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 剑心异象
作者:小小沙丁鱼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铸剑台七层、八层、九层。

    看来不过是数字变化,却当真是心血浇灌。

    只有一条出路的时候,哪怕是普通人的潜力也有相当可能爆发。就更别说天生好战的兵魂剑修了。

    所以,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水馨始终稳稳当当的在寒冰崖,一步步的提升自己。

    但是,再好战,在这种明知道需要打长期消耗战的情形,也必须要谨慎的计算自身的精力。

    剑法可以慢慢提升。

    本命灵剑可以剑元护持,甚至边战斗边引导锻剑(水馨也是在这一战才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这点)。

    精力却是没有办法补充的。

    消耗一点是一点。根本就不可能有休息补充的机会。

    水馨从来没有过这样极限战斗的经验。以前不管在哪儿,总有机会休息。要战斗,全力以赴去赢就是了。哪怕是当初闯凰血秘境五色峰,也是能看得到底的。

    但现在,却只能费心计算剑元消耗以及炼化的速度,平衡锻剑台累筑的速度,本命灵剑的损耗程度,并节省精力的消耗。

    单说这一点,简直是数剑的范畴了。

    这样的计算,和水馨过往剑意寻找一线生机的坚定果决,明明应该是两种极端,但现在,却成为了因果关系。前者成了后者的前提!

    水馨剑意坚决,剑心前已无阻碍,但这样的特殊情形,依然让她有了更多感悟,等孕育剑心的时候,剑心会更为通透一些。

    ——只要她能活到那时候。

    这苍茫的雪原全都是被制造出来的妖兽、修士。并没有其他颜色,明暗也并无变化。自然分不清楚时间。水馨战斗起来,也不能肯定过了多久。

    但她往少里想,也至少有三四天了。

    她的锻剑台,以史无前例的速度累筑起来。

    甚至因为后期之后,几乎吸收的全是一个种类的煞气,且是寒冰崖“炼化”过的煞气,她转化剑元的效率,远比之前任何一战都要高。剑元累积的速度、锻剑台累筑的速度都受到了影响。

    但是当然,也有副作用。最重要的几层锻剑台,都是用这种特殊的煞气累筑的,结果就是,她的锻剑台上,已经带上了几分霜色。

    这半天,连水馨自己使用出来的剑元,也已经略带寒气了!

    但奇异的是,这样的寒气,和她的木系剑意却是毫无冲突。

    不但不冲突,相反,居然还有在蕴养剑意外景的感觉。

    可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的话,她大概是等不到孕育剑心了。

    引剑修士的精力,终归还是有限的。

    再计算,再节省,都有耗尽的时候。她已经不得不倚靠封闭感官的方式,来减少精力的损耗,让身体得以休息。

    先是无用的嗅觉,然后是有雪盲症倾向的视觉。

    之后是痛觉。

    最后甚至是听觉。

    现在,她只留下了“触觉”,全凭身体的应激反应和兵魂本能来战斗!

    这样,至少精力的损耗不会那么快。

    即使如此,水馨依然尝到了久违的感觉——头痛欲裂!

    而且这样做,她的伤势不可避免的会变得更严重。

    还好,随着修为的提高,和剑元带上的寒气,她受到的压制也降低了,自愈能力也恢复了不少。

    总算还能再战斗下去。

    可这样的状态,又能持续多久?

    锻剑台上,梧桐树下,一点小小的光芒亮起,距离“剑心”却还有相当距离。这个未成形的剑心,距离那一线生机……甚至,距离找到林枫言,又还有多久?

    ‘也许很快,就得连触觉也要封闭,完全倚靠兵魂本能了。但是,这雪原幻化的妖兽、修士的力量,分明也有微妙的提高。未必能适应。看来果然是根据闯关者的实力来决定的——但是,这也正说明,寒冰崖也好,天火谷也罢,应该都只是极限试炼?就更不能放弃希望!’

    水馨的心里,浮光掠影一般的闪现了这样念头。

    也就在这时候,忽地,不知从何处,涌来一股奇特的气息。

    已经变得越来越稳重的小树苗,那用以弥补兵魂的无形枝叶都是一阵颤动——连带着水馨的兵魂,也为之颤栗起来。

    仿佛是在怀念,又仿佛是在怜悯,还仿佛是在愤怒。

    水馨清楚的感觉到,收到小树苗的接引,那股奇特的气息投入了锻剑台上,沉睡着的青鸾虚影的投射之中。

    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

    梧桐虚影和青鸾虚影没有理会她的意志和命令,直接在她的身后浮现。

    不管是锻剑台上的剑意投影,还是现于体外的虚影,两只青鸾,都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水馨的心里猛然一颤。

    这是和之前全凭本能引导时完全不同的体验。

    与本命灵剑的剑灵沟通相比,也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她好像就这么多出了一份感知。

    视觉、听觉、嗅觉……所有的感官,都多出了一份,和人类并不相同的一份!明明那么陌生,她却又很明白,这一套感官收集到的信息,分别代表什么。

    知觉分成两半。

    正因为本体的知觉已经封闭到了只剩下触觉的地步,水馨特别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一刻,水馨甚至忘记了战局,只凭本身的反应应对周围的战斗。

    外现的剑意外景,仅仅是青鸾扑腾着站到了树冠上。

    锻剑台上,青鸾投影却是展翅飞起,她的剑心雏形,给衔到了树冠上一处宽敞平坦的位置,用身体围住了。

    明明那剑心雏形要小太多,水馨却硬生生有种被依偎撒娇的感觉。

    是了,不能说是两半。

    水馨反应过来。

    青鸾虚影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尽管还和孩童一般弱小,但那也是一份相对独立的灵智。它只是共享了它的感官而已。

    因为,她这个主人更重要。

    只要她活着,她锻剑台无损,锻剑台上的投影在,这剑意青鸾,就是不死之身!灵智越是虚弱的时候,外面的外景身体,恢复起来反而就越容易!

    水馨精神大震。

    随着她心念转动,想法轻而易举的传达,外现的青鸾发出一声轻鸣,振翅飞起。

    它似乎完全不受雪原禁空的影响,轻而易举的就飞到了雪原上空,将下面的场景完全收入了眼中。

    因那些幻化出来的妖兽和修士,不管本体还是法器腾空的高度都十分有限,这青鸾虚影清醒的第一战,竟然并没有半点危险,就是个参战者。

    当然了,水馨也本来就没有以青鸾剑意来战斗的经验。

    现在也不是增长这份经验的时候。

    水馨立刻封闭了自己最后的“触觉”,身体立刻就轻松了一大截。

    干了一件上万年来,只怕都没有剑修做过的事——以通灵剑意的五感,来指导本身的战斗!

    虽然这略有些别扭,让她一开始受了比之前重不少的伤。

    但这在水馨的意料之内。

    在下决定的时候,就已经先填了一颗上好的疗伤丹药,存在嘴里。

    一等受伤程度达到预期,就立刻分泌津液,将这丹药的药力,化入了全身。

    五感全封和只留一样,看着差别不大,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

    水馨这一刻只觉得,因为那忽如其来帮了大忙的力量,她还能再战几天,在这个极佳的修炼场,修炼到剑心孕成!

    不过,这一次,她还没等几个时辰,她孕育的剑心刚从一团看不清模样的光球,变成了一颗珍珠大小的蛋状物体……

    就再一次迎来了转机。

    她一直以来都能隐约感应到——换了青鸾的感知后变得更清楚了,但水馨也不急着去找了——的林枫言的剑意,出现了变化。

    水馨先听见了一声难以形容的啸声。

    那声音甚至冲破了雪原的苍茫,让青鸾(水馨)看到了黯沉的天空。然后她看见,一道明亮的光芒,以划破苍穹的架势,至少在她能看到的范围内,将那黯沉的天空一分两半!

    而整个苍茫的雪原,瞬间被冲天的战意填满。

    连煞气,一时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或者被还原成了最纯粹的状态。

    而那些幻化出来的妖兽和修士留影,一时间也全都僵硬甚至是破碎!

    水馨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慕离虹冲关的时候,剑意核心其实还不是特别明确,有些笼统。加上隐天秘境那里也是十分奇怪,他们什么都没看到。但有些东西,只要一看到,就会知道是什么——

    战意冲霄,剑心异象!

    至于之前的那一道划破苍穹的闪光……

    林枫言的剑意核心,终于彻底确立成了“一线生机”,完成了最后的整合。

    那也是他的剑心异象!

    剑心异象能弥漫这么个奇怪的地方,甚至能冲破这里。

    数量虽然不多,却绝对称得上质量极高了。

    明明之前还说剑心有碍的……

    结果呢?

    真不愧是九品兵魂!

    也就是这时候,青鸾也自主的抬起头来,发出一声清鸣。

    龙啸凤鸣相合,水馨灵光一闪,连忙打开了自身的五感。

    在她的感知中,一条通道,不知何时已经是清晰可“见”!

    水馨眉目一扬,本命灵剑扬起。

    青鸾虚影则主动归来,体型变小,没入了“扬眉”之中。剑尖上炽白的光芒亮起,一剑冲天!

    此时,孙仲平自然早已经到了寒冰崖与噬魂密林的交界处。

    白寒章和飞妙两个倒是没有躲他。

    因为噬魂密林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平静,已经不可能说站在那儿安安稳稳的等待。

    变化是在孙仲平离开沉天峡谷之前就发生了的。

    他一进入噬魂密林,才为那些名不副实、毫无灵气的植物惊讶了一下,就发现了地底的涌动。当时只当是还有什么残留的妖植在活动,孙仲平还特意试探了一下。

    谁知道这么一试探,就试探出了大问题。

    在地底活动的,算是“熟植”,正是隐天秘境的那种魔藤!

    这些魔藤在接近地面的地底穿行,也是从地底分泌出一种液体,腐化噬魂密林那些失去灵性的植物的根系。不用多久,就能将一株植物完全拉入地下,成为它的食物。

    虽然气息有了些许不同,活动模式和外形也有了差别。但经历过雷劫,孙仲平对某些方面的感应也更敏锐了。

    对此十分肯定。

    看着这些魔藤应该还是幼体,孙仲平就想着拿这些东西来练他的言镇术。

    言镇术当然也有效果。

    甚至,效果有点出乎预料的好。问题是,这些藤蔓细长,不知本体何处。吞噬了植物就能成长。孙仲平断掉一截很容易,可在攻击对方的时候,那些藤蔓很快就会断开和本体的联系,他却是找不到本体,能灭杀的也只有一部分而已!

    孙仲平自然不可能一直和这些东西纠缠。

    想想秋霁慕离虹早就进入了噬魂密林,也就没有纠缠下去,还是去了寒冰崖。

    只是,那些藤蔓既然已经出现,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消失。

    而且吞噬着噬魂密林的这种魔藤,也在吞噬中不断的壮大。壮大了,自然就会攻击人类——孙仲平不过稍稍试探,这些藤蔓也就跳出了地面耀武扬威,本性可想而知。

    所以,到了寒冰崖处,孙仲平也好,白寒章也罢,都不可能说就这么干等着了。

    邻近寒冰崖的那座“十六峰”,若是被藤蔓吞了,那藤蔓估计也有和他们一战的力量了。

    因为十六峰的噬魂密林如今和待宰羔羊差不多,也不能阻碍神识探查,孙仲平两人都能察觉到,在十六峰的其他地方,也有战斗发生。孙仲平和白寒章两人商讨一番,便轮流清扫最近山峰的魔藤。

    至于飞妙……

    飞妙在这儿倒是起了大作用。她的实力虽然不强,幻术也不起作用,作为九妙灵猫,五感却是依然超过白虎眷族的白寒章,和金丹真人的孙仲平!

    寻找魔藤的踪迹,也就全靠他了。

    直到他们两人的目光,同时被一道划破苍穹的剑光吸引!

    虽然看起来像是一道流光,但流光上的凌厉锋锐之感,那划破苍穹一往无前的气势,却绝不会让人认错。

    “剑心异象?”正在清扫魔藤的孙仲平愣了愣。

    下一刻,孙仲平察觉到,一条空间通道,在寒冰崖外成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