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一个交代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李亚东思索良久,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想要越过一位父亲,去收拾他的儿子,不产生摩擦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想要达成目的,最简单有效的办法,便是将他父亲一并收拾掉!

    不然怎样?

    去找堤义明谈判,说你儿子将我兄弟打成植物人,你如果还有点良心,就把你儿子交出来,让老子弄死他?

    痴人说梦罢了。

    但想要收拾堤义明,谈何容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现在即便不是世界首富,也是全世界能排得上号的超级富豪之一。

    刚才也说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财富,代表着一切。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李亚东也不得不承认,以他现在的能量,还不足以与堤义明正面硬怼。

    所以,如果想要收拾堤义明,或是让他投鼠忌器的话,似乎有且仅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比他变得更有钱!

    到那时,李亚东便占据着绝对主动权。

    交出你儿子!

    不交?

    那好,老子就用资本的力量灭了你。等到你失去了资本的保护伞后,一切,可就由不得你说了算。

    理清这些思路后,李亚东提起已经掉到脖子里的话筒,问道:“不好意思,刚才走了神儿,还在吗?”

    “在。”颜姑娘回道。

    “再交给你两个任务,安排几个人,分为两组,暂时驻留日苯,接下来什么都不干,一组人给我继续盯好那处庭院,我要时刻知道堤藤野的所在,不能让他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另外,第二组人给我调查关于堤义明的所有事情,包括他名下公司的运营情况,以及人脉关系,事无巨细,越详细越好。”

    “你……想要干嘛?”颜姑娘惊讶道:“难道想动堤义明?”

    她说完这话后感觉在说一句玩笑,这怎么可能?

    堤义明是什么人物啊,让日苯几大著名财阀掌门人纷纷抱怨“既生瑜何生亮”的超级富豪,是正儿八经的富可敌国。

    动他?

    怎么看怎么有种以卵击石的意思。

    到头来不要没撼动人家,反而将自己搭了进去。

    “对!”李亚东的回答斩钉截铁。

    “可是……”

    “没有可是!”颜姑娘刚想劝说两句,却被李亚东直接打断,“放心吧,我也没那么傻,现在就跑过去以卵击石,动他之前,我肯定会变得比他更强。相信我,办好我交代你的事情就行,一年时间,一年之后,我就会进军日苯,让堤义明在我面前投鼠忌器,如果不,我会连他一并灭掉!”

    “一年?”颜姑娘吞咽口水的声音清晰可闻。

    这是在讲故事吗?

    她掌管过海蓝财政大权,且与香港总部那边交往甚密,对于李亚东的家底很清楚。

    他确实很有钱,比以往自己想象中的还有钱。

    但,并非颜姑娘打击他,他与堤义明之间,仍然有着鸿沟一样的差距。

    至少也是一百亿、甚至两百亿美金的财富不平衡。

    仅仅一年,人力如何跨越这样一个巨大的鸿沟?

    或是说,一个人怎么可能在一年之内,赚到这么多钱?

    而且,即便赚到了这么多钱,与堤义明的财富基本平衡,就能收拾掉对方吗?

    真正的资本大鳄,没有一个是软柿子。

    所以是的,颜姑娘虽然一直以来都很信任李亚东,但这件事,恕她真的很难相信。

    因为这根本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是的!”李亚东沉声道。

    有压力吗,自然有。但压力既是动力,一个稀世罕见的机会摆在眼前,只要努力经营,未尝不能达成所愿。

    苏联累积了七十年的财富,总值高达数万亿美金,他也不要多,百分之一,足矣。

    此时此刻,李亚东才真正的为苏联之行,定下了一个确切目标。

    早前他想的是能赚多少算多少,但现在,巨大的压力临身,他必须得撸起袖子好好干了。

    “李亚东,你交代我的事情,我会着手办好,但我最后只说一句话,考虑清楚。”颜姑娘轻声道。

    “我考虑得很清楚。”

    颜姑娘“嗯”了一下,果然不再说话了。

    既然你要闹,那么,我便陪你。

    天崩地裂又如何?

    此生唯一愿,随君共沉浮。

    ……

    李亚东不得不尽快离开美国,赶赴苏联妥善布局,期待着将利益最大化,他的想法还是一方面,另外,他也必须给到郭家两口子一个交代。

    两口子的心思前段时间一直放在儿子身上,无暇顾及其他,现在儿子的病情已成定局,他们也被迫接受了这个事实,再加上李亚东等人的时常宽慰,回过神儿来后也有心思考虑其他事情。

    譬如,伤害儿子的凶手是否绳之以法?

    凶手逃跑的事情,他们到现在都不知情,主要前段时间没有主动问及,而其他人,也很难启齿。

    李亚东因为昨夜没睡好,起得比较晚,睡前煲了参汤,让齐龙早上过来送去了医院,而齐龙回来后,便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东哥,我……暂时没讲,说这件事情我不清楚,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齐龙叹着气道。

    李亚东同样长叹了口气,确实很难开口,可终究得要有一个人开口啊,这样的事情,瞒是瞒不住的,而且他们也没有资格隐瞒,郭家两口子有权知道真相。

    “行了,你和阿虎准备准备,我们明天离开,从这边直接出发去苏联。晚上我上他们家一趟,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好……”

    黄昏时分,李亚东从公寓楼离开,打车前往洛基小镇。

    这里便是他替郭家两口子购置房产的地方,距离麻省总医院直线距离不过1.5公里。

    美国地广人稀,人均可支配土地面积远超中国,所以大部分民众的居住坏境都还不错,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真要论起来,每家每户都是小别墅。

    大多都是环保的木质小洋房,前有停车坪,后有小花园。不是别墅是什么?

    他给郭家两口子购置的别墅,地理位置非常好,处于小镇的中心地带,旁边就是连锁超市、加油站,以及快餐店。

    虽然是一幢平房,但占地面积不算小,单是房屋面积就有两百七十个平方,房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房后是用木栅栏围起的一个小花园。

    别说住两个人,像李亚东他们六口之家住进去都绰绰有余。

    郭家两口子晚上也是要回来吃饭的,他们现在已经不在医院留宿,因为以豪华病房的标准,每晚都有专职护士定点查房,服务还算周到。他们通常是吃过晚饭后,再散步到医院看看儿子,跟他说说话,然后大约待到十点钟的样子,回来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再过去。

    李亚东选择过来的时间点刚刚好,两口子半个小时前从医院回来,正在张罗晚饭。

    “孩子他妈,亚东来了,面条多擀一张。”郭父邀请李亚东进门,对厨房里喊道。

    “哦,亚东来了呀,行,知道了。”郭母从厨房走出,看到李亚东后,笑了笑。

    郭父和李亚东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等待晚饭,一边聊着天。

    “叔叔,我明天就要离开这边,要去苏联,那边有些重要事情,必须得过去处理。这张卡你拿着,千万别推辞,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带,再说了,住在这边肯定也是要花钱的。”李亚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塞到郭父手中,不容拒绝。

    郭父看着手里的银行卡,苦笑摇头,最终,还是收了起来。

    虽然很不想接受,但实在没办法,他们如果还想在这边继续生活,想要在这边陪伴儿子,就必须接受,否则连饭都吃不起。

    “亚东啊,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你有事情就去忙你的,我们这边好说,苏姑娘和那个朵恩姑娘的电话我们有,真要有什么办不妥的事情,就给她们打电话,所以你不用担心。”

    郭父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李亚东一眼后,继续说道:“只不过啊亚东,有一件事情,我们还得问清楚,今天问了齐龙,他说不清楚,你应该知道的吧?就是打伤小琦的那个罪犯,啥时候判刑啊?”

    他们不敢说给儿子报仇的话,就想看到凶手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法院宣判的时候,想过去看看。

    “叔叔,其实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李亚东咬了咬牙,便将凶手逃回日苯的事情,如实道来。

    “什么?!跑了?”郭父噌地一下便站了起来,整个人瞬间红了眼,“怎么能跑,怎么能跑掉?那……我家小琦,不是白……”

    “啥跑了?”郭母闻声,也从厨房冲了出来,望向一脸激动的丈夫问。

    “凶手跑了!”

    “什么?!”

    “哐当!”饭勺砸到地板上的声音。

    “叔叔阿姨,你们先别激动,听我讲。”李亚东艰难地说,“他虽然跑了,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在这里对你们发誓,我一定会让他血债血偿,若违此言,誓不为人!但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这种跨国追凶的事情,有些棘手。你们……能信我吗?”

    “亚东啊,事到如今,我们不信你还能信谁啊。”郭父走过来紧紧地抓住他的手,热泪盈眶地说,“叔叔信你,小琦能有你这个好兄弟,是他的造化。自古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小琦如今这个样子,凶手怎么可以逍遥法外?叔叔等着,等着你替小琦主持公道。”

    “是啊,亚东。”郭母也凑了上来,泪如雨落,“我们什么都不求,就求个公平,那人害得小琦这么惨,应该吃官司的呀,不能让他跑了。”

    公平?这世间哪有真正的公平?

    李亚东长叹口气,但还是重重地点头道:“放心吧叔叔阿姨,我说到做到,你们什么都别想,照顾好小琦,等我消息。”

    “嗯!”

    两夫妻相偎在一起,分担着彼此心中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