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婷婷进城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欢乐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一转眼间,已经到了正月初六。

    虽然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是过了正月十五才算年过月尽,但现代人生活节奏较快,通常潜意识里认为过了初八,这个年也就算过完了。

    李亚东若想去苏家拜个年的话,就不好再拖下去,差不多也该启程了。

    两个姐姐得知他今天要走,昨天下午便都赶了回来。

    朝阳初升,温暖的霞蔚包裹着小山村,驱走了黑夜余留下来的寒意。

    胡秀英做了两碗鸡汤面,每个碗里都有一只大鸡腿,外加两个溜水蛋。

    一碗当然是李亚东的,而另一碗,则属于李婷婷。

    俩人坐在四方桌上不紧不慢地吃着,旁边几位女眷便你一句我一句的叮嘱个没完没了。

    李老幺这货已经在外面闯荡了这么多年,事实证明绝对吃不了亏,她们倒并不怎么担心。

    真正让她们担心的,是李婷婷。

    她才将将满十八岁,这辈子从没离开过父母的怀抱,最远去过的地方就是临县的一座山头,得益于学校某次组织的一次春游,如今却陡然要去往十万八千里外的香港,一家人又怎能不担心?

    “婷婷,到了地方就安心学习,没事就待在学校里,别到处乱跑。”

    “是啊,小东不也说了嘛,那边车比人多,过马路牙子可一定要小心。”

    “还有,交朋友也要长个心眼,电视里不也放了嘛,大城市里的坏人可多了。”

    “要时常给家里写信……”

    李婷婷觉得自己现在急需两团棉花,这些事情她妈从年前就开始说,现在“念经”的队伍再次壮大,除了奶奶外,又多了两个姑姑。

    她们或许还没说累,可她的耳朵,是真的已经听起茧了。

    “我说……妈,奶奶,大姑二姑,你们能不能先消停会儿,让我把饭吃完?”

    “哦好,你先吃,先吃……”

    李亚东笑呵呵望着这场景,蓦然想起了自己当年离家的那会儿。

    等吃过饭后,李婷婷继续接受长辈的谆谆教导,而李亚东则把他大哥拉到房间,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布袋子,塞到他手里。

    李亚民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也没看,问道:“多少?”

    “五万。”

    “这么多?!”

    “哥,你先拿着,接下来又要挖鱼塘,又要买鸭苗鱼苗,还要进饲料,前期的投入着实不小,钱多了不要紧,就怕少了。”

    李亚民蹙眉道:“那你把钱都给我了,自己够用吗,还有婷婷……”

    “放心吧,哥,不是跟你说过嘛,我有十几万存款呢,不差这点。再说了,扩张店铺什么的也要不少开支,手里头有钱好办事。”李亚东呵呵一笑。

    “唉,那……行吧。”

    李亚民也知道接下来用钱的地方不少,看得出来弟弟确实不差钱,也就没再推辞,忽然想到什么,把布袋放在床上,从蓝布袄子里掏出一把钞票,很厚的一沓,递了过来,“这钱你拿着,家里就这么多,不够的你先垫上。”

    “哥……”李亚东苦笑,心说我能不要吗?

    “拿着!”

    他大哥什么脾性,李亚东最清楚不过,也只能一脸悻悻的接了过来。

    所幸家里的生意一直在做,大哥两口子一个月攒个上千块不成问题,倒也不用担心没钱过日子。

    大嫂陈月娥给女儿准备了整整两大包行礼,连花被子都有一床,看得李亚东头都大了。

    最后好说歹说,告诉她过关的时候很多东西不让带,这才浓缩成了一条编织袋。

    日上三竿,门外的两台摩托车已经摆好架势,司机是李亚军和黄国栋。

    李亚民倒是想去送女儿一程,不过他还不会骑摩托车,也只能望着女儿一脸兴奋的模样,欲言又止。

    他是那种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很多话只能藏在心底。

    “婷婷,到了那边要听你小叔叔的话,千万别淘气。”胡秀英红着眼睛说道。

    “知道了奶奶。”

    李婷婷乖巧的应了一声,发现一旁的母亲已经哭成一个泪人,原本还挺高兴的她,受此感染,也红了眼睛,“妈,你别哭嘛,我出国读书多好的事情,你干嘛要一直哭,你哭我也想哭……”

    “好好……妈不哭,不哭……”

    陈月娥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哪个母亲舍得子女远走异国他乡,实在控制不住罢了。

    “大嫂,你放心吧,有我在呢,会把婷婷照顾好的。”李亚东适时地插了句话。

    “嗯。”陈月娥抹了把眼泪,牵强的笑了笑,“婷婷这孩子爱耍个小性子,小东你要多担待点。”

    “大嫂,这话说的……”李亚东苦笑着摇头。

    婷婷可是他的亲侄女,还是老李家第三代里唯一一个丫头,让她受半点委屈,算他李亚东没用。

    “小东,该走了,再晚赶不上车。”这时,李亚军催促道。

    车票前几天就买了,上午九点的,时间真的所剩不多。

    “行。”李亚东点头,跟母亲,哥姐几人,纷纷道别。

    李婷婷也一样,等跟所有人都打过招呼后,才将目光落在自己父亲身上,“爸,我走了。”

    李亚民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也想嘱咐几句,可最终千言万语只化成了一个字,“好。”

    ……

    李亚东俩人抵达省城时,已经是下午,从大巴车上一下来后,李婷婷就仿佛进入了未来世界,一座座数都数不清层数的高楼大厦,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古怪玩意儿,只感觉眼睛不够用,所有东西都是那么新鲜。

    “小叔叔,省城可真气派。”

    “这也叫气派啊。”李亚东哑然失笑,“那等你到了香港,估计腿肚子都要打哆嗦。”

    “香港比省城还要好得多?”小丫头张大嘴巴,有些无法想象。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说呢?”李亚东呵呵一笑。

    大年初六乘坐火车出行的人并不多,所以俩人很容易买到了开往徐市的火车票。

    这还是李婷婷第一次坐火车,一上车后眼睛根本停不下来,东看看,西瞧瞧。

    她虽然身高不矮,但这副模样摆在那里,任谁都看得出来是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片子。

    来到徐市时,天色已晚,带着婷婷,李亚东也没有赶夜路的打算,俩人打了辆出租车,找了一家市区最好的宾馆,准备暂住一宿。

    进入这座在普通市民眼里,算得上奢华的宾馆后,李婷婷明显安静不少,身旁不时有西装笔挺的人走过,眼神也不敢四处乱瞟,还会下意识的扯扯碎花棉袄的下摆,似乎想将衣服上的褶皱弄平。

    毫无疑问,小姑娘的心里生起了一些自卑,感觉自己与这个“金碧辉煌”的地方格格不入。

    “走吧,婷婷,咱们先把房间开了,然后带你去吃好吃的,顺便买身衣服,你这身衣服不怎么保暖,这里已经算是北方地界,比咱们那里要冷一些。”李亚东这样说道,如何看不出小姑娘的那点心思。

    “嗯。”李婷婷笑着点头。

    “劳驾,开两间最好的房间。”李亚东来到服务台前,对着工作人员说道。

    “小叔叔。”这时,一旁的李婷婷扯了扯他的衣袖,低着头小声说道:“我一个人不敢睡。”

    李亚东笑了笑,“那好,就开一间,有套房没有,没有的话就双人房。”

    内地的宾馆这年头肯定没有套房,最后只好要了间所谓的“豪华双人房”。

    两张床,两张床头柜,一方长条桌,上面放着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一个窗式空调,所幸配备了独立卫生间,勉强也能住。

    俩人的晚饭是淮南牛肉汤,配上卷着羊肉的面饼,在这寒冬腊月里,一口肉汤一口饼,也是相当舒服。

    吃完饭后,趁着时间尚早,李亚东拦下一辆小黄面,司机轻车熟路,将他们带到一家还未关门的百货公司。

    只是这里的衣服实在难看,而且质量也很差。

    当然,这是李亚东的感觉。李婷婷试了几身后,却是爱不释手。

    虽然知道这些衣服到了香港后,肯定得进垃圾堆,但李亚东还是全买了。

    没办法,谁让小丫头喜欢呢,而他又不差钱。

    中国有句俗话,叫作“穷养儿、富养女”,倒也不无几分道理。

    穷养儿子,实际是对男孩意志品质的塑造。

    温室里的花朵,注定承受不了狂风暴雨的侵袭。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疼的爱子观,会促使男孩意志不坚强,心理承受力差,失去男子汉该有的血性和担当。

    而富养女儿,则是一种文化修养的投资。

    富养的女孩,大多眼界更开阔,更自由独立,更有主见和智慧,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是真正值得追求的东西。

    等她到了花一样的年龄时,不易被各种浮世的繁华和虚荣所诱惑。

    当然,也有人觉得这样的说法太片面。

    不过,对于老祖宗留下的这条古训,李亚东却深信不疑。

    世间道理能让所有人都信服的很少,你觉得有道理,便去遵循,觉得没道理,大可以不必理会,非要争个对错,没有任何意义。

    婷婷在小县城里生活了十八年,蓦然来到外面的花花世界,这里能诱惑她的事物实在太多。

    不让她明白自己有个“无所不能”的叔叔,怎样才能抵挡住这份诱惑?

    自己的亲侄女,李亚东很清楚,实在是太单纯,不管你信不信,倘若她一个人走在香港街头,五分钟内,任何一个慈眉善目的人都能将她骗走。

    是的,就是这么好骗。不光是她,这年头内地像她这般大的丫头,基本都一样。

    人民群众的智慧,很大程度上也是在一次次上当受骗中成长起来的,而这个年代内地的骗子还不是很多。

    不然一个“水变油”,也不至于弄得中央层面许多人都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