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革命的堡垒要从内部瓦解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生活中有些事情往往越是追寻,越不得而果,然而当你按耐下那份躁动时,却又总能在某个不经意间不期而遇。

    李亚东曾幻想过苏薇是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不然怎么从没瞅见过她出来吃饭呢?

    没想到今天中午,却在学一食堂碰了个正着,同行的还有她的一波室友,总共六个人。

    “兄弟们,江湖救急,饭盒全部上交,晚点我请你们吃大餐。”

    孙卫国三人嘿嘿一笑,对于李亚东的那点破事了如指掌。成人之美这种好事自然不能打板寸,再说还有李老板承诺的大餐,一次吃大户的机会,万万没有错过的道理。

    手里捧着三个饭盒外加两个搪瓷缸,李亚东来到打菜的窗口,对着打菜的师傅大手一挥道:“师傅,照满的打,扒肘条,干烧肉都要,再挑几个好吃的荤菜。”

    “得嘞。”厨师约莫对这位逢来必点招牌菜的小伙子也不陌生,知道是个不差钱的主,抡起勺子使劲往饭盒里塞,一个饭盒起码塞下了三份菜的量。

    李亚东付完钱后,盖好盖子摞在一起,抱在怀里来到了苏薇她们那一桌。

    “哟,这不是李学弟嘛,胃口不小啊,一人顶了我们六个。”陶露饶有兴趣的望着他。

    而苏薇却低下头去,继续细嚼慢咽的吃着自己的饭菜,权当没有看见。

    李亚东瞥了一眼那个饭盒,里面就一个水熬白菜外加小撮米饭,约莫能推测出她的家境并不好。

    “陶学姐说笑了,一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多……”说着,李亚东把饭盒往桌面上一放,并且逐一打开。

    “哇!四毛钱一份的扒肘条和干烧肉,还有烧鸡块和糖醋鱼。”

    “不对啊,这份量咋这么多?”

    几位小姐姐都惊呆了,很想问李亚东一句:食堂是你家开的吗?偌大的饭盒里面咋就没个缝隙?

    想她们平时偶尔吃顿肉,花了好大力气对打菜师傅撒娇打滚,也顶多比男生们多一丢丢。这人莫非他老子在食堂里干活?

    苏薇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瞬间有些倒戈意向的室友们,冷冷的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苏学姐此言差矣。”

    李亚东呵呵一笑,“主要上次舞会上有些鲁莽,还有些不礼貌,所以想借此机会给你和陶学姐陪个不是。”

    “我也有份?”陶露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即使上次这位李学弟确实有些不礼貌的行为,也早就忘记了。

    “必须的。”李亚东面露微笑,态度诚恳。

    只要锄头挥得好,不怕堡垒挖不倒。前辈有云:想要征服一个女人,就得首先征服她身边的闺蜜。

    “那……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陶露试探着问道,主要这几个饭盒里的菜,份量有些重。

    “要是客气,就说明陶学姐还在生气。”

    “我竟无言以对……”陶露哈哈大笑,果真不客气,起身把饭盒逐一拿了过去,每两位姐妹前面放一盒。

    “不错嘛,很对胃口。”她不顾形象的将一整块扒肘条塞进嘴里,吃得嘴角溢油,看了李亚东一眼。

    也不知道是说他,还是在说菜。

    “那行,几位学姐慢些吃,吃完饭盒放桌上就行,我待会过来收。”说罢,李亚东毫不拖泥带水的走了,不过也没走远,跑到一个拐角处暗暗打量着。

    “薇薇,吃一块?”

    “不吃。”苏薇倔强道,鼻夹嗅着近在咫尺的香气,嘴里完全是出于生理反应溢出口水,为了不至于出糗,只能埋头对付自己的饭菜。

    “薇薇,你这样可不对,那小子上次确实莽撞,那啥……后面也挺莽撞的。他是给咱们俩人赔礼道歉的,光我一个人吃算怎么回事?”

    “是啊,薇薇,我们几个可是完全占你俩的便宜,你要不吃,我们怎么吃得下。”

    “就是,不吃了不吃了……”

    几个姐妹达成统一战线,纷纷放下饭勺,就这么干瞪眼的望着她。

    “哎呀,你们几个好烦啊,想吃就吃呗,管我做什么。”

    几人扭过头去,权当没听到。

    苏薇气结,思想挣扎了好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妥协了。

    她们宿舍里六个人家庭条件都不好,这也是很普遍的现象,如同李亚东他们那个四人组,放现如今的燕园里,完全就是日后的f4组合。

    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不知道羡慕死多少人,像她们这种正常的学生,也就每逢节假日时能开开荤,尝一尝肉的滋味。

    这还得感谢党的政策好,感谢北大的领导们,每逢节假日的头一天中午,会给学生们发放一张免费餐卷,大家可以凭卷在任意食堂打两份菜。

    这顿饭也是同学们之间难得的聚餐时间,大家会各自打好菜,凑在一起找个静谧的地方,好好享受一番。偶尔也会奢侈的喝点小酒,学校南侧的大马路一直向东,拐几个弯有家“延吉冷面馆”,那里买散装啤酒,两毛钱一升,通常打满一暖水瓶,约莫一块钱左右。

    “好了,我吃了。”苏薇从身前的饭盒里夹了一块干烧肉,放到嘴边咬下一半。

    “这才对嘛!”几人相视一笑。

    “来来,姐妹们,这种吃大户的机会可不多,万千别浪费了,趁热吃。”

    李亚东躲在墙角会心一笑,只能感叹闺蜜的力量果然强大,不然让他去劝苏薇吃肉,估摸着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这个女孩子的性格他虽然没怎么摸透,但短短的几次接触下来,发现确实不怎么好沟通。

    这顿午餐李亚东前前后后耗费了五块八毛钱,非土豪不可为,就连徐泽政都对他有些刮目相看,认为得重新定义他口中所谓的“小买卖”。

    他算是有钱了,每个月他那个开桑塔纳的老爹会给他五十块钱零花,但一样不敢这么大手大脚,否则能顶几天?

    一阵秋风刮走了九月,当十月一号这天来临时,整个京城似乎都沸腾了,如同潮水般的水流疯狂涌向**。

    正值新中国三十五岁华诞,国家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

    在这样一个威武庄严的时刻,身在京城里的男女老少们,几乎没人愿意错过。

    李亚东他们也去了,不仅去了,还组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学生方阵。就在游行队伍路过金水桥边时,前方的生物系学长们擎起了一面条幅。

    上面用毛笔书写了四个苍遒有力的大字小平您好。

    一句最简单不过的问候,如同对亲人,如同对朋友,却饱含着广大人民群众最真挚的情感,是对那位八十岁老人,发自肺腑的至高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