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硬刚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办公室里。

    杰克将一份厚厚地文件交到李亚东手上,这就是他耗费两天两夜的时间,放下手头上的一切事情,动用所能动用的一切关系,对许多福此人展开的全面调查。

    说“调查出祖宗十八代”,那肯定是一句玩笑话,但确实十分详尽,简直就是许多福的平生履历。

    李亚东慢慢翻看,文件很厚,足足几十页,开始记载的是许多福在北方炒君子兰的事情,他没有太大兴趣,直接翻过。随后又是在京城搞“二发贸易公司”的事情,也是一样,那些他全都知道。

    不得不说,这个许多福还真是个不消停的主儿。

    非常能折腾,从小就不让人省心,读书时经常打架斗殴,和社会不良青年混在一起,抽烟、喝酒、赌博样样精通,还偷看亲姑姑洗澡,气得他爸七窍冒烟、忍无可忍,直接拎出一瓶农药放在桌子上,让他喝下去……

    他当然没喝,要不然今天也没机会给李亚东上眼药。而是跑了,那年他才十四岁。

    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只知道十年之后他回来了,腰缠万贯,回家后一句话都没讲,先甩了五沓大团结在饭桌上。

    他爸他妈顿时傻了。

    那还是七十年代的时候,五沓大团结,也就是五千块人民币,半个万元户。

    而那时京城市民的人均工资不超过二十五块,一年也就赚个三百来块,能存下来的更少。

    吓死个人!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发迹,很快成为了万元户、两万元户、三万元户……直至被李亚东打压破产,欠下一屁股高利贷,如同丧家之犬逃离京城,来到魔都。

    而他来到魔都后的第一笔翻身仗,也是外人难以想象的。他根本没有本金啊,做不了大买卖,那能怎么办?

    唯有空手套白狼。

    **十年代正是中国气功潮的时候,气功这种真实存在,却又虚无缥缈的东西,几乎令所有中国人都趋之若鹜。

    人们相信气功不仅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延年益寿,甚至修为高深的大师发功,能治百病。就连国家发射卫星,都得请一组“世外高人”联合发功,让他们以浑厚的气功托举住着卫星,好让卫星不至于掉下来。

    很荒谬是不是?

    可在这个年代,人们深信不疑。

    许多福正是看中了这个商机,自创了一套所谓的气功招数,找到一家印刷设合作,说自己奉师命下山筹集钱财修缮庙宇,但刚从山上下来,身无俗物,唯有一套师傅传授的气功招式,甚至还当着印刷设老板的面打了一遍,招式凌厉,大开大合,气势磅礴,然后人家就信了,给他印了一套气功秘籍,投放市场后,几度脱销,印刷设不得不连印数版……

    值得一提的是,几年后,许多福曾在酒桌上当着朋友们的面明言:那套“降龙伏虎拳”,的确是他自个儿瞎琢磨的。就瞅着怎么像样怎么来,灵感来自于过去读书时看的武侠小说。

    就这么个生意,让他累积到几十万的资金。

    然后他也聪明,知道此道不是长久之计,万一人家苦练几年,还是没练出来气功呢?

    所以就离开了这个行业,开始使用本名当初他使用的是化名,一个世外高人,也不能叫“许多福”这样的名字。继续从事过去的老本行,南北倒货。

    这时他早已还清高利贷,敢回京城了,就把魔都的稀奇物件倒到京城,没弄公司,只搞批发,基本货物刚下火车,就会被接了通知特地过来等候的批发商们一抢而空。

    短短两年,他的财富累积超过百万。

    但这,还不是他能到达今时今日地位的原因,他之所以能在魔都混得风生水起,究其原因,还在于他取个好媳妇儿。

    要说许多福模样其实也不算太差,口袋里又揣着百万家底,行事还总喜欢一副“老大”派头不管钱多钱少,身边总是不离马仔,平时出行都是一副前呼后拥的景象。

    就这副派头,这个年代的哪个小姑娘不喜欢?

    不管你信不信,这个年代的二流子总能找到好媳妇儿。小姑娘们就喜欢男人的那股子嚣张劲儿。

    桃花运来了挡都挡不住,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许多福在一个魔都的上流酒会上,与一个姑娘来了个“定情之碰”,那姑娘整整一杯红酒,全泼在了他的阿玛尼西装上,也怪那姑娘身架实在有点大,吨位超过一百八。

    其实许多福当时是很恼火的,他的一套西装可价值好几千呢,但他多留了个心眼,没有发火,还很有绅士风度的表示没关系因为这种吨位的女人,在这个年代的中国实在太罕见了,家境不可能差,在加上这可是上流酒会。最后一打听,果不其然,甚至比许多福想象的来头更大,市府三把手的独生女!

    这能错过?

    那姑娘还追着他要帮他洗衣服来着。

    错过了简直天理难容!

    管她是不是头母猪,反正他也不怕油腻,灯一关也是一个样,还肉感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姑娘胖是胖了点,但模样其实也不磕碜,能带上街的那种。

    寻常百姓家要能娶这么个胖闺女,还感觉倍有面子呢。

    于是乎,花了三天时间,许多福成功将她拿下。

    你还别说,这口儿他还真没尝过,原来挺带劲的。

    生米都煮成熟饭了,那能怎么办?

    一个红二代,一个成功富商,政商结合,大势所趋,倒也般配。

    俩人便完了婚。

    那还是前年的事情。

    也就是从那时起,许多福辉煌的人生开始了,有这么个老丈人撑腰,在魔都这一亩三分地上,谁还能不给点面子?

    南北倒爷的生意他都不愿意做,将目光放到了更为暴利的房地产行业。钱不够不要紧啊,凭他这张脸就能去银行贷出钱来,实在不行再把自己的胖媳妇儿给带上,那就更稳妥。

    于是,福都公司成立了。

    “我去……就他那歪瓜裂枣的模样,还能靠女人吃饭?”李亚东看完手中的资料后,都乐了。

    给气乐的,反正许多福在他眼里绝对算不上帅哥,至少没他帅。

    他都没靠女人吃饭,你丫的凭啥?

    不说自己好了,杰克的模样总该能甩那厮二里地不止吧,但他靠女人吃饭了吗?

    更别提门外还有一个正儿八百的美男子,人家靠女人吃饭了吗?

    反正没靠成是不是?现在正在这里打扫卫生呢。

    你说你丫凭啥?

    “那能怎么办?”杰克讪讪笑道:“人家还就靠成了。他那个老丈人,可不太好对付呀!”

    听他这么一说后,李亚东也是“啧”了一下,露出一脸棘手的表情。

    当然不好对付,市委三把手啊,这要在别的地方还好说,可这里是魔都啊!

    按照中国官场的惯例,许多福那个老丈人距离国副级,也仅仅只有两步之遥。南方重市,向来是培养中国核心后备人才的摇篮。

    李亚东不想承认也得承认,以他目前的政府关系网,扳手腕的话,决计是扳不过许多福的老丈人的。

    这一点用屁股想都知道,特别是在魔都本地。

    他之前思索的解决方案,不是想从政府这边突围吗?倒也不是说全然没有可能,他还没有真正的发威呢,以他的资金实力,以及产业规模,真要发威的话,中国还未成形的资本主义市场,只怕都得抖三抖。

    只是那个代价……

    他得考虑一下,为了对付许多福这条臭虫,到底划不划算。

    “狗日的,就说他怎么有胆子跳出来跟我作对,原来是抱紧了这么一条大粗腿!”

    “是啊。”杰克颇为感慨地说道:“有时候社会就是这么操蛋,越是品行不端、阴险狡诈的人,越是爬得高。”

    李亚东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

    弄得杰克猛地反应过来,瞬间大汗淋漓,连连摆手,“老板,我可没说您的意思,您是个好人!”

    借你个胆子敢不?李亚东没好气地白眼一翻。

    “不过也好。”李亚东盯着翻开的文件上的那个名字,长出口气,心知肚明,等再过个十来年,此人就是正儿八百的国副级了。

    到那时,许多福得嚣张到什么程度?

    再扑上来咬一口,李亚东都不一定能承受得住。

    所幸,那王八蛋猴急的性子忍不住,现在就跳了出来,也让李亚东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个人惦记着自己。

    那么,就趁现在,废了他,必须得废!

    “好?”杰克诧异。

    “没事,你不懂的。”李亚东自然不会跟他解释,摆摆手道:“虽然骨头很硬,但也不得不啃,他老丈人又不是他?那块13号地先放一放,我的计划改变了。”

    “啊?”杰克瞪着眼珠子看了他一眼,眼里有些异样,心想:老板莫不是怂了,故意给自己找台阶下?

    不过,也情有可原,毕竟在人家的地界上,再去跟人家对刚,可实在算不上什么明智之举。

    李亚东却是没空留意他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野路子肯定是行不通的,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我也懒得玩阴的了,就跟那个王八蛋硬怼,他有多大的本事,敢跟我扳手腕?这样,你这份资料还不是很详细,我要一份更为详细的福都公司的业务资料,不仅是对方的业务范畴,我要清楚的知道这家公司的所有情况,甚至包括银行账户里有多少钱,以及债务比例,全都要知道。给你三天时间,能办到吗?”

    “这个……办应该可以办到。但老板,我冒昧地问一句,您想干嘛?”杰克好奇道。

    感觉又没怂一样。

    “干嘛?”李亚东眸子里掠过一丝寒光,冷笑道:“我既然能让他破产一次,就能再让他破产第二次。我要弄垮福都公司,让那小子再去卖功夫秘籍。当然,这次他注定卖不动。”

    杰克情不自禁地打个冷颤,心里下定主意,这辈子都不招惹这个人。

    尼玛的,招惹一下,简直就是惹上了阎王爷呀!

    他连地都不要、生意都不做,就是要跟你死磕到底!

    就问一句,这样的人,你怕不怕?

    反正他是怕了。

    “但是老板,您有没想过一个问题,我们的实力固然雄厚,但那小子也不差,他虽然肯定没我们有钱,但他背后有关系呀,有银行支持!”

    李亚东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哦是吗?他有银行,我没有?你大概也是知道的吧,我在瑞银的授信额度已经达到二十亿美金,你知道中国目前的总外汇储备是多少吗?给他一个银行,又怎样?”

    “……”杰克顿时无语了,也胆寒了。

    好好,你牛逼,你牛逼,当我没说。

    我杰克这辈子要是招惹你,我就是畜生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