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学会放下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监控室里。

    李婷婷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显示器,一眨不眨,就连呼吸都似乎已经停止。

    她嘴上虽然说得信心十足,但内心若说没有丝毫的担忧,那也是假的。

    毕竟那一纸合同的诱惑力,对于任何一个像成为明星的人来说,都太大了。

    李亚东比她稍微好一些,但也有限得紧,眼神同样没离开过显示器。

    会议室中。

    “杰克经理,我想问一下,这一条款写进合同中,有期限吗?”

    “没有。”

    杰克摇头,解释道:“我希望你明白一点,只要你从事这个行业,走这条路,公司方面无论如何都不会赞成你谈恋爱,更不会同意你结婚,恋爱问题是星途的最大禁忌!对你绝对百害而无一利,你要理解,公司这样做,也是为你好。站在私人角度讲句话,小方,你自己要考虑清楚,一边是你的前途,一边是你那个还未表明关系的小女友,你必须做出取舍。作为业内人士,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的背景里有恋爱关系的成份在,且不愿舍弃,不会有任何一家公司愿意签约你,不信你可以去试试。”

    方敏谦低着头,内心正在极度挣扎中,良久,轻声地问,“杰克经理,这么说,只要我愿意放弃这层关系,从此与她划清界限,东方红娱乐公司就会签下我?”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这是重中之重,另外还有一些小细节需要商谈。”

    “那……我愿意。”

    杰克眸子里掠过一丝寒光,冷冰冰地问,“确定?”

    方敏谦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明白对方的口气,为何突然间像变了个人一样,此刻脑子有些空白,只是下意识地点头,“确定。”

    他没得选,虽然他也很喜欢那个女孩,但,自古圣贤书中就一直说、包括从小父母也谆谆教导他: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

    是的,以事业为重。

    他没有妄读圣贤书,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教诲,应该……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至于那个女孩,他只能说声抱歉了。

    这样一想着,方敏谦原本晕沉的脑袋,也渐渐地清明起来,“杰克经理,那我们签约吧。”

    然而,对面的杰克却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双手环胸,冷笑望着他。

    方敏谦并不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正准备追问一下的时候……

    “嘭!”

    会议室的房门被一股大力撞开,一个梨花带雨、从气息上都能感受到悲凉意味的漂亮女孩,冲了进来。

    “婷婷,你……怎么会在这里?!”方敏谦大惊失色,眼神有些闪烁,不敢与其对视。

    “这是我家的公司,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李婷婷泪如雨落,带着哭腔声嘶力竭地怒吼道。

    此刻的心情唯有四个字能形容伤心欲绝。

    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孩,他明明说过,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哪怕去死!

    当初因为自己的一句玩笑,他毅然从几米高的岩石上跳海,似乎也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而如今呢,你当时的勇气哪里去了?

    你承诺的海誓山盟又去了哪里?

    仅仅为了一个明星梦,你就将我舍弃,还敢说爱我胜过所有!

    负心汉!

    “什么?!”方敏谦一双眼珠子瞪得滚圆,显得不敢置信。

    他虽然知道婷婷家很有钱,但也从未将她与大名鼎鼎的东方红集团联系在一起,据说这家公司市值超过百亿,他岂敢想象?

    这时,李亚东也踱着步子走进会议室,里面的声音确实有些大,惹得外面开放式大厅里的不少工作人员,好奇地伸头打量,他用余光瞟了他们一眼后,那些人赶紧低下头去,如同做贼心虚的小偷一般,随手带上了房门。

    “不用看,我是她叔叔,也是东方红集团的所有人。”李亚东莫无表情地回敬了方敏谦一眼,淡淡道。

    “你……我……婷婷……”方敏谦瞬间明白了所有事情,全身力气仿佛一下被抽空,瘫软在旁边的座位上。

    “老板。”杰克适时地让出了座位。

    李亚东踱步走了过去,坐在方敏谦对面。

    “你大概已经想明白了,不错,这是一次考验。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婷婷正在处对象,说句实话,对于她在大学期间处对象这件事情,她的父母是不赞同的,我也不赞同。但婷婷一直跟我说你如何如何好,对她如何如何爱护,即便她的父母依旧不会赞同,但至少婷婷说动了我,我甚至有意成全你们,抗下这份压力,去做她父母的工作。可惜啊……我才对你考验一次,你就令我失望了。”

    “我……”方敏谦痛苦地抱紧脑袋,不敢与其对视。

    他虽然对商业圈里的事情了解甚少,但也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能量,那在香港,绝对是能呼风唤雨的存在。

    而他,居然是婷婷的叔叔!

    他悔不该没对婷婷的家世刨根问底啊,否则,今天肯定会以喜剧收场,若他再与婷婷结婚,一个小小的星途,又算得了什么?

    悔恨、懊恼,这两种情绪充斥着方敏谦的整个内心。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大骗子!”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婷婷的眼泪自从在监控室听到方敏谦那句“我愿意”后,就没停止过,冲过来在他的后背上拍打了几下,然后又推攘一阵儿,对面如同死人一般的方敏谦,痛苦地捂着嘴,夺门而出。

    “跟上,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

    “明白!”杰克一溜烟地追赶上去。

    “我……可以走了吗?”方敏谦失魂落魄道。

    “你很急?”

    “我……没脸待下去。”

    “在你走之前,我觉得有件事情,或许有必要让你知道。别以为我有意设了一个局,引你入瓮,这个选择是很难,这点我知道。但我同样询问过婷婷,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吗?”

    “她……怎么回答?”

    “她说‘如果他愿意娶我,我可以不做明星’,这是她的原话。”

    方敏谦的身体猛地一颤,眼眶里打了好半天转儿的泪水,终于决堤一般的流下。

    “事已至此,你已经失去了追求她的权利,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她,如果被我发现,后果绝对不是你所能承受的。懂吗?”

    方敏谦猛地抬起头来,很想反驳两句,很想说“我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可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如同刀锋一般犀利的眼眸,到嘴的话,又被吞了回去。

    “懂……”他有气无力地回话,声若蚊蝇。

    他似乎真的没有权利了,或是说……没有资格。

    婷婷的家境比他优越何止百倍,为了他,却甘愿放弃自己的梦想。

    而他呢,身在福中不知福,为了一个明星梦,几乎不假思索的就放弃了她。

    他们俩人的爱,明显不对等,所以,他不出意外的败了。

    一败涂地!

    方敏谦走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下了电梯,但这件事情远没有结束。

    杰克走进办公室。

    “人呢?”

    “在休息室,英姐她们几个女人正在安慰。”

    李亚东点点头后,手指敲击在实木桌面上,发出富有节奏的“哒哒”声响,思忖了有一阵儿后,说道:“这个方敏谦,让他在香港消失吧。”

    “啊?”杰克大惊,下意识地问,“消失?”

    他必须得搞清楚啊,因为汉字博大精深,“消失”这两个字的含义实在太多。

    万一误解了老板的意思,那可就掉大发了。

    “不是要他的命,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离开香港,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也不能拿钱砸,我并不想让他过得太舒坦,懂吗?”

    方敏谦那小子如果真是什么烂货,纯粹欺骗婷婷的感情,不吹牛的说,李亚东真会让他彻底消失。以他如今在香港的势力,轻轻松松地便能不惹一身腥的办成此事,吴志熊在他的暗中支持下,目前在香港的地下世界,最少能稳坐头三把交椅,这种小事情甚至到不了他那个层面。

    但他不是。

    平心而论,这个方敏谦不算什么坏人,所以李亚东也不好过分打压,让他身无一物的离开香港,就权当对他的小小惩戒。

    至于缘由,谁让他害婷婷伤心呢?

    而他李亚东就是这么护犊子。

    同时这样做,大概也能让婷婷尽快走出伤痛。

    “明白。这个简单,一闷棍敲晕,放在远洋货轮上运到非……”

    杰克贼兮兮地献上自己的计策,但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李亚东摆手打断,“这些我不需要知道。”

    “哦。”杰克意犹未尽,一脸悻悻地点头。

    “去吧,尽快搞定,我不希望他再与婷婷碰面。”

    “了解。”

    当天夜晚,香港包氏的一艘驶向非洲埃塞俄比亚的远洋货轮,在尖沙咀天星码头,鸣笛……

    接下来的几天,婷婷完全像变了个人一样,往日脸上总挂着的俏皮可爱的笑容,消失不见,茶不思饭不想,身子骨一日比日消瘦。

    李亚东看在眼里,叹在心头。

    安慰的话已经说了一箩筐,或许有点作用,或许没有。这是一道坎,必须得靠自己迈过去,相信经历此事之后,婷婷应该会成长不少。

    胡秀英和李冬梅等人,也是一个劲儿地打听状况,她们并不知情,李婷婷只说在学校功课没学好,被老师批评了,她们也弄不清真假。

    而李亚东也替她保守了秘密。

    “小叔叔,你……把他怎么了?”一个午后,李亚东正坐在花园里看书,李婷婷走过来踌躇地问道。

    “放心吧,我并没有伤害他,只是让人送他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李亚东合上书,示意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李婷婷坐下后又问,“那……我还能见到他吗?”

    “傻丫头。”李亚东伸手摸着她的小脑袋瓜儿,摇摇头,“大概……是见不到了。”

    “可……我想他怎么办。小叔叔,我想他,好想好想……”李婷婷扑倒在他怀里,蒙着头,放声大哭。

    李亚东长叹口气,轻声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你要相信小叔叔,再见他,未必是一件好事,那个男人不值得你这样做。傻丫头,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放下。未来的某一天,你肯定会遇到真正的白马王子。但他……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