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股市天才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相较于外面世界的愁云惨淡,港湾大厦十二楼的这间办公室里。

    众人的表情明显要轻松得多,因为有李亚东的精确预测,上午股市一开盘时,他们便发现不对,于是纷纷通知了亲朋好友,赶在绝大多数人都没反应过来时,抛掉了手中的部分股票,至少没被全部套牢。

    亏嘛,肯定还是亏了一些的,但却不至于亏得太惨。

    临到下午股市收盘时,已经有不少亲朋好友致电过来,对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如果没有他们的提醒,天知道五人加起来有多少亲朋好友,会倾家荡产。

    要知道此次股灾,让香港股民的钱,足足损失了三分之二!

    股市收盘之后,众人纷纷离开座位,再望向李亚东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五人眸子里那种发自肺腑的崇敬之情,显露无疑。

    “老板……”阿华嘿嘿笑道:“你既然料事如神,知道一定会有股灾,为什么不干脆做空港股,据我了解,摩根斯丹利那边,对于港股的杠杆限制,可不止十倍。”

    他此话一出,李亚东还未有所,旁边几人,却纷纷怒目望向他。

    “你们……”阿华心虚道:“我就是好奇问问而已,你们别当真嘛。”

    开什么玩笑,斥资十五亿做空港股,毫不夸大的说,香港股民今晚的跳楼率,起码要翻出几倍不止!

    李亚东呵呵一笑,“正如你们所想,做人总归要有点底线,把刀口对准自家人、特别是这种铁定会害得许多人倾家荡产的事情,我可不想干。”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阿华一眼后,继续说道:“再说了,我可不想被港府给惦记上,真要这样干了,以后不给我小鞋穿才怪。”

    罗叔几人听罢,情不自禁的点头,心里也对李亚东愈发敬佩。

    即便是个商人,也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谁都不想自己的老板,是个只朝钱看,丝毫没有人情味,而且为了钱,可以六亲不认,八方树敌的赚钱机器。

    “老板。”忽然想到什么,罗叔略显担忧的问道:“你觉得港股接下来的走势会怎样?”

    一旁的何诗涵同样柳眉微蹙,补充了一句,“还是会持续下跌吗?”

    对于股票从业者而言,股市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谁都希望股市欣欣向荣,而不是愁云惨淡。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股市该多辉煌啊,就好像罗叔这批从业者,就真真切切的经历过那段“鱼翅泡饭”的岁月,可惜七四年的一次大股灾,让港股资本陡然蒸发掉九成,股票投资者死的死,走的走。

    如今的香港股市,早已不复昔日之辉煌。

    但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舔伤止血,股市总算又焕发了一些生机,可……

    挨千刀的贼老天,千不该万不该,时隔十三年后,再次上演一次股灾。

    难不成,香港股市又将凋零了吗?

    那他们这些股票从业者,又该何去何从?

    毕竟股市一旦萎靡,没人炒股,他们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

    “跌,肯定还是会继续跌的。”

    五人蓦然有些伤神,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之后,他们已经对老板的话不疑有他。

    仿佛他就是股市幕后最大的庄家,他说跌,股市必跌无疑。

    “但是……”

    “嗯?”这是一个神转折,令在场五人情不自禁的眼前一亮,全都摆出一副静待下文的模样。

    “据我推测,港股上一次遭遇股灾,不过才过去十来年,如果再来一次,港股或将彻底崩盘,连抢救的可能都没有。所以,港府方面应该不会坐视不管,鉴于此次爆发的是全球大股灾,受大环境影响,斥巨资救市的行为怕是行不通,因此我斗胆猜测,港府很有可能为了顾全大局,下令休市。”

    “股灾休市?”

    五人一听,大为惊讶,立马就有人提出质疑。

    “老板,这……应该不可能吧?”

    “是啊,这种行为在过去的世界金融市场上,可从没有发生过啊!”

    “股灾中休市,自然能保障普通股民的利益,可……”王珊珊看了李亚东一眼,欲言又止。

    “说嘛。”李亚东呵呵一笑,毫不在意。

    既然他都这么讲了,王珊珊也就直言不讳道:“可像你这样的投机者,还不得造反,拿着话柄喷死港府,实在不行以‘自身利益受损’的名义,起诉港府都可以!”

    “话是这样讲不错。”李亚东点了点头,用赞赏的眼光看了她一眼,这姑娘虽然平时话不多,但思维却很敏捷,看待事情的眼光也很全面,道:“但凡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行为,必定会受到外界质疑,自然有利有弊,但我觉得吧,以当前港股的形势来看,此举绝对利大于弊,相信港府方面,应该有所权衡。”

    他的话也不无几分道理,众人听罢,纷纷点头,一个个的幽幽的叹着气。

    罗叔心有戚戚,感慨道:“但愿吧。”

    办公室里的一部电话突然响了,离得近的阿文走过去接起。

    “老板,是摩根斯丹利的张雪莉女士,约你晚上一起吃饭。”

    李亚东料定对方今天肯定会给他打电话,毕竟是“杠杆供应商”啊,眼下美股还未开市,实在得罪不起。

    “问她时间,地点。”

    人家给他供应了资金,李亚东也不好拿捏,告知五人一起去外面搓一顿,公司报销后,便离开了港湾大厦。

    他刚离开不久,正当何诗涵等人准备出门吃饭时,办公室里的电话再次响起。

    这次,接电话的是何诗涵。

    “喂,哪位?”

    “我是潘笛生,东仔呢!”潘笛生的口气实在不太好,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不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公司市值一天之内蒸发掉几个亿,你让他怎么好?

    “哦,原来是潘老板……”

    何诗涵微微一怔,潘笛生可是正儿八百的亿万富翁,在香港赫赫有名,她虽然知道楼下的影视公司与德宝院线关系匪浅,却也不知道老板与潘笛生的关系好成这样,脱口就是“东仔”。

    “我问你东仔呢!”

    何诗涵原本还想客套几句,却哪知潘笛生那边直接发了飙,还哪有心思听这些有的没的,他现在急得都快火烧屁股了。

    何诗涵到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实在惹不起啊,直接回话,“吃饭去了。”

    “他是爽了,还有心情吃饭……”潘笛生没好气道:“告诉我地点,马上!”

    “哦。”何诗涵不敢怠慢,找来阿文问了地址告诉他。

    “嘟嘟……”对方也没声“谢谢”之类的话,直接挂了电话。

    “要不……我们还是叫外送吧。”何诗涵突然有点不敢出去吃饭了,因为眼下,只怕有好多香港人正值气头上。

    好了,人家吃屎的心思都有,你们几个在那里吃着火锅唱着歌,这不是给大家上眼药吗?

    “也好……”

    ……

    宾悦大酒店二楼,888号包厢。

    令李亚东没想到的是,摩根斯丹利那边不光是张雪莉来了,同行的还有四人,其中一人是老外,看他所坐的席位,就知道身份应该是五人中最高的一个。

    “李先生,我要为了我前天的那通电话,跟你道歉。”

    张雪莉见他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走进包厢,率先起身走过来,诚恳的说道。

    “张姐客气了,我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疯狂,不被大家理解也很正常。”

    他这一声“姐”,倒是令桌前站起身的四人,情不自禁的眼前一亮。

    俩人的这层关系,张雪莉显然没有透露。

    “那我就当你原谅姐了?”

    “必须的……”李亚东呵呵一笑。

    张雪莉同样笑了笑,然后将他引到桌边,也不叫“李先生”了,“东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摩根斯丹利的香港区负责人,史密斯亨利先生。”

    “你好。”

    “你好,李先生果然年轻有为。”

    俩人伸手握着一起,这老外倒是说得一口流利的粤语。

    相比起他来,余下几人就显得微不足道。

    美味佳肴很快上桌,众人边吃边聊。

    “李先生,说实话,我对你在金融市场上的嗅觉,感到非常惊讶,如你所料,全球股市都在崩盘,可又对你做空美股500点的行为非常不解,我们都知道,美股不管是市场成熟度,以及资金总量,都要远远高过于其他金融市场,哪怕是在一九二九年,道琼斯指数也不过下跌了三百多点,你怎么就这么笃定它能狂跌500点?”

    李亚东如何不知道这老外在套他的话,眼下美股还未开市呢,他可不想摩根斯丹利突然插一脚,整出什么幺蛾子,笑了笑,“没有啊,我并不笃定。”

    “啊?”此言一出,几人面面相觑。

    “那你连寸头都不留?”

    亨利显然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他已经年近五十,从二十岁进入证券业,在金融市场打拼了将近三十年,与一些股坛菜鸟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

    他是相信股市有一定规律的,而某些万中无一的天才,可以洞悉这些规律。

    他猜想,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便是此类比国宝还罕见的人之一。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