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徐海少年时
作者:阿菩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徐惟学追上东门庆后,责他无信,东门庆慌忙道歉,因问何事,徐惟学道:“本来是一件事,现在是两件事。我本来是想跟你说,过两个月我会有一批湖丝运到,今年湖丝的收成较好,落到我手里的便多了六成!而我今年的需求又反而没有往年那么多,因此想让一半给你,不知你要不要。”

    东门庆一听,就知道徐惟学是有意向自己示好!当ri剖璞一事,本来是可以悄悄进行,但戴天筹却偏偏让李承泰等招摇过市,搞得双屿皆知,不知道的还以为双头鲤年轻气盛不知收敛,但东门庆却猜出戴天筹是故意如此,目的是为自己造势!果然剖璞一事过后,双屿无论中西倭回,人人都知王庆既豪富又有眼光,连杨致忠于不辞等出外活动都感觉别人待他们与之前不同了。不过,双屿的大佬们却都还比较谨慎,而第一个来向东门庆示好的竟然是四大天王之的徐惟学,这却让东门庆感到有点意外。

    不过人家既来示好,自己当然不能怠慢,何况徐惟学一开口就是针对庆华祥的病症要给东门庆减压除痛呢!当下道:“徐叔叔大德!王庆铭记在心!”

    徐惟学一笑,道:“做生意罢了,说不上什么大德。”又问:“庆官你这次出海,也没带大舰队,想来不是要走多远。是要到大6去么?”

    东门庆道:“是。”便将王直送自己一堆欠条、自己准备去浙江一带追债的事情说了。

    徐惟学一听,走近了一步,压低了声音道:“庆官!这债不好收!王老大在yin你呢!”

    东门庆啊了一声,叫道:“不会吧?”

    “小声些!”徐惟学说:“你也不想想,敢赖王老大债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些人,要么就是王老大得罪不起,要么就是王老大不想得罪!所以他才会把这些烫手的芋头送给你!你真以为他好心了?奇怪,老戴就没提醒过你?”

    东门庆仿佛听得呆了,说道:“戴先生也跟我说这里头或者另有文章,让我小心着点。我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只要我好言好语地去跟他们要,就算他们不还钱,也不至于把我怎么样吧。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收上几成回来。”

    “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徐惟学笑道:“庆官你毕竟还太年轻了。我告诉你,这些士大夫,平时个个忠孝仁恕,粪土金钱,清高得不行!但这都是嘴里说的。真要干涉到钱的事情,他们比谁都急!这些人大多有官家门路,做事习惯于动用官府的权力,就是在该花钱的地方上,他们也没花钱的习惯!咱们搬点货物上船上岸,还花些小钱雇挑夫,他们可不,直接寻个什么衙门的签押去驱役民夫,或者去卫所调军户,都是让人白干活不给钱的。所以东南沿海的贫民、军户,都乐于帮咱们做事,对那些老爷们则痛恨入骨!你想想,他们连几把铜钱都不愿意出手,何况上百两上千两白花花的银子!你要去问他们讨债,在你想来你是一个债主,在他们看来你却是他们的杀父仇人!别说好言好语,你就是跪在地上求他们,他们也要忌着你、防着你、谋害你!而且这些人互通声气,消息传得比鸟还快!说不定你的人还在嘉兴讨债,钱塘的老爷们已经派人在路上埋伏你了。你想想,这件事可有多危险!所以我说王老大是在yin你!”

    东门庆大惊道:“若是这样,那可怎么办?”

    徐惟学想了想道:“庆官,你是不是真缺钱花?你要是不缺钱花,这债还是别讨了。否则我怕你这次去得了大6,回不了双屿。”

    东门庆低头作沉思状,许久,方道:“谢谢徐叔叔提醒,不过我既然出来了,要是就这么回去,徒惹人笑。我还是到处浪荡一圈再回来吧。至于这债,我便不收了。”

    徐惟学竖起大拇指道:“好!拿得起放得下,不愧是东海年轻一辈的领袖!”

    东门庆微微一笑,又问:“徐叔叔刚才说有两件事,不知第二件是什么。”

    徐惟学道:“我是听说你要去大6,所以想问问你会不会经过杭州。”

    东门庆问:“经过杭州又如何?”

    徐惟学道:“我有个侄子,叫作徐海,现在在杭州虎跑寺出家,法号明山。他那xing子,断断不是个出家人的料!当初出家那也是没办法。我想带挈他出海一起快活很久了,只是一直不得其便。若是庆官你这次有经过杭州又方便的话,不妨帮我把他带出来,算是帮我个忙。”

    东门庆笑着说:“我道什么,原来是这等小事。徐叔叔放心,只要徐海兄弟愿意,我一定带他回双屿。”

    咣——咣——咣——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少年明山已经撞了不知多少天钟了,禅院钟声不能使他平静下来,反而让他的身体里涌动着的饥渴越积越深重。

    这是一个世风败坏的时代,无论僧俗。明山顶着一个亮的光头,自己戒荤戒sè,却常常现师兄们的嘴边挂着油腥,偶尔还听见长老们禅房里传出不该有的声音。

    “原来,大家都一样。”明山现:“只不过我只能想,他们却都在吃,在干了!”

    少年明山并不痛恨他那些不守戒律的师父、师兄们,他只是想:“什么时候轮到我啊?”

    为此,他很努力地背诵经书,提高自己的修养,当然不是为了成佛,而是为了快活。可是背了几本经书后就现这条道路很漫长,能够少年有成的师兄,大多背后是有大施主支持的,像他这样没什么背景而想混出头来,那就得熬,熬到像长老们那么老,好事才轮得到他。

    可明山不想这样。他摸着裤裆里已经长大了的把儿,琢磨着:“难道就没有更快的门道吗?”

    但是整天呆在虎跑寺中,他能接触到的天地就那么大,他所能知道的晋身道路就那么两条,寺庙外的花花世界,虽然也有比长老们过得更滋润的,但更多的是比明山过得更悲惨的——许多人连饭都吃不上呢!杭州这边还好,南直隶那边听说还在闹灾荒!没饭吃的人不是一个个,而是一群群!

    明山现在在庙里虽然地位卑下,但毕竟还能填饱肚子,单就能吃饱饭这一点而言,已经让寺外许多人艳羡着,想挤进来呢。所以少年明山也不敢轻易放弃眼下的这个身份,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虎跑寺来了一群客人,这群客人是虎跑寺的大护法——钱塘的洪员外陪着来的,所以还没进山门,知客就知道来人非同小可。这群贵客,为的是一个隽秀的年轻公子,手下有文有武,出手又极为豪阔,主持迎入方丈中,不知说了些什么,出来后几个长老满脸的光彩,似乎修为也增进了几层!这个长老忙着督促整治斋菜,那个长老忙着陪同贵客游寺,直把这位公子当作菩萨来伺候。

    明山向师兄们打听,才知道这是福建泉州来的贵客,出身世家,复姓东门,来浙江诗文会友,眼下已与洪员外成了莫逆之交。

    贵公子看起来年方弱冠,但出门有豪族为友,行动家丁伺候,到寺院游玩,竟然还有余杭的名ji陪伴左右!艳姬在侧,员外在左,高僧在右,随从在后,当真是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尽的风光!

    “什么时候能像他那样,佛也不做了!”明山想。不过现在的他,就想接触到那个贵公子也难。

    就在明山怨艾的时候,一件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那个贵公子竟主动找上了他。

    “东门公子,这个就是明山。”在方丈内,主持介绍道。

    正在品茶的贵公子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对明山上下打量,末了赞叹道:“好俊的小和尚!”又问:“你就是明山?”

    “是。”近距离再看那贵公子时,明山现这个贵公子虽然年轻,但神sè之间有一种非纨绔子弟所能拥有的摄人气质,至少在这一刻,明山也被这种气质镇住了!

    然后,那个贵公子说出了一句让明山更加意外的话:“听主持说你俗家姓徐,我有个朋友,也姓徐,号碧溪,可是你的长辈?”

    明山啊的一声,隐隐猜到要生什么事情了,忙道:“不错,不错!那是我的叔叔!”

    那贵公子又问:“那你的俗家姓名是……”

    “徐海!”明山有些激动。

    那贵公子哦了一声,道:“我来浙江之前,徐碧溪曾托我来虎跑寺走一趟,探望探望你。”

    明山一听哭了起来,叫道:“叔叔,叔叔啊……原来你还没忘记海儿!”

    那贵公子又道:“你叔叔很想念你,有心接你过去团聚,就不知道你……”

    “我去!我去!”明山叫道,声音也有些颤抖了。他终于找到一条或许比当和尚更快的捷径!一条小明山在有用之年就能用上的道路!虽然有些事情还没弄明白,但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机会不能放过!

    由于有贵公子接引,洪员外作保,明山还俗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那贵公子无意在虎跑寺久留,所以第二天明山也改了俗装,跟随那贵公子出寺,离开了这个并不清净的佛门之地,走向外面的花花世界,走向正在等待着他的万里汪洋。

    自此,人世间少了一个叫明山的小和尚,而东门庆身边,则多了一个叫徐海的少年。

    ————————————————————

    十年盘点初赛的最后一天,现在离前十还差五十六票,也就是还差六个账号的支持,请大家帮帮忙。谢谢。

    ^_^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宅男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inv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