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苏拉 噩梦
作者:穆斯塔法本哈立德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穆哈迪有种感觉,巫王们恐怕不是很乐意见到自己归来。

    心灵术士用异能屏蔽了对自己的窥探,又造出几个分身,用来迷惑追踪者。但他心里知道,对付巫王,这些手段最多能拖延点时间。

    因此,他一回到魔法船上,就下令立刻启航。由于法蒂玛派和星界派第一因信徒之间越来越紧张的局势,民间魔法船不能直接前往阿塔斯,只能从密斯塔拉转飞。穆哈迪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做得太过显眼,同意了这一安排。

    被转化成亡灵的塞门船长似乎并没有失去他的专业技能,至少在穆哈迪看来他的指挥没什么出错的地方,而且还老实了很多。这么一看,死掉一次果然有助于改善性格,地球上的教育理论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一点。

    有些水手似乎对船长突如其来的变化视若无睹,大概是已经习惯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奇怪事迹。不过也有少量船员显得疑虑重重。一个穿着开襟衬衣,一口烂牙,有着一对huang se眼珠的吉斯洋基水手就在猛灌了几口酒精后直接质问心灵术士。

    “我们的船长。”他开口道,满口酒气,让心灵术士皱了皱眉头。“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你把他给怎么了?”

    “我很高兴你也注意到他变得更有教养了。”心灵术士说道。“现在回到你的岗位上去,水手,这艘船要启航了。”

    “我指的不是他的教养!”吉斯洋基人说话时口音很重。“他怎么变成一具骷髅了?你们到底在这主物质位面巴佬的星球上搞什么鬼。”

    “不是鬼,不过你猜的也差不太远。”穆哈迪皱了皱眉,看了这个水手一眼。“具体的细节,我建议你自己想象一下就好了。不然你也得跟着他减肥了。”

    水手后退了一步,它的思维波动中惧怕压过了疑惑。

    巫王德莱戈斯,巫王马利克,还有隐藏起来踪影全无的天琴和她的“宏伟大计”……当魔法船起飞,驶向无尽的星界时,穆哈迪在心中默念这几个名字,若有所思。

    当魔法船越接近阿塔斯所在的星域时,就越频繁的遇到来自各个世界的朝圣者搭乘的飞船。有些外形传统而质朴,看起来就和普通的海船没什么两样。也有些飞船的模样古怪,比如巨大的鹦鹉螺,或者大乌贼。在穆哈迪失踪的时候,野心勃勃的巫王,被圣战思想充斥的狂信徒,贪婪成性的商人和沙匪结合成了一股匪夷所思的强大力量。圣堂武士,心灵术士,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来自一千个部落的野蛮游牧民不断扩展着疆界,始终向着所有方向进军。现在,这些被征服的世界又成了新一波圣战的策源地。这一过程看起来似乎势不可挡,但心灵术士感觉得到,一场大分裂就在眼前。

    阿塔斯人,本质上说是一群短寿而稀少的族群。很少有人类在阿塔斯无病无灾的活过五十岁,就算是阿塔斯精灵,能活到一百五十岁的也屈指可数。全体阿塔斯智慧生物加在一起,总数不超过四千万,尚不及一些繁荣的世界里一个国家的人口。横渡星界的巨大魔法船,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ling lei出格的**强化技术,足以粉碎星辰的巫王法术所有这些改变不了阿塔斯人本质,一颗古老但是濒死的残酷世界上的最后一批住民,他们残忍而暴力,狡诈而奸猾。

    游牧传统中孕育的智慧让阿塔斯人在浩渺无垠的星界面前已经是应接不暇,恢弘无极的多元宇宙对其而言则更是完全不可理喻。

    奉唯一真神的阿塔斯征服者们宣称统御着数以千计被征服的世界,半位面和位面。帝国的力量被这巨大的疆域拉扯的薄如蝉翼,世界与世界之间相隔甚远。叛乱层出不群,从来没有被彻底扑灭过。阿塔斯部落民用在那片血红色残阳照耀的沙漠中学到的战争本领对付诸界的敌人,为他们赢得了强悍和残酷无情的名号,也种下了越来越多的反叛种子。构成大远征支柱的众巫王们心怀野心,部落民和革命者,心灵术士和大德鲁伊,守护者法师和亵渎者法师之间貌合神离。

    更别提已经拉拢到众多追随者的伪先知丹贾尔和隐藏在暗处的天琴。

    天琴的那诡异的灵能和不可言喻的血魔法,利用穆哈迪与自己的子嗣之间的联系,抽取了部分众名智者和众界智者的力量。她的目的和动机,心灵术士只能猜测而其中最保守的也足已令他从灵魂深处震颤不已。

    在抵达密斯塔拉的前一夜,心灵术士久违的做梦了。

    大地是荒芜死寂,天空是灰败昏暗,四周辽阔无垠,毫无生机。

    “伪先知。”一个声音响起,在梦境中震荡回响。

    “谁在那里!”穆哈迪喝道。

    “一个被你取代的人。”声音说。然后,丹贾尔的身影出现在梦境中。

    “原来是我的冒牌货。”穆哈迪回应道。“你已经厌倦了躲藏,想要结束自己的存在了么?”

    “我不是来和你战斗的,拉贾特。”丹贾尔摇摇头,他的声音变得遥远而疲倦。“恰恰相反,我来提议一个双赢的计划。”

    “你想说就说,”心灵术士在梦中双手环抱。“听不听是我的自由。”

    “为何坚持自称穆哈迪?当你明明知道自己就是太初术士,就是拉贾特?众名智者已经揭示了你的真名,为何自欺欺人?”丹贾尔用近乎诚恳的语调说道。“你大可以恢复拉贾特这个本名,把我的身份还给我。你我之间,我们没必要战斗。我甚至可以向你宣誓效忠前提是你对第一因宣誓效忠。”

    “我是伟主在多元宇宙的代言人和影子,没人的忠诚及的上我。”

    “那你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丹贾尔说道。“为何不将一场血腥的内战在开始前消弭于无形呢?你对世人的爱呢?为了自欺欺人,你宁愿多元宇宙流血么?”

    “我就是穆哈迪。”心灵术士摇摇头,拒绝对方的提议。“不容置疑,无可争辩。”

    丹贾尔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他耸耸肩。“如果你想继续wei zhuang下去,那么随便你……但是,没有任何wei zhuang能够隐藏寂寞。你所有的人际关系都建立在谎言至少,薄弱而脆弱。你在内心深处很清楚:即使你身处人群之中,你也是和一群陌生人在一起。对你自己来说,你也是个陌生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第二章。”心灵术士回答。“你源于我的灵魂碎片,所以你也只能寻章摘句,拾人牙慧了。”

    “或者正好相反,我才是那个生在地球,来自地球的穿越者。你只是用心智魔种吞噬了我的灵魂残片。”

    心灵术士想要反驳,但丹贾尔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接下来,自己的师父天琴也出现在梦中。她面目不清,用老妪,野兽,男子,孩童的声音同时说道:“命运之轮已经转动,预言中的时刻即将到来。你已经太迟了!”听起来像是某种威胁。

    “时间是相对的。”穆哈迪反驳道道。“没什么早和晚的分别,在不同的参照系内,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也不一定。”

    天琴的面容像流水一样一阵波动,一张张面孔浮现又隐去……最后,她的脸居然幻化成阿伊莎的样子。少女的声音说道,“你已经太迟了!”。这一次,听起来不像威胁,反而带着几分哀怨。

    “什么时候变得太迟了?”心灵术士疑惑的问道。

    “在你出现之前。在巫王们出现之前。在阿塔斯出现文明之前。已行的将再行,将行的终为已行。”少女的声音答道,令人茫然莫解。“时间即视野,过去即未来,未来即过去。”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不记得了么?当然,现在的你还记不起将要发生,但是已经发生的历史。穆哈迪,”少女说出了心灵术士的名字。“拉贾特,”接着她又说出另一个,“环形使者。”

    “还不明白么?你是阿尔法,你是欧米茄,你是开始也是终结。时间……时间好像一座扭曲的迷宫,你就是盘踞其中的怪物一条自吞其尾的衔尾蛇。和众名智者一样,你就是基调之一,当我准备完全的时候,多元宇宙将响起我的歌。”

    “恭喜,都说心灵术士越疯狂越厉害。”心灵术士谨慎的恭贺道。“看起来你的确厉害了不少。”

    梦境抖动,接着变得模糊,一切都消逝不见。

    第二天,魔法船的船员们惊恐的唤醒了心灵术士。

    一半的水手不知去向,没有打斗的痕迹,没有魔法或者灵能留下的迹象。用灵能探测过去,也找不出任何线索,他们本来就在船上,一如往常,然后就突然失踪了,踪影全无。

    穆哈迪心中大为震撼,虽然脸上全无变色。接下来,他还发现了更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乘坐的这艘魔法船,不是原先的那艘了。

    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结构,同样的装饰,连先前战斗中留下的破损都一模一样。但是,更进一步的探查发现,部分甲板所用的木板仿佛一夜之间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一样。船上的有些固定缆绳的滑轮似乎比以前还好用,有两个船员本来得了慢性病,没想到竟然痊愈了,而那本来被认为是不可能治好的。还有几个水手似乎年轻了一些。如此种种。

    已行的将再行,将行的终为已行。穆哈迪念叨了一遍这句古怪的口号,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们还有多久抵达密斯塔拉?”心灵术士询问一个大惊失色的水手。

    “什么?”那人似乎是个土生土长的星界居民,一个半精灵老海盗,粗鲁,肮脏,被难以理解的怪异事件吓的有些魂不守舍。“我们不该调查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

    “少了一半人而已,剩下的人可以加倍工作。”穆哈迪说。“最快到达密斯塔拉,还要几天?”

    “三天,最快三天。”水手被心灵术士的威严所迫,回答道。

    “实现它。”穆哈迪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