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散伙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潘有利怔住了,或是说被吓到了。

    讲道理,是他有求于李亚东,想跟着他混混经验,学习一下发财致富的技巧,踌躇着人家日理万机,“收徒弟”的可能性应该不大,这才打算当个免费劳动力。

    也不算什么稀奇事,社会上拜师学艺,没见过徒弟还有工资拿的,逢年过节甚至还要贴进去一些孝敬钱。

    死都没想到人家答应得这么干脆,而且还直言不讳对他的赞赏,并委以重任、着重培养、许以不菲的薪资。

    十万年薪是个什么概念,潘有利都有点不敢想象。

    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未听闻谁能拿到这么高的工资。

    这样的薪资待遇在当下的中国是不切实际的!

    他突然意识到一点:一个人倘若能拿到这样的工资,何必要劳神费力的去做买卖?

    就跟着这样的老板好好干,未来飞黄腾达也不是梦啊。

    不得不说,李亚东的糖衣炮弹取得了显著成效。

    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在这个国民人均工资不破百的年代,十万年薪,是一笔天降横财,能拒绝的只怕没几个。

    日后的社会体系中会形成一个很古怪的现象:高学历人才通常只有打工的命,而真正的大老板,大多文化程度不高。

    究其原因,不外乎的一个道理:优越的待遇消磨了高学历人才的野心和抱负。

    在衣食无忧的生活坏境中,他们渐渐地习惯于安逸。

    而老祖宗早就警示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他们的那颗奋斗之心,也就泯灭于安乐的人生之中。

    反之,那些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没有人会许以他们高薪厚禄,他们如果想要获得优越的生活,就必须不停地奋斗。

    此消彼长,社会地位完全颠覆。先天条件好的,做了小卒,而先天不足那些人,最后却当了将军。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对于某部分人而言,高薪厚禄,其实是一记毒药。

    就譬如潘有利,他现在已然将这杯毒药放到了嘴角,且有一饮而尽的冲动。

    “那个……李老板,十万年薪是不是太多了点?”可怜的老潘同志甚至有点心虚,感觉自己不值这个价码。

    他是个聪明人,深知“拿多少钱办多少事”的道理,然而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他,对自己需要搬上台面那部分能力,始终不太自信,所以就寻思着先将某些事情摊明,以免到时让人感觉名不符其实,令老板失望。

    “多?”李亚东笑着摆手,“不多。切莫自谦,你是个人才,当值这个价码。我刚才不也说了吗,工资只是一部分,只要你好好干,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未来远不止这个价码。”

    李亚东斩钉截铁的一句话,落在潘有利耳朵里,又是一番别样滋味。

    不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吗?这一刻,潘有利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这辈子还从未被人如此重视过。

    此恩此情,无以为报,便将自己往后余生,双手奉上,随君沉浮。

    一杯毒药,一饮而尽,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潘有利内心中咬牙坚持了二十载的创业热情,此刻,轰然崩塌,尸骨无存。

    毫无疑问,李亚东这个罪魁祸首的“坑人计谋”得逞了,甚至比想象中还要顺利。

    从此,上hai滩注定要少一位汽车大亨,而东方红集团旗下,也必将收获一枚彪悍大将。

    ……

    一个小时后。

    龙腾基地后门。

    “我去……终于出来了!”

    “我就说了嘛,应该先去吃个饭的,看吧,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肚子都快饿扁了。”

    “哎呀,一顿不吃又饿不死,还是买卖要紧。看老潘这走路带风的模样,八成有什么好消息。”

    “哈哈……那可不?老潘是谁啊,飞机场挂茶壶的人物,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椰子棚下的三个人,顿时起身迎了上去。

    “怎样了老潘,跟那个李老板有没有谈谈?”

    “是啊,进去待这么久,不可能光吃饭吧?”

    “像龙腾公司这样的巨无霸,随便开扇小门,就足够咱们哥儿几个发达了,老潘这么精明的人物,岂能不知道把握机会?”

    三人一脸期待地望着潘有利,围绕在他身旁,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哪还有之前的埋怨嘴脸。

    潘有利一双小而明亮的眼睛,在三人脸上一一扫视而过,也算是看出来了:几个能同富贵,却不能共患难的家伙。

    点头道:“确实谈了些事情。”

    “我就说嘛!”

    三人顿时大喜,一人勾搭着他的肩膀,俩人扯着他的胳膊,在外人看来,关系简直铁到不行。

    然而,在三人脸上的笑容还没淡去的时候,潘有利却突然长叹口气,淡淡道:“咱们散伙吧。”

    “啊?”三人瞬间懵逼。

    肢体也很快从潘有利身上挪移开,一人甚至还推了他一把,没好气道:“好啊你个老潘,抱上了龙腾公司的大腿,整出了好财路,就想把兄弟几个甩了是吧?”

    旁边俩人顿时附和。

    “想不到啊老潘,你居然是这种人!”

    “就是,典型的白眼狼啊!你自己摸着良心想一想,当初刚来魔都那会儿,如果没有我们三个入股,你那个倒车的买卖能做起来吗?这几年你拿着我们的钱,赚了也不少吧,不说要你知恩图报,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你居然也做得出来?”

    三人一脸气愤,眸子里满满的鄙视之意。

    潘有利一听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后,也顿时来了火气。

    什么叫白眼狼?

    敢情好像自己落水的时候,这三人拉扯了自己一把一样。

    屁!

    就是一起合伙做生意而已,而且四个人拿的钱一样多,他也不比这三个家伙少半分!

    “你们既然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那我还真得跟你们捋一捋。”潘有利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说道:“当初我决定成立公司的时候,想拉你们入伙,那真是求爷爷告奶奶啊,好话说了一箩筐,你们还不信,硬要我签什么保障协议:钱如果赔了就我一个人兜,算我欠你们的,而赚了钱后就大家平分。当时也真是资金不足啊,为了把生意做起来,这么不平等协议,我也咬着牙签了。结果呢,我忽悠你们了吗,我骗你们了吗?公司八八年成立的,到现在满打满算还不到两年,你们一人投的那八万块钱,是不是至少翻了一半?而你们三个自己摸着胸口想一想,这接近两年时间你们都干了啥?公司一个礼拜你们三个才来几趟?而我呢,每天雷打不动六点钟跑到公司开门?店里的销售员一年加起来卖的车都没有我一个人多,结果最后赚的钱我还是按照约定跟你们平分,我特么都没意见,你们现在倒开始瞎bb了?”

    三人被他说得面红耳赤,无他,因为潘有利说的都是实情。

    他们三个都是魔都本地人,早就心照不宣的将这个外地佬当成了赚钱机器。事实证明他也确实很能赚钱,这两年来三人的小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坦。

    但现在,这个赚钱机器要撇开他们跑了,这是三人绝对无法接受的,他们已经习惯于这样坐享其成每天都有钞票进账的好日子了。

    “对,你说的有一定道理,有些方面我们确实没做到位,但有意见你就提嘛,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说出来我们还能不改?咱们得一码归一码。当初可是你求着我们三个投资的,我们三个也都投了,这事儿你是知道的,为了一人凑齐八万块,我们也是砸锅卖铁,就说我,过去的那个拍档都卖了,你现在突然撒手不干,你让我们怎么办,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啊?”

    “笑话!”潘有利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这个老高这么无耻,瞪着眼珠子说道:“那按你的意思,是不是咱们合伙开了个公司后,我这辈子就得卖给你们?”

    “你……”

    “你什么你?对,当初是我拉你们入伙的,但我让你们赔钱了吗?没有!反而让你们赚得盆满钵满。我不干了你们不会自己干吗,公司在那里又不会跑。再不济你们重归老本行也可以啊,又没人拦着你们!”

    “老潘,你这是铁了心要把我们甩了是吧?”

    “我就跟你们实话实说吧,我没有从龙腾公司里找到什么财路,而是决定加入这家公司,跟着李老板一起干。这事儿已经定了,改不了,所以你们就各自回吧。车行那边你们要干就自己继续干,不干就直接关门,没必要把脸皮撕破,弄得日后不好相见。”

    “相见,你还想日后相见?我信你才有鬼,就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会给别人打工?呸!老潘,算你有种。得,南方是你的老巢,我们也不自找没趣,但你给我记住,别让我在魔都的地界上再看到你,见你一次打一次,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就是!”

    “不打断你的狗腿才有鬼!”

    三人一人撂下一句狠话后,晃着膀子离开了,都是妥妥的十万元户,哪怕是在魔都,也不是碌碌无名之辈,自有一定势力。

    潘有利望着三人的背影,同样狠狠地啐了口唾沫。

    谁怕谁啊!

    他要是被吓大的,这么多年来也没胆子走南闯北走买卖。

    你猜怎么着?

    他过不了多久后,还真会去魔都,因为李老板派他到那边经营4s店。

    那到时就看看,是你们这三条地头蛇厉害,还是他这个背靠大树的过江龙更胜一筹?

    唯一令潘有利有些不太得劲的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他居然跟这样三个人渣,称兄道弟了这么久。

    想想就感觉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