅峰的感觉。绝对不可能压制得了万法真君。哪怕来上八只全部也一样。

    想来这就和之前的摸个猜测一致了。

    哪怕是强如万法真君,来到这个地方以后,修为也会被强制性的压制下去!而她呢?图腾祝福这一类的东西,却一直是在她的身上起作用的。

    正如她听到了嘶鸣声,连“免疫”的感觉都没有那样。

    那些东西,根本就对她不起效果,甚至直接绕过。

    “原来是在等援军。”水馨轻笑一声,这次主动飞离了平台。本来还想要从那个金丹老者身上打探一些消息,可现在看来是不用指望了。既然如此……

    在那只巨蛇显露身形,以极快的速度向水馨蜿蜒飞来的时候,水馨却以远比这只巨蛇要快得多的速度,扬眉带着青翠的剑光,卷向了那个金丹老者。

    金丹老者似乎早有准备,身前立刻就出现了十二快龟甲状的法宝,组成了一个防御阵法。那速度明显是早有准备。水馨一看就知道,这个金丹老者,应该和其他剑心战斗过了。至少,也已经见识过了剑心的作战方式。

    还真的是一个个的都找过来了啊。

    水馨在心中想到,脸上带出了几分微笑。

    另一个很显然的事实是,这个金丹老者虽然看出了她和图腾一族有一定的关系,看出了她对某些东西“免疫”、“无视”,仓促之间,却没有彻底转变观念。

    这龟甲组成的阵势,颇为强大,自动性很强。如果是正常的情况,她确实是需要经过几次试探、缠斗,来寻找这阵法之中的破绽。

    但是,这是正常情况吗?

    水馨的长剑划过了一道光,没有半点儿减速、变道的意思。挡在她身前的一大片龟甲,却是非常主动的“让开了路”!

    自主性比较强的阵势,无疑这也是最大的弱点。

    没有进行精细入微的操控,一旦出了差错,想要挽救也是困难。

    所以,当光划过天空,一具苍老的实体,和那些龟甲阵法,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重重的掉到了地上。

    水馨这才扭头,面对从峡谷之中冲过来的那只巨蛇,冲了过去。

    和依靠外物,战斗意识还比较匮乏的那个金丹老者不同,这只巨蛇显然不一样。战斗经验更丰富是一点,那庞大的身躯带来的力量,肉身本身的强硬,都不是水馨身上的“祝福”,能够消弭的。它身上的鳞片,主动释放的护罩,也并不会给水馨让路。

    唯一的弱点,也就是庞大的身躯带来的“不灵活”以及“攻击方式匮乏”了。

    不管是撕咬还是缠绕,都无法奈何在空中完全不受影响,对狭窄空间远比它更加适应,灵活高速的水馨。这让它的嘶鸣声不断,一副气急之态。

    而因为这只巨蛇一直在不断的嘶鸣,间或还有一种天赋术法之类的吐息喷出那吐息显然水馨也免疫那些倒霉的修士,就只能在近距离的威压下,继续瘫倒在地。

    可那三个被水馨扔出来的少年,在没了金丹老者那个威压源泉之后,却是纷纷的站了起来。

    说不上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他们其实还没真正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彼此对望一眼,倒是都能看见对方额头浮现的花纹。

    他们心中本能的知道,额头的这个花纹带着某种力量,让他们在这个环境得到了些许“加成”。比别人更能适应这样的环境,甚至还隐约提升了他们的能力。

    再远远看去。

    一人一蛇从峡谷打到平台上空,再从平台上空打到峡谷。

    人影其实是完全看不清的。

    若隐若现的偶尔闪现那么几次。

    以他们的眼神,能看见的也就是在那片地方摇头摆尾,貌似在自己折腾自己的巨蛇了。

    “我们本来……”玄姓少年傻呆呆的开口这个是比较明显的事实。说完这四个字,他一个激灵,对着那个最先指出问题的少年道,“腾翱,那好像是你家老祖。”

    被称为腾翱的少年却没有半点伤心之态,“不用你提醒。”本来也就是高高在上,连亲近的资格都没有的人。

    另一个少年说,“换成我家的、你家的,不会有区别。”

    在长老院,真正掌权的长老,其实就是五个。分别姓玄、武、腾、文、危。最后开口的这个少年姓武,已经变成怪物的少年姓文。危氏是恰好没有相似年纪的无资质嫡系男子。倒是有个少女,但看起来必须要男子才行。

    玄姓少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我们怎么办?”

    作为一个本来已经有了人生规划,并且笃信不疑、认真准备的少年来说,这短短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颠覆了。

    另外两个少年倒是没有他那么规划得好,却也终究不过是少年。

    能有几分看人脸色、感知祸福的能力已经不错。

    如今这局面,又哪里知道,该怎么办?

    腾翱想了想,“我们要是上去的话,倒是还算容易。但只怕……已经被舍掉的人,还能重新接回去吗?”

    说上去容易,是因为那几只带着他们过来的灵傀还在那儿。

    灵傀并不受到威压影响,只是它们的主人已经失去了沟通能力。就只能展现傀儡最大的毛病了它们没有自主行动的机制,连“救主”的念头都是完全没有的。直接就呆在了那儿!好像死去的雕塑!

    身为长老的嫡系后人,哪怕没有资质,哪怕早就成了弃子。他们依然是知道不少东西的比如说,“抢夺”灵傀的可行性。

    “那我们,难道指望她吗?”玄姓少年将手指指向了巨蛇的位置,但他说的,当然是水馨。他们没看见水馨的容颜变化,可对方的强大,却是感受到了的。

    但还没等另外两个人做出回复。忽然间,那几只呆呆站着的灵傀,就都“活”了过来。

    又有另一只背着个瘫倒修士的灵傀,从远处的遮掩之中走了出来。

    它们自顾自的会和到了一起,就路过了玄姓少年等人。

    “唉,唉?”虽然不知所措,但几个少年连修炼资质都没有。想要靠自己的双腿,能跑的距离十分有限。傻眼之下,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纷纷就去抓灵傀脖子上的那个“项圈”。

    “怎么回事?怎么会自己动的?”

    “他们醒了吗?”

    “没有啊还和死狗一样的。”

    几个少年有些语无伦次的交流着。那几只灵傀,却也并没有将他们甩开,而是任由他们抓住了脖子上的项圈。一个矮身,就将这三个少年背了起来。

    趁着水馨和巨蛇缠斗进入了峡谷的机会当然也是水馨注意到了它们的行动,主动给他们创造了机会这几只灵傀,同时冲着平台下方,峡谷的“边缘”冲了过去,冲入了仿佛深渊的峡谷之中!

    如果这些少年对剑心有所了解,就会知道,现在正在和巨蛇战斗的水馨,其实远远没有用全力。现在她表现出来的,只是一个剑修的基础战斗力。

    就好像灵络只调动自身的法力和法宝,不借助天地灵气;玲珑心单纯的调动天地灵气不渲染自身的意志那样。

    斗境五层,对任何修仙资质都有效。

    但是毫无疑问,能从斗境中获得最大战力加成的,是兵魂。毕竟兵魂主战么。

    水馨的斗境都已经到了剑意通灵的层级,哪怕她的本体相对于巨蛇来说相当渺小,通灵剑意也不可能被掩盖。

    但水馨在这里是占了大便宜的。完全不受压制,甚至可能还有一点儿加成。这就让她和“圣兽”的战斗,处在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状况下。

    对于怀抱恶意,不肯配合,已经被看出根底,随时都能各种不择手段的家伙,当然要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杀掉。否则若是醒悟过来,谁知道能不能翻出一些和玄武尸体无关的,魔门的遗泽来?到时候就麻烦了。

    但是巨蛇不一样。

    除了多半有的精神烙印上受到的控制之外,这巨蛇对她,更多的倒是对一顿美味大餐的追逐。一种本能的驱使。对于这样的对手,水馨虽然也不会手下留情,却不会那么迫切了。

    之前就见到了一个类似的怪物的成型过程,水馨对于这种原本应该是人类的怪物,是有好奇心的。虽然这个一看就是成体,和幼体有了很大的差别。研究价值多半也没有那么高了。

    她想要通过更多的接触(战斗),用自己的剑来感受,来确认这怪物的状态。作为擅长战斗的剑心而不是擅长研究的慧骨,她也只能这么做了。

    否则,巨蛇再是皮糙肉厚,在没有环境优势又只是依靠战斗本能的情况下,真不至于给水馨造成太大的困扰顶多就是想要捅到要害会困难点。

    不过,在注意到那些灵傀的反应,颇有余力的水馨立刻就知道,小白带领的那些兽灵,也已经进入了城市之中。看起来,城市里真的是已经乱成一团了。而这些灵傀的反应,让水馨意识到,这些在之前的万心鉴混沌秘境里基本上没起到什么作用的兽灵们,在这里倒像是发现了什么,被什么东西吸引。

    也引起了水馨的好奇心。

    水馨虚晃了几招,抓住事前找到的空隙和弱点,连续在这只巨蛇身上留下了好几道深刻的伤口,几乎将它的身躯斩断,然后就向深渊潜了下去。远远的跟上了在深渊之中狂奔的灵傀和少年们。

    灵傀就算是察觉到了水馨的动作,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至于那些少年们,现在则根本什么都顾不上。

    一开始,那巨蛇还跟了下来,但是,随着灵傀们往峡谷边缘下方不断深入,本来在水馨的揣测之中,应该住在深渊下方某些节点才对。可差不多跟到了数百米的距离,那巨蛇身上透出的狂怒的情绪就渐渐收敛了。

    它开始变得犹豫不定,然后很快就停在了空中,不再下潜。

    水馨略有些好奇的抬头看了两眼,倒也没有返回去杀掉这只巨蛇。水馨跟着下潜的同时,也在调动自己的想象力。

    她现在已经基本上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想也知道,不可能从高空真正的看到那只玄武尸体的全貌。不说建立在这个尸体上的城市,本体也太庞大了。但是,根据眼前的所见,已经能大致猜想到了。

    当时应该是背叛的图腾一族将玄武引入了某个杀阵之中。既然尸体在妖魔战争,没有和神兽一族决裂的时间段里,就成了某个秘境的基础之一,那么,那杀阵想来也真的做到了一击必杀。

    杀阵汇聚的一击,在玄武的背上留下了一道斩断了它最强防御龟壳的伤痕。又或者,是从腹部的位置,将它的身体直接分成了两半。

    同时,玄武为龟蛇,如果真的能将玄武的身体分成近乎两半,缠绕其上的蛇躯,就肯定是被斩成好几段了。

    水馨经过了峡谷,却只能看到长长的,直线一般的“伤口”,并没有看见任何和蛇躯相关的部分……

    就这么一路下落,在三个少年不断惊呼尖叫但又死死抓住项圈的过程中,这一段峡谷到了“底”。水馨知道,那些少年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尖叫的。连着昏迷的苏昭在内,灵傀们用着并不属于灵傀本身的能力,护住了他们。

    苏昭可是没有能力自己握住项圈的。

    “这里……”水馨泰然自若的跟着落了地,皱起眉。

    在这里,并没有那不断涌动的阵法了。没有任何禁制的痕迹,只是一片黑暗与死寂。但就算看不见,水馨也确认,“地面”和之前确实是有些差别。质感上的区别。

    “呜。”背着苏昭的灵傀冲着她低吼了一声。

    “如果从上面看,这里该是死角了才对。”水馨叹了口气,“但是,被分得那么彻底了吗?”

    明明从上面看,“峡谷”是边缘的,那么伤口自然也该有边缘。那个柱子,插入了本来没有被分割开来的部分,那应该是背部到脖颈的位置之前在上方看到了另一边下滑的弧度。但现在,本来该是死角的位置,却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完全可以让人走过去。

    水馨拿出照明珠照了照,发现那个大口子的外面,居然能看到那个柱子的模样。那柱子就和上面一样,露在了外面。

    水馨走过去再看,发现柱子从上面穿了出来,又插入了这边的“地下”,这个空间不像峡谷的双壁一样“纯天然”,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

    这像是人工开辟出来的一个空间。从脚下到头顶,到处都是各种阵纹、禁制的痕迹。只是和平台上“自然启动”的状态不一样,这里的阵纹没有任何光芒,看起来就像是尘封太久,失去了作用。

    当然,只要想想之前在平台上看到的东西,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了。

    水馨猜想,也许要那些有图腾一族血脉,又没有修炼资质的孩子,站在了平台中心的关键位置,才会引发转化?

    “你对魔门有了解吗?他们有没有养那种,就是类似刚才那种巨蛇的,怪物?如果是早些年的话,也能转化所谓的‘圣兽’,感觉不会局限于金丹巅峰。然后,和妖兽灵兽都是有明显区别的。”水馨问着在空间里看了一路的桓综茗。

    “上古的历史我了解不多。”桓综茗摇头,“近两千年,没有。”

    剿灭魔门的历史,在修仙界里,倒是很多人都知道。且很有探索**。毕竟隔得不远,又造成了整个修仙界的格局大变。更重要的时,当时剿灭魔门八宗的速度太快了,也可以说太仓促了。很多人都认为,有不少魔门弟子,是带了魔门的宝物潜逃的。

    他们会死在天罚之下,但是他们留下来的东西很有价值不是吗?

    为了能找到可能存在的资源,在散修中间,对这段历史的研究热情是很高的。而为了确认魔门八宗可能有哪些能得到的好东西,魔门往前的历史也有很多人研究。

    而且,因为不少魔门弟子当初是往北逃的,桓综茗虽然没离开过北海仙坊,又有家族,也一样对此动过心。

    这会儿说得分外肯定。

    “是吗?”水馨回了一句。再次若有所思的左右打量若是这里是玄武尸体,这么一片地方是人工开辟的,还是玄武的某个部分后天利用起来的呢?

    水馨看了一眼,又走回了原本的“峡谷角落”,这时候,那几个少年也终于从一片混乱之中恢复过来了。正茫然的举目四顾。

    到了这种地方,连怎么离开都不知道了。

    “所以,你们把他们带下来,是因为他们有用吧?”水馨看着几只灵傀。灵傀们好像有些躁动,但似乎和少年们一样迷茫。而再看它们的眼神,水馨猜测,它们茫然的东西,正是几个少年能够解决的。

    毕竟这些纯兽灵,在本能上会比较强大。

    水馨甩手就拿百香居的盘子当做回旋镖对那几个少年一人敲了一下。

    “所以,可以清醒过来了。如果你们能找到……嗯,封印玄武神兽尸体气息的阵法核心,我保你们能离开这个七妄城,离开这个小天地,去外面更宽广的天地。”

    三个三观都有些破碎的少年,这下才真正的看到了拿着照明珠的水馨。

    要么惊呆,要么惊得直接退了两步,差点儿撞到了峡壁上。

    腾翱的反应依然是最快的,他也是直接撞到了峡壁上的那个,“外面的世界?”他有些迷茫,又有些挣扎。

    武姓少年,名字叫做武微辰的少年被提醒之后,关注点却是另一个,“你凭什么保证啊?”话虽这么说,连上却有些红。

    估摸着水馨要是肯放下身段来,和言细语的恳求,一句话就能让这个少年卖命。

    就是玄姓少年,叫做玄重的少年,这会儿也完全忘了水馨之前曾变化容貌跟在他身边的事。

    “……封印神兽尸体气息的阵法核心?”他将自己的脑袋好好地整理了一下以后,最终抓住了这么个重点。

    “没错,封印神兽尸体气息的阵法。”

    那个年代,神魂还是一种可以利用的东西。想来神兽神魂那么强大的东西,设计阴死了玄武神兽的魔门肯定不会放过。但是,想要将玄武神兽的神魂拿来做什么恶毒的用处,就不可避免的会在玄武神兽的尸体之中,留下怨气之类的东西。想要隐瞒玄武的死亡,将之制作成秘境的核心之一,可不是干脆利落的杀掉对方就能搞定的,后续的善后不比前面的杀局简单。

    水馨一边说,一边从空间中拿出了桓综茗帮忙,临时画出来的玄武神兽的图样。

    “没弄错的话,你们的城市就建立在这么只神兽的躯体上,我们现在更可能是在它的致命伤口之中。”

    三个少年看着画纸上虽无神韵但还算上外形大致精确的图案,目瞪口呆。

    在他们的世界观里,本来就没有神兽这种东西。

    “圣兽”都基本只存在于传说中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的话。

    “理解就暂时不用理解了。”水馨道,“你们开始找吧。嗯,当然不是漫无目的的找。”

    水馨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感应,记得用感应。你们额头的图腾印记,肯定能指引你们。”

    三个少年都呆愣愣的,不由自主的去摸了摸自己额头的印记。

    水馨虽然没有特意用上自己的容貌优势,但不可否认,要是换她之前演绎的那个模样来说这些话,肯定不会这么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听话。

    “好像,确实……”几个少年面面相觑,似乎都感应到了什么。

    几只灵傀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些灵傀,从峡壁上奔下。都是已经抢占了躯体的兽灵。水馨数了下,这么聚集起来的兽灵,加起来已经有三十只了。

    “小白呢?”水馨问后来的兽灵灵傀。

    然而,并没有灵傀回答她。水馨仿佛能感觉到它们的满头雾水。

    水馨叹息一声,放弃了。

    她现在在这里也感应不到小白的具体位置。但根据契约,还是能判定无事的。小白的战斗力不算很高,但掌握了空间能力之后,逃命能力一流,倒是不用太担心。

    “所以你们这是准备做什么?”水馨不知道这些纯兽灵的本能是怎么回事,“你们现在已经抢了身体了,这灵傀好像是有蕴养神魂的效果的。难道你们还指望,能驱使玄武的身体么?”

    这些纯兽灵,水馨之前可没看到龟蛇属。

    兽类为主,禽类未辅。原身的血脉就算复古,也复古不到玄武上去吧?

    但是,灵傀们自然是依然没有回答她。

    倒是努力去感知自己额头上印记传递的信息的三个少年之中,腾翱忽然惨叫一声,翻倒在地。仿佛承受了什么巨大痛苦的打起滚来。

    晚一步,玄重也跟着惨叫一声,倒地打滚。

    武微辰吓了一跳,睁开眼左看右看,愣是不敢再继续感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