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宝葫芦的秘密
作者:岳不勤      类型: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不知道是哪位好心的市民拨打了报警电话,不一会儿警车便呼啸着到来。警察们封锁了现场,救护车也及时的赶来了,路边看热闹的人们也上来帮忙救助伤员,大家伙忙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一句怨言,时间就是生命啊!由于伤员太多,好多私家车车主也热情的加入到了救援的队伍中来,叶风也自然不甘落后,他跳上公车,找到自己的背包,然后掏出针盒来。为那些因为受伤而流血不止的乘客针灸,以达到止血祛痛的目的。他针法娴熟,动作敏捷,不停的在伤员中来回穿梭,如百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被他针灸过的伤员明显的止住了流血的速度,并且减轻了疼痛感,直看的照顾伤员的几个年轻小护士两眼放光,满天都是小星星,这个认真救人的男人还真是帅的掉渣。

    黑无常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摆脱了阿黄的追赶,他缓缓地站到白无常身边,小声说道:“死了三个,货车司机,一个老头,还有那个婴孩的母亲。可是婴孩母亲的魂魄被那个家伙用葫芦收走了,我们得问他要过来。”他说着,伸手就要去抓叶风的肩膀。不料,白无常谢必安一把拦住了他,说道:“休要莽撞,你仔细看看他是谁?”

    黑无常闻言便是一愣,难道哥们两个认识他不成?看他刚才用了个木头葫芦收了那女人的魂魄,倒是觉得他非凡人,这才仔细的打量起叶风来。身材高瘦,面容清秀,三魂犹在,七魄不全。“嗯?怎么会这样?”他疑惑的看向白无常,问道:“凡人身上三把火,乃是精气神根源的灵光之表现。但凡是正常人,头顶的神光之火最为旺盛,可是他头顶的神光之火却是十分微弱,似乎是犯了天灾的表现?好色之人精光之火虚弱;病态之人气光之火虚弱。三火虚一则招怪异;若虚其二重病缠身;三火全虚,恭喜你,快和我们哥们俩把酒言欢了。可他虽然神光之火虚弱,但是另外两把精气之火却是十分旺盛。唯一的解释是,他之前和我们一样,都是鬼仙,只不过可能触犯了什么天条律法,才被强行转世,受轮回之苦。哼~,怪不得不人不鬼的,灵魂经常不受控制脱体而出,他一定活的很痛苦吧!”

    “不然!”白无常双眼微眯,盯着叶风脖子上挂着的那把桃木小剑说道:“或许是他在利用这个小伙子的特异身体在人间追寻什么妖魔吧!”

    “哦?谁?”黑无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谢必安说话总是绕来绕去的,实在让人抓狂。

    白无常谢必安白了黑无常范无救一眼,见他当真是不知的神情,这才幽幽说道:“你看他脖子上所挂何物?”

    黑无常这才注意到叶风的脖子上挂着的那把桃木小剑,不禁惊呼道:“这不是瑶池神木雕刻而成的降魔宝剑嘛!难道他就是天师钟馗座下的五天童之首----木天童?”

    “应该是他没错!”白无常感叹到,刚想着用什么办法从叶风手里夺回那个婴孩母亲的魂魄时,只见叶风蹲在了那个婴孩母亲的尸体旁,然后掏出那个神木葫芦,口朝下,拔下塞子晃动起来。刹那间,阴风阵阵,数十条红眼恶鬼从葫芦里飞了出来,瞬间消失在空中。

    “我靠,这个王八蛋在干什么?他到底会不会用那个葫芦?竟然在放鬼?这些鬼可都是被炼化过的凶恶之物,已经不属于冥府管辖,不能再让他这么放下去。”白无常说着,闪身到了叶风身边,刚要出手阻止叶风的行为,不想那葫芦认主,顿时发出一片白光,直接灼伤了他伸出的右手。

    “呃~!”白无常疼痛难忍,收回了右手,却是不肯离开。他对着叶风说道:“我知道你看得见,也听的见,你赶紧把葫芦盖起来,不要再放那些怪物出来了,这样会引发人间惨恶事件,到时候都是你的业果。”

    叶风也看到了自己释放出来的红眼恶鬼,可是他想救这个婴孩的母亲啊,该怎么做?

    听到白无常的话,他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就把葫芦塞好,不动声色的小声说道:“我只是想救活这个可怜的母亲而已,她的孩子还小,不能失去他。”

    “可是她阳寿已尽,只能重新投胎做人,这是她的宿命!”黑无常也飘了过来,冷冰冰的说道:“你把她这样的新鬼收到七宝葫芦的第三层,不出一时三刻,她就会被炼化掉,从此魂飞破灭,永不超生。”

    “七宝葫芦?”叶风一惊,没想到黑白无常居然知道这个葫芦的来历,喜上眉梢,赶紧追问到:“既然你们知道这宝贝的来历,自然也知道他的使用方法了吧?”

    “这个自然!”黑无常骄傲的说道:“它本是昆仑神木雕刻而成,曾经是玉虚宝物,后来不知怎的就到了你们天师……嗯……你捂我嘴做什么?”他正说着,却被白无常捂住嘴巴打断了。

    “休再胡言泄露天机!”白无常瞪了他一眼,没脑子的家伙,居然被一个凡人哄得团团转,还真是丢人。

    黑无常便不再言语,只是站立一边,等待白无常来讨回那婴孩母亲的魂魄。

    “汪!汪汪!”几声凶狠的狗叫声响起,阿黄“嗖”的一声出现在叶风身后,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盯着黑白无常。

    俗话说,丞相门前三品官,打狗也要看主人。这哭丧狗虽然只是赵瘟神家的看门狗,但瘟神却是姜太公当年亲封的天庭正神,岂是他们两个小小鬼仙敢于争锋的?

    黑无常已经吓得脸色煞白,恐惧的躲在了白无常身后,而白无常也是双眼圆睁,瑟瑟发抖。

    “阿黄!”叶风怒斥一声,阿黄便蹲坐在他身后,不再吱声!原本阿黄死后是记恨叶风的,但是不戒大和尚在超度阿黄的时候,叶风为它流下了两行热泪,从而使它得以超脱,回归正位。那瘟神赵公明和降魔天师钟馗素来交好,感恩之际,便让阿黄跟在叶风身边,护佑他三年。为什么要护佑叶风三年?这是天机,无人敢以说破。

    形式比人低,白无常狠狠地咬咬牙,说道:“好吧,这婴孩母亲的魂魄就留给你了。”黑无常想说些什么,却被白无常给打断了,解释道:“这林琳阳寿二十五岁,本该死于今天的这场车祸。但是,我

    们兄弟俩给你这个哭丧狗一个面子,回头给判官点好处,让他把生死簿改成三十五岁,就送她十年寿命吧!”

    给狗一个面子?叶风想死的心都有了,你妹的,难道自己还没有阿黄有面子?他愣愣的看着黑白无常说道:“好吧,谢谢二位了。现在可以说说这葫芦的用法了吗?”

    “这个~,这是天机,天机是不可泄露的。”白无常为难的说到。

    叶风眼神一凛,轻声唤道:“阿黄!”

    阿黄便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白无常龇牙咧嘴,似乎随时就要扑上来一般。

    “别,别动嘴呀!”白无常赶紧改口道:“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再说吧!”他们已经发现有人在录视频了,虽然拍不到他们,但是如果在这里将死人复活的话恐怕是再恐怖不过的事情了!

    叶风看到公车上的伤员基本上都被抬下车送去医院了,这才把叫做林琳的女人背在肩上,然后拉开一个等候在旁边的私家车车门,把她放在后排,然后自己坐在前排,对司机说道:“找个宾馆!”

    “啊?什么?你再说一遍?”司机一愣,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人都被撞的昏迷不醒了,他还要带人家去宾馆?真是禽兽啊,不对,是禽兽不如!这时候应该是送去医院才对!自己可是南大医学院的大一新生,别以为自己是个花花公子就会让你这龌龊行为得逞!旁边可是有好多小美女在看着呢,明天的南都日报一定会有自己英勇救人的光辉事迹吧!

    “送我们去宾馆!”黑白无常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后排座位,黑无常若无其事的伸出自己近乎十几厘米长黑色指甲的手臂,轻轻的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他便双眼无神的开车朝最近的宾馆驶去。

    登记,开房,然后叶风和司机两人架着林琳走进了房间。打发走了司机,叶风便在黑白无常的指挥下给林琳还魂。

    “趁她的身体还未凉透僵硬,你需要堵住她身上所有的孔窍,避免阳气散尽,然后把魂魄驱入她的身体。”黑白无常二人背对着叶风说道,他们是仙,是君子,非礼勿视。

    “需要堵住身上十窍?”叶风有点为难,但是为了救人,只好照做。他拿来一卷卫生纸,把林琳身上所有可以漏气的地方全部塞住,然后问道:“这魂魄怎么放出来?你们倒是说一说这葫芦怎么用啊?”

    白无常见他着急,和黑无常对视一眼,心里得意起来,小样,还不是得求我们哥俩?但是又怕他再次放狗,只好说道:“这七宝葫芦里有七层天地,每一层都不相同。从一到七是从低到高的七重境界,你若收妖,只需扒开塞子,想把它收到一层,就拍一下葫芦底部,以此类推。你若放妖,也是葫芦口朝上,需要唤着它的名字,才能将其放出!像你那样口朝下乱晃一气,会把里面的妖魔鬼怪全部释放出来的,那样就闯下大祸了!”

    叶风恍然大悟,原来这宝葫芦是不能随便就把口朝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