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抵苏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离开美国之前,李亚东又一次去探望了郭琦,与他道了个别。

    没有什么激昂的言语,也没有什么信誓旦旦的承诺,李亚东只是拉着他略显冰凉的手,轻轻地说了四个字。

    “小琦,等你。”

    等你醒来,把酒言欢;等你醒来,逐梦未来;等你醒来,指点江山。

    苏姑娘和朵恩来到机场给李亚东三人送行,郭家两口子原本也要来,但被李亚东制止了。

    “薇薇,郭琦父母那边,平时多走动一下,他们语言不通,生活上或许有些不便。”

    “放心吧,我知道的。”苏姑娘点头,这种事情还哪需要人说。

    “朵恩,她现在行动不便,帮我照顾好她。”

    “知道了亲爱的李,你放心去发你的大财吧,不过等你更有钱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我哦。”朵恩俏皮地说,很典型的西方人性格,并不掩藏自己的心里想法。

    她对苏姑娘很好,但其中的一部分好,现在必然是有所图的。

    这一点,李亚东很清楚,但他并不在乎。

    他反而欣赏这样的坦率。

    “一定。”

    李亚东俯身吻在苏姑娘的额头,与朵恩也拥抱了一下,然后并不拖泥带水,大步流星地进入了检票口。

    一往无前的意思。

    飞机缓缓升空,透过舷窗望着下方不断变小的波士顿,李亚东忽然很享受这一瞬间的感觉。

    仿佛整个美国,都在自己脚下。

    倘若他能将这种感觉永久保留,那么,这世间的纷纷扰扰,能奈他何?

    这一刻,平生第一次,李亚东的心里生出了一个宏愿。

    他要,站在这个世界的财富之巅。

    ……

    莫斯科的气温真的是冷,明明已经到了三月,中国大部分地方春暖花开的季节,但这里却如寒冬没有什么区别,气温仍处于临界点以下。

    大概和晚上也有些关系。

    歌里唱的“迷人的夜晚”,李亚东丝毫没有感受到,也没有“银色的月光”、“静静流淌的小河”,实际上,河里已经结了冰。

    由于从波士顿过来,那边的日平均气温能有七八度的样子,所以蓦然进入这样一个冰天雪地的环境,走下飞机的那一刻,李亚东三人只有一个共同的感受:

    真他娘的冷!

    他需要一件衣服,最好是裘皮大衣。

    于是,有人送到了。

    胜利哥和罗叔结伴而来,开着两台拥有“社会主义的高级轿车”和“苏联工业的骄傲”双重标签的黑色伏尔加轿车,同行的还有四名人高马大、鼻梁挺翘的苏联壮汉。

    应该是保镖无疑,其中一人是真他娘的高,怕是得有两米。

    四人站立的姿势好似标杆,如果李亚东没有看错,应该都是军人出身,而且还是刚退伍不久的那种。

    “东哥,冷吧。”胜利哥呵呵一笑,将早就准备好的裘皮大衣,披在了李亚东的肩头上。

    “小龙小虎,你俩也有,在后备箱。”

    齐家兄弟闻言,顾不上矜持,赶紧把衣服拿出来穿上。

    “老板,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您给盼来了。”罗叔笑着说。

    李亚东一直有跟他们保持电话联系,知道这边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就等着他过来主持大局,由于美国那边的突发状况,倒是比约定时间迟了半个月。

    不过,他也没心情解释太多,淡笑着点头,道:“走吧,先上车。”

    胜利哥和三名苏联保镖上了一台车,李亚东和齐家兄弟、罗叔,另外还有那名接近两米高的苏联大汉,上了一台车,他充当司机。

    汽车缓缓启动,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罗叔指了指驾驶席,介绍道:“老板,这位是维克多,我们的安保队长,刚从部队退伍,以前是一名陆军上尉。”

    他用的是英文,维克多很好会意,通过后视镜望向李亚东,点头示意道:“老板好。”

    竟也能说一口流利英语。

    倒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类型。

    “维克多?胜利者?”李亚东饶有兴致地问。

    维克多明显诧异了一下,大概没想到这位年轻得有些过分的boss,竟对苏联的文化这么有研究,笑着点头,“是的,老板。”

    实际上李亚东对苏联文化并没有什么深入研究,只是这个名字比较常见而已。

    而且这三个字显然不是此人的全名。

    苏联的人名字……也是挺奇葩的。

    相比起欧洲大部分国家的人,他们取名的习惯更为复杂,譬如比尔盖茨。后面姓氏,前面名字,倒也清晰明了。但苏联人不同,他们的名字有三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为本人名字,第二部分为父亲名,最后一部分才是姓氏。

    这也就意味着名字中会包含两个“”。

    而且这还不算完,他们的名字通常……特别长。

    康斯坦丁格奥尔基耶维奇帕乌斯托夫斯基。

    了解一下。

    如果这个感觉还没什么。

    那么,这个了解一下:卡拉佩索斯坦福妮斯塔托布拉托斯旦不托斯格斯福特拉托。

    “连陆家上尉都退伍了?”李亚东望向窗外冷清的莫斯科街头,有些感慨地说。

    维克多眸子里掠过一丝稍纵即逝的黯然。

    他有种感觉,他们伟大的国家正在衰败,虽然目前还不是非常明显。

    但是,苏联以军事立国,没有了军,何以为国?

    这个想法他没有说出来,如果说出来,李亚东或许会回答他:你们的国家不是在衰败,而是已经衰败,接下来,衰败的征兆将慢慢浮出水面,直至整个国家四分五裂。

    关键就在于,冷战结束了,而选择结束这场冷战的苏联,衰败是必然的。

    两个超级大国并存于世的格局,是不可能存在的,人是贪婪的动物,政治家更是如此。

    当戈尔巴乔夫选择放弃自己的中东老友伊拉克,眼睁睁的看着美国吹响海湾战争的号角时。

    苏联这个战斗民族,便已经失去了血性。

    至少,它的领导者失去了血性。

    这对于一个崇尚战斗的民族而言,无疑是可悲的。

    你想要和平,你想要握手言和,你有真正权衡过美国会同意吗?

    当你释放出和平的信号,收回刺出去的长矛,卸掉身上的盔甲时,美国表面上好心安抚,实则,背地里正在磨刀霍霍,准备痛宰你这只大肥羊。

    说到底,戈尔巴乔夫太过温顺了,像一只温顺的绵羊,且耳根子还挺软,美国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这一点,日后的***就做得很好,任由美国那几任总统说破了嘴,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想要跟我谈和平、谈消减军备,好,先试试老夫手中的这杆长枪利不利,看能不能在你身上戳出一个透明窟窿?

    如果不能,那好,咱们就暂且坐下来谈谈,签个《中导条约》啥的。

    如果能……那就给老子闭嘴!

    老夫一生行事,何须你来指手画脚?

    ‘***,你现在身在何处?’李亚东心里想,倒还真想见一见。

    据说,世界上有这么一个男人,被誉为:世纪硬汉,世界强人,魅力男人,睿智总统,责任领袖,邪恶克星。同时,他也是当代所有总统中,唯一一个被称作大帝的人。

    他身怀绝技,柔道八段,跆拳道黑带九段,既能驾机灭火,又能飞镖捕鲸,还拥有木匠证,请问,全世界还能找出第二位这样的总统吗?

    当然找不到了。

    此人,便是日后俄罗斯人的神,***。

    当然,此时的***还只是个小人物,刚在克格勃中完成在东德的间谍任务,被调遣回国,担任列宁格勒大学的校长外事助理,以及圣彼得堡的市长顾问。

    李亚东都不敢想象,以这样微不足道的身份,戈尔巴乔夫最终是怎么被他给策划推翻的。

    只能说,***,真乃神人也。

    若有可能,李亚东真想助他一臂之力,提前结个善缘,总归没有坏处。

    “对了。”忽然想到什么,李亚东问,“我们的安保队伍,目前有多少人?”

    他用的是英语,有意说给维克多听的,自然也是想让他来回答。

    “十人。”维克多答道。

    “才十人?”李亚东微微蹙眉,“不够,远远不够。”

    开什么玩笑,仅仅十个人,这次出来接他就来了四个,这也就意味着大本营里现在只剩下六个人,而他在那里的工作人员,足有四五十个。

    能保护得过来?

    那些人冒着生命危险来替他打江山,他就有义务保障他们的安全。

    “老板,还需要人手吗?”维克多问。

    “当然,安保人员至少也要达到与工作人员1:2的比例,招不到?”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能招到,肯定能招到。只是张经理说目前招十个人就差不多。”

    维克多脸上顿时涌现出一股狂喜,原本下意识地就想问“你要多少”,因为随他一起退伍回来的老下属,实在太多了。

    而像他们这样的人,刚长成人就进入了军营,这辈子只会打仗,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又没有什么学问,哪里能轻松找到工作?

    大部分战友回家之后,整日以酒作伴,拿着那点微薄的退伍金,肆意挥霍,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若是能解决更多人的就业问题,他的心头会好过很多。

    而且,这些中国人十分慷慨,给到他们的工资,超过当兵时的十倍,足以让一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

    胜利哥此刻如果在车上,李亚东非得劈头盖脸的臭骂他一顿。

    想跟他省钱也不是这样省的,当初临行之前还特地叮嘱他,一定要重视安保问题。

    你丫的就算不怕死,也得考虑考虑别人呀。

    “别信他的,这点人手完全不够用。维克多,你还能找到多少人,我指的是有专业素养的正规退伍军人。”

    “老板,你要多少有多少!”

    “……”

    这尼玛的,苏联是把军队全部裁完了吗?

    “倒也不用这么多。”李亚东苦笑一声,思忖少许后,说道:“这样,你再帮忙招聘四十个。”

    他有他的考量,接下来或许会用到更多的安保人员。

    “好!老板,明天就能搞定!”维多克重重地点头,眸子里充斥着一股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