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战斗天使
作者:流星陨光刀      类型:网游竞技      直达底部
    “罗小白,女,年龄16岁,职业是…圣职者?”

    “是。”

    “圣职者是什么职业?”

    “是为了拯救陷入苦难人们的一群人。”

    “哦,我明白了,是护士对吧,你学过医术?会救人?”

    “……是。”

    “很好,如今前线战火如荼,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伤员,皇都军正缺少你这样的人才,稍等,我让人给你准备住所,不日后你会和其他人一同抵达前线军营,不过你放心,不会让你去上战场,皇都军的士兵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嗯。”

    “下一位。”

    因为是女性,而且还是宝贵的护士职业,所以罗小白被安排的住处很宽敞,和其他十人二十人挤在一个大通铺里不同,她和其他三名女医疗兵同住一个房间。

    等待开赴前线的这两天,罗小白在根特城内四处走动观察,天界的一切对她来讲都是新奇的,当然,旁人对于这位身体纤弱但背负着巨大十字架的少女也是极为好奇。

    罗小白不是天界人,她来自下界阿拉德大陆,当天空之城现身贝尔玛尔公国西海岸时,正好是她离开虚祖圣职者教团来到西海岸历练的时候。

    和大多数虚祖圣职者研究驱魔术不同,罗小白对正统的圣光术有极高的天赋。六岁时,好奇的她触摸虚祖圣职者教堂里那把米歇尔复刻十字架“宽恕”时激发体内的圣光,并接收了米歇尔的部分传承。

    12岁时便已经掌握了治愈祈祷,净化,守护祝福,圣光祝福,启示圣歌,成为了当时最年轻的三阶圣职者,可因为米歇尔的传承缺损,小白始终无法释放出圣光攻击和战斗类的技能。

    因为只能治疗而无法进行战斗,罗小白无法和其他圣职者并肩作战,而是一直被安排在圣职者教团驻守,即使她的治疗能力比其他圣职者更强,但没有战斗能力的圣职者,是不会被外派出去的。

    15岁时,罗小白终于无法忍受,选择离开虚祖圣职者教团外出历练,这当然遭到了反对,但在她在得到西岚的帮助后,还是成功的离开了虚祖来到了阿拉德大陆。

    西岚不是她的父亲,但却把还在襁褓中的她救下并带至虚祖圣职者教团,罗小白当然时刻感恩,西岚虽然平时大咧咧的,但身为虚祖剑术尊者,说话还是很有用的。

    天空之城现世不久后,天界使者便是来到阿拉德大陆上,对于天界这块与阿拉德大陆断绝千年联系的土地,罗小白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当她费力抵达天界时,天界给她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这里没有魔力,土地极为贫瘠,海洋极为狂暴,而且海洋中的生物皆为变异过的存在,这片土地并没有想象中的繁华,而且抵达这里之后,罗小白才知道,原来天界正在爆发战争。

    战争是残酷的,正统的皇都一方为了抵抗入侵的卡勒特一方不断向前线补充兵力物资,同时向民间发出招募,罗小白在刚抵达根特时,得知这一情况,便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接受招募。

    天界与阿拉德大陆,不管是建筑、语言、人文等方面都大不相同,但从小博览群书的罗小白掌握通晓语言能力,这也是她能够与天界人交谈并获得信任的原因。

    十字架很大,即使是木质,但材质坚硬的硬木十字架,依然不比钢铁要轻多少,在坐上开赴前线的军车中,有人对罗小白一直背负的十字架好奇,趁罗小白放下十字架休憩的时候尝试拿起,愕然发现能够被少女背负起的十字架,居然重达百斤有余。

    即使不是苦修士,但所有圣骑士都是从小磨砺自身,即使是女性圣职者也不例外,看似身形单薄柔弱的罗小白,可是能够披挂板甲并且不影响速度的,这是绝大多数天界男性士兵都无法做到的,他们习惯了轻便的武器与防具,对外物的追求胜过了自身。

    伤兵营,军车抵达这里之后罗小白下了车,风吹来之后,血腥味弥漫,作为收治伤员的伤兵营,无时无刻都在有鲜血流淌干涸。

    在伤兵营,这里的人第一次见到了名为圣光的存在。

    心地善良的罗小白见不得人们在承受苦难,从见到第一名伤员开始,她就拿起了十字架,开始救治伤员。

    治愈祷告的金色光芒、净化的乳白色光芒,从白天至黑夜,一直在伤兵营内亮起。

    天界人对于罗小白掌握的神奇治疗能力极为惊奇,惊奇很快变成了敬仰。

    无论在哪里,能救死扶伤的存在总是会被人敬佩的,即使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也是如此。

    不管伤员伤的有多重,哪怕胸膛都被炸开,人只剩最后一口气,在罗小白这里都能被救活,只是短短两天时间,身处前线的士兵们都知道了,后方伤兵营有一位像极了传说中天使存在的少女,无论伤的有多重,只要在临死前看到她,人就能活下来。

    罗小白的出现,极大鼓舞了前线士兵们的士气,哪怕只有她一人,无法真的救治伤兵营所有伤员。

    前线士兵越战越勇,入侵皇都的卡勒特被死死的阻挡在了战线上不得寸进,而罗小白的脸色也是一天比一天苍白。

    “天啊,小白你的脸。”

    来到伤兵营的第三天,罗小白让人知道了,原来传闻中面如纸色是真的存在的。

    一天长达十八个小时的救治伤员,每一次都是将体内的圣力全部用尽,罗小白才会在旁人的搀扶下返回帐篷开始祈祷恢复。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圣力尽快恢复,因为早一点恢复圣力,就能早一点去救人,让人们早一点脱离苦难。

    “我没事。”

    虽然面如纸色,但罗小白目光却是极为明亮,任何看向她的人,都能从她眼中看到怜悯与仁慈的光辉,行走在伤兵营中的罗小白,无论到哪,都会得到敬重的注视与真诚的问候。

    伤势愈合的伤员离开了伤兵营投入前线继续作战,更多的伤员被送来。

    哪怕罗小白能够救得了一人、十人、百人乃至千人,但还是避免不了死亡的出现,有的是在路上就已经死去,有的则是在看到罗小白的那一刻,再也挺不住伤势吐血而亡。

    不断看到人们在自己面前死亡,罗小白心都快要碎了,祈祷恢复的圣力不断的灌入伤员体内,但对于整个伤兵营来说,没有觉醒的她,想要救下所有人还是太过勉强。

    “主啊,我该怎么办?”

    每一次祈祷,罗小白内心的冲动就加剧一丝,她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她,被动防守永远只是下策,上策是从根源解决战争所带来的伤痛,只有深入前线抗敌,避免更多的伤兵出现,才能从根源解决伤员无法救治过来的情况。

    换做另一名圣骑士,此刻可能披挂板甲开赴前线了,但罗小白不能,除了能够用圣力救治他人外,罗小白不会哪怕一个攻击技能,能做的只有挥舞十字架这种普通攻击方式,这对前线战局的影响微乎其微。

    救治伤员期间,她对天界的武器、士兵实力也有了认知,别说她穿着板甲,就是一座山,在前线也能被打成齑粉。

    回应罗小白祈祷的只有一如既往的金色圣光。

    “也许,我该做出选择了。”

    来到伤兵营的第七天,整个人瘦了一圈,看起来几乎一阵风就能吹倒的罗小白,在完成了祈祷之后做出最后的抉择。

    “什么?你要去前线?”

    “不行不行,前线那么危险,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

    “这里更需要你,伤员们需要你。”

    “你不能去!”

    越来越多的人得知罗小白的选择,聚集起来一同劝阻她

    “我一定要去。”

    面对其他人的劝说、哀求乃至强硬的反对,罗小白都是一如既往的那副表情,温柔、善良、怜悯、仁慈。

    挡在罗小白身前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让开,他们多想让罗小白留在这里啊,但又有谁能够真的做出反对少女的举动呢?短短七天时间,罗小白彻底成了所有人都敬重的存在。

    前线,炮火连天,硝烟弥漫,枪声不绝于耳。

    一名柔弱的少女来到了这里,选择用武器抗敌而不是像以往那样救人。

    圣光能救人,自然也能杀人,圣骑士,本身就是对抗邪恶的一群人,杀一人能救十人、百人,即使背负杀孽也在所不惜。

    很多前线士兵都知道,后方那位天使般的少女来到了前线,在战事稍罢时,极力想要见到罗小白,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心满意足了。

    拒绝了单兵装甲防护,拒绝了能够发射出比利箭还快的枪械武器,身着一副板甲,手持一把硬木十字架,罗小白就此投入战场。

    初战罗小白就受伤了,伤势颇重,毒蛇般的子弹击穿了她的身体,能从极远出发射过来的炮弹在她不远处落下,碎片打在了她的脸上身上,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

    即使如此罗小白也没有死去,圣光护佑着她,无论伤势多重,她都能将自己救回来,呆在前线的她,遇到伤员也不会放弃治疗,但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只会救人。

    白嫩的皮肤变得粗糙,弥漫的硝烟染脏了她的衣服与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即使痊愈但依旧显得可怖的伤势遍布全身,历经战火考验,罗小白在急速成长。

    终于,来到前线战场的第五天,罗小白在又一次接受生死考验之时,领悟到了一直以来无法领悟的圣光攻击战斗方式。

    神圣的光芒笼罩了罗小白的身躯,毒蛇般的子弹再也无法伤害到她一根头发,圣光守护着她。

    守护祝福加持,一直全力保护着她的其他士兵,感受到了犹如春风般温暖的抚摸,疲惫的身躯被灌注了无穷的体力。

    “勇气!”

    罗小白清脆的声音,第一次在炮火轰隆的前线响起,一道金色光芒以她为中心散布开来,数十米方圆内,所有士兵精神为之一振,内心仿佛燃起了烈火,勇气被激发到了最高。

    顶着乳白色的光罩,以往接受的一次次战斗教导在心头浮现,罗小白终于打破了无法使用圣光战斗的枷锁,成长为了一名真正的圣骑士。

    ……

    胜利了!

    战争终于胜利了!

    当消息传来,前线所有人都难以置信,毕竟之前还苦苦对抗,怎么一夜之间,卡勒特组织就被打败了呢?

    “是凯里议员!他出手了,鲁夫特海港那里,卡勒特的援兵刚刚抵达就被凯里议员一网打尽,杀敌十万,俘虏五万,我们,胜利了!”

    “真的么?”

    “千真万确!”

    “天哪!太好了!”

    “哦哦哦哦哦,胜利了!终于胜利了!”

    “呜呜呜~妈妈,我终于活下来了。”

    聆听着士兵们的欢呼,罗小白也被感染到了,忍不住将十字架放在身前开始颂歌,歌声穿到很远很远之外,聆听到歌声的人犹如春风拂面,有人流泪,有人欢呼。

    ……

    “你就是凯里议员?”

    在战事结束没多久,罗小白终于见到了士兵们传颂的那位凯里议员,她很惊讶,因为对方身上没有沾染冤魂,仿佛杀戮从未发生在对方身上一般。

    “你是罗小白?唔,一名圣骑士,有意思。”

    王炎望着罗小白,一脸的饶有兴致,毕竟在天界遇到一名圣骑士到底有多稀罕谁都知道,他很难想象对方到底是怎么穿过天空之海来到天界的。

    “你知道我?”

    “当然,战斗天使之名,早已传遍前线,我也有所耳闻。”

    “和您相比还差远呢,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

    “谢谢你结束了战事,让苦难的人们得到拯救。”

    “我可是天界人,这是应该的,看这个。”

    王炎笑着指着手臂上的特殊痕迹。

    “一把步枪?”

    罗小白早已熟知枪械,也认出那是什么。

    “潜能爆发身上纹,来世还做天界人,哈哈哈哈哈哈。”

    “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说我了,你呢,我能感受到你身躯内蓬勃的圣光力量,你快要觉醒了。”

    “是啊,战事结束了,我也该继续去历练了,有点不知道该去哪里呢。”

    “也许,那个地方能帮助到你,战斗天使。”

    “哪里?”

    “异次元裂缝,黑色大地。”

    “圣者…米歇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