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东瀛行
作者:青城无忌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飞机抵达东京后,许望秋他们三个提着行李,背着拷贝箱往出站口走。

    去年德间康快在看完《猎鹰》的第一批拷贝后,就拍板要买《猎鹰》在东瀛的发行权,并支付了40万的定金。现在《猎鹰》已经拍完,并通过了审查,出口公司希望尽快跟德间康快完成交易,将剩下的外汇拿到手。所以,许望秋他们这次过来,把《猎鹰》的拷贝带了过来。

    《猎鹰》有120分钟,也就是12本,每个人要背4个片盘。一个片盘有几斤重,四个片盘差不多就是20多斤。再加上各自的行李,差多不多有五六十斤,显得十分笨重。

    许望秋他们还没到出口,就看到了一张大大的纸牌,上面写着“中国电影胡建”,字还是用毛笔写的,而且字写得相当不错。在纸牌下站着一男一女,五十来岁的模样。

    胡建看到纸牌下的那对男女,就对许望秋和方振武道:“德间公司的董事森繁重道先生来接我们了。我们赶紧过去。”说完,他带着许望秋和方振武向纸牌大步走去。

    胡建笑着跟森繁重道握了握手:“森繁先生,好久不见了。”

    “胡先生,欢迎到东瀛来。德间先生本来说要亲自迎接你们的,但因为公司的业务出现了一点问题,必须亲自去处理,要明天下午才能回来。他专门吩咐我,让我向你们表示歉意,并让我要好好招待你们。”森繁重道是东瀛人,不过他开口后许望秋却被吓了一跳。森繁重道不但会说中文,而且说的还是带有明显东北腔的中文。

    “德间先生太客气。”胡建笑着介绍道,“森繁先生,这位是许望秋,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的编剧和导演。这位只电影的制片方振武。”

    “许先生,方先生,幸会幸会。许先生的《锄奸》在东瀛上映后,评论界一片盛赞,观众反应也特别强烈,都说是一部前所未有的电影。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真是太了不起了。”森繁重道笑着跟许望秋和方振武握了握手,然后将身边的女士介绍给众人,“这位是平田墩子女士,你们在东瀛期间,她将担任你们的翻译。”

    平田墩子向许望秋他们鞠躬问好:“我是平田墩子,很高兴见到你们。在接下的几天里,我将担任大家的翻译工作,还请多多关照。”

    简单寒暄过后,森繁重道带着许望秋他们出了机场。他打开后备箱,将许望秋他们将行李放进去,然后带他们往城里而去。

    森繁重道的东北腔让许望秋特别亲切,便好奇地问:“森繁先生,你的普通话说得很好,你是在中国留过学吗?”

    不等森繁重道回答,旁边地胡建笑了:“森繁先生原来是解放军,是四野的。”

    许望秋一听这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抗战结束后,我军在东北接收了一些东瀛侨民,有将近三万人加入四野,其中卫生部、军工部、军需部内的技术工人和技术人员较多,是一支不可忽视的技术队伍。后来中日双方达成协议,这些人又陆陆续续回到了东瀛。他听说过这事,不过还是第一次当事人,便道:“没想到森繁先生原来是四野的,真是失敬失敬。”

    听到胡建说出自己的经历,森繁重道眼中泛起了淡淡的光芒:“38年东瀛政府把我们一家送到了辽宁,做开拓团,那时候我只有6岁。45年战争结束,我父母被遣送回国,而我被国民党抓去当兵。46年解放军三下江南,跟国民党打起来了,我成了俘虏。当时我吓坏了,以为会被枪毙,就装哑巴。后来解放军教育我们,说我们解放军是要解放全中国,要让穷人翻身做主。我才知道不会杀我,就开始说话了。部队的人看我挺聪明,就让我参加解放军,做通讯员。后来我就跟着部队,从东北的最北面一直打到海南岛,参加了整个的解放战争。”

    说到这里,森繁重道微微叹了口:“本来以为会从此在中国生活下去,但到了53年,中国和东瀛达成了协议,部队就动员我们回东瀛。当时很多人不愿意走,部队领导对我们说,你们是东瀛人,还是应该回自己的国家。后来大家都想通了,领导说的都是对的,也就接受了这一现实情况。回到东瀛后,我们这些四野的人成立了四野回想会,每年举行一次会议。”

    森繁重道没有讲他回东瀛后的情况,不过许望秋知道参加过解放军的东瀛士兵回到东瀛后受到极端的歧视和压迫,甚至被东瀛政府监视。著名的老八路小林宽澄回国后一直被监视,直到85年,他已经八十多岁,东瀛才解除对他的监视。很多人回到东瀛都找不到工作,只能打临时工。像森繁这样能够在大公司任职,并成为董事的,应该是他们中混得不错的。

    车子很快到了一家酒店,许望秋他们就在酒店里住了下来。

    森繁重道没有急着离开,跟许望秋他们坐在一起闲聊,主要是聊电影,聊东瀛电影,也聊中国电影。

    森繁重道在德间公司主要是管电影的,不过他对东瀛电影比较悲观,觉得没有未来。

    其实不只是森繁重道这么认为,整个东瀛普遍认为电影是夕阳产业。东瀛电影从60年代开始受电视机的冲击,出现大滑坡,到现在几乎已经跌到谷底,全年观影人次不到3亿。在60年代的时候,东瀛六大电影公司一年能生产500多部电影,而现在只有日活生产的电影数量比较多,其他五家电影公司加起来不到五十部。日活拍的电影比较多,不是日活比其他公司强大,而是日活拍的全是低成本色情片,就是所谓的粉色电影,十多天可以拍一部的那种。

    许望秋知道东瀛电影在未来会持续衰退,到80年代中期更是会被好莱坞彻底碾压,沦为好莱坞的倾销地,直到2006年才能实现逆转。不过东瀛电影逆袭靠的是动画片,以及电视剧的剧场版,真人电影没有任何起色。

    其实对出口公司来说是好事,东瀛电影衰落是好事。东瀛电影衰落,出口公司才有机会进军东瀛。如果东瀛电影像5,60年代那么强大,要进军东瀛市场就非常困难。

    除此之外,东瀛电影衰落了,出口公司就有机会吸纳东瀛的电影技术人才。东瀛电影技术非常强,但现在东瀛电影大幅减产,开工严重不足,很多技术人员只能到海外淘金。香江电影就有大量的东瀛电影技术人员,这些东瀛技术人员提升了香江电影的制作水准,为香江电影的崛起出了不少力。出口公司可以吸纳部分东瀛的电影技术人员,为我所用,从而提高电影出口公司的技术水平。

    当然,这些话许望秋只能在心里想想,不可能当着森繁重道说出来。

    由于德间康快不在东京,谈判的事暂时无法进行。第二天上午,森繁重道和平田墩子陪许望秋他们到东京城里参观。森繁征询许望秋他们的意见,问许望秋他们想去什么地方。

    许望秋建议去上野公园,鲁迅先生在《藤野先生》的开篇就写道: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现在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他还真想去见识见识。

    一行人便动身前往上野公园。

    上野公园位于东瀛东京市台东区,是东瀛的第一座公园,历史文化深厚,景色秀美。自1624年宽永寺建立之时移种樱花开始,上野公园便成为了东瀛赏樱名园,每年樱花季节,人们都要在此举办隆重的“樱花祭”。

    到达上野公园的时候,公园里已经是摩肩接踵、人山人海,好像这样将要举行大型群众集会一样。由于人实在太多,森繁给许望秋他们拍照的时候,不能相隔两米,隔的稍微远一点,许望秋他们和森繁之间就有游客,就没法拍照了。

    公园里,有名的樱花大道有十多米宽,几百米长,两侧全是摇曳多姿的樱花树,争奇斗艳,密密匝匝。远远看去,樱花白的像积雪、红的似彩云,开得浓重而热烈;走到近处,花瓣娇艳欲滴,透着青春与浪漫的气息,令人心醉神迷。

    在穿梭的人群中,三三两两着和服的女子踩着细碎的脚步缓缓前行,象是有意与樱花争艳,那和服上面的樱花图案和大自然的樱花交相辉映,显示了一种和谐的美,为赏花人平添了一道独特的耀眼风景。

    樱花树下坐满了赏花人,他们或以家庭,或以朋友同事为单位围坐在一起,有的在饮酒说笑,有的在引吭高歌,还有穿和服的男男女女翩翩起舞,显得热闹非凡。

    许望秋顺着樱花大道往前走,突然听到一阵明媚的笑声。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三四个穿着和服的女孩正坐在地上说笑。几个女孩十六七岁的模样,看上去应该是高中生,满脸是满满的朝气。坐在正中间的女孩特别出挑,容貌清秀,一张可爱的瓜子脸,干净得没有一丝瑕疵。不过她的长相稍微有点苦,透着淡淡的哀怨。如果琼瑶见到她的话,估计会让她当女主角。

    森繁重道见许望秋突然不走了,望着樱花树出神,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问道:“许先生,出什么事了?”

    许望秋顺手往前面一指:“我觉得那个女孩有点像巴。”他见森繁重道满脸诧异,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笑着解释道:“就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里的女主角。”

    胡建不是搞创作的,对《一盘没有下完的棋》里的角色没有思考过,对许望秋的话没有太大反应。方振武不同,他是电影的制片主任,对电影里的角色是有思考的,现在听许望秋这么说,只觉眼前一亮:“对啊,真的挺像。巴最后疯掉了,非常悲惨。选演员就应该有点苦相,看上去楚楚可怜的那种。”

    森繁是东光德间的董事,也是看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他看着不远处的女孩,微微点头道:“还真的是,巴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他笑着对许望秋道:“既然大家都觉得她挺像巴的,那我们为什么不和她聊聊,看看她能不能演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