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家人离京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强哥,还有表嫂,我刚才说的那事儿能行吗?”赵春雷问。

    “这个……”周国强不由一阵踌躇。

    从现实情况出发,他自然希望多赚些钱的,不说别的,欠李亚东的五万块已经有些年头了,虽然人家从没催过,但这钱可是救命钱啊,结果还一直欠到现在,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奈何,他和媳妇儿俩人的工资加在一起,一个月也就三百块不到,算上逢年过节的补贴和奖金,再除去吃喝花销,一年撑死也就存个两千块。

    五万块钱,得存到猴年马月?

    这钱一天不还上,心里的愧疚也就多一分。

    可倒腾国库券的这个买卖,从本质上讲,完全是利用人们的愚昧和无知,愿意出售的人,大多并不清楚国库券的好处。

    这种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似乎有点坑人的嫌疑。

    反正周国强是打心眼里是这样认为的。

    再说个很现实的问题,假如他怂恿自己的朋友和同事出售国库券,那人现在或许不知道国库券的好处,但如果日后知晓了呢?

    意识到自己赚了他的钱后,关系难免会变得生份。

    得不偿失啊!

    像他这样年轻有为的国家干部,日后前途无量,若因这事有了“黑点”,简直就是自毁前程。

    所以于情于理,这事儿大概是干不得的。

    心里这样想着,对于自己的老表,周国强倒也不隐瞒,便将这里头的道道,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赵春雷听完后,猛地一拍脑门,“哎呀,看我这脑子,真是掉钱眼儿里了。对,强哥你说得对,这事儿你们还真不适合干,你和表嫂都是国家栋梁,以后指定能当大官,不能因为一点钱毁了前程。咱们金水湾十里八乡的老百姓,可就指着强哥你混出息,最好能混到中央去,那才叫牛逼!”

    他自己是没读过几本破书,但打心眼里崇拜有文化的人,如同这个年代几乎所有的平头老百姓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读书人走出去都好似头上顶着光环一样的原因。

    “所以这事儿你还得自己琢磨,既然是国家允许的,那就好好干,就像你说的一样,争取成为第二个杨百万。”难得老表如此为自己着想,周国强含笑点头回道。

    “那不行。杨百万已经不是我的目标了,我要紧跟李老板的步伐。”赵春雷打趣着说。

    “哈哈……那你可就别怪我说句大实话,这事儿啊,悬!你找遍全世界,估计也没几个李亚东啊。”周国强哈哈大笑。

    李亚东干脆低着头不说话,他能怎办?老师当面,也不能把她丈夫的嘴封起来呀。

    众人谈笑风生,那两万两千块钱赵春雷最终还是收了回去,一来周国强不接受,二来,他算是终于弄明白了,眼前这小伙子哪里会把五万块钱放在眼里,只怕压根就懒得要,只是表哥表嫂不答应罢了。

    得,算我多此一举。你们两口子就慢慢攒吧,等过个十年八年攥齐了还回去,人家指定还是不能要。

    他自认别的本事没有,但走南闯北也有将近十个年头,观人识面的眼力劲儿,还是有些的。

    接下来自然是一顿丰盛的午餐,对于周家而言,李亚东亲自登门,没有喝杯水就走的道理。

    真要给放跑了,指定得被人戳脊梁骨。

    ……

    老李家的一帮人,一直在京城待到元宵节过。难得能过个如此悠闲自在的新年,有几人甚至都舍不得走,刘金菊肯定算一个,李婷婷也是一个。

    不过没撤,李婷婷得回香港上学,至于刘金菊,出门一月有余,家里要拾掇的事情多了去,她不回去谁回去?难不成让胡秀英回?

    她倒是想呢,可三个儿子,外加两个女儿,没一个人答应。

    正月十六的这天,一家人准备分道扬镳,四合院里满是不舍。

    “大哥,三哥,还有四姐,反正还是那句话,旁边这几处宅子我立马找人着手筹建,估计也费不了多少功夫,年底前肯定能完工,到时你们自己看,愿意搬过来就随时搬过去,像大哥如果实在抽不开身,指着逢年过节过来住住也行,权当给自己放个假,来京城旅个游。”李亚东笑着说道。

    李亚民、李亚军,包括李冬梅都还未作表示,一旁的刘金菊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抢着应声道:“那肯定的!放心吧,小叔子,等宅子建好后,你往县里作坊边的小卖部打个电话,我立马就搬过来。”

    李亚东笑着点头,“行。”

    李亚军白了自家媳妇儿一眼,没好气道:“要一个月建好了,你下个月就搬过来?急个什么劲儿。”

    “我急怎么了!”为这事儿刘金菊倒是寸步不让,埂着脖子回道:“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来就算了,反正我是肯定要来的!”

    “好好,你来你来,哦不,你干脆就别走得了。”李亚军也是一阵头大,他是家里的第二个大老爷们儿,哪好意思看大哥一个人在小县城里打拼,自己却跑到首都来享福,完了赚的钱还要分自己一份儿?

    事情不能这么干,兄弟也不是这么做的。

    但如果他在家,家里肯定要有个女人缝缝洗洗、生火做饭吧?

    “我就来!”刘金菊眼睛都红了,向旁边一指,带着哭腔说道:“你不想二宝,我还想呢!”

    李二宝是指定回不去的,他爸妈平日里都有事情要做,经常在县城住着,忙的时候一个礼拜才回来一趟,他从小就是被奶奶带大的,完全离不开,至少现在还不行,连睡觉都要抱着奶奶才睡得着。反倒是妈妈,能见到就最好,见不到也就算了,顶多哭哭鼻子。

    胡秀英也是一样,真要让这个大孙子离开身边,估计不亚于刮走一块心头肉。

    这个道理老李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明白,二宝要走了,他娘只怕打死都待不住,所以,压根就没提二宝回家的事情。

    她这么一说,李亚军倒是顿时没音儿了,这个理由很充分呐哪有母亲愿意离开孩子的?

    就是强行将其分开,那讲道理,都是罪过。

    “好了好了,亚军,到时房子建成了,你就让金菊住过来好了,二宝天天跟着我这个奶奶,倒也不是个事儿。”胡秀英挥着手打了圆场,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她都发话了,老李家三兄弟都是妥妥的大孝子,李亚军哪敢不听,也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是啊,亚军,这样也好。家里不用担心,到时你吃住在我那里好了,家里我隔三差五的回去拾掇一下就行。”陈月娥也出声缓和了一下气氛。

    “嗯,好,嫂子,我知道了。”李亚军点头道。

    刘金菊微红的眸子里掠过一丝狂喜,不过稍纵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