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我必须死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当李亚东爬到德都百货公司的楼顶时,这里已经集聚了不少人。

    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一大帮人集聚在楼梯口的位置,只有一个人神情落寞,手里提着一瓶喝了大半的芝华士,坐在大楼最外侧的水泥墩上,半个身形已经垂在了空中。

    “老板,有事好商量,钱亏了不要紧,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是啊,老板,做生意亏亏赚赚,很正常的事情,千万别想不开啊!”

    “你一定要想清楚,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这帮人应该都是德都百货的员工,看得出来黄德平此人平时人缘还算不错,大多数人都在好心劝说着。

    当然,不和谐的声音也有几个。

    “姓黄的,你这一跳一了百了,我们呢,马上就到年底了,之前承诺的年终奖我们也不指望,但这个月的工资,总该结算一下吧?”

    “就是,别以为就你一个人不容易,你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只能怪你咎由自取,公司明明经营得好好的,一直保持盈利状态,你偏偏不知足,看人家在股市上赚了钱,见样学样,把所有资金都抽调到股市上,这下好了吧,全赔了。那里面不光有你的钱,还有我们的血汗钱呢!”

    “我最后再叫你一声老板,麻烦把我们这个月的工资先结了,之后要跳楼要寻思,随你的便。我们也是要养家的,辛辛苦苦的干了一个月,一分钱都拿不到,家里人吃什么,喝什么,连房租都交不起!”

    面对这些声音,不管是好是坏,黄德平全都不予理会,就那样两眼无神的坐在墙墩子上。

    倒也没人敢擅自走过去,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谁都不想去这滩浑水。

    “黄德平!”

    这时,一个陌生人却突然从人缝中挤出,来到众人身前。

    “嗯?”蓦然听到这个声音,坐在墙墩子上的黄德平,明显诧异了一下,微微侧过头来。

    然后,便是一阵苦笑,“李先生,你好。想不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见到你。”

    李亚东听他说话很有条理,心中不由大定,起码理智还算清醒。

    不然,真要是已经疯癫的那种,他就算再怎么劝说,只怕也是无用。

    “股票亏了?”李亚东试图去找出问题的关键。

    提起这茬,黄德平就是一阵纠心,猛地灌了一口酒后,惨笑道:“是啊,亏了,全亏了,我十几年的心血,付之一炬!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钱没了不要紧,你才多大,我看你撑死不过三十三四岁的模样,起码公司还在,重头再来就是,未来的路还很长,千万别想不开。”

    “公司?”李亚东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黄德平的表情更显悲痛,“哪还有什么公司?马上就要被查封了,不光是公司,还有我的家,全部都会被查封,然后被拍卖,而且还不够……我真的一无所有了,什么都没了……”

    事情比李亚东想象中的还要糟糕,不过想想也是,若是还有路走,谁会想着寻短见。

    黄德平显然不仅赔光了自己的身家,而且还欠了一大笔钱,一笔他根本就没有信心能偿还的钱。

    “你就是真的一无所有,也应该替自己的家人想一下,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太过自私了吗?你这往下一跳,一了百了,你的妻子和孩子怎么办?你想过她们吗?”

    李亚东决定换个角度说服他,他即便欠了再多钱,债主也不可能想着把他逼死,慢慢还呗,人活着还能还钱,死了有什么用?

    债主还不至于这么傻,只是他自己没有勇气面对这笔债务罢了。

    “我当然想过,我如何能不想……”

    蓦然想起自己的家人,想起自己那一对可爱的女儿,黄德平抬起双手,痛苦的抱着脑袋。

    “正是因为她们,我才必须死,不然以后她们跟着我,将永无宁日,我除了能带着她们一起逃避债务,一起躲避那些催命的债主,还能干嘛?我给不了她们一丝的安全感,给不了她们幸福的生活,甚至,给不了她们一个挡风遮雨的地方,就连一顿饱饭,或许都是奢望……”

    他说到这里,已是泪流满脸,蓦然抬头望向李亚东,道:“李先生,你说……我这样一个没用的丈夫,不靠谱的父亲,留在世上还有什么用?我已经瞒着阿香,托人办了离婚手续,孩子的所有权益,全部给了她。也就是说,她们现在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要我死,她们就彻底解脱了,她们可以开启新的生活,阿香长得这么漂亮,性格又好,肯定能再找一个不错的男人,我的两个女儿,又这么可爱,谁能不喜欢?呵呵……”

    他说着,居然笑了。

    李亚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

    岂止不自私,正是因为爱的深沉,不愿拖累自己的妻女,他才下定决心,有这一跳。

    否则,他本可以不死,带着妻女过着颠沛流离的苦日子,一样可以苟活。

    但显然,他并不愿意妻女陪同自己过那种日子。

    为了妻女能有一个更好的将来,他宁愿,死!

    这样的一个人,哪里自私?

    “李先生,你知道吗,其实我并非出身什么富贵家庭……”

    或许是人之将死,又碰到一位自己敬仰之人,黄德平蓦然提起了自己的过往,约莫是想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留下一些东西。

    好让人知道,他黄德平曾经也在这世上走过一遭,而且,也有过自己的辉煌。

    “我出身在九龙寨,母亲是一个妓女,父亲是谁,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猜想,母亲恐怕也不知道……”

    黄德平两眼望天,苦笑不止。

    李亚东看了他一眼,显得十分诧异,实在没想到看起来仪表堂堂的黄德平,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出身。

    大名鼎鼎的九龙寨,他当然听说过。

    那里本是一座城池,侵华战争期间,日苯人占领香港,为了扩建启德机场的明渠,拆毁了全部城墙。日苯投降后,露宿者开始在九龙寨城聚居,并于一九四八年,成功抵抗英国政府进入整顿。

    由于香港警察、殖民地政府无权进入,中国的政权又拒绝管理,九龙寨便成为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带,顿时演变成罪恶的温床、杀人犯、强奸犯、毒贩等,各色逃犯的聚集地。

    到七十年代时,九龙寨城人口暴增至两万五,香港90%的海洛因由此输出。同时,各色大小妓院、赌场、斗狗场多不胜数,包括大量没有安全监管的地下食品加工厂、无照医生、非法移民等等,全都聚集于此。

    此间地区的脏乱差,外人根本无法想象,李亚东也是通过日后的很多史料,以及影视作品,才对九龙寨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哪怕是现在,香港已然发展到如此地步,九龙寨的堕落史,依然在延续。

    近几年由于《中英联合声明》的发布,港府与大陆协商,决定整治九龙寨,但皆因情况太差,以及黑势力根深蒂固,而无果而终。

    直到一九九三年,港英政府忍无可忍,在出动警力五千人,扣押近万人的情况下,历时一年,才终于将九龙寨城夷为平地。

    “我讨厌九龙寨的一切,做梦都想离开那里,我得感谢我的母亲,她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还是极力支持我读书,我也很争气,从小学到高中,每门功课都是a,随后更是以七门功课全a的成绩,考入港大……”

    “港大?”李亚东诧异。

    “怎么?”

    “我也是港大学生。”

    “这么说你算是我的学弟了。”黄德平哈哈大笑,望向李亚东的眼神,越发柔和,也能为临死之前碰到一位学弟,而感到庆幸。

    “我是白手起家的,从港大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我用了十年时间,拥有了自己的百货公司,并且,住进了太平山……”

    黄德平说到这里,表情中生出一股豪迈。

    他确实也有自豪的资格,一个九龙城寨里出身的孩子,那是香港最脏乱的地方,仅仅用了十年时间,便住进了香港最负盛名的富人区,太平山。

    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转变?

    简直就是草根发家史的模板。

    “你很厉害。”李亚东由衷道。

    这是一句心里话,换成是他,假如没有重生的优势,他绝对无法在三十岁出头的年纪,便从家乡的土砖房走去,住进城里的大别墅里。

    上辈子他走出大山的时候,已经二十七岁,在城里买下一间九十平米商品房的时候,已经年近四十。

    别说是他,换成任何一人,出身在罪恶横行的九龙寨,而且母亲还是个妓女,不被人鄙视死就算了,最大的可能就是自甘堕落。至于,在这样的生活坏境与家庭背景之下,发愤图强,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以及坚强的意志,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惜……又有什么用呢,我终究还是败了,股票啊股票,我不是败给了人,而是败给了天……”

    黄德平蓦然惨笑,言尽于此,也没有再继续的意思,因为他听到楼下传来了警笛声,等警察将气垫充好,他再想死,都是一种奢望。

    “李先生,很高兴在生命的尽头,能遇见你,如果可以,我的两个女儿,希望你能帮忙照拂一二,我知道她们很喜欢你,你也喜欢她们,如果有来生,我做牛做马,都会报答……”

    说着,他扔掉手中的空酒瓶,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就这样站在狭窄的墙墩子上,面朝李亚东,张开双手。

    “再见……”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