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小喽啰李亚东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虽然性感的西班牙女郎裤子都脱了一半,但还是被不解风情的李亚东狠心拒绝了。

    没办法,这个局他必须参加。

    贝妮塔之所以不遗余力的拉他入伙,想借助他的关系网,道理很简单。

    因为此次的招标会分为两个流程:公开竞拍和资质审核。

    两个流程依次展开,日期已经定下,两天时间这次的招标会便能尘埃落定。

    这也就意味着,即便你在公开竞拍的环节中出价最高,最后也不见得就能中标。

    因为,后面还有一道资质审核的流程。

    而这,抛开不为人知的审核标准不提,就得拼关系了。

    在贝妮塔看来,这是李亚东唯一占据优势的地方。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有些小聪明的西班牙女郎,所想也确实不错。

    作为三大私人势力中,最早来到乌克兰的李亚东,他在政府层面的关系,确实强过巴伦比公司和西武集团。

    不说别人,主理此事的尤里第一副议长,眼下都已经跟李亚东称兄道弟了。

    但是,她对李亚东的了解依旧过于片面,李亚东的关系网岂止局限于乌克兰政府一方?

    在得知此次招标会的流程的第一时间,他便开始进一步深耕克里姆林宫的关系网。

    作为曾经老大哥的“亲儿子”,而且此时的乌克兰和俄罗斯也不算交恶,大师兄的威严,总归有一些。

    甚至就连万塔方面,跟李亚东之间,也是有过“合作之谊”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万塔方面会不会偏向于他,按照目前的局势来讲,李亚东还真的不确定。

    因为此时他的竞争对手不再是单单的六国政府,还多了两个私人势力,更重要的一点,有一个西武集团。

    而小日苯和美帝之间的关系……世人皆知的事情,如同奴才和主子无异。

    在一颗“小男孩”原子弹夺去了整整二十万国民生命,并导致无数人畸形之后,这两个国家之间,为何还能相处得如此融洽,也是一个世纪疑问。

    或许……小日苯天生就欺软怕硬,妥妥的贱骨头一个,只有狠狠地揍疼它,才会乖乖的听话。

    万塔背后的势力,将有很大可能偏向于西武集团一方。

    而这股势力,却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一股势力,容不得乌克兰政府不重视。

    所以,哪怕李亚东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最后鹿死谁手,依然不太好说。

    他只能步步为营,力求不出错,也不放过任何一个能提升中标率的可能。

    包括竞价。

    虽说规矩如此,竞价最高者,也不见得就能笑到最后,但只要价格出得高,至少能笼络到乌克兰政府方面的支持。

    再加上他原本经营好的关系网,必然会事半功倍得多。

    ……

    一九九二年,一月二十七日。

    农历腊月二十三,在中国正值北方小年。

    距离春节也仅剩下八天时间。

    这个时日在中国,老百姓们通常都在喜气洋洋的置办年货,而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乌克兰,李亚东一行却还在为航母的事情劳累奔波。

    因为今天,是“瓦良格”号公开竞拍的日子。

    早上六点,李亚东一行便都从床上爬起,洗漱完毕用完餐后,差不多七点钟的样子。

    竞拍会八点钟开始,而酒店距离会议的地点最高拉达大楼,也不是很远,时间上完全没有问题。

    在门口等候维克多等人取车的时候,李亚东又撞上了贝妮塔,她同样带着一批人马,浩浩荡荡的从大厅里走出。

    “李老板倒是挺积极。”贝妮塔皮笑肉不笑地说。

    显然对于被李亚东拒绝的事,依旧有些耿耿于怀。

    “那可不?顶了天的大事,万万没有错过的道理。”李亚东淡笑着回话,干脆在她面前将“小喽”的身份进行到底。

    不过话又说回来,此事于他而言,确实大于天。所饱含的意义与巴伦比公司和西武集团都不同。

    对于这两家公司而言,“瓦良格”号只是一笔投资,一件赚钱的工具,但对李亚东来说,却是国家海上军事的振兴希望。

    “李老板,你如果以为单凭那点与乌方高层的关系,就能与我们两家公司抗衡,那就太过天真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牢不可破的关系,只有永恒的利益。原本这次你至少可以保证不亏,甚至……可惜啊,机会给到你,却被你白白的浪费掉。你注定会后悔的。”贝妮塔显得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

    客观讲,对上西武集团,她也有些心虚,毕竟资本不如对方雄厚,而且对方的国家后面,又有世界老大撑腰。

    所以才会找到李亚东结盟,只要能从他手上“借来”东道主乌克兰政府方面的支持,西武集团并不见得能占多大优势。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无妨。”李亚东没心没肺地摆手道:“就算实在没戏,过去见见世面也好。”

    贝妮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与他错身而过。

    原本她还是挺欣赏这个亚洲男人的,年纪轻轻,不依靠父辈余荫,便能混到如此程度,确实有能力。而有能力的男人,总会充满魅力。

    但现在,她突然发觉此人的能力其实并不怎么样,之所以能如此成功,说不定……更多的是靠运气。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总有一拨上帝的宠儿。

    也就瞬间失去了兴(性)趣。

    对于她的态度,李亚东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成年人,你会因为小朋友的幼稚行为而生气吗?

    自然不会。

    克莱斯勒缓缓启动,齐虎开车,齐龙双眼无神的坐在副驾驶座上,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李亚东知道什么缘由,问道:“阿龙,你媳妇儿什么时候生,日子定了吗?”

    “过两天就进医院,预产期在腊月二十**的样子,不过她说会尽量撑到我回去。”

    “哦。”李亚东点头,掰着手指头说,“今天,明天,此事不管成与不成,我们后天回莫斯科,然后赶在腊月二十八之前回国。”

    “好!”齐龙重重地点头,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