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七章 不死不休!
作者:六月观主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长临?”

    中年道士目光微凝,看向这个少年人。

    先前他对于苏庭,不以为然,毕竟刘溪云不过凡人一个,她的旧识不必多想,也是个凡人。

    此前他也只扫过一眼,便未有正眼看待。

    之所以耐心说话,不过是对刘溪云的耐心罢了。

    如今听闻长临的名字,他才细看过去。

    这个少年,气息收敛,确实如同凡人,但仔细去看,则隐约察觉了不同,有别于尘世凡人的气态,他心中顿时一凛,收起了轻视。

    “小友识得长临师兄?”

    中年道士施了一礼,问道。

    苏庭含笑道:“有过交情,曾说过有了空闲,来此闲坐,恰好有了闲暇,来探望我这位朋友,便顺道见一见。”

    刘溪云闻言,怔了半晌,怎么跟之前说的,全然不同?

    苏庭咳了一声,微微含笑。

    适才他登山之后,朝着上头牌匾看了一眼。

    这座道观,乃是明源道观。

    而此前在黎山之内,那长临老道,受他所救,则来自于明源道观,且是长老之职。

    如今倒真是巧了。

    “嘿嘿嘿。”

    “里头有个长临老道,再加上这个已经话说出口,不好更改的,就有两个准我避难了。”

    “三个里头,两个保我,苏某人这趟借宿,是定下了。”

    苏庭心中高兴,脸上浮上笑容。

    这时,那中年道士说道:“长临师兄是外门长老,不管门内之事……里头两位长老,均为阳神真人,独我一人,仅在上人境,处理门中杂事。”

    苏庭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中年道士见状,思索道:“小友……”

    他欲言又止,便想说些什么。

    苏庭顿时开口说道:“前日在黎山,苏某人救下了长临老道一命,与他结下深厚交情,莫非你要将我拒之门外?”

    中年道士闻言,当即明朗,道:“你就是那位在散学修士之中,夺得当代年轻一辈魁首的大牛道人?”

    苏庭沉声道:“本座苏庭!”

    中年道士咳了声,道:“倒是我忘了,长临师兄提过,大牛道人成名之后,便改了原名,更为苏庭。”

    苏庭脸黑如炭,道:“这老头儿说我改的是原名?”

    他一把推开中年道士,往内而去,口中说道:“长临,你给我出来,苏某人须得给你好好说道说道……”

    最终苏庭还是进入了道观之中。

    适才的中年道士,念在苏庭救下自家师兄的份上,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长临老道在黎山事后,也先回了道观,听闻苏庭到来,忙是相迎。

    “老道脚力不佳,回来还没一日,小友居然就来做客了。”

    长临笑道:“若是老道回来再晚些,只怕小友还早到一些。”

    苏庭拱手笑道:“早日听闻道兄的来处,便记挂在心里,十分想念在黎山之时,你我一见如故,左右无事,也就来此探望探望……”

    小精灵探出头来,神色古怪。

    刘溪云站在后头,神色茫然,听苏庭说来,让她感觉到先前跟苏庭相逢时的场景和言语,恍惚间都是一场虚幻。

    “小友真是有心了。”长临老道也无疑虑,含笑点头。

    “我一向如此有心。”苏庭说道:“此次来,打算寻你叙旧,加深些交情……大约住个三两日,我便走了。”

    “这个……”长临老道思索了下,道:“也好,小友便住在老道的院落里。”

    “如此甚好。”

    苏庭十分满意。

    长临老道毕竟属于长老,自有一座院落,可以收留苏庭。

    不像刘溪云,还是住着寻常弟子的厢房,多有不便……苏庭若只是她的朋友,便只能另寻一处住宿,但却要经过那中年道士处理,不免麻烦。

    悠悠三两日。

    苏庭先是传讯给了司天监。

    而近两日来,他跟长临老道闲聊,偶尔指点些刘溪云的修行,倒也过得不差。

    只是长临老道也不好收留一个外人太久,加上苏庭此前只说三两日。

    于是,辞别的时候便到了。

    “那老家伙应该走了罢?”小精灵问道。

    “大概是走了,他之前铁定是守着咱们,但现在咱们躲了几日,他不知咱们什么时候才会离开,不可能一直守下去。毕竟他现在是司天监的要犯,不可能长久在此守株待兔……”

    “那现在跟道士们告辞了?”

    “对头,去辞行罢。”

    苏庭辞别了长临老道,便离开明源道观,一路下来。

    他走出了山外的阵法,左右看了看,吐出口气,道:“这老头儿果然没有等侯。”

    这般说着,他迅速奔走,往西而去,大约逃去二里地。

    轰地一声!

    天上一道剑光,倏忽而落!

    地上奔跑的苏庭,顿时被一切两半!

    然而剑光切过,没有血肉,只有泥土。

    旋即一个明珠,破空而回。

    “你居然这么能等?”

    苏庭站在阵法边缘,握着五行甲,神色难看。

    出于谨慎,他还是试探了一下。

    果然那老头儿,没有离开。

    但这让苏庭也十分意外。

    “有点儿小聪明。”

    老者从天空上落下,俯视苏庭,隔着阵法,沉声说道:“本想假作离开,守个一年半载,等你安心出来,再来杀你……未想你居然有这种宝贝,扮作自身,能够瞒得过我。”

    苏庭嘿然道:“客气客气。”

    五行甲乃是正仙道的秘传,而变幻之术则是小精灵从正仙道那位年轻高人手中所获,两者同出一脉,着实奇效。

    “话说回来,老头儿你也能忍,就不怕司天监的人找过来?”苏庭叹了声,道:“一个不好,命也没了,何必呢?”

    “司天监?”老者冷笑道:“此酒遮蔽天机,不能测算,司天监测不到这里的……”

    “可我能联系司天监。”苏庭缓缓道。

    “那司天监来人了没有?”老者沉声道:“我早在周边,布下了笼罩六十里的阵法,隔绝了外界……你们传讯不出去。”

    “你要封山?”苏庭皱眉道。

    “老夫顾不得太多了。”老者指着这山,说道:“此山阵法非凡,必定有不凡的底蕴,也有高深莫测的前人,但此酒事关重大……你若不出来,便不仅仅封山,而是老夫动用毕生心血,倾尽一切,破除阵法,血洗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