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买四合院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李亚东觉得自己需要搬个家,自从大杂院的地址被暴露之后,他的生活就不得安宁,隔三差五的总有人过来串门。他也是需要一点个人**的好吧?

    这天下午,苏薇买了一堆上好食材,打算给他做几道硬菜,李亚东美滋滋的等候着。

    这之前他已经交给了苏姑娘一些钱和票,总不能人家姑娘辛辛苦苦的来给他做饭,还要人家自己掏腰包吧,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就在苏薇做饭的档口,顾姨、刘婶儿,包括下班回来的蒋阿姨,三人不知怎么就凑在了一起,杵在门外对着厨房窗户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她们其实没有什么坏心思,女人嘛,天生有股八卦劲儿,就想来看看小东相中的姑娘,可关键太明目张胆了一些,弄得苏薇尴尬不已。

    这是一个青涩而懵懂的年代,未经人事的姑娘,脸皮实在有点薄。

    “顾姨,刘婶儿,蒋阿姨,吃了没,要不进来吃点?”

    李亚东不得不替她解围,看她整个人都愣了神儿,待会儿能把糖当盐放你信不?

    “额,不用了,家里正烧着呢……”

    好容易打发了三位热心的大妈大婶儿,这还不算完,饭菜刚上桌的时候,孙卫国三人又杀到了。

    “诶,小东,谁给你做的饭啊,这么香?”孙卫国这家伙的鼻子一向很灵,隔着老远就嗅到了味儿,大笑着说道。

    他们三人提了酒菜,是来找李亚东走两盅的。当然,如果他可以喝的话。

    等三人走进屋子,刚好苏薇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两方人马面面相觑。

    “苏学姐,你咋在这里?”孙卫国瞪着眼珠子问道。

    李亚东也就是行动不便,不然非得冲上去揣他两脚不可。

    苏薇瞬间红了脸,支支吾吾道:“哦,那个……我看李亚东同学不太方便,就过来给他做顿饭,他……毕竟救过我。”

    孙卫国和徐泽政俩人相视一望,一脸坏笑道:“了解,了解……”

    “那……你们吃吧,饭菜也做好了,我就先走了。”

    “诶,苏薇……”李亚东拉都拉不住,苏姑娘执意要走。

    孙卫国也跟着说道:“是啊,苏学姐,别走啊,都是一家人,干嘛这么客气……”

    这家伙不说话还好,这话一说出来,苏薇更待不住了。

    一顿饭虽然有酒有肉,但李亚东吃得一点都不得劲,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寻思着房租也快到期了,干脆搬家,找个独门独院的房子,直接买下来,省得房东时不时的过来串门,生怕把他的房子弄坏了一样。

    晚上蒋腾飞下班回来,过来坐了一会儿,李亚东就将这件事情交代了下去。

    现在他手底下有一大帮人,而且多是本地人,找房子的事情肯定轻松不少。

    蒋腾飞刚荣升经理,“风顺服装贸易公司”已经开业,生意做得有模有样,不光工资涨了一大截,还拿了一点股份,也算半个老板,对李亚东那是感恩戴德的很,他交代的事情,岂能不上心?

    第二天就传来消息,说是清华园那边有一处四合院,主人家有意出售,就是心理价位估摸有点高。

    堂屋里。

    李亚东听完他的介绍后,不由问道:“清华园那边?那不是跟乐康斋很近?”

    他是乐康斋老板的事情,同学们虽然不知道,但蒋腾飞这些人还是清楚的。

    “那可不,拐个弯就到了,走路两分钟。”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蒋腾飞如今春风得意的很,逢人见面就要喊声“蒋经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抹了满头发蜡,弄了个大背头。

    “那敢情好啊。”李亚东一听乐了,以后蹭饭可就方便多了,周红兵那些人深得他真传,做出来的菜还是可以入口的。

    价格贵就贵点,他不在乎,只要住得舒坦就行,反正买来就是赚。

    于是没有二话,让蒋腾飞去找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开到大杂院门口,拄着拐杖上了车,准备过去看看房子。

    这座四合院不在胡同巷子里,与主街道相距不远,门前是一条河道,市政工程做得不错,边上还有水泥护栏。

    高墙绿瓦,朱漆大门,十分气派,单看门头,比宫老头家的四合院都强出不少,李亚东一路走来隔着车窗打量过,沿着河道的这一排房子,就数这间最贵气,这样的好宅子整个海淀恐怕都不多,就是不知主人家为什么要卖。

    门前有四五层低矮的台阶,蒋腾飞搀扶着李亚东走了上去,然后抬手叩门。

    不大会儿功夫,里面传来动静,厚重的朱漆大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中年人,梳着标准的三七分发型,文化程度应该不低。

    “曹先生,今天带我们老板过来看看房子。”蒋腾飞笑着说道,俩人显然已经照过面。

    曹姓中年人诧异的打量了李亚东两眼,然后视线定格在他受伤的左腿上。

    “见笑了,掉坑里折断了腿。”李亚东微微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哦,请进,请进……”

    等走进大门后,李亚东心里不禁感叹一句:这才是四合院啊。

    院门朝南,两旁的院墙与东厢房、西厢房、北厢房,共同环绕出一个四方形格局,中间余留出来一大块空地,地上铺就着平整的青石砖,一侧居然还人工开凿出来一片小荷塘,正值荷花怒放的季节,其中景色美不胜收,荷塘的另一边栽种着一颗枣树,已经有些年头,顶上形成了一朵伞盖,底下则放着一张太师椅,看得出来主人家很有生活情调。

    李亚东稍稍打量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里,这跟他现在住的大杂院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们先四处看看吧,等看中了,咱们再谈价格。”曹姓中年人淡淡的说道,眸子里有着些许的不舍。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像这样的一座四合院,也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力建成,可谓每一块砖、每一粒沙,都是主人家的心血,真要舍得才怪。

    李亚东熟谙议价之道,虽然心里喜欢得紧,但还是在蒋腾飞的搀扶下,四处走走瞧瞧,等走进屋子里,他就更乐了,清一色的精致木雕家具,古色古香,大气异常,如果他没看走眼的话,这些木料都极其珍贵,譬如那张雕龙刻凤的茶桌,应该就是紫檀木。

    就是不知主人家只卖房子呢,还是整体出售,李亚东是真想把这座院子整体卖下来,否则让他自己去置办如此适宜的家具,花多少钱先不提,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好的事情,还得看缘分。

    硬是沉下心来,将整座四合院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后,李亚东才开始询问价格。

    曹姓中年人叹了口气,道:“我也不乱报价,这院子我前前后后花了五年才建成,包括里面的家具什么的,每一样都是我满京城淘回来的,如果不是这次出国的签证突然办下来,我肯定不会卖的,其他的就不说了,给你们一个成本价,两万块。”

    “啥,两万?!”

    蒋腾飞眸子一瞪,想不到这厮还真敢狮子大开口,昨天他上门来问的时候,听着口气挺硬,猜想估计得大几千,但实在没想到要整整两万块!

    丫的怎么不去抢,两万块这样面积的宅子能卖仨了好不?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李亚东挥手打断,然后望向曹姓中年人问道:“你要去国外?”

    “是啊。”曹姓中年人带着希冀的目光说道:“不都说国外的钱好赚吗,一直想去看看,签证办了好多年,本来已经不作指望,想不到这次突然办下来了。”

    “做买卖?”李亚东心里感觉挺可悲的,看得出来他素养很高,说白了是个人才,然而这年头,像这样的人才,却一门心思的想往国外跑,包括燕园里的大学生也一样。

    什么签证啊,签证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而言,其实就是一张单程票,即便过期了,也总会想法设法的滞留在国外。

    “嗯。”曹姓中年人点了点头,倒也不隐瞒,“去混个十年二十年吧,等攒够了钱再回来。”

    “攒够钱?”李亚东不由笑了,问道:“你就没想过中国的发展?”

    曹姓中年人蹙了蹙眉,不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道:“咱们还是谈房子吧。”

    李亚东叹了口气,也懒得再说什么,一幢占地近五百平的老京城四合院,看这地方临近河道,也不像会拆的模样,日后只怕得论亿来估价,去国外赚钱?

    好吧,那你去赚吧。

    如果有可能,李亚东真想看看当他白发苍苍归国的那一天,发现自己当初的四合院挂牌两个亿在售时,脸上的表情。

    “你说的两万,应该包含屋里的家具吧?”

    “是的。”

    “那……行吧,既然你讲得这么实在,我也就不压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