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刻薄的混蛋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来了来了……”

    会议室的大门并没关,众人翘首以盼,看到廊道尽头出现一行人时,赶紧端坐好身体。

    这辈子都没感觉这么紧张过。

    “两位老板好,何镇长好!”

    等到李亚东一行从门口走进,众人齐刷刷地站起来打招呼,就好像事先演练好的一样,特别整齐。

    实际上趁着刚才那有数的时间,他们也确实练习了一下。

    激动与紧张并存,这就是现场酒厂老职工脸上的表情。

    “不用客气,都坐吧。”李亚东笑着点头,向下压了压手。

    一群人多少有些惊讶,实在没想到为首三人中来头最大的,反而却是年龄最小的。

    “李董,胡总,何镇长……这边请。”钟云路将他们安排在特意调配出来的几个好位置上落座。

    “都是灵溪酒厂过去的中层以上领导干部?”李亚东双手交叉,撑在台面上,眼神扫视过在座众人,笑着问。

    大家伙儿纷纷点头,这位大老板看起来还挺好说话的样子,也令他们对他接下来的话愈发期盼。

    “那就好,我这人说话不喜欢兜圈子,那就直接开始吧。”李亚东说,“今天找你们过来的目的很简单,灵溪酒厂我决定买下,从此便属于我和胡总的私人企业,但偌大的一家酒厂总归需要工人,所以除了重新招聘外,我们也想在原厂职工中返聘一批。”

    果然!

    现场众人情不自禁地眼前一亮,钟副厂长一如既往的靠谱,比那个从来都高来高去、结果一出事就撂摊子闪人的厂长靠谱多了。

    “在座技术人员出身的请举手。”

    众人心头一惊,心想这么直接的吗,就开始选人了?

    一百多号人,大约有八十号人举起手,占到大部分。

    都不是什么有背景的人物,能坐上管理层的位子,大多都仰仗多年积累下来的过硬技术。

    “事先申明一句,成功返聘的人的档案资料,日后会有专人进行审核,如果有弄虚作假的嫌弃,直接……开除!”

    众人皆是心头一颤,也终于意识到他们现在想加入的是一家私人企业,再也不像以往了。

    而在这种企业里,可不存在什么铁饭碗、甚至金饭碗的说法。

    实际上李亚东之所以强调这么一句,就是要让他们明白这个道理。

    他同情灵溪酒厂的下岗职工,但同时他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样一家大型国企中,过去必定有些只拿工资不干活的人几乎所有国企都存在这种现象。

    而像这种人,他可不会要,即便穷得吃不上饭,都不会予以录用。

    他开的毕竟是公司,而不是慈善机构。

    他可以提供给员工优越的待遇,但前提是,员工必须给他创造丰厚的利润。

    这是一种相互行为,很现实,如同越来越现实的世界一样。

    “你们八十来人,暂时被录用。”李亚东说,特地将“暂时”二字加了重音。

    意思很明显,干得不好,同样可以随时撤掉你们。

    但这八十人终究欣喜若狂,他们也算有点摸清这位年轻大老板的脾性,看似好说话,但实则做事极为果断,根本不扭捏,说开除你估计绝不会再挽留半分。

    但这没事,有了大起大落,他们才愈发明白这份工作的珍贵,这样性格的人其实也好伺候,只要不虚与委蛇,认真做事,能给他创造价值,应该什么幺蛾子都整不动你,不像以前国企,很多时候更看重的并非能力,而是关系。

    就譬如那个数月没见人的厂长,他是如何做到厂长的,大家都很清楚。

    而余下的大约五十人,表情就显得十分失落了。

    就这样……再次失去了吗?

    当然不会。

    李亚东还没有这么一根筋,他首先挑技术人员,因为那是刚需,这帮人不见得文化水平有多高,但几十年历练下来的技术,也不是那些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可以比拟的,哪怕手里证书一大堆。

    在他的企业中,管你什么大学生还是博士生,没经验的进来只能先干学徒,工资可以稍微高点,仅此而已。

    想要往上爬,就要拿出真才实学,他丝毫不崇尚文凭。

    而经营一家企业光有技术人员可没用,他们虽然是刚需,不可或缺,但企业若想发展壮大,大头还是要靠管理型人才。

    所以是的,其实余下的这五十名没有技术,依然能混到中层以上管理职位的人,他更为看重。

    但却不是每一个都想要,因为他对管理型人才的要求非常高,肯定有相当一部分达不到他的标准。

    “剩下的人,麻烦你们按照顺序自我介绍一下,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录用你。”

    很直接,很直白,却很见效果。

    因为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他仅说了一句话,便被李亚东录用。

    那就是吴主任。

    在余下的所有人中,他的座位最靠近前排,所以听过李亚东的话后,便直接站起身来,道:“我叫吴长栋,以前酒厂的总办公室主任,您刚才返聘了八十几名技术骨干,我可以帮您合理的安排他们的工作……”

    “恭喜,你被录用了。”

    李亚东笑了笑,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管理型人才。

    而他在说话之前也留意到一个小细节,当吴长栋这么一说时,之前那八十几人都下意识地点头。

    那么,就足够了。

    不问学历,不问出身,不问经验,所谓管理型人才,能服众、能让属下指哪儿打哪儿,那就堪称完美。

    而有些人,譬如第12个站起来的人前面有几人,李亚东还说了句先考虑一下。而对他,李亚东直接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为啥?

    因为他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连一句完整的表述都讲不出来。

    这种人,要他何用?

    让他做管理,可谓一剂毒药。

    对方很尴尬,其他人也很同情,只有李亚东像个刻薄的混蛋。

    “那个……李董,老彭虽然人老实了一点,但办事还是很认真仔细的。”这时,钟云路忍不住地说。

    他是真心希望这些老部下每一个都能被返聘回来,虽然他自己还不知道何去何从。

    “但他并不适合做一名管理人员,达不到我的要求,如果有想法,可以考虑从基层做起。”

    “这……”

    别说钟云路了,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这个老彭可是工厂最早的一批工人,熬了整整三十年,才熬到一个中层管理,你让人家现在重新开始?

    拖着五十多岁的身体,从基层做?

    他们却不知道,若非如此,李亚东连基层的机会都不会给他,因为一线职工,当然是年轻力壮的好。

    他在等待老彭的回答,如果一个人能经得起这样的侮辱从某种层面上讲,确实算。那未尝就真的没有优点。

    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好呢?

    只要是金子,他向来乐意提拔。

    老彭脚步微顿,听他这么一说后,内心着实挣扎了一番,好半晌,才点头道:“我愿意。”

    满堂哗然,但李亚东却笑了。

    这样的人,不擅言辞,却有毅力与胸襟,其实还是有些工作适合的。

    “那好,你先去吧。”李亚东说。

    因为这是一场管理层会议,而老彭已经不属于管理层。

    “谢谢老板。”

    老彭点点头后,大步向前,原本紧张的身形,看起来却显得那样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