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美好时刻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这个新年异常热闹,哪怕过去在老家的时候,老李家的人也不可能凑得这么齐,就像刘金菊经常说的那句话“嫁出去的女儿是别人家的”。

    李春兰和李冬梅自从出嫁之后,这还都是第一次陪母亲、哥哥、弟弟一起吃发财饭。

    李亚东本来还想把张春喜喊过来,不过打了通电话到丰台那边,得知他前两天已经回家去了,也就作罢。

    对于今年的发财饭,李亚东特地提了两个意见,都被家人采纳。

    第一,把发财饭的时间改到大年三十的晚上。

    每年大年三十的凌晨爬起来吃发财饭这件事,一直令李亚东深恶痛绝。

    他还特地询问过村里的老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俗。老人们说那是因为过去穷,把发财饭定在凌晨起来吃,就没什么胃口,吃不下太多东西。

    李亚东觉得这个习俗必须得改,毕竟今时不比以往,现在日子好过了,还老实按照过去的穷习俗过个啥劲?

    对于老祖宗留下来的习俗,好的嘛,我们自然要遵循,至于可以改进的,自然也要与时俱进嘛。

    第二,既然是在北方,那么就入乡随俗,今年的发财饭按照北方的习俗,吃饺子。

    一家人吃完早饭就开始忙活,男人们出去采办年货,女人们就在家里制作美食,有些功夫菜必须得提前准备,就吃而言,南方人要比北方人讲究。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丸子。

    北方人做丸子,多是几样蔬菜、或是外加一些肉食切成碎,和上面粉即可。

    而南方人不同,南方最常见的鱼丸,过年必须要吃的一道菜肴,基本每个家庭主妇都会做,但就是这样一道菜,倘若拿到北方,就完全是饭店里才有的功夫菜。

    取新鲜的大鲢鱼,片下肚皮肉,剔除鱼刺,剁成鱼蓉,再佐以适量的调味料,兑入淀粉后,充分搅拌。

    这个年代可不存在搅拌机,全靠人工,而想让鱼丸做出来好吃,这一过程,理论上讲持续的时间越长越好。

    所以,有时候一搅拌就是一两个小时,想想都累。

    李亚东一早就和大哥二哥一起出了门,没开车,弄了一辆三轮车,直到中午才回来,采办了整整一车的年货。用的毛巾等日化工品,吃的蔬菜和肉食,玩的炮仗和烟花,全都不差,应有尽有。

    刚走进院子,就闻到一阵浓郁的香气从厨房里飘出,屁颠屁颠儿地跑进厨房一看,原来是母亲胡秀英正在炸酥鱼。

    刚刚不是提到做鱼丸的步骤嘛,做鱼丸通常只取鱼肚皮的部分,因为刺比较少,而其他的部分自然也不可能浪费掉,就利用它们来炸酥鱼。

    切成大小一致的鱼块,裹上一层面粉,放入油锅中炸至金黄,香死个人不偿命。

    吃法也很多,炒着吃,下火锅,都可以。

    李亚东从筛子里迫不及待地拾起一块,吃得满嘴流油。

    中午大概也基本不用再做饭了,因为厨房里的好吃的实在太多。

    炸完酥鱼炸肉丸,炸完肉丸炸藕夹,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炸,炸完之后不仅利于储存,吃起来也方便,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下火锅,放进去煮热即可。

    家里的女人分工明确,这边胡秀英的油炸食品还没弄完,那边李春兰的鸡血糯米也出锅了。

    过年肯定是离不开鸡鸭鱼肉的,相比起其他三样,南方的农村人更中意鸡,家家户户也都有养,过年再怎么的也得杀几只。

    农村散养的老母鸡,可谓全身都是宝。

    鸡血糯米,是一种李亚东家乡的特色小吃,在别的地方似乎都没见过。

    杀鸡的时候把鸡血保留好,然后再将糯米掺入其中,放点盐巴,上蒸笼蒸熟就好。用菜刀将如同红枣蛋糕一样的鸡血糯米切成条状,同样有很多种吃法,看个人喜好。

    不过李亚东反正已经等不及了,早就拿着小碗凑了上去,跟他一样猴急的,还有一个李二宝。

    小家伙激灵的很,一直待在厨房就没出去过,这里“钓鱼”钓一下,那里“钓鱼”钓一下,小肚皮吃得圆滚滚的。

    中午陈月娥还是抽空煮了一锅饭,至于菜就简单了,李亚东这里现成的炭炉子有,酒精炉子也有。厨房里刚做好的好吃的,一样弄一点,煮了一锅大杂烩。

    等吃完饭后,没忙完的人继续忙,忙完的则分成两班,一班负责包饺子,一班负责贴对联。

    李亚东被分入了包饺子的队伍,毕竟主意是他出的,别人也不太会干。

    就说擀饺子皮这件事,老李家的女人一个都不会。

    主要还是南北饮食差异化的问题,她们只会擀那种四方形的“包面皮”,有些地方叫抄手。

    对于圆形的饺子皮,这一技能还需学习。

    李亚东不得不手把手的教大家如何包饺子,所以进度有些慢。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年三十的发财饭,一桌子全是好吃的,作为主食的饺子能吃多少,那也是假的。

    主要还是气氛。

    “饺子”这玩意儿,对于南方人来说,或许只是一种吃食,但对于北方人来说,却远不止如此,更象征着一些美好的意义。

    即便不在家,但一些祭祖的仪式还是要照常进行,用胡秀英的话说“也请列祖列宗来首都过个年”。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四九城里随处可见烟火升空的景象,老李家众人忙碌了一天之后,也终于坐上了餐桌。

    吃饭地点在东厢房的堂屋,李亚东还特地把电视机搬了过来。

    一家人一边吃着发财饭,一边看着春节联欢晚会,那叫一个惬意。

    “来吧,大家一起举个杯,咱们家的发财饭有些年头没有凑得这么齐,我就祝大家往后的日子越过越好。”胡秀英率先提起酒杯,送上了第一个祝福。

    她其实之前心里头还有些不太得劲,因为不能回老家过年,不过现在看着眼前儿孙满堂的景象,也就释然了:只要儿孙们都在、都好。她在哪里过年,其实根本不重要。

    众人齐刷刷地站起身,在一片欢声笑语中,饮尽杯中酒。

    随后的祝福话语基本不断,大家纷纷开启敬酒模式。

    人数确实有点多,虽然喝的是飞天茅台,但再好的酒也架不住这样喝,几圈下来就感觉脑子有点晕。

    不过也没关系,那就暂停一会儿,先看看晚会。

    小品《胡椒面》中,陈培斯和朱石茂这一对黄金搭档的演绎,逗得大家人仰马翻。

    休息好了后,大家继续开战,老爷们儿中,黄国栋是第一个缴械投降的,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电视里居然已经开始零点倒计时了。

    “二宝!”李亚东大手一挥,李二宝顿时会意,屁颠屁颠儿地跑向门外。

    他硬是撑到现在还没睡,就是为了这一茬,表妹琪琪早就与周公约会去了。

    等到众人结伴来到门外时,李二宝已经把之前放在屋檐下的几个烟花,全部抱到了院子里,摆放整齐。

    “4!”

    “3!”

    “……”堂屋的电视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

    “1!”

    当一个“1”字落下声音时,京城的天空,仿佛瞬间被霞光染红,四面八方到处都是炮仗声。

    李亚东也适时地将自家的烟花点燃,加入了这一普天同庆的行列。

    “砰!”

    礼花冲天而起。

    一家人依偎着在屋檐下抬头望去,皆是笑容满面。

    李亚东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再出现时,手里多了一部海鸥牌相机。

    “咔嚓!”

    这一刻的美好,被他永久记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