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唯一办法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这件事情倒还真有些麻烦。”

    周国强想了想后,说道:“你要只是不想当官的话,我或许还有办法解决,但你又不想辜负家人的期望,这个……”

    “挺矛盾的对吧?”李亚东苦笑。

    “可不是。”周国强也笑了。

    “唉……”李亚东长叹口气,如果好办的话,他也不至于这么烦恼。

    “不过……”

    “嗯?”李亚东猛地瞪大眼珠子,连声道:“周大哥,难不成真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好法子?”

    “倒还真有一个……”周国强笑着望向他,“就看你想不想干。”

    “那有什么不想干的,只要能解决问题,必须得干呐!”听他这么一说后,李亚东嘴巴都笑歪了,“周大哥,你快说……”

    “出国留学。”

    “啊?”李亚东瞬间懵逼,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想法,甚至从心里就很排斥的一种行为。

    “你想啊……”周国强笑着说,“国家政策对大学生留学,一直是持开放态度,这样不就很好的避开了工作分配问题吗?至于家庭方面,这样继续深造的机会,家人应该没理由拒绝吧?到时等你学成归来,很多东西都会发生改变,你的自主权也就大多了。”

    他分析得很透彻,李亚东听过之后,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

    他以前之所以未曾想到,还是那句话,因为从心里就排斥这样的行为,所以压根没往这方面想。

    出国留学啊,我日,难道真要这样干?

    “你出国留学应该要比其他人简单得多吧?”周国强呵呵一笑。

    他不好猜测李亚东到底有多少钱,但肯定不是差钱的人,他的手术费就是问人家借的,要知道那可是整整五万块!

    他早前还和妻子算了笔账,想要还清这笔钱,以俩人目前的工资水平,甚至计算进去预测的未来工资涨幅,即便不吃不喝,最少也需要十年时间。

    “大概吧……”李亚东还是有点兴致缺缺,他如果要出国留学,无非就是差一纸录取通知书,这玩意儿其实好搞,他又不奢求什么常青藤名校,起码不用跟其他人一样,去考什么奖学金,全部自费,这年头还有学校不愿意收?

    苍蝇再小也是肉啊。

    “你自己想想吧,鉴于你的这个情况,我能想出的唯一办法,就是这个。”周国强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李亚东心知肚明,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肯定不会再有其他办法,人家毕竟在国家教委工作,对这些体制内的事情的了解程度,有多透彻自不用说。

    晚上留在赵无衣家里吃了顿饭,李亚东脸上虽然一直挂着笑容,但内心其实异常纠结。

    实非他所愿啊!

    ……

    燕园里重新恢复了生气,新的学期开始了,李亚东也正式成为了一名大三学生。

    大多数同学依然在夜以继日的努力学习,疯狂的啃食着外语读物,期待着能考取到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奖学金名额,而有一个人却成日在课堂上发呆,思考着要不要出国留学,仿佛出国留学对他来说就犹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甚至……还不怎么想去。

    他这样的想法,要是被其他同学知道,或许会被群殴致死。

    苏薇最近很开心,每逢休息日,就拉着李亚东去逛书店,挑选自己喜爱的诗集。

    一九八六年,一直处于地下状态的诗人北岛、顾城等,纷纷走到台前,他们的诗歌被集结出版,风靡全国。

    八十年代文化中的浪漫主义气息,到达了顶峰。

    这天,俩人一起逛完书店回到四合院,苏薇坐在枣树地下的太师椅上,津津有味的品读着一本刚买来的《顾城诗集》,李亚东冷不丁的问道:“薇薇,你有想过出国留学吗?”

    苏薇怔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下意识的回道:“想是想过,但不知道能不能行,你也知道我们文学系如果要出国留学,肯定要报考其他专业,我除了写东西之外,也就俄语和英语这两门外语能拿得出手,如果碰到类似的资格考试,或许会去尝试一下,听老师说大四的机会相对较多,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假如你考上了,你要走了,我怎么办?”李亚东一本正经的问道。

    苏薇莞尔一笑,“傻瓜,就算是这样,我又不是不回来。”

    李亚东笑了笑,像个孩子,又问,“假如让你选,你想去那个国家留学?”

    “那肯定是美国啊。”苏薇不假思索的回道:“他们国家最发达,而且跟咱们国家关系也好。”

    好个屁。

    李亚东心想,苏联老大哥马上要解体了,到时对于美国而言,中国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还跟你好个毛线。

    “诶,你今天怎么怪怪,老问这些事情干嘛?”苏薇突然反应过来,不由问道。

    “我想去香港留学,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啊?”苏薇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别逗我了,香港有什么好留学的,那里的学校不见得比咱们北大好吧?”

    “我说真的。”李亚东却是不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香港,是他想了好长时间,唯一能接受的留学地点。

    原因有二,一是它注定会回归,说到底还是咱们自家的地盘,二是因为他听得懂白话,甚至能说一些,没有语言障碍。

    要知道他除了中国话外,其他语言可谓一窍不通,也懒得学,以后真有需要,直接请翻译。

    这个年代外语学得好的人,后来基本干了这个。

    “真的呀!”苏薇瞪着大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后,才终于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你想让我跟你一起去,怎么去?”

    “这个简单,无非就是两张录取通知书,我们各自写一封申请书,递到那边的学校就行,费用自理,他们不可能不答应。”

    “……”

    苏薇想了想后,低头说道:“我……不去。”

    她就算真要出国留学,也会自己去争取奖学金,不可能要李亚东帮她付学费。

    这不是较真,而是原则性的问题。

    李亚东叹了口气,他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

    “你别这样嘛,我也不问你为什么突然想去香港留学,但香港其实也不远啊,跟你上次去的海蓝不也差不多吗,我估计我是八成考不到奖学金的,我等着你回来,帮你看家。”

    苏薇说着,放下手中的诗集,站起来身,走到他身边,用手肘碰了碰他。

    “真拿你没办法……”李亚东无奈一笑,没好气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壳。

    这件事情大致也就这样定了下来,宜早不宜迟,李亚东实在不想读个满满的4+4,于是迫不及待的写了一封申请书,写完后还抄录了四份,跑到邮局给香港排名前五的五所大学,一家寄了一封。

    剩下的就是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