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汽车大佬的辛酸史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江城基地那边,李亚东暂时没去,一是路程有些远,二是因为那边有田三石坐镇,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田三石在他手底下干了这么久,几乎从没有出过差错,是个非常得力的助手。

    江城基地以后的厂长职位,自然非他莫属。

    他打算把更多的时间,留下来处理海蓝和香港的事务。

    这两个地方摊子最大,所需处理的事情也最多。

    十月十六日,李亚东带着齐虎,抵达海蓝。

    令李亚东意想不到的是,前来接船的是颜玮娴。

    她穿着一件白色蕾丝衬衫,下身是一件面料柔和的黑色直筒长裤,配上一双红色细跟皮鞋,一如既往的“s”形身材中,又多出一份挺拔,特别是那双大长腿,浑圆、纤细、笔挺,正儿八经的“腿玩年”。

    反正她是从不缺乏国际范儿的,很会穿衣打扮,现在身上还多出了一丝干练。

    越来越有霸道女总裁的气质。

    “诶,怎么是你?”李亚东笑着问。

    “因为我闲呗,刚好回岛休息一阵儿,基地那边也没再安排其他工作,不像朱厂长他们天天忙得死去活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过来接你了。”

    “不是,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三五天吧,刚从泰国回来。”

    “哦。”

    齐虎将行李放进蓝鸟车的后备箱后,颜玮娴直接将钥匙抛给了他,“阿虎你来开吧,你开得快。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哥呢?”

    “找了个媳妇儿,准备结婚呢,在家里筹备。”齐虎呵呵一笑,眼神朝别处看。

    他总不敢与颜玮娴对望,因为这个女人实在太美了,天知道东哥为什么把持得住。

    他很清楚,只要东哥点个头,这个极品大美女,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但他就是不点,其实在齐虎看来,以东哥这样身份的人,有个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香港那边多的是。

    虽说香港七一就废除了一夫多妻制,但流传数千年的老传统,哪是说改就能改的,没个几十年的缓冲很难实现。再加上香港又是资本主义社会,道德层面的约束不大,所以这个年代的香港大富豪,没有二老婆的可谓少之又少。

    “哦?结婚呀,那是大好事啊,可要恭喜了。”颜玮娴呵呵一笑,眼神不自觉地就落在李亚东身上。

    “颜姐,你这话还是留着跟我哥说吧,改明儿请帖肯定会送到。”

    “还会邀请我?”颜玮娴诧异,讲道理,她跟齐家兄弟并没有什么交情,平时见面也很少说话。

    “那可不?我们经常往海蓝跑,还多亏颜姐你照顾呢。”齐龙挠着脑壳回话,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赶紧挪开。

    人贵有自知之明,不念想,就不会犯错。他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他可以染指的。

    “行啊,到时候看在不在国内,如果在的话,我肯定会去。”

    “嗯。”

    三人打开车门上车,齐虎坐驾驶位,李亚东肯定是坐后排,颜玮娴犹豫了一下,也坐进了后排。

    她身上很香,李亚东嗅一下就知道,香奈儿五号,一款寻常女人很难驾驭的香水。

    它的创始人之一,香奈儿自己就曾说过“这就是我要的,一种截然不同于以往的香水,一种女人的香水。一种气味香浓、令人难忘的香水。强烈得像一记耳光一样令你难忘。”

    这个年代的汽车大多不算宽敞,而这款蓝鸟轿车的坐垫又极软,人坐在上面坐垫会“窝”起来,很容易凑到一块儿去。

    就比如现在,颜玮娴紧实饱满的大腿不自觉地就靠在李亚东腿上,感受着腿部传来的惊人弹性,李亚东很不争气的有了生理反应。稍稍坐正了一些,不至于让裤裆上的顶棚过于明显。

    颜玮娴似乎并未察觉到异样,笑着问道:“听说你刚从上hai回来,在那边待了很久?”

    “是啊,主要遇到一点麻烦,一个以前被我搞破产的人,突然发了,给我找不自在。”

    “哦?那来头应该挺大吧,敢跟你作对?”颜玮娴诧异,也来了些兴致。

    “是挺大的,不过没用。”

    “……”颜玮娴白眼一翻,道:“又被你弄惨了呗。”

    “死了。”

    “啊?”颜玮娴大惊,“你不会……”

    “放心吧,我没杀他,是他自己……”李亚东说着,便将关于许多福的事情,大致的讲了一遍。

    反正路程不短,闲来无事。

    颜玮娴听完后,一脸唏嘘,“这个人也是想不通,明明还有上千万身家,做个富家翁不好吗,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多好的事情,却偏偏为了一口恶气,非要找你拼命。还有,你也是的,当时那种情况,你居然真跟他交换人质,你不要命了?”

    “要啊,所以我压根就没打算坐以待毙,齐龙的枪口已经对准他了。”李亚东耸了耸肩道。

    “那……也太冒险了点!”颜玮娴蹙眉说。

    “不然怎么办呢,许多福的目标是我,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前台小姐送死?”李亚东苦笑道:“我原本确实打算没心没肺一把,但她跪下来跟我磕头的时候,就忍不住了。我当然也知道这种行为很傻,可毕竟是一条毫不相干的生命啊,她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要为我招来的恶果买单?再说句没好听的,假如当时那个姑娘是你呢,难道我也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

    “她不是我,要是我,就直接冲过去把炸药点燃了,那样你就安全了。”颜玮娴下意识地说,但说完后,就感觉有些不太合适,脸上有了丝红润。

    李亚东就更尴尬,同时,心里也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正所谓“无心之言最真实”。

    她既然是这样想的,要换现实场景,肯定也会这样去做。

    这个姑娘……对自己的感情,竟然已经达到如此程度?

    “颜姐,其实……你真的不用对我太好,你……应该过好自己的生活。”

    “你都叫我姐了,谁让你是我弟弟呢,我愿意。”颜玮娴看了他一眼后,大大咧咧地笑了笑。

    但这并未令李亚东心头好受多少,若真的只是个姐姐,那就好了。

    是不是人的一生中,注定会辜负几个人?

    也会伤害到几个人?

    这一刻,李亚东真有种将颜玮娴直接揽进怀里的冲动。

    “东哥,全面路堵了,好像在打架。”齐虎突然说道。

    这使得李亚东悄悄伸向颜玮娴后背的手,又瞬间收了回来。

    大概……这就是缘分吧。

    李亚东爬起来伸长脖子凑到前排去的时候,却是没留意到颜玮娴眸子里闪过的一丝黯然。

    “东哥,咱们还是不要下去了,先等等吧,这帮人身上带了家伙。”齐龙透过前挡风玻璃,指着前方打人中的某一人,拍了拍自己的腰间,示意道。

    李亚东也注意到了,鼓鼓囊囊的,不是长家伙,九成九的是把枪。

    他听了齐虎的话,原本真不打算理会,海蓝现在太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坐在车上等着,可透过玻璃窗看呀看,那个倒在地上的家伙,怎么这么眼熟?

    卧槽!这不是还没秃的李吉利吗?

    李吉利沦落到被人揍得满地打滚的程度?

    那这必须得救啊!

    李亚东瞬间示意到这是一个机会。

    为啥?

    因为李吉利是个大才啊!

    若能将此人招揽到麾下,自己的汽车事业,哪还用得着如此费心费力?就这个行当而言,历史的经验摆在眼前,人家只会比他干得更好,不会差。

    “阿虎,这个人得救,跟我一起下去。颜姐,你就在车上等着,别下来。”

    李亚东撂下一句话后,二话不说,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齐虎也不敢怠慢,把副驾驶座移到最后,从底下摸出一把手枪。

    这一举动差点没把颜玮娴看傻,她车上居然有把枪,她都不知道。

    “颜姐,你这辆车我们以前不是经常开嘛,就那时候放的。”齐龙注意到她诧异的目光,火急火燎地解释了一句后,便打门车门飞快地跟了上去。

    车外,黄泥巴土路上。

    李吉利已经被人打在地上缩成一团,一身黑色西装沾满了泥土,身上也是青一块乌一块,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打人的是一伙着花衬衫、穿大裤衩的家伙,应该是本地二流子,清楚这一点后,李亚东心里顿时稳了。

    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厉声道:“住手!”

    “我去……还真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啊,今天可算见着了。”二流子中为首一人,是一个缺了门牙,戴大金链子的青年人。听到声音后,晃着光光的脑门,斜睨着李亚东,一脸凶相。

    “哈哈……”其他几人顿时大笑不止,望向李亚东的眼神,犹如一匹饿狼发现了大肥羊。

    这时,齐龙来到李亚东身旁。

    “哟,还有帮手?”

    “大哥,这点子不简单,身上有家伙。”一个瘦黑瘦黑的二流子,最先注意到什么,凑到大金链子耳边说道。

    大金链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瞅,双眼顿时微微眯起,脸上的笑容也适时地收敛起来。

    “我说两位朋友,哪路的?我们处理自己的事情,没碍着你们吧?”

    这年头能带家伙事儿出门的,都不是简单角色,不可能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上手,有些话肯定得问清楚。

    海蓝现在虽然的确很乱,火器横行,但大多只为防身,真正的火拼事件,特别是光天化日之下,几乎没有。

    真要发生了,政府是不会容忍的,谁不按规矩出牌谁倒霉,政府若真要搞谁,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

    没人愿意当那第一个吃螃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