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新世界的开端
作者:杜克血蝎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rì耳曼王国的首都,是名为rì耳曼青年公社的巨型城市。

    和其它行省那些有着坚固围墙保护的城市不同,rì耳曼青年公社是不设防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的居民,绝大多数都是rì耳曼王国禁卫军团的战士,或者他们的家人,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园。

    而在rì耳曼青年公社城外北方的森林,则是众所周知的rì耳曼人的圣地——这片占地广阔的橡树林,不止是献给奥丁、弗蕾亚、多纳尔和艾波纳四位rì耳曼和高卢主要神灵的圣域,更是rì耳曼王国祭祀团总部所在地,和万尼乌斯大学神学院的校址。

    然而,这天上午的时候,在这片被几乎所有rì耳曼人都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林中,却传出了悠扬的乐声。

    在圣林中一片巨大的圆形林间空地上,由十二座高大石门围护着的圆形草坪上,铺着一张巨大的、绘有巨熊纹章的方形巨毯。

    毯子的上面,则摆放着二十几个大餐盒,里面装着各式的食物和酒水——在这毯子上,大约三十多人正在晒着太阳,悠然自得的享受着难得的夏rì时光。

    而毯子之外,十二座巨大石门围成的圆圈之外,则有十几名乐师,使用长笛、短笛、竖笛、竖琴、鲁特琴、牛皮鼓等一系列来自世界各地各民族的乐器演奏着一首欢快的曲子。

    更外围,穿着jīng致鳞甲,披着熊皮斗篷的rì耳曼狂战士,身穿jīng致皮甲,戴着狼头盔的狼战士,以及穿着重型鳞甲,戴着铁桶盔的铁甲卫士总计两百来人正在四周放哨,负责保卫这一地区的安全。

    能将一次很普通的野餐和家庭宴会吃得如此奢侈的,也只有rì耳曼国王万尼乌斯和他的家人了。

    此时,万尼乌斯即没有穿他那身金灿灿的鳞甲,也没有戴那顶象征着全体rì耳曼人对他的爱戴和服从的三重铁冠。而是很随意的穿了一件白sè的长袍,慵懒的枕在奥维尼亚修长而结实的大腿上,笑着看着自己的孩子们。

    在他的对面。那个已经长出胡须,正在用一根野猪的腿骨为自己的两个弟弟演示钉头锤的使用方法的,是他和奥维尼亚的儿子,也是他的长子。亨利。

    这个年轻人不久前刚刚过完了二十岁生rì,并且完成了他在rì耳曼禁卫军团里的服役。尽管万尼乌斯将他安排在战争议会做书记官,希望他能够从中学到更多的治理国家的手段,但显而易见的这个血统纯正的“rì耳曼之子”对战争和格斗的兴趣要浓厚得多——而且,他那强壮的体格也完全配得上他那个“万尼乌斯的骄傲”的头衔。

    而正在向两个哥哥学习的男孩子。则分别是查理和卡罗曼——前者和奥维尼亚同母,后者则是阿黛拉的儿子。

    这两个年轻的战士比他们的哥哥要小几岁,但也已经长成了合格的军人,眼下正在禁卫军团里服役,并且广受好评——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些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还没真正上过战场见过血。

    除此之外,万尼乌斯的次子罗曼眼下正在rì内瓦王国替万尼乌斯进行例行访问。

    因为是万尼乌斯和威利娅的孩子,有一半孟杜皮人的血统。这个年轻而且温文尔雅的孩子在rì内瓦王国内很受欢迎。

    而且。在万尼乌斯为他订下了一门亲事,迎娶卢瑟的小女儿作为长妻之后,尽管谁都没有挑明,但大家都很清楚,要不了多久这位罗曼就会加冕为rì内瓦王国国王。

    至于不列颠王国的王位则在康林纽斯死后按照老国王的安排落到了他的长子康斯坦斯头上。不幸的是,这位康斯坦斯有着和亚历山大大帝一样高雅的品味。因而没有子嗣。

    为了王国的稳定,康斯坦斯已经不止一次提出。希望能从自己的两个妹妹为万尼乌斯生下的三个男孩中选一个领养,并立为继承人。

    然而。考虑到这三个男孩还小,万尼乌斯虽然同意了这一要求,却一直没有真的把孩子送出去——至少,在他们完成万尼乌斯大学的学业之前,万尼乌斯是不可能让他们中断学业前往不列颠的。

    剩下的男孩子们,包括刚刚开始学习用剑的阿黛拉之子阿里克,以及波培娅两年前为万尼乌斯生的那个被命名为凯撒的小天使,都因为年纪太小,还没有离开母亲身边。

    至于万尼乌斯家的公主们,无论是比亨利小不了几岁的几个大姐姐,还是那些比凯撒大不了几岁的小妹妹,也都出落得甜美可爱,讨人喜欢——甚至,几个行省的野战军团司令乃至城市议会议长已经开始向万尼乌斯提亲了。

    不过,万尼乌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们。

    这个在严格教育子女的同时将女儿们宠得不行的老爹丝毫不留情面的表示,自己不会强行安排女儿们的婚事——等到女儿成年后,他就会举办比武大会,以及一系列诸如此类的大型聚会——到时候,要是哪家的小混蛋有福气赢得自己女儿的青睐,自己是绝对不会阻止的。

    这样的宣告有效的缓和了许多地方实权人物因为求亲被拒而产生的不满,同时也让年轻一代产生了努力奋斗的目标。

    但那些信心十足的希望能够展现出自己最优秀一面以赢得rì耳曼公主作为妻子的年轻人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国王家的女孩们评判男人优秀与否的标准,是按照她们的父亲和哥哥来的——无论是父亲还是哥哥,显而易见都是rì耳曼王国里最优秀的男人。

    看着格温德琳掀起衣服,一脸幸福的为自己最小的女儿喂nǎi,万尼乌斯忍不住笑了出来。

    虽然有些无聊,但就这么享受和平安宁的时光也不错。

    眼下,距离万尼乌斯和小卢库卢斯私下会面、小卢库卢斯为自己谋取了首席元老的头衔并代表罗马共和国出席十国首脑会议,确立了整个欧罗巴大陆的新秩序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年的时间。

    在这十二年时间里,凭着rì益发达的妇科、产科和儿科医疗水平,rì耳曼人口暴增,几乎每一个家庭都有十几个孩子。

    凭借着良好的水利工程系统,以及系统化的农耕、畜牧大生产机制,虽然遭受过一次旱灾和一次莱茵河泛滥。rì耳曼诸行省仍旧成功的储备了大量的粮食,而且没有发生哪怕一次饥荒。

    而在勇者斗恶龙的主题公园成为世界各国权贵豪富必来的娱乐场所之后,万尼乌斯又新建了幽暗地穴冒险、亡灵古堡探秘等几个主题公园。每年都能迎来各国豪富前来消费,赚得钵满盆满。

    最后,在万尼乌斯高薪引进技术人才的政策刺激之下,罗马、希腊、埃及等地的大批医生、建筑师、数学家、哲学家甚至是画家纷纷前来万尼乌斯大学任教。在从万尼乌斯手中赚走大量黄金的同时也极大的提高了万尼乌斯大学的教育水平,以及rì耳曼王国的整体文化水平。

    激增的人口、充裕的粮食储备、发达的旅游行业和高水平的教育机构极大的提升了rì耳曼王国的整体实力,使得rì耳曼王国当仁不让的成为欧罗巴九国的领导者。

    眼下,仅仅rì耳曼青年公社一城,就有和万尼乌斯一齐打天下的老禁卫军三万多人。和亨利年龄相仿的青年禁卫军三万多人,而总人口更是达到了夸张的五十多万——如果不是经过了重建,修建了完善的排水系统、公共厕所、公共澡堂、诊所、健身房等一系列公共卫生设施,这样一座城市恐怕早就闹瘟疫了。

    而美因茨、特里尔、巴达维、邓克德里、乌西彼得斯等十一个老行省和五个新行省,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眼下,老行省每个行省都存在着四座城市,以及两座军屯区,大约五十万人口;而新行省也有三座城市和两座军屯区。将近四十万人口。

    这样。整个rì耳曼王国粗略估计就有了近八百万人口。

    而且,这些人口中,还以孩子占大多数——老人不考虑,和万尼乌斯一代的人中,基本上每个家庭都会有三四个孩子,而rì耳曼青年公社里的家庭更是达到了夸张的十几个孩子——可想而知。当所有这些年轻人都成长起来之后,rì耳曼王国将爆发出何等可怕的力量。

    就在万尼乌斯因为自己所建设的国家的强大而感到安心。同时在暖洋洋的rì光照shè下昏昏yù睡的时候,一名狼战士迅速的靠近。之后恭敬的将一张羊皮卷递给了奥维尼亚。

    rì耳曼王后毫不客气的打开羊皮卷,扫了几眼,之后轻轻拍了拍万尼乌斯:“罗马出事了。”

    听到这句话,万尼乌斯猛的坐起身,接过羊皮卷,看了起来。

    在击败了来自帕提亚人的进攻之后,小卢库卢斯和屋大维之间那脆弱的联盟就变得摇摇yù坠,而在不久前,这种勉强维持着的脆弱平衡终于崩碎了——因为一次执政官选举,罗马内战再次爆发。

    尽管小卢库卢斯凭借铁甲骑兵击败了屋大维,并将之驱赶至意大利南部,但屋大维却采取了更加直接的办法,派出杀手直接刺杀了小卢库卢斯。

    而眼下,屋大维再次杀回罗马,开始效仿马略、苏拉所做的那样,稳定政局。

    “波培娅,亨利,查理,卡罗曼,过来。”看完这份羊皮卷,万尼乌斯便挥动手臂,大喊起来。

    一个妻子,三个儿子,在听到万尼乌斯的召唤之后立即跑了过来——尽管万尼乌斯很少对他们发火,但威严却是毋庸置疑的。

    “看看。”说着,万尼乌斯将羊皮卷递给自己的妻子。

    波培娅之后,三个儿子也传阅了羊皮卷。

    “怎么?”看到万尼乌斯严肃的表情,波培娅便皱起了眉头:“你要撕毁盟约,进攻罗马?”

    面对这个指责,万尼乌斯只是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之后转向了自己的三个儿子:“听着,小子们,现在是个机会——为你们的小弟弟凯撒打下一个王国,也向所有人证明,你们并不比你们的老子差。”

    说完之后,万尼乌斯转向波培娅:“你觉得呢?”

    这个问题让波培娅皱起了眉头。

    奥维尼亚的儿子会继承万尼乌斯的王冠,或者成为rì耳曼一省的主人;威利娅的儿子会成为rì内瓦王国的国王,或者成为rì内瓦王国的重臣;哈布雷恩和格温德林的儿子会被收养并掌管不列颠王国;就连阿黛拉的儿子,也提前在比尔及联合王国预订了一些妻子,并由此可以成为比尔及联合王国的主人——唯独她的孩子,将来很可能连块封地都没有……

    这么看来,“罗马王国的国王”似乎也不错?

    “可是,罗马人不会接受一个国王……”这么想着,波培娅忍不住说了出来。

    “没问题。”不等万尼乌斯回答,亨利已经揉着拳头,一副跃跃yù试的样子,“我们的刀斧会教会他们该如何尊重小弟的,对吧。”

    听着儿子信心十足的话,万尼乌斯挥了下手,从手上摘下有着自己私人印记的戒指丢给亨利:“去吧,召开战争议会,召集诸多盟国,放手大干一场吧。”

    拿着父亲的戒指,亨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您不打算……”

    “这事交给你了,别搞砸了。”说着,万尼乌斯再次躺倒毯子上,看着湛蓝的天空,笑了起来……

    全书完。(未完待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