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开局的结束(全文完)
作者:引弓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月24日开局的结束

    “那一帮自由派议员们,什么时候才能清醒?”霰弹亲王威廉愤愤不平,对站在自己身边的秘,“‘德意志看得起普鲁士的不是它的自由主义,而是它的强权。……当前各种重大问题的解决,不是靠演说和过半数的投票’。您看看呀,您看看呀,这么有感染力的词句也不能打动他们通过军事改革法案。今天的午餐会,自由派议员完全在找茬。”

    “亲王阁下,”俾斯麦却非常冷静,“普鲁士人对自由主义还有幻想,他们仍旧希望法兰克福的大学生们,靠请愿就能实现德意志的统一。同时,即使我们通过了军事改革法案,也不能马上行动。普鲁士统一的敌人不在德意志内部,而在德意志的外围。哈布斯堡、法国和俄罗斯如同一个巨爪抓住了德意志,让他不得伸展。而我们一旦通过军事改革法案,就一定会引起英国的疑虑,一旦英国加入了这个包围圈,德意志统一的梦想,就将万劫不复。”

    俾斯麦继续说:“所以,殿下,请您看到光明的一面吧,至少我们仍旧没有惊动英国。”

    威廉亲王叹了口气:“奥托,如果不通过军事改革法案,那么,我们所计划的一切,都只是存在于理论上,而不能得到验证。”

    俾斯麦沉默了。军事改革,如果在没有得到验证之前,就仓促的投入到对俄国或者法国的战争中去,那就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任,推动军事改革的人,包括亲王,罗恩陆军部长,毛奇少将,以及如同群星般璀璨的普鲁士军官团,都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阁下,其实,有一个验证的机会。伦敦公使回的《军事合作意向书》。”

    “和清国进行军事合作?”

    “是的,清国,是一个拥有无限人力的国家,他们的国土上正在进行叛乱,而叛乱者就是访问过我们的楚剑功将军。”

    “你的意思是,我们将援助清国,并对叛乱者实验我们的新战略,新战术,新兵器。”

    “是的,花英国人的钱,流别人的血,实验我们的战术,获取经验。”

    威廉亲王带着俾斯麦回到府邸,将《军事合作意向书》取出来仔细查看。

    “英国人将为清国提供前装滑膛枪和维克斯大炮,而我们要向他们提供德雷泽1842式后装线膛枪,克虏伯野战炮,还要给清国人修一条铁路……从胶州湾到济南?这两个城市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反正都是计算在贷款里,清国人会归还的,而还清贷款之前,铁路沿线的矿产和商业收益都归我们。”

    “说到商业收益,”俾斯麦继续说,“英国人邀请我们,担任上海工部局董事,上海……就是清国的汉堡港。”

    “你想去担任这个董事?奥托?”

    “不仅如此,我还想将俄国的注意力引向东方,这样抓着德意志的巨爪就会松一点。而且,俄国在所有战线上和英国人冲突,如果我们能够以东方利益为导火索,将俄国拖入一场和英国的战争,那么德意志统一的时机就来到了。殿下,不是我夸口,这需要同时玩转六个球的外交技能,只有我能办到。”

    “奥托,本来我希望你去法国担任公使,但既然你自己要求,那么去上海担任公使并兼任工部局董事也可以。我明天就和外相商议。但是……军事顾问团,拍谁去合适呢?”

    “当然是派出军事改革的计划人,毛奇少将,还有戈本和冯德坦恩中校。只有他们亲临前线,才能最好的考察他们的思想,才能更好的现军事改革的缺陷并修正它。”

    世纪中期的普鲁士军事改革,就是由毛奇、戈本和冯德坦恩三个人推动的。

    赫尔穆特?卡尔?贝恩哈特?冯?毛奇在战略上重新创造普鲁士总参谋部,主要在两个方面实现了划时代的变革。

    在总体战的动员上推行普遍兵役制,士兵在正规军服满3年义务役后,再服4年预备役,尔后转入后备军。执行这种全面动员的兵役制度后,普鲁士军队的数量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任何其他大国都多得多。在实行这种改革后到普法战争前夕,仅仅普鲁士一个邦就可动员69万余人,并在战争起之前的一个星期之内,就在莱茵地区集中了46万人。相比之下,法国人口是普鲁士的两倍,却只集中了26万人。

    在军事指挥方面,认真吸收了军事学院最卓越的成就,给参谋们传授制订防范可能出现的未来战争的计划和战备措施;强调在战争到来之前,参谋部必须拟制好作战计划,并不断修改完善使之更符合战争实际;即使是平时的军事演习和军事行动,参谋部也要参照有强国参与的历史性战役战例,对实施方案加以仔细研究;参谋部还不厌其烦地向军官团和大部队反复强调在实战中既要能独立地挥机动作用,又要能根据指挥系统的要求随时进行集结和决战,对于与作战部队相关的军需、工程及其它部门,也要能在参谋部的协调下统一行动。由实行参谋制度所建立起来的普鲁士军队的灵便的指挥中枢,是当时其他任何国家的军队所没有的。

    而在具体的战场上,普鲁士军事改革的成果也让它受益匪浅,这自然要归功于推动战术改革的戈本和冯德坦恩。

    在另一个时空,普鲁士在普奥战争中,火炮落后于奥地利,而在普法战争中,步枪落后于法国。是冯德坦恩的的一项伟大创举,保证了普鲁士的胜利——步炮协同。在拿破仑战争以来,炮兵和步兵分成不同的兵种集团,炮兵轰然后步兵冲。但冯德坦恩改变了这种做法,他将炮兵部队分解开来,下放到各个步兵团,步兵推进到哪里,炮兵就打在他们前方。为了配合他的这种战法,甚至克虏伯专门开了一种可以推行前进的直射炮——野战炮。

    现在是1844年,冯德坦恩的新奇战法还未被广泛的接受,克虏伯也只是刚刚开出?毫米后装线膛野战炮,到底“步炮协同”是否可行,就到清国战场上去检验吧。

    奥古斯特卡尔冯戈本则是一位杰出的将领,他直接改变了两军会战这一拿破仑战争的主要形式,而是采用了一种新的战略——机动包抄。在另一个时空的普法战争中,他利用铁路和水运,先在在维桑堡战役中形成1o的兵力优势,又在弗洛什威利形成3比1的兵力优势,最后,以徒步行军抢在法军之前到达梅斯,一举切断麦克马洪和巴赞两军的联系,普法战争的结局就此决定。

    “将我们最杰出的军事改革家,派到清国去试验他们的战术设想,清国的将领们,能够理解他们么?”威廉亲王迟疑的问。

    “所以,我们绝不只派出他们三人,整个普鲁士军官团,都要去清国,参加轮战,获取战争经验。”

    普鲁士军官团:冯克鲁格,冯勒伯姆伯格,冯布劳希契,冯波克,冯莱歇尔,冯曼斯坦因,冯莱温斯基,保卢斯。他们代代相传,是普鲁士军国主义精神所系。将他们派去清国?威廉亲王迟疑了。

    “殿下,自拿破仑战争以来,普鲁士几乎没有参加过大型战争,让军官团闻一闻血腥味,是绝对必要的。”

    “这件事很重要。”威廉亲王下了决心,“我要向国王禀报,奥托,你帮我安排,新年后,我要与毛奇少将面谈。”

    就在威廉亲王与俾斯麦谈话的时候,在遥远的东方,江宁,太平天国正在举行欢迎晚宴,接待远道而来的美利坚军事顾问团。

    “密斯脱伯礼玺天德,西点军校184o年毕业生,中尉威廉特库姆塞谢尔曼,向您报道。”

    “密斯脱伯礼玺天德,西点军校1843年毕业生,少尉海勒姆尤利西斯格兰特,向您报道。”

    “密斯脱伯礼玺天德,西点军校1844年应届生,见习准尉托马斯杰克逊,向您报道。”

    ……

    美**事顾问团一共四十五名成员,除了团长丹尼斯?哈特?马汉以外,全部没有战争经验。美国现在仍旧只是保留着一支小型的陆军,而美国新当选总统杰克逊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南进政策,即将对墨西哥用兵,以夺取加利福利亚、德克萨斯等地区。因此,军事顾问团团长兼新任武官马汉将这一群毛头小伙子带到江宁,让他们在实战中学习。而戴维斯武官即将返回美国,为墨西哥战争作准备。

    丹尼斯?哈特?马汉于182o年进入西点军校当学员,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接着在那里当了两年教官。后来受西尔韦纳斯?塞耶校长的派遣,赴法学习军事工程和筑垒,183o年又回到西点执教。他正在完善自己的军事著作《前哨》。

    军事顾问团副团长亨利?韦杰?哈勒克是马汉的学生,1839年毕业于西点军校,他也在探讨建立职业军的问题,他尤其关注在战争时期,如何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行,而又保证强大的战斗力。太平天国对他来说是一个理想的研究对象。

    这一次,美国为太平天国一次性提供了两万支前装枪,四千支?后装枪,一百二十门?山地榴弹炮,一万炮弹,两座海岸要塞炮。简而言之,美国陆军搬空了仓库,将所有现役的家当都卖给了太平天国。因为美国已经研制出了雷明顿中针枪和新型榴弹炮,正好淘汰这些旧货。而价格则是按照最新产品的价格来计算。比如,一支?,计价十两白银,而美国国内售价是八美元(1点6两)。

    赖汉英的脸上闪闪光,天王已经说了,那种后装枪给火营,他可不用操心这帐怎么还。

    而谈成这一协议的护法王柳叶飞则在一旁和李秀成说着话:“听说顺天府出了事情,清妖方寸大乱,一时顾不得我们,北方的胜保和江南大营的向荣都没有动作。”

    “护法王,不如我们趁这个间隙,把向荣解决了吧,这厮一路跟着我们,老讨厌了。”

    “不急,过完洋年后,你将升任殿左正丞相,带领韦志俊等人南下苏州。”

    “南下苏州?夺取钱粮吗?”

    “不止,你看这些军械,都要靠生丝和茶叶来还债,所以,我们一定要拿下苏杭,最好能够打下上海或者宁波,这样有自己的出海口,美国朋友的援助才方便送进来。”

    这时候,他们就听见洋教士罗孝全翻译着美国公使林肯的晚宴祝词:“阿美利加与太平天国,宗教信仰一致,政治制度相同,拥有一致的理想……”

    ?年就要过去了,新的一年,在一个全新的舞台上,新的一页,就要开始了。

    (全文完)

    你知道吗? 的弹窗广告是每30分钟才出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