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6章 受伤
作者:吹风的羊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反正总而言之他们两个人因此走火入魔了,说得更加明白一点,他们两个人其实是练功练伤了经脉,所以从那时候开始苏小涵就特别的希望自己能够到达先天境界,但是很显然随着他慢慢的长大,随着他慢慢的变得强大,随着他慢慢的了解了更多的消息,随着他慢慢的了解了更多的知识,随着他了解了更加全面的知识,渐渐的她开始明白自己可能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是的,自己可能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先天武者了,自己可能没有办法救治自己的父母了,自己可能没有办法真正的实现自己的梦想,自己可能真的没有办法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了,但是很显然今天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今天他成为了一个先天武者,今天他真的可以不用再悲伤了,所以苏小涵心中的欣喜可想而知,所以苏小涵现在的心情也可想而知,是的,因为苏小涵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因为她觉得自己终于不用再担心自己没有办法救自己的父母了,所以他明白自己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所以他明白自己现在终于不用再闷闷不乐了,是的,以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日子没有盼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生存的意义,是的,因为它看不到光明,因为它看不到明天,因为他看不到自己成为先天武者的希望,所以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快乐起来。

    其实这是特别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你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如果你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你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但是你又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做,但是你又知道自己肯定没有能力成为那样的一个人,这个时候你当然特别的沮丧,这个时候你当然特别的伤心。

    就在这个时候,夕阳慢慢的照射在两个人的身上,把这片森林照得金黄一片,在这片金黄的世界里,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沉默过后,两个人忽然都能倾诉的**。

    苏小涵先开口说话了。

    “李墨,你有没有从小就想要做的事情?”

    李墨想想,然后摇了摇头,苏小涵的眼睛里,全是温柔,他温柔的看着李墨,然后静静的说话。

    “你知道吗?其实我特别羡慕像你们这样的人,其实我也希望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或者说我也希望自己是一个无知的人,我也希望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我也希望自己是一个特别平凡的人,我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用去想,我希望自己什么都不需要要去做,我希望自己没有什么责任,我希望自己不用对别人负责任,我也希望自己根本不需要对别人负责任,反正总而言之我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做的人,或者说我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都可以不做的人,我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用做的人,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没有什么梦想的人,你知道吗?如果一个人真的有了梦想,其实它会特别的累,如果一个人真的有了一些梦想,那么很显然,她肯定会特别的累,因为他一直都在记着自己的梦想,因为他一直都在背负着梦想前进,因为他一直都在背负着压力,我知道一个人当然可以让自己想开一些,我知道一个人可以让自己看开一点,但是有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办法想的开,有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办法让自己开解自己,有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办法让自己开导自己,因为我一直都在想着自己的责任,因为我一直都在气着自己的责任,因为我一直都在想着我的梦想,因为我一直都记着我的梦想,所以我一直都特别的不快乐,所以我一直过得都特别的压抑,所以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够像别人那样快乐,或者说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像普通人一样,是的,我希望自己能像普通人一样谈一场恋爱,我希望自己能够像普通人一样去逛逛街,我希望自己能像普通人一样去肆无忌惮的消耗自己的青春,我希望自己能像普通人一样过着简简单单的快乐的生活,当然我知道普通人也会有自己的辛酸苦辣,我知道普通人也会有自己的忧愁,但是很显然我觉得他们更多的时候根本没有想那么多,我觉得他们更多的时候其实是的想着自己,我觉得他们更多的时候其实是的想着如何享乐,我觉得他们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在想如何让自己过得更好,但是我不一样,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背负着什么,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应该一直练武,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应该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必须要成为一个先天武者,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自己必须要成为一个先天武者,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先天武者,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这个梦想就一直伴随着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让自己背负着这个梦想,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让自己一直背负着这个梦想,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从来都没有放下过这个梦想,所以其实我已经背着这个梦想走了几十年了,其实我已经背着这个梦想走了很长时间了,当然有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放下这个梦想,有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歇一歇,有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像普通人那样快乐一些,有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像普通人那样享受一刻的快乐,但是很显然,每当我准备放下梦想的时候,每当我准备放下压力的时候,我的父母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父母都会在我的脑海里督促着我,我知道他们根本不是那样想的,我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想让我活的很累,我知道他们根本不想让我一直背负着压力,我知道他们根本不想让我活得那么艰难,但是很显然我知道,我没有办法放下那些压力,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发现那些压力,我知道我也不愿意放下那些压力,所以我知道都是我的问题,但是那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要扛着这些压力,我就是要肩负着这些压力,我就是要让自己辛苦的背负着这些压力,我就是要让自己这样活,所以你应该明白一个人肩负着这样的压力会过成什么样子?”

    是的,李墨当然一个人肩负着这样的压力会过成什么样子,李墨当然明白一个人肩负这样的压力会变成什么样子。

    “苏小涵,我特别明白一个人肩负着这样的压力会过成什么样子,我当然明白一个人肩负着这样的压力会拥有一个什么样的生活,很显然你肯定没有办法像普通人那样过平凡人的生活,你肯定没有办法像普通人那样过简单的生活,你肯定没有办法像普通人那样享受普通人的快乐,你肯定没有办法像普通人那样享受简单的快乐,我知道,我都知道,因为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一段时光,或者说当你心里有着一个自己没有办法实现的梦想的时候,你当然会是这个样子,是的,我们都明白我们应该有梦想,我们都应该都明白我们应该心中藏着一个梦想,我们都明白我们心中应该有一个梦想,我们都明白我们心中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梦想,我们都明白我们心中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梦想,我们都明白我们心中应该有一个自己想要实现的梦想,但是很显然人和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是的,假如说你想要让自己成为有钱人,假如说你想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特别有钱的人,很显然这个时候你当然可以有这样的一个梦想,这个时候你当然可以为了这个梦想而努力或者说,慢慢的你会发现自己在慢慢的实现自己的梦想,慢慢你会发现自己在渐渐的实现自己的梦想,慢慢你会发现自己其实在慢慢的达成自己的心愿,这个时候你当然会越来越快乐,这个时候你当然会越来越幸福,这个时候你当然会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变得越来越好,这个时候你当然会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变得越来越幸福,但是很显然,假如你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农村青年,假如你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农村的农民,这个时候你就像发了神经病一样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博士,这个时候你就像发了神经病一样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博士,这个时候你什么都不想,这个时候你什么都不做,这个时候你就像忽然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一般,这个时候你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