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隐情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那个叫毛头的小子更别提,眼珠子都红了,就想冲过去把钱捡起来,撒开脚丫子就跑。

    “小华……”

    沈母的表情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她掌管家庭财政大权,心知肚明,那水泥地上放着的,可是他们沈家的所有财富。

    她此时真想腿断那个人是自己,然后就可以立马答应下来。有这两万块巨富,稍微有点腿瘸怎么了?

    谁敢说三道四?

    谁敢瞧不起人?

    “妈,你别说了,这事没商量!”沈洪华梗着脖子说道。

    “三万。”回答他的又是一阵砸死人不偿命的声音。

    李亚东把手上的黑布袋直接扔了过去,因为这是他身上的所有现金,回家时就带了十万,给大哥五万,路上加过年期间用了一些,除了这整三万外,身上就剩下几千块零钱。

    “好好……我们同……”

    “妈!”

    沈母彻底红了眼,直接蹲下身子准备捡钱,这简直就是财神爷临门,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明显就带了三万块,倘若再不答应,万一对方把钱收回去,她非得哭死。

    有了这三万块,别说让苏家那小子去坐四五年牢,让她去都行!

    却哪知刚一有所动作,便被旁边的儿子抬手挡住。

    “小华,你……”

    沈母瞪着眼珠子望着他,心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傻!

    沈洪华傻吗?

    他一点不傻,不仅不傻,反而很聪明。

    诚然,钱谁不喜欢,但钱却不是万能的,至少钱买不了寿命,买不了爱情……

    说爱情或许有些矫情,但事实证明,钱买不了他心爱的姑娘。

    他家比苏家总该有钱吧?

    可又有什么卵用?

    他喜欢的姑娘照样嫁了别人。

    他为什么一定要让苏洋坐牢?

    因为苏洋一旦判刑,他就有了机会!

    书记那人什么脾性,庄子里没人不清楚,最好面子的一个人。

    他能同意女儿再跟一个囚犯生活?

    这是往大的方面讲。

    往小的讲,小娟就真的甘心守四五年活寡?

    她可是尝过男人滋味的,而且她的身子自己也看光了。

    所以,在沈洪华看来,只要苏洋的判决一落实,小娟几乎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只要一想起她那光滑细腻的身子,沈洪华就一阵口干舌燥,再看向地上的三万块钱,诱惑力也就不那么大了。

    他爸妈很能赚钱,家里就他一个儿子,以后全部都是他的,何必急于一时。

    “外地佬,别以为有几个臭钱了不起,老子不稀罕,带着你的钱赶紧滚,别说三万,就是三十万都不中,老子就是要让苏洋那小子蹲号子!”脑子里捋清了头绪后,沈洪华一脸不屑道。

    当然,他也就是放个嘴炮,真要三十万摆在眼前,估计也是傻的。

    “嗯?”李亚东情不自禁的蹙起眉头,三万块居然都不动心思,这倒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自然不清楚沈洪华心里所想。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不应该啊?

    “叔叔,我们走。”

    李亚东深深地看了沈洪华一眼,带着钱和苏父离开了宅子,他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其中必然有什么内情,否则道理上讲不通。

    他决定先回去,向苏家人问个清楚,再做打算。

    “这……”沈母目视着二人离开,眼神始终没离开过李亚东手中的黑布袋,直到二人消失在院墙拐角处。

    “小华,你怎么搞的,那可是整整三万块啊!”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儿子我现在被打断了腿,一辈子都是个瘸子,这口恶气不出,以后我在庄子里还怎么做人,你是想我成了瘸子不算,还要一辈子抬不起头吗?”

    “我……”

    沈洪华这么一说,沈母顿时无言以对。

    ……

    苏家。

    饭菜已经摆上了桌,用盘子反扣着。

    看到丈夫二人回来,苏母立马迎了上去,一脸期待的问,“怎么样?”

    苏父长叹口气,也不说话,苏母又将眼神落在李亚东身上。

    李亚东苦笑一声,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她。

    苏母扯开袋口一看,吓了一跳,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不过转瞬间,就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问,“这么多钱……他们还不同意?”

    “是啊。”李亚东无奈耸肩。

    “完了。”苏母瞬间红了眼,全身的力气像是一下子被抽空,幸好跟在身后的小娟激灵,搀扶了她一把,否则非得栽倒在地。

    “小洋这牢……看来是坐定了。”

    一阵阴霾笼罩着苏家堂屋,一帮人围坐在饭桌旁,却是没人抬筷子。

    “先……吃饭吧。”苏父毕竟是一家之主,牵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记得还有客人在,对着李亚东示意了一下,又望向李婷婷说道:“丫头,饿了吧,来,先吃饭。”

    “哦。”李婷婷接过他递来的筷子,拿在手里却不敢动,扭头望向小叔叔,见他点头后,才夹起一个白面馒头,细嚼慢咽起来。

    “叔叔,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事?苏洋过去和那个沈洪华有过节吗?”

    “没有啊……”苏父蹙眉回道:“小洋那孩子实诚,跟庄里人一直很和气,人家男孩子皮,爱打架,他从小到大连架都没打过几次。”

    “那就奇了怪。”李亚东百思不得其解,这件事明显说不通。

    为了一口气,视三万块的财富而不顾,若说那沈家是个十万元户,还能理解,可关键它不是,他们整个家的财富加起来,或许都不足三万块。

    如此,这件事情就显得有些诡异。

    “他……他俩有过节。”这时,始终没怎么说话的小娟,突然出声说道。

    “哦?”李亚东扭头望向她,“什么过节,说来听听。”

    苏父看到小娟一阵扭捏,没好气道:“哎呀,叫你说你就说,他以后就是你姐夫哥了,没外人。”

    他这个媳妇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害羞,这大概跟年龄也有些关系。

    “哦。”小娟点头,看了李亚东一眼。

    旁边的李婷婷同样如此,心里在寻思着,她那个未曾谋面的小阿姨,到底长啥模样。

    “那个……沈洪华以前经常来找我,我让他不要来,他就是不听,小洋也知道,起初倒也没事,后面我爹不是答应了我和小洋的婚事嘛,他还来,小洋就经常和他吵架,有一次晚上,俩人在小河边还打了一架。”

    李亚东见她突然停了,不由问道:“就这?”

    “嗯。”小娟点头。

    “这算什么过节?”李亚东微微有些无语,“我的意思是……说句不吉利的话,就是那种恨不得对方死的过节。”

    要知道三万块钱,在这个年代绝对不是小数目,若说没什么深仇大恨,根本说不通。

    “这个……”小娟摇摇头。

    “咦?不对不对……”

    苏父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被李亚东抬手制止,因为他脑子里突然捕捉到一点东西,得赶紧捋一捋。

    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李亚东起身离开座位,托着个腮帮子,在堂屋里漫无目的的踱着步子。

    过了好半晌后,他的眼神越来越亮。

    是了,老话说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那抢了人家心爱的姑娘……

    本身,不正就是深仇大恨吗?

    从刚才小娟的话中不难听出,沈洪华那家伙无疑是非常喜欢她的,经常去找她,可却她突然结了婚,身边多了位护花使者……

    以前经常能看见的心爱姑娘,现在却不怎么好见,心情无疑十分痛苦,那假如把她丈夫关进监狱……不也就意味着,横在自己与心爱姑娘之间的那条沟壑,慢慢地合拢了吗?

    “小娟!”

    蓦然想到这里,李亚东的眼神亮得吓人,猛地扭头望向小娟,“我想问你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但这关系到能不能救出苏洋,还希望你如实回答。”

    小娟被他刺人的目光盯着有些发毛,赶紧低下头去,弱弱道:“你……你问。”

    “假如……我是说假如,苏洋真的被判刑了,你父亲,会不会要求你改嫁?”

    “小李,你这……”苏母猛地瞪大眼珠子,要不是对眼前的小伙子印象不错,指定开口就是一顿臭骂,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眼下儿子被抓,他们两口子最怕的就是这刚过门的媳妇起异心,有这个媳妇在,儿子就算真坐几年牢,出来还能好好过日子,可万一这个媳妇跑了,儿子将来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的身份,哪里还好找媳妇儿?

    “阿姨勿怪,想要救苏洋出来,就必须弄清楚沈洪华那小子在想什么,要是他这边真的不能指望,我只能再另想其他办法,但您要知道,想将一个犯罪事实确凿的人从号子里救出来,并不是一件轻松事,只怕还得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李亚东还有一句话没说:那样肯定有风险,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干。

    他暂时的计划,还是打算从沈洪华这个当事人身上入手,三万不行,那就五万,五万不行,那就十万。

    他唯一担心的是,沈洪华那小子另有所图!

    所以,才会有如此一问。

    “你别插嘴。”苏父看了妻子一眼,喝止道。然后又望向儿媳妇,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说,“小娟,你就直说好了。”

    其实他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因为这件事情悬在心里始终是个疙瘩,书记那个人……

    小娟看了公婆一眼,又望向李亚东,眸子里已然水汪汪一片,带着哭腔说道:“其实……我爸……我爸他……已经找我谈过话,说是……说是小洋要真坐了牢,要我……要我……呜呜呜……”

    她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李亚东已然明了。

    如此一来,事情就对上号了。

    很明显,沈洪华那家伙对身为人妻的小娟,始终念念不忘,是铁了心要把她弄到手。

    想必他对书记的脾性很清楚,对于此事也做过预判,知道苏洋一旦入狱,他便有了机会。

    正因为如此,才会对三万块的财富弃之不顾。

    倒还真是一颗痴情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