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永恒的未来
作者:想疯的小狐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师尊要我带你们一起。还能走么?”李巧随意道。

    “恐怕不行了。”许芹摇头。

    她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十幻流幻觉。

    就算是老师,她怀疑都没有这个虚泓师弟做得震撼人心。

    “师尊交代我要带你们一起。”李巧平静道。

    “我们不能成为你唯一的负担!”许芹摇头,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

    自然不愿意自己和师妹们成为师弟的负担。

    她迅速和几个师妹商量了下,打算自己几人分散独自历练。

    ......

    风暴帝都。

    帝后坐在玉石大殿上,手里握着一卷红色纸书。

    “安排好了么?”

    她看了眼下面跪伏着的几个心腹大臣。

    “回殿下,已经安排妥当了。一切就绪,只差您的一个指令。”

    一位老臣恭声回答。

    “可惜了一个帝国栋梁。”帝后摇头惋惜,“我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不珍惜。”

    她伸出右手食指,在手里拿着的纸书上轻轻按了下。

    咔。

    一声类似机械一样的脆响。

    红色纸书瞬间分解,化为无数碎片灰尘,消散在空气中。

    “传令,皇妃迪丽亚涉嫌与外务大臣魏松有不正当关系,今日下达拘捕调查令!”

    帝后猛然厉声道。

    “谨遵帝后旨意!”

    下面的几位大臣顿时跪伏恭声道。

    “末将陈厚德,奉旨领命!”

    一个白色络腮胡的将军站起身,莽声回应。

    *********************

    迪丽亚正和外务大臣魏松坐在院子里对弈下棋。

    秋高气爽,片片落叶枯黄了飘下,不时会掉在棋盘上,然后被两人耐心的拂去。

    魏松是整个帝国都极其有名的美男子。

    因为和迪丽亚的母国有些关系,比平时里也颇多的对迪丽亚照顾有加。

    两人走得近,经历了不少的各种麻烦磨难,也算是患难与共。

    “迪亚,我最近总感觉心神不宁,夜不能寐,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什么麻烦要上门。”

    魏松修行的心法,叫九命真一,实战不怎么样,但对于危机和危险有着极其敏锐的察觉。

    据说是从上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古老功法。

    所以他的预感一般都很灵验。

    迪丽亚抿嘴想了下。

    “以你现在的位置,能够对你产生威胁的也就那么几个。或许可以用排除法。”

    “不会那么简单...”

    魏松摇头。

    “你家虚泓现在如何了?”

    “说是去刃佳星参加大比,我没关注,最近一直在忙秋韵的事。家里那边大饥荒,秋韵今年尤其严重,家里来人求我帮帮忙,我....”

    迪丽亚颇有些无奈。

    母国那边以为她嫁给了风暴大帝,就认为她能力强大,随便解决点事也是轻轻松松。

    可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她表面看起来风光,但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她们这种排位后面的皇妃的苦楚。

    “饥荒啊,我也找找关系,看能不能帮到他们。”魏松摇头无奈道。

    这就是小国寡民的悲哀,随意一场天灾就能弄得岌岌可危。

    嘭!

    猛然间院子的大门被狠狠砸开。

    一队队身披淡金色铠甲的皇家禁卫军冲了进来。

    当头的将领,是皇家近卫军统领,陈厚德。

    这人的特征非常明显,就是他的胡子是全白的,而且还是一脸的络腮胡。非常好认。

    “果然不出所料。抓起来!”

    陈厚德一看到魏松和迪丽亚,顿时面色一沉,手一挥。

    周围十多名禁卫顿时冲上去,迅速将两人压住。

    迪丽亚和魏松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懵住了。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统领你这是什么意思!?!”魏松双手被反别住,神色却是丝毫不惧,厉声大喝道。

    陈厚德面色平静。

    “奉帝后之令,抓捕奸夫**魏松和皇妃迪丽亚。拘捕令是于半小时前颁发,上边还有帝后手印,你大可找人去证实。”

    “怎么可能!!?”

    魏松顿时大惊,对他下手的居然是帝后!

    他和迪丽亚清清白白,没有半点问题,迪丽亚也没得罪过帝后,甚至两人层次差距太大,她连面都没见过几次,没有接触,怎么来的得罪?

    忽然他心念一闪,想起前几个月时,帝后召自己进宫的情景。

    那时候帝后隐晦的表示,要他做入幕之宾,被他严词拒绝了。

    现在看来,报复是等在这儿来了。

    “陈统领,可容我发个通讯!”

    “你现在是关押囚犯,没资格使用通讯。”

    陈厚德不给他一点希望。

    魏松一愣,又看了眼面色惨白的迪丽亚。

    他的人脉关系网比迪丽亚强出很多很多,连他也没办法,那这事就真的没办法了。

    “来人!把他们打入天牢!”

    陈厚德大手一挥,周围如狼似虎的禁卫军顿时押着两人,迅速离开德林宫。

    迪丽亚心头彻底沉了下去。

    “君君....泓儿....”

    临到最后,她想到的是自己的一双儿女,抓捕来得太突然,她甚至连偷偷提醒两人的时机也没有。

    心头渐渐有些绝望起来。

    此时另外一边.

    一群帝**部高手,正迅速的朝着坐在第二排的十幻流方位赶去。

    那里,李巧和十幻云和,正小声的传音讨论着关于无相轮回后面的延伸和完善。

    “第六层延伸下去,首先是对自身细微感官的把握,没有对自己身体的极深挖掘,根本不可能吃透其中变化。

    “走吧,老师。”

    十幻云和猛地一个激灵,两眼从茫然中清醒过来。

    虚泓面色平静的站在他身前,正轻轻收回点出的食指。

    之前显然是他用食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瞬间祛除了幻觉。

    “这是!!??”

    十幻云和猛地惊醒过来,刚才她还在和周围的军人还有玄冥慈佛流派主交手,怎么现在.....

    她迅速环顾四周。

    但看到的情景却是让她心头一寒。

    李巧缓步走在大厅中央过道上。

    玄冥慈佛流派主正和刚才前来抓人的军部之人打得火热,

    周围地上已经有不少士兵被波及,血肉横飞,残肢尸体到处都是。

    外面还在源源不断的涌进来更多的士兵。

    但所有人,包括龙君道主在内的所有人!

    没有一个看到他们两人。

    战斗就在他们身边不到十米的范围里进行着。

    死伤越来越大,交手也越来越激烈残忍。

    却没有一个人看到距离他们不到十米的真正的虚泓。

    云和跟着李巧缓缓走在过道中间,两侧不断有激光飞射,气劲横飞爆炸。

    “虚泓小儿!纳命来!!!”

    白军装阴派主怒吼一声,一掌打出,视而不见的从两人身侧飞过,扑向身后一人。

    他全身银色气劲疯狂鼓荡,狠狠和后面冲来的玄冥慈佛流派主撞在一起。

    轰!!

    爆炸直接将大厅里的大量座位波及炸散。

    看着状若疯虎的三个派主,还有一些被波及进去火大出手的派主。

    云和心中寒意越甚。

    偌大的会场里,居然没有一个人真正的看到他们。

    甚至于他们在交手的同时,还主动避开了中间过道,以保证了两人行走的通畅。

    “泓儿.....”

    云和忍不住出声,停住脚步。

    “师傅?”

    李巧微微回头,完美无比的侧脸虽然还是精致无暇,皮肤如玉。

    但云和不知道怎么的,却是从他面色看出了一丝邪气。

    “你想要做什么?”

    云和低声道了句。

    “我想要做什么?”

    李巧微微笑了。

    “这句话您不应该来问我,而是该问帝后。”

    他走到大厅出口大门前,伸出左手,一团寒气在他掌心瞬间炸开,发出脆响。

    噗。

    很快便有四个军部士兵带着之前押走的虚叶君回来。

    *******************

    飞船内驾驶舱。

    李巧站在落地高强度玻璃前,遥遥望着正逐渐靠近的帝都星。

    风暴帝国第一大星,也是最繁华,各方面综合力量最强的地方。

    淡黄色的星球,随着飞船的慢慢靠近,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虚泓....你说我们真的能救出母妃吗?”

    虚叶君面带愁容,忐忑不安的问。

    她和其余人都站在李巧身边。

    马上就到地方了,所有人都出来等待降落。

    风暴帝都,这是整个风暴帝国最强大,最繁荣的地方。

    虽然没有很多强悍的武道家,但通过十幻云和的讲述,众人都知道了,风暴帝国用来真正对抗武道家的手段。

    那就是克隆武者!

    利用高能克隆技术,再加上特制培养液。

    风暴帝国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培养出大批的武师层次克隆人。

    利用这些克隆人,再加上大威力热武器,不计生死伤亡的堆人命,才能对抗住赫尔特帝国的武道倾轧。

    “一定可以的。”

    李巧没回话,虚荣军却是急忙回道。

    在刃佳星大厅看到了那种诡异的一幕后,他便对李巧莫名的多了一丝信心。

    虽然这一丝信心很弱,但他不愿意看着虚叶君伤心失去希望。

    “虚泓。”

    云和站在一旁忽然开口。

    “之前被你操控过的玄冥慈佛流派主,和那些抓捕军人,在你离开后,能恢复感知么?”

    李巧眉头微挑。

    “能,我的控制并不是永久性的。

    所以,我在走之前,给他们下达了半小时后自己自杀的指令。”

    云和心头一寒。

    其他十幻流的弟子也都感觉气息压抑。

    一个能够随时操纵人五感一切的强者,这样的存在太过恐怖了。

    试想一下,如果当自己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尝到的一切,闻到的一切,甚至摸到的一切。

    都不能保证是真的,是对的。

    那么世间还有什么是能相信的。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解释清楚就一定会没事的。”

    十幻流中的一个女弟子认真道。

    “我父亲是军部负责审讯的官员,我回去正好可以打听一下情况。”

    “一会儿你们就离开吧,离开飞船,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李巧淡淡道。

    “你想做什么!?”

    云和一愣,随即问。

    “让有些人明白,现实的残酷。”李巧眼中泛起一丝冷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