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吾家有儿初长成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一帆贸易公司的第一月工资发放后,最大的改变莫过于草帽胡同。

    人们惊奇的发现,那帮以往成日混吃混喝的“二流子”们,居然翻身农奴把歌唱了,有的全身到脚换了新装,都是市面上热销的衣裳,有的不时会去肉铺割几两肉,另一只手里指不定还能拎瓶老酒。

    胡同巷子的邻居们都纳闷了,这老天爷咋这么不长眼,发财尽发到这些人头上去了。

    也有人忍不住的好奇打听,可惜都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李亚东可是事先给他们打过预防针的,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不能透露他是一帆贸易公司老板的事情,小年轻们也知道老板为人低调,干脆就对此事守口如瓶,有些连已经找到工作的事情都没告诉家人,譬如蒋腾飞。

    蒋腾飞最近有多得意自不用提,从小到大口袋里从没超过五毛钱的他,这回一下子身揣一百三十多块巨款,如今连走路都是带风的。

    这不,有些时日没着家门的他,今天如同大变活人一样的换了模样,身上穿着一套松垮垮的黑西装,皮鞋擦得蹭亮蹭亮,两只手里提满了东西,哼着小调走进大杂院。

    最先看到他的是顾姨,一眼楞是没认出来,好半晌后才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问道:“小飞?”

    “顾姨,是我。”蒋腾飞嘿嘿一笑,停下脚步,挺胸收腹,刻意的挪动了一下身形,彰显着新派头。

    “哎呀,还真是小飞啊,这西装可真气派,弄得我都不敢认了。”顾姨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上前绕着圈仔细打量了一番,心里犯起迷糊。

    在她看来这身行头没个几十块根本拿不下来,那么问题来了,小飞哪来的这么多钱?别说他,蒋家两口子都不定有,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有些积蓄,也不敢让儿子这样祸害啊,更别提手里这又是烟,又是酒的,得花多少钱?反正她是算不过来。

    “气派吧。”蒋腾飞乐开了花儿,耸动肩膀抖着一身要让李亚东看到非得给出“不伦不类”四个字评价的黑西装,将手里的两捆东西放在地上,抽出一个方条纸盒递了过去,“顾姨,合盛堂的杏仁酥,拿去给晓晓吃。”

    “这……怎么行,这可使不得,老贵的东西了。”顾姨说什么都不要,东西贵重是一回事,主要有些担心,她可不想摊上什么事情,谁知道买东西的钱是哪里来的,万一是从家里偷的,叫她如何面对蒋家两口子?

    “哎呀,顾姨,你咋这么墨迹呢,一两块的东西,还真当什么宝贝。”蒋腾飞扭捏不过,干脆放在地上就走了,留下顾姨瞪着眼睛干着急。

    他大概知道顾姨在担心什么,实在太瞧不起人了,他蒋腾飞是差钱的人吗?

    顾姨拿着一盒杏仁酥想送回后院,果不其然,刚走到圆拱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怒骂声,也就适时地止住了脚步,寻思着先让人家处理完家事。

    “你小子还敢回来?”蒋叔今天刚好轮休,原本在院子里编簸箕,他有这门手艺,多少能贴补家用,看到儿子回来后顿时气不打一块出。

    “爸,别生气嘛,你看看我,看看我……”

    这时蒋叔才注意到儿子变了模样,手里还提着一堆东西。

    蒋腾飞满以为父亲会夸他几句,那知蒋叔一打量后,直接操起手里的篾刀就扑了上来。

    “诶,爸,这玩意儿可不行,会死人的!”蒋腾飞被撵得到处乱窜。

    “你个臭小子,几天不着家就不说了,现在还敢学人偷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孽种。”

    蒋叔是真的气红了眼,手里的蔑刀虽然不照身上砍,但看他下手的位置,似乎铁了心要断了儿子的腿。

    幸好这时蒋婉从屋里冲了出来,哭哭啼啼的将他爸一把抱住。

    “哎呀,爸,我听我解释嘛,我没偷东西!”蒋腾飞也是一脸郁闷,他能去干那种不光彩的事情?在他看来就算去抢也比偷来得光彩。

    “解释个屁!杀人要犯法,我今天不打死你,也要打断你两条腿,以后就在家当个废人,大不了我养着!”

    蒋叔怒火中烧,说着掰开女儿的手,就要继续冲上去。

    蒋腾飞也是火了,手里东西一扔,脑袋一低,伸长脖子,用手指说,“来,往这儿砍,谁躲一下谁孙子!”

    这一下倒是把蒋叔给镇住了,篾刀举起来,就这么停在空中。

    蒋腾飞也是惊出一身虚汗,趁机开口,“爸,我真没偷没抢,我找到工作了,赚钱了。”

    蒋叔此时已经冷静许多,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看他约莫不像撒谎,压住火气问道:“当真?”

    “那还有假……”说着,蒋腾飞便将一帆贸易公司的事情说了一遍。

    蒋叔听得一脸别扭,指着儿子说道:“就你?人家能让你当销售科长?”

    “我怎么了?”蒋腾飞昂着脑袋说道:“爸,我告诉你,你儿子我厉害的很,老板都说,我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料,以前你们都当我是二流子,那是你们不识货,幸好遇到老板了,才发现了我的价值。”

    “呸!”蒋叔直接回了他一口唾沫。

    这事换你你能信?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家伙,高中都没毕业,这才几天时间,就比他这个在单位里勤勤恳恳干了十几年的人还本事,一转眼就成了销售科长。

    这时蒋琬抹干眼泪凑了上来,“爸,你觉得小飞没撒谎,我前几天去五道口见到过,那边真开了一家公司,里面卖衣裳,还卖手表和录音机,都是顶稀罕的东西。”

    “哦?”蒋叔对女儿的话还是毕竟信服的,追问道:“真有这么个公司?”

    “真有。”蒋琬比划道:“挺大个门头,两幢房子合在一起的,不信你可以去瞅瞅。”

    “去!当然要去瞅瞅!”蒋叔二话不说,对着蒋琬嘱咐道:“你给我看住他了,我现在就去问问,要是人家跟他说的不一样,看我回来不打断他的两条腿。”

    蒋叔走了,蒋琬还有点担心,她虽然知道有这么一家公司,但也不敢肯定弟弟说的是真话。

    销售科长?

    她不禁上下打量了一下弟弟,虽然如今换了一身行头,看起来气派不少,但还是看不出哪里像个科长了。

    “姐,柳巷胡同的桂花糕,你不是一直想吃吗,我买了五盒,让你一次吃个够。”蒋腾飞倒是丝毫不担心,寻思着他爸去问问也好,免得他再浪费口舌,把扔在地上的东西拾了起来,递给他姐一盒点心。

    “真的?”蒋琬下意识的接了过去,狠狠地咽了口唾沫,这可是她最喜欢的点心,可想了想后,又塞了回去,道:“不吃,等爸回来再说。”

    “连你也不相信我?”蒋腾飞突然感觉人生有些无趣,将点心盒子往地上一放,“不吃拉倒。”

    五道口毕竟不远,蒋叔很快就回来了,他去的时候因为田磊不在,与他接洽的是老黄。

    虽然按照公司制度,他与蒋腾飞是一个级别,但谁都知道这小子是老板故交,于是老黄的一番极尽讨好的话也就不难想象了。蒋叔一路上脑子里都在回想着那句“我们老板说了,腾飞这孩子是大才,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回到家中,这回该轮到蒋腾飞生气了,坐在堂屋里闷不吭声,他爸从门口走进也视而不见。

    “爸,咋样了?”蒋琬忧心忡忡的凑了上去。

    蒋叔却没有理她,而望向儿子说道:“那个……飞啊,这件事情……”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干脆扭头对女儿说道:“婉儿,去把抽屉里的那张肉票拿了,上张屠夫那里割二两肉回来,中午咱爷俩走几盅。”

    “啊?”蒋琬当场楞在那里。

    蒋叔也不解释什么,看了一眼还在生闷气的儿子后,走到院子里,抬头望天,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