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我信你
作者:欧阳晕      类型: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家主戒指,这是他的爷爷陆浩然,交给他的东西,象征陆家家主身份。

    这种东西,每个家族都有,说珍贵也珍贵,说不值钱,也到处都是。况且陆家相对于都城的这些大家族来说,弱的可怜,平日里,他的家主戒指,根本都没有人多看一眼。

    但陆凡自己心里清楚,他们家的这枚戒指不一般。

    寻老曾经跟他说过,这枚戒指的质地,非比寻常,乃是一块神秘石头。

    但戴了这么久,其实陆凡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无非是加快天地之力的吸收速度,但加快的也有限,还比不上陆凡在武道学院获得的一枚的符文。

    可今日,这枚戒指,有了异样。

    并且,很明显,就是因为面前的无名剑!

    陆凡试着往后退了几步,立即戒指就停止发亮,再往前走几步,真的又亮了起来。

    注入罡气,陆凡能感觉到戒指之中散发出来的光芒,不属于天地五行中的任何一种。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无论什么奇石怪草,都是以天地五行之力孕育而生。

    怎么可能不在天地五行之中。

    陆凡再靠近了一些,手中的戒指愈发的光芒亮起。

    连忙,陆凡用手遮挡,免得这光芒被他人看到。就在此时,陆凡忽的发现,面前的无名剑开始轻轻的颤动起来。

    眉头拧紧,此时陆凡看到这把破破烂烂的剑居然转了过来。

    明明没有人动,这把剑在透明晶石之中,自行调转。

    陆凡瞪大双眼看着它。

    待到它彻底转过来时,陆凡才发现它的剑柄处,崩裂了一块。刚好是剑柄的中心,如果是一般宝剑,这个位置,正是镶嵌宝石的地方。

    难道说,他们家族的戒指,就是由这剑柄处崩裂的部分,打造而成?

    正在陆凡胡乱猜测的时候,陆凡手上的戒指光芒顿收。

    面前的无名剑,霎时消失无踪,连带着这透明的晶石,竟然都一并消失不见!

    陆凡大惊失色,连忙左右张望。

    还好,其他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他。

    但这无名剑,是怎么消失的?

    陆凡都没有搞懂,对着自己的家主戒指东摸摸西摸摸。

    仔细看去,陆凡此时看到自己的戒指上,已然多了一个小小的剑印。

    深呼吸一口气,陆凡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此时不说为好。没有人知道最好。

    否则单单是故意收走武库之中兵刃的罪名,就够他受的。

    陆凡顿时没有了继续逛下去的心思,快步走了回来。对老者道:“凤仙甲。”

    老者忽的出声问道:“你确定是这样东西吗?不改了?”

    陆凡明白老者的意思,这是在最后劝他选浩然剑。

    但陆凡已经打定了主意,点头道:“凤仙甲!”

    老者叹息一声,挥手由武库的上方,一套铠甲飘来。

    华贵非常,上绣火红飞凤,后有披风,鎏金炫目,符文繁复。

    从外表上来看,这套铠甲,便值不少钱。陆凡在介绍上扫了一眼,顿时明白了澹台家主为何一定要将此物拿回去了。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霓裳武尊赠予澹台凤之甲。”

    澹台凤此人陆凡并不知是谁,但肯定是澹台家的某位前辈。自家的东西,居然落进了帝国的武库之中。那当然是必须要拿回的。

    吕阴看着陆凡道:“陆凡啊,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澹台葛了吧。你居然拿的是澹台家的东西,你要将此物送给她?”

    陆凡淡然道:“我跟澹台家主,做了笔交易。这东西,是给澹台家的,不是给澹台葛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

    吕阴邪笑着道。

    陆凡正欲解释,天青阳的声音,便从后面响起。

    “区别就是,他这种品行低下,行事龌蹉的人,是不会跟别人一样做事光明正大的。哪怕是送个礼,也肯定会百般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陆凡转头看了天青阳一眼,笑着道:“不知我与那背后唆使别人中毒的小人相比,哪个更龌龊。”

    天青阳冷哼一声,不理会陆凡。只对着老者道:“八卦镜!

    水石泉等人很快也一个跟一个回来了,众人选兵刃完毕。老者面前整整齐齐的漂浮着八样东西。

    “你们都已选好了?我要再问一遍,没有乱碰其他的东西吧。”

    老者轻声道。

    众人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这个眼睛都不睁开的老人。

    老者见无人回应,点点头道:“没人应声,那就是没碰。如此便好,我要提醒你们一句,如果碰了,甚至偷偷拿了什么东西,可是出不了这武库大门的!”

    天青阳淡然道:“老人家,您能快点吗?”

    老者笑道:“年轻人,有点耐性。最后问一遍,真没碰?”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脸上皆露出笑容。

    唯有陆凡,眼中微微有异样。

    那个无名剑,它是自己消失的,应该不算他碰的吧!

    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回应。

    老者道:“那好,我们可以出去了。”

    说着,老者带领众人向外走去。

    待走到门口时,老者忽的停下了脚步。众人随他一起止住前进。

    老者挥手将八样物品,一字排开摆在胸前。

    伸手一抹,包裹在外面的晶石,便如同冰雪消融般,迅速消失。

    “拿上你们的东西,一个接一个,走出武库!”

    天青阳听着老者的话,轻声道:“真是麻烦!”

    言毕,他第一个走出,拿着自己的八卦镜,走出了武库的大门。

    接着是吕阴,水石泉,唐清等人。

    按次序,拿好东西走出,并没有发生任何情况。

    很快,八人之中,就只剩下了陆凡一人。

    定下心神,陆凡也不去想那么多了,伸手拿起凤仙甲,向外走去。

    一步,五步,十步。

    没有任何异样,陆凡心中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加快脚步,陆凡走出武库的大门。

    而就在他一只脚,刚刚迈出武库的门前时。

    忽的一片阵法的光芒出现,铛的一声,陆凡感觉自己像是撞在了虚空洪流中一样,可怕的力量侵袭了他的全身。

    顿时陆凡被这力量,强行逼了回来!

    身后老者,豁然出现,一把抓住了陆凡,冷声道:“小子,看来你是个不老实的人啊!”

    众人惊愕,纷纷向陆凡透过诧异的目光。

    陆凡暗道一声不好,却发现自己的身躯完全无法动了。

    身边的老者,以一股强决的力量,死死的封住了陆凡的动作。

    天青阳等人转过头来,脸上的惊愕收敛,而后天青阳轻笑着道:“陆凡,看来我说中了。你就是个见钱眼开,贪图小利的人。怎么,被人抓了现行吧!”

    陆凡稳住自己的心态,这个时候,决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陆凡能感觉到一股力量迅速在他的体外游走,还渗入了他的腰带之中,想要探查他的东西。

    陆凡聚集起全身的罡气,猛然一冲。

    登时,老者措不及防,被陆凡冲的手掌微微向上抬了半分。

    趁此机会,陆凡整个人连退几步,避让开来。

    手掌光芒一现,无锋重剑落在手中。

    老者背负双手,死死的盯住陆凡,外面一群金甲卫,同时举起兵刃,对陆凡怒目而视,似乎下一刻就要冲进来。

    “停下!”

    老者微微抬头,外面的金甲卫应声停止了动作。

    缓缓的老者睁开了自己的双眸,陆凡没有办法形容这一双眼眸。

    那是一抹深邃的黑,没有眼白,全是虚空般的黑色。

    霎时间,陆凡感觉到全身的一切似乎都被看穿了。

    体内的小世界竟然都跟着波动了几下!

    老者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而后对着陆凡道:“你刚刚到底碰了什么?”

    陆凡淡定的道:“什么都没碰!”

    天青阳大声笑道:“他要没碰才怪,老人家,不用客气,直接让卫队抓了他吧!”

    话音刚落,老者抬手一挥,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天青阳整个人应声飞出十几丈远,落在地上!

    “聒噪!”

    此番动作,不仅打的天青阳毫无防备。旁边的人,更是瞠目结舌。

    天青阳从地上爬起,眼中满是怒火,他的脸上已然多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老家伙,你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谁,找死!”

    天青阳拔出龙吟剑,作势便准备向老者杀去。

    老者漠然转头,看了他一眼。

    仅此一眼,天青阳便又再度飞出十几丈。

    老者淡然道:“那你又知我是谁!让你的祖父天绝情来跟我说话。”

    天青阳口吐鲜血,龙吟剑都掉到了一边。

    祖父,天绝情!

    天青阳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惊骇的看着老者道:“您是瞳……”

    后面的话,天青阳没敢再说下去,起身恭敬的看着老者。

    冷哼一声,老者盯住陆凡的眼睛道:“你真的什么都没碰?”

    陆凡咬牙道:“没有碰!”

    老者声音骤然拔高:“陆凡,不要寻死!”

    陆凡大声回道:“天地为证,我陆凡,在武库内,一物未动!”

    两人目光相接,皆死死的看着对方。

    良久,老者忽的笑道:“好,我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