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京师荣光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进入广场的两条宽阔石板路上,都有保安设卡,因为时间还没到,所以关卡暂时还没打开,外面黑压压的人头一片。

    皇冠车好容易穿过人墙,达到关卡外面,蒋腾飞从后车窗探出一个头,保安立马放行。

    三幢主建筑外面青石板铺就的广场中央,搭建起了一座红色高台,已经有不少穿着五颜六色演出服的演员们,在旁边准备,看造型,北方的大秧歌是少不了的。

    中建局的几位领导,带着工程帽,已经在办公楼底下等候。

    虽然整个工程蒋腾飞等人早已验收过,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在没有得到李亚东点头前,他们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李总不签字,他们就拿不到尾款。

    “徐工,好久不见。”

    “是啊,李总,好久不见。”一个圆脸中年人,上前与李亚东寒嘘一阵儿后,开始引导他视察工地。

    东方红广场项目属于整体承包,建造与装修都由中建局一手完成,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不仅速度更快,而且整体效果很好。

    三座主体建筑的内部装修风格,参照的是这个年代的香港大型物业标准,其实算不上十分奢华,中规中矩的样子,可如果你刚从王府井大街上的某个驴肉馆子打完牙祭后走进来,就显得特别高大上,金碧辉煌。

    一行人四处逛了逛,花了一个多小时,明显的毛病确实没有,很多东西李亚东通过蒋腾飞隔三差五的汇报,其实心里已经很清楚,毕竟是国家单位,不可能偷工减料。

    于是,也就很利索地在验收清单上签了字。

    一旁的徐工明显长出口气,这项工程利润确实不菲,但也着实把人折腾得够呛,再要整出点啥毛病,他估计自己会心脏病发作。

    “谢谢李总。”徐工呵呵笑道,赶紧把手里重若千钧的验收文件,小心翼翼地塞进公文包中装好。

    “先别忙着谢。”

    李亚东的一句话,令徐工脸上的笑容骤然凝固。

    “也别紧张。”李亚东笑着说,“东方红广场的项目完成得还不错,也让我看到了中建局的能力,所以我手里还有一个项目想交给你们,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还有?”徐工一吐出这两个字后,立马就后悔了,恨不得甩自己俩耳光。真是玩了一年命给他玩怕了,送上门的钱居然潜意识里不想赚。

    这是病啊,得治。

    立马解释了一句,“哦,我是想说,李总的项目还真多。”

    “不多,接下来在京城里,应该也就这一个大项目了。”

    “大项目?”徐工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心情很复杂。

    说到底,他就是一个打工的,中建局是国有企业。

    一个工程做下来,他固然有奖金不假,却也有限得紧,主要还是替国家赚钱。

    他得权衡一下,犯不犯得着搭上老命。毕竟这位李总的工程项目,真的很难做,钱像大水淌来的一样,死命砸,上面领导自然是高兴,可他们却差点没被砸死,没日没夜地豁了老命在干。

    “嗯,比东方红广场项目大得多。”李亚东点头。

    “大……大多少?”徐工忙不迭地问,一个东方红广场项目,就差点没弄废他,再来个大,他怀疑自己能不能撑得住。

    “东方红广场项目占地不过五十几亩,而那个项目,有两千多亩,你说呢?”

    “两千……多亩?”徐工眼珠子猛地一凸,下意识地摁住胸口,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怎么?不想干?”

    “不不不……绝对没有。”徐工又不傻,就算真不想干,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啊,传到局里领导耳朵里,那还得了?

    讪讪笑道:“只是这么大的一个超级工程,我一个人估计负责不过来,得向局里汇报一下,让局里来安排调度。”

    “我也是这个意思,那就麻烦徐工转达一下,如果中建局方面有意向,就尽快和我联系。”李亚东心知肚明,中建局肯定不会错过这送上门的生意,只是这位徐工,大概真的被他玩坏了。

    得,也不缠着他不放,让他休息休息,换其他人来也行。

    “一定一定……”

    送走了徐工等人过后,广场上陆陆续续地有汽车驶来,老公司那边的人第一批赶到,接下来就是各路记者,还有市委派过来的领导他们对李亚东的身份知之甚详,这样的重要日子,自然要过来表示一下。

    令李亚东意向不到的是,北大方面,居然也派了人过来。

    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啊,没听说过哪所大学会派校领导来出席商业活动。

    “郑主任,赵老师,没想到你们会来,走,我们里面坐。”

    来人是郑鲜明和赵无衣,李亚东第一时间迎了上去,这令市委派过来的几名领导有些吃味,刚才他们过来时,这位李总可没有这么热情,只是简单地打了声招呼,更没有亲自接待他们,负责接到他们的是蒋腾飞和小猛。

    “小李同学不参加剪彩?”郑鲜明见旁边高台上剪彩仪式已经准备妥当,诧异地询问。

    李亚东瞥了眼高台底下的十几部相机,笑着摆手,“不剪了,有人剪。”

    他是实实在在的尝到了做透明人的好处,就譬如在香港,他可以大摇大摆的一个人,跑到铜锣湾最繁华的路段吃碗牛腩面,李超人敢吗?四叔敢吗?刘銮熊敢吗?

    成日出个门三五成群的,累不累?

    “郑主任,他就是这个低调性子,在北大读书那会儿就这样,恨不得所有人当他透明的才好。”赵无衣笑呵呵地插话,倒是对李亚东的想法知之甚详。

    “小李同学年纪轻轻,便能有这等心性,视名望如浮云,难得呀。”郑鲜明感慨道。

    “没那么夸张,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纯粹嫌麻烦。”李亚东讪讪一笑。

    说着,引导二人进入了办公楼。

    郑鲜明与赵无衣能来祝贺,就已经很难得,以他们的身份,肯定不会参加剪彩活动,这一点李亚东心知肚明。

    一行人乘坐电梯直接来到了顶楼,这是十二层办公楼里,目前唯一布置好的一层,办公设备一应俱全。

    一间会客厅里,齐家兄弟上了茶水,三人坐在沙发上相聊甚欢,窗外传来礼花齐鸣的声响。

    通过俩人,李亚东对北大的改变,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因为他那一亿人民币的捐赠,北大可谓彻头彻尾的换了新颜,倒是羡煞了隔壁邻居。

    “小李同学,我们这次是受校长所托,过来祝贺一下,也没带什么贵重礼物,这里有校长题的几个字,聊表心意。”

    实际上李亚东老早就注意到赵无衣手里拿着的那个黑色画桶了,约莫有些猜想,所以没好询问,看来正如他所想一样。

    郑鲜明取出画桶里的一张卷起的宣纸,放在玻璃茶几上缓缓地摊开。

    入眼的是四个强劲有力的毛笔大字京师荣光。

    所谓“京师”,便是指北大,北大原名叫作“京师大学堂”。

    “荣光”二字就很好理解,骄傲的意思。

    落款处还有丁时孙校长的署名。

    “希望小李同学不要嫌弃。”

    “这么会?!”李亚东用力摆手,眼神注视着茶几上的宣纸,内心激昂万分。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却出自北大校长之手,道明了他李亚东,在北大师生心中的地位母校的骄傲。

    这是一种肯定,对于李亚东来说,胜过黄金万两。

    “阿龙,小心收起来,拿去装裱一下,把它挂到我的办公室。”

    “是,东哥。”齐龙会意,小心翼翼地将它卷好,走出会客厅。

    郑鲜明和赵无衣并未久待,等到楼下剪彩仪式完毕,市委领导在蒋腾飞等人的陪同下上来时,就已经离去。

    与他们的会谈,就要显得乏味得多,除了吹捧还是吹捧,李亚东耳朵都听起茧了,不过人家上门祝贺既是客,一顿酒宴是必不可少的,就在附近的京城饭店,摆了五桌,公司所有员工全部到齐,大家都很开心,老员工们也确实好久没有相聚,大家可劲儿的敬酒,直接把李亚东给撂倒了。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抬手看了看表,九点一刻,险些耽误了正事今天与孔思清约好,要去丰台那边看地皮。

    “死胖子,起床了。”他们就下榻在京城饭店,张春喜睡着在他隔壁,李亚东穿好裤子后火急火燎地过去敲门。

    这家伙昨天也喝断片了,比他还先倒下。

    敲了足足两分钟,才把张春喜给喊醒,还是齐家兄弟比较自律,昨天其实也喝了不少,李亚东让喝的,毕竟在自家地盘上,犯不着这么警惕,哪个不怕死的要敢在京城饭店里滋事,也算他有种。但这会儿不仅吃过了早饭,连晨练都回来了。

    上午九点半,一行四人开着田磊的那辆魔都牌轿车,离开京城饭店。

    蒋腾飞倒是有意把自己的皇冠腾出来,不过李亚东没要,人家的婚车,开着总感觉不自在,倒不是抠那点钱不愿意买车,自己本身就是造汽车的,买那么多别的品牌的车,像话吗?

    等年底龙腾基地那边路虎汽车就可以投产,到时还怕没车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