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我压阵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李二宝先前的表情有多瑟,从堂屋里出来时的模样就有多颓废。

    “太狠了!”他两只瓜子缩在通透的棉衣口袋里,揉搓着里面的十块钱。

    “琪琪。”

    “啊?”

    “咱们商量点事呗。”

    “啥事啊?”

    “你身上还有多少压岁钱?”

    “二百,怎么了?”

    “哦……那个……你过来,咱俩说点悄悄话……”

    琪琪也真是个善良可爱的小笨蛋,至少已经吃过他不下一百次亏,但还是一脸迷糊地跟着他走过去,可刚走两步,却走不动了,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兜兜帽被大表哥拽住。

    “李二宝,信不信我抽你?”赵志强翻着白眼说。

    他今年刚考试大学,首都航空航天大学,当年那个读初中老师就不愿意要的刺头学生,已经彻底改头换面,不出意外的话,几年后,老李家将再添一名军人,以及一位飞行员。

    他妈李春兰现在逢人就要说说这事,说我家儿子将来可是开战斗机的呢!

    你猜怎么着?

    其他人还真艳羡。

    “你敢抽我就哭,我哭我奶就要骂你,信不信?”

    “……”

    赵志强当然信,他跟李二宝搞出点什么事情,那他再有道理也是错的,而且这小子又非常善用这项技能。

    “这孩子,都跟谁学的。”彩云哭笑不得。

    “我家婆惯的呗。”赵志强长叹口气,然后又望向李二宝问,“钱都被我小舅收走了?”

    “你算是别说,忒狠,一笔一笔的他全记得,就留给我十块钱,没见过这么抠的人!”李二宝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揉得皱巴巴的十块钱,一脸嫌弃。

    “我小舅如果抠的话这世上就没有大方的人了,你知足吧你,还给你留了十块,你才多大,有什么地方用钱,家里吃的喝的比河岸口的供销社还多,十块钱买点炮仗玩够了。我告诉你,别想打琪琪的主意。”

    “我……什么时候说要打琪琪的主意了?”李二宝梗着脖子说。

    琪琪这才意识到不对,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敢紧捂住口袋。

    赵志强见此,也就不再多言了。

    李二宝却是心头一喜,看了看琪琪,心说你捂的再紧又有什么用,哥哥我保管让你心甘情愿地双手奉上。

    嘿嘿……

    大年初六,老李家这个新年喜上添喜的事情李亚军和耿爽的大婚之日。

    按理说老李家是外来户,在首都并没有什么亲戚,但架不住李亚东的人脉广,很早之前就算过人头,应该能有80桌的样子。

    所以虽然家里也做了布置,但并不接待客人,也接待不下,婚礼地点设在东方红大酒店。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酒店的停车场上已经各种豪车停满,里面也是人声鼎沸。

    小豪火急火燎地跑过来汇报,说东哥,这怕是有上千人啊,80桌哪里够,100桌都够呛。

    李亚东也是无奈,有些人他没想到会来,比如贸易公司和猛虎工厂的一些中下层管理,但他们还是来了,总不能把人家赶出去吧?

    “加桌子加菜。”

    “加桌子好说……”小豪也是压力山大,东哥的亲哥哥结婚,万一搞砸了,他明天都没脸来上班,“关键是菜,现在都十一点了……”

    显然买菜的话时间不够,十二点就要准时开席。

    容不得李亚东多耽搁,此时就是效验他在首都的能量到底有多大的时候,“叫蒋腾飞过来。”

    距离东方红大酒店最近的一家上档次的吃饭地方,就是京城饭店。

    李亚东打算过去“借”三十桌菜,想在一个小时内办出来,并运送到这边,全首都大概也只有他们有这个能力。

    这无疑是在跟时间赛跑,蒋腾飞也颇为无奈,他今天随了十万礼金,原以为能好好地享受一下,却不想最终还是沦为了苦力。

    自己火急火燎地跑到京城饭店谈判,又让手下人准备汽车和装菜的大桶,准备一桶一桶地往过运,到厨房再装盘上桌。

    中午十二点,婚宴正式开席,排成长龙的服务员开始陆续上菜,李亚东特地四处逛了逛,也算长出口气,总算没有闹出桌上无菜的尴尬局面。

    但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他们隔壁桌的菜似乎不太一样,丰盛程度要略逊一筹,不明白是什么缘故。

    当然,就算次点,那也是相当丰盛了,主要酒店自己这边筹备的菜品,很多都是提前从各地空运过来的。

    婚礼只摆酒席,没有什么表演节目和催人泪下的表白环节,李亚东倒是建议过,日后那种俗套的司仪模式至少这年头还挺时髦,但他三哥不同意,打死都不要,他娘也说二婚就算了,所以只好作罢。

    新郎新娘开始敬酒,起身一扫,也是一阵头晕目眩,这他娘的该怎么敬?

    好在他们有个好弟弟,李亚东早有准备,因为就是80桌也不好敬动,一桌一口酒估计都有好几斤。

    “老胡,把人带过来。”李亚东同样西装笔挺,站在他三哥身旁向一个方向招了招手。

    那一桌人全部起身端着酒杯走过来。

    为首的正是胡生彪,跟在他身旁的则是林军,至于身后11人,则全是流霞醉酒厂精挑细选出来的酒菩萨。

    就为这场婚礼,李亚东特地让胡生彪搞了场比赛,参赛标准是两斤53度的流霞醉原浆酒,然后整个工厂有一百多号人报名。

    而这11人,则又是从这一百多号人里层层筛选出来的,每人至少三斤打底的酒量,而且都擅长喝快酒。

    李亚东倒真想看看,今天谁敢耍横,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他知道蒋腾飞那小子已经怂恿了一帮人,想把他和他三哥今天全部撂倒,毕竟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以为他没后手?

    张春喜那个斤把酒量的人说要帮忙代酒,李亚东都懒得要。

    一帮家伙待会儿被蒋腾飞坑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他暂时见没见到胡生彪和林军,如果见到了,那等下百分之百的要尿遁。

    因为有李亚东全程陪同,所以说实话敢刻意灌酒的人并不多,大家都很斯文,闹一闹也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婚礼要一点不闹也不热闹。

    但总有些人不开眼呐!

    “诶,来了来了,到我们这桌了。”蒋腾飞哈哈笑道,眼神看了看林军,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兄弟们,今天可是军哥的大喜日子,给咱们娶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嫂子,大家说该不该跟军哥好好喝几杯?”

    “必须的!”

    “喏,大家看看,军哥的陪酒团也是相当强大,跟我们的人数基本相当,我提议,咱们也别小杯小杯了,直接一瓶一瓶的来,一方一瓶,甭管谁喝,搞定再来,喝高兴为止,大家觉得怎么样?”

    “好!”

    李亚东笑眯眯地望着蒋腾飞,脑子里蹦出三个字王八蛋。

    说干就干,桌面清空一边,两瓶流霞醉拎了上来。

    “谁先来?”

    李亚东这方走出一个不苟言笑的国字脸汉子。

    他二话不说,拧开瓶盖,杯子都不提,直接一瓶酒拎在手中,看得蒋腾飞这桌人一脸懵逼,当然,除他以外。

    “我去……我说哥们儿,你不会准备一个人干一瓶吧?”

    “正有此意。”

    “……”

    一帮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是没人敢应战。

    “我说各位,别怂嘛,规矩已经讲好了,一瓶酒喝完就行,甭管怎么喝,咱们可以分着喝嘛,没必要这样蛮干。”蒋腾飞呵呵笑道。

    “对对对对……”

    于是酒瓶拧开,先上五个人,一人到了一杯。

    开喝。

    李亚东他们这边的国字脸汉子直接酒瓶对嘴,咕哝咕哝地就喝了起来,看得人心惊胆战。

    一瓶搞定,换人,又是一个提瓶吹的。

    蒋腾飞多少也喝了一杯,但总劝别人先喝,说自己压阵,差不多喝到第五瓶的时候,就开始……

    “我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拉住他,才喝一杯酒上什么厕所,忍忍。”

    李亚东狡黠一笑,想溜?

    没门。

    “飞哥,该你了,我们先缓缓,你压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