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这畔风景独好
作者:恋家小子      类型:网游竞技      直达底部
    罗非泪崩,朝着王寡妇狂吼道:“大娘,你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啊?”

    王寡妇咯咯娇笑,身前沉甸甸的胸脯晃的罗非都有些眼花,朝罗非抛了个媚眼,嗔声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家伙只担心那个老家伙……唉,大娘老了,人老珠黄了,没人疼没人爱了。”

    罗非无语,把锅铲扔给她,继续择菜,一旁王寡妇不由打趣道:“都失踪三个月了,难道你就不担心他真死了?”

    罗非冷笑了,好似想起了某些往事一般,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别说三个月了,即便失踪三十年,只要没有亲眼看到他入土,老子都不相信他这个祸害会死。”

    但却终究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一年多没见了,这次他又是带着众美回来的,可却不想竟扑了个空,择完了菜之后坐在凳子上,以手肘顶着木桌,撑着下巴眼望前方,好似无所谓般念叨道:“他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东西?”

    “呵,还好东西?老娘我去你们那破烂家都翻了八百遍了,别说一根金条,就是一颗米粒都没有看到。”王寡妇冷哼一声,说道。

    她把锅铲放下,如今锅里的菜还需要闷一会儿,所以她拿起了菜刀,在那里剁排骨,一刀下去那威势绝对不比至尊级的高手弱啊,她眼中泛着凶光咬牙切齿的说道:“那老头子还欠我一年的饭钱还没还呢!”

    罗非看着瞬间变身母老虎的王寡妇额头吓出冷汗了,连连后退,最后只嘚陪着笑小声说道:“要不,我来替他还?”

    “那怎滴,还想继续赖着?”王寡妇瞪他一眼,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随手将一本账本抛了过来,说道:“他的债都在这上面,老娘没功夫替他算,该给多少给多少,一分都别想赖。”

    罗非苦笑,面对这凶悍的大娘也没辙了,身为世界第一人的他只嘚老老实实的替她算账。

    可没看几眼,他就身子一震,眼中露出一丝激动的光芒,王寡妇说他老头子一点东西都没留下,但没想到,罗老头留给他的讯息,竟全都蕴含在这些账里啊!

    每一个日期,每一个欠账金额,全都是他和老头子之间联系所用的暗码!

    “小混蛋,修出真元了没?要还没修出真元接下来的你也不用看了,快去找根绳子吊死,老头子我丢不起那人……”

    当先,便是一句十分符合老头子性情,非常欠揍的话,罗非不由摸摸鼻子,有些尴尬,那老混蛋还是这么不给面子啊。

    可心头却是有些震撼,他修出真元大概也就是四个月前的事,而据王大娘说罗老头是三个月前失踪了,他当然不会以为是老头子是事后诸葛亮,恐怕那老家伙早就知道了他能修出真元!

    继续看下去,首先,他不得不对老头子的食量表示一下震惊,特么的竟然一天比一天吃得多啊;其次,他表示王寡妇的确很是有商业头脑,一碗大白菜就要一万,你这白菜到底是金子做的还是银子做的?

    最后,才是对老头子暗码中所蕴含的内容而震撼!

    老头子在这些账单上交代了他的来历以及这些年来罗非为之好奇的事,罗非微有些沉默,自他修出真元北极一战惊世之后,世人皆以为他是天下最强。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无论他多强,这个世界都始终有一个人能把他压住的,过往二十年来多数次挑战已经验证了这个事实,不管他多强,罗老头都始终会比他更强。

    现在,亦是!

    他早就怀疑罗老头的来历了,一个简单的退伍军人绝不会有如此身手,尤其还是给他专门定做的那部山寨版诺基亚,以前他觉得可以当做板砖用,因为即便是天三的剑都不能将之劈开。

    可当他炼出神剑斩玄之后,却蓦然发现,他还是低估了那部手机的材质,竟然连斩玄都不能奈何分毫。

    那一次他血染天国圣山,世人皆以为他半废,可不过就是在老头子准备的药浴中躺了半个月就恢复了,甚至还因此更近一步,踏上了突破至尊境的道路。

    此时,一切的一切,终归有个解释了。

    老头子在暗码中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个世界与玄界之间只有两条道路可以往来,一条被天阁所掌控,一条在百慕大最中心处。

    但,其实这是不对的,因为还有一条,是武碎虚空!

    这是天地规则所规定的,但凡这个世界的武者突破碎武境之后,都会被这方天地锁排斥,从而不得不进入玄界之中。

    但是,既然可以武碎虚空进入玄界,那么玄界之人又可不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过来呢?

    无数年来的事实告诉了玄界那边的人,这是不可以的,因为天地法则所不允许,武碎虚空只可单向通行。可,罗老头却用实际行动对那所谓的法则表示了不屑,既然可以从地球去玄界,那为何不可以从玄界逆穿过来?

    虽然要承受的压力是从这边过去的千百万倍不止,但,他终归是过来了!

    是的,没错,据罗老头所说,他是为了以己道去验证天地大道,所以逆穿虚空,荡平九重天,杀过来的!

    可,罗非在震撼之余心头却在不断嘀咕,若真的如那个老家伙所说真的实力强大到了天下少有,那地渊天阁那两条路岂不可以随便走?那还需要杀个屁来逆穿啊。

    而且,自他记事起,好像罗老头就从未离开过七星山一步,现在想来,肯定是受了莫大的创伤需要休养生息,亏那个老家伙还敢将自己说的那般神威盖天地,这么大个人了也不害臊。

    账本最后写道,他如今已经大道圆满了,所以自然横穿了回去,你个小家伙就不要担心了,该干嘛干嘛,最后玩累了记得去玄界与他会和就行了。

    罗非满心无语,果然是被仇家追杀过来的,还想拉着他去报仇?嘿嘿,傻子才会信呢。

    直接把账本撕个稀巴烂,从兜里拿出钱,看向王寡妇大大咧咧的说道:“账我已经算清楚了,一共一千三百零五万,减掉四个零之后就是一千三百零五块,大娘您拿好嘞。”

    王寡妇脸色铁青,一个锅铲就劈了过来:“小兔崽子,你敢哄骗老娘?”

    罗非连忙退后,颇有些畏惧的嘟囔说道:“大不了我再帮你刷一千三百零五个盘子嘛。”

    “哼,这还差不多。”王寡妇傲然凌视眼前这个天下第一人说道。

    随后罗非远望而去,从他这个方向看去,可看到远处云雾之中有着三座插霄云峰以一种奇异的歪扭形式排列而去,再转身远望,却又是三座云峰,而这个七星山小村,则正好处于北斗七星大阵的正中央!

    这是老头子留给他的,唔,也可以说是遗物了,本来这里的地形只是略有些奇异而已,可老头子却用数十年光阴来窜改山脉,最终才造就了这北斗七星大阵。

    现在这座大阵还没有开启,可却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元气最精纯的几个地方了,若是开启之后,恐怕这个小山村将瞬间成为一个元气充沛的洞天福地。

    不过这,便是以后的事了,现在,此时,罗非要与之作斗争的是眼前这歪歪扭扭高达半米的碗碟。

    ………………

    半年之后,海外曼陀罗蒂所隐居的那座海岛之上,明光灿烂的太阳之下,斜生长在沙地之上的椰子树下,几个身着比基尼身材无限惹火的绚烂美女在沙滩上嬉戏,清脆笑声与海浪交击,构成天地间最美妙的音符。

    经过半年时光这个世界终于稳定下来了,在各国的不懈努力之下凌天雄那颗超核弹所造成的影响终于消散成无,地渊也重新开张,不过这一次的两部使者却低调了不少,至少不敢再视这个世界的人为蝼蚁了,显然是被凌天雄那颗超核弹搞怕了。

    当然,有着罗非出面地渊的人还是不敢对凌天雄下手的,毕竟在某个不为外人知的友好交流中,罗非以三招的架势就完败了暗部新来的使者,逼的他们不得不乖乖夹着尾巴做人。至于冥部,倒是冥无煞突破了碎武境,成了这一代的使者,自然就觥筹交错喝的响亮,对视一眼,你懂我懂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至于俯瞰这个世界的那些无形的眼睛,更是不会去理这些小事,毕竟这个世界是金字塔形的,一层压一层,他们最多也就是去剥削地渊而已。

    这让地渊这一代的暗部使者有些无奈,本来他也可以压榨凌天雄给上头一个交代的,可,有罗非在眼前,他可敢乱动分毫?

    “莫潇潇、凌月盈、莫可儿、苏洛、古小七……”不远处,一株椰子树下,罗非和一个一身紧身黑衣可却是满头妖娆红发的女子并肩站在一起,此刻曼陀罗蒂一一清点着那些沙滩上的雪白美人儿,语气有些玩味,可眼眸却有些冷。

    这个家伙好不容易才来她这里一趟,可没想到却是带着一群老婆来度假的,这还真的是无法无天啊!

    而这半年来罗非又收了三人,不过却是老熟人了,如今罗非已登顶绝世巅,即便出现再美的美女都不可能会再让他动心,所愧疚的,只是当年那几个女子而已。

    为情可以不顾一切,费尽心机让罗非不能忘怀的,万美欣。

    一人可撑起整个家庭,透彻人心的百变女孩,林清研。

    以及……生不能与君同寝,死愿与君同穴的,方雨落!

    “咦,竟然还有个完好之身的,这还真是奇迹啊。”突然,曼陀罗蒂眼眸亮了,看着嬉戏的众女中一个只着雪白三点式的美女,看着罗非,有些戏谑了。

    “那是秦默,不过你觉得,我今天能不能吃到呢?”罗非不置可否,挑眉笑望着她说道。

    曼陀罗蒂冷笑,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冒起无名火,转身就想离去。

    可忽然,她的手被罗非所牵住,随后只是略一牵引,她便打着旋儿入了罗非的怀。

    看着身前的这个男人,一向杀人如麻冰冷似血的曼陀罗蒂,心脏,猛的一颤,平时转的极快的小脑袋,此刻,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只是一双红眸看着罗非,怔怔无言。

    感受到怀中人的一抹紧张,罗非舔了舔嘴唇,突然笑了:“我觉得,我或许到明天才能吃到,因为今天,我要吃你!”

    再不停留,轻轻俯下身,朝他朝思暮想了四年之久的那双冷冽薄唇,猛烈吻去。

    天际有孤鸥飞过,九天之上白云与蓝天共舞,沙滩这畔风景独好。

    (全书完)

    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