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胜利哥不想负责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早上八点,还是昨晚的那间清幽小居,中村小田为李亚东一行准备了丰盛的西式早餐。

    可望着桌面上精巧别致的美食,一行人全都没什么胃口,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对熊猫眼,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唯有颜姑娘迥然不同,气色红润,容光焕发,美艳不可方物。

    至于清水伊人,则躺在床上还没起来,倒也尝试过,可根本迈不开步子,疼得龇牙咧嘴,于是又被颜姑娘摁回到床上。

    房间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昨晚大家全都堕落了一把,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

    “把这两只鸡蛋吃了。”颜姑娘突然把她的那只荷包蛋也递到李亚东面前,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

    这个男人昨晚在她身上消耗太大,三个小时,你敢信?

    几乎伤了老底,必须得补补。

    “……”李亚东讪讪一笑,也没回话,开始埋头对付起鸡蛋。

    众人见他开始动筷后,才见样学样的也吃了一些,碳水化合物基本都没动,吃的全是富含蛋白质的食物。

    大家都得补补。

    等解决掉两只鸡蛋后,李亚东才望向颜姑娘,正色着问,“那个……清水伊人她……怎么样了?”

    昨晚自从胜利哥离开后,清水伊人那间汤田房就没人再进去过,早上李亚东特地让颜姑娘过去看了一下。

    “上午肯定是不好走动了,我待会儿弄点补品给她送过去,下午再看看。”颜姑娘说到这里顿了顿,没好气地瞟了胜利哥一眼,“怪就怪某些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人家姑娘还是第一次,哪经得起这么折腾。”

    怪我咯?胜利哥一脸悻悻,不过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得罪东哥的女人,讪讪笑道:“那我当时也是中了药,整个人都癫了,脑子都不清明,哪里考虑到这么多。”

    颜姑娘递给他一个大白眼,倒也没反驳,知道他说的是实情。

    “清水伊人的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啊,胜利?”这时,李亚东突然问。

    “啊?”胜利哥猛地一怔,道:“我……我哪知道。”

    “你不知道谁知道?”颜姑娘一听这话后,瞬间就来了火气,“你是想吃完嘴一抹不认账咯?”

    你猜怎么着,胜利哥还真是这样想的。

    又是那套说辞拿出来,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道:“那我不是中了药吗,她也一样,各取所需的事情,我能怎么办?”

    差点就没说出来“老子还损失了一大管生命精华”呢。

    “你这人啊,还真是有够薄情的。”颜姑娘被气得牙痒痒。

    “好了。”李亚东挥手打断了俩人,望向胜利哥说,“不管怎样,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这是不能更改的事实,人家是个淳朴的农家姑娘,不像这天府汤田里的女人,咱们身为男人,要有些担当,必须给个交代啊。你说对吧?”

    话是这样说不错,道理其实胜利哥都懂,可交代,该怎么交代?

    难不成将这姑娘给娶了?

    那胜利哥是绝对不愿意的,平心而论,这姑娘的姿色和身材都不错,他还挺留恋的……咳咳,但关键,俩人年龄相差太大,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且文化背景也有极大差别,就连沟通都有障碍清水伊人倒也能说一点英文,但也仅限最常用的简单沟通语。俩人在一起根本没有共同的话题,多糟心啊?

    胜利哥虽然私生活混乱,常常混迹于花丛之中,但对自己的另一半……或是说正因为如此,见多了各色各样的女人,才对自己的另一半,有着很高的要求。

    秀色可餐,这只是最基本的一点,最重要的,还是要性格相投、谈得来。

    而一个小他整整一轮的女孩子,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他可不想自己的下半生跟一根木头、或是充气娃娃一起渡过,那样忒没意思。

    另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要不……给她点钱?别,颜姐,你千万别误会,就像东哥说的,我纯粹是想承担一些责任,完全没有别的意思。”胜利哥这话刚一说出来,就发现对面的颜姑娘抓起餐盘要扔过来,赶紧解释道。

    “你把我们女人当什么了?谁稀罕你那几个臭钱?”

    幸好他反应够快,颜姑娘手中餐盘倒是没扔过去,但还是狠狠地刮了他两眼。

    胜利哥一脸悻悻,心说你是有钱人,当然不稀罕了,换别人可就不一定。

    李亚东也算是看出来了,胜利哥根本不想对清水伊人“负责”,既然这样,强扭的瓜,也未必会甜。

    他侧过脑袋,在颜姑娘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将这个道理讲给她听。

    颜姑娘听完后,轻哼道:“也是,像你这么风流、还没责任心的人,让伊人跟了你,就是害了她。”

    胜利哥耸了耸肩,也是没辙,心说你就当我畜生好了,反正别让那妞赖上我就好,我还没有做好养女儿的准备。

    “既然这样,颜姐,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去跟清水伊人沟通一下吧,看她想要些什么补偿,我们尽量满足。”李亚东叹着气说。

    有意跟清水伊人私下达成一笔交易,最好别将此事声张到清水家老两口耳里,不然李亚东真的感觉有些无颜面对。

    另外,他也知道日苯的文化很开放,不像国内。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国内,那就非常严重了,这个年代的中国姑娘能为贞操去死,但在日苯,显然不大可能。

    只希望清水伊人是一个正常的日苯姑娘,那样事情大概就简单得多。

    “知道了,我试试。”颜姑娘也是没辙,怪就怪清水伊人命不好,自己选的,却选他们之中最畜生的一个男人。

    不然换成其他人,李亚东和齐家兄弟不可能同她一起泡温泉,另外俩人应该都会主动承担责任。

    她却不知道,小芳和小志俩人差点没羡慕死胜利哥,他们实在找不出清水伊人哪里不好,在他们眼中近乎完美,要是能娶回家做媳妇儿,做梦都能笑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