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剧本不对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在颜姑娘的提醒下,胜利哥端着一只红漆托盘,上面摆放着精致的食物,走进了清水伊人所在的那间汤田房。

    时间缓缓流逝,众人吃过午饭后,依旧坐在原先的茶室里翘首以盼,快到下午三点的时候,胜利哥才去而复返,出现在茶室门口。

    众人原本还想问问怎么样了,可定眼一瞧,到嘴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因为根本无需询问。

    胜利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呢,正是对比起来身材娇小的清水伊人,她俏脸微红,紧紧的跟着胜利哥,右手还拽着他条纹衬衣的衣角,似乎生怕他跑了一样。

    显然,没有谈妥。

    哪怕胜利哥亲自出马都没用,清水伊人完全赖上了他。

    不过,倒也怨不得人家姑娘,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一个男人,她绝对有理由向这个男人索取应有的幸福。

    只是……胜利哥能不能给,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看他表情就知道,好像吃了坨狗屎一样难看。

    “所以……”李亚东打量二人一阵后,问,“你接受她了?”

    “怎么可能?”胜利哥差点没跳起来,“我让她别拽我衣服,她就是不听。”

    说着,还一爪子把清水伊人的白嫩小手给拍掉。

    然而……

    就在他转过头来时,清水伊人的手又放了上去。

    清水伊人其实不笨,即便语言不通,刚才这个男人用英文说的很多话她没听懂,但她却知道,这个男人不怎么喜欢她,也不想和她在一起。

    但是,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她想将自己的所有一切都献给他,只要他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就能明白自己有多好。

    她相信,假以时日,这个男人或许依然不会喜欢她,但肯定不会讨厌她。

    那么,她就知足了。

    “你们看,还说她听话呢,听个毛线!”胜利哥差点没炸毛。

    “你行了啊,我看着都感觉伊人可怜,她是怕你跑了,拽你一个衣角怎么了?”颜姑娘没好气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李亚东望向胜利哥问。

    “凉拌!我准备回清水家跟她祖父祖母明说,告诉他们这就是一个误会,该弥补的我会弥补,那老两口都是讲道理的人,我相信他们应该能体谅。再说了,我就不相信老两口舍得让唯一的孙女远走异国他乡,而且我要去的地方可是治安混乱、枪械横行的前苏联!”

    李亚东下意识地蹙了蹙眉,思忖少许后,道:“随你。”

    他本意是不想让清水家老两口知道此事的,能在清水伊人这个层面解决最好,但这样做,其实有点不太厚道。

    另外,此事说到底,还是胜利哥和清水伊人俩人之间的私事,也就随他去了。

    既然清水伊人已经可以正常活动,那李亚东也就不想再在天府汤田待下去,准备打道回府。

    找来中村小田,询问多少费用的时候,对方果然打死都不收。

    倒也在李亚东的意料之中,并未强求。

    一行人两台路虎揽胜,按照原路返回,期间路过一个小商品市场的时候,清水伊人突然请求开车的小芳停一下。

    “要上厕所?”胜利哥瞥了眼她白皙靓丽的脸蛋,心里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思索着如果这妞跟俄罗斯的那些大洋马一样,只把他当成***和取款机,那该多好啊。

    “不,不是上厕所。”清水伊人用并不流利的英文,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胜利君,你可以先借我一点钱吗,我答应要给赤井买一辆田宫四驱车,如果没有的话,回去之后他肯定会骂我的。”

    “他敢骂你,看我不削他!”胜利哥下意识地说。

    却换来一车人诧异地目光,包括清水伊人,不过她的脸蛋上,却比其他人更多一丝甜蜜。

    “胜利君,原来你是关心我的。”清水伊人一阵激动道,眼泪都差点没掉下来。

    胜利哥一阵无言以对,鬼知道他刚才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打算避开这么尴尬的话题。

    “胜利君,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你自己去,放心吧,我不会跑的。”

    “可胜利君是男生,眼光肯定要比我好,我不知道赤井会比较喜欢哪一种,还是请你跟我一起去吧。”清水伊人杵在车门旁,一个九十度鞠躬道。

    胜利哥也是没辙,他已经有些体会,知道这姑娘的耐心堪称变态,你要不陪她去,她能从现在开始央求到天黑。

    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另一辆车里,李亚东笑着说,“其实看着还挺般配的嘛。”

    “哪里般配了?”颜姑娘反驳道:“伊人多好的一个姑娘,张胜利那家伙就是个大坏蛋!”

    李亚东耸了耸肩,无言以对的意思。

    但你能怎么办,人家好姑娘就喜欢大坏蛋。

    一行人踏着暮色回到清水家,最兴奋的自然要数小屁孩清水赤井了,从姐姐手里接过田宫四驱车后,还仰天长啸了三声,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因为知道他们今晚会回,清水家老两口早就备好了晚饭。

    一行人坐在堂厅的榻榻米上,绕着饭桌吃饭的时候,气氛与以往却是有些不同。

    清水家老两口满以为这群中国客人,还有孙女,会给他讲讲这两天外出旅游的有趣事,然而并没有,大家全都自顾自的吃东西,闷不吭声。

    胜利哥知道,今晚是他的主场,深吸一口气后,望向清水一夫,道:“那个……清水先生,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件事。”

    “哦?”清水一夫见他表情严肃,略微有些诧异,笑着说,“张先生请说。”

    于是,胜利哥便将昨晚在天府汤田里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如实道来。

    “什么?!”

    别说清水老两口了,就连小屁孩清水赤井听完后,都大为惊讶,仔细打量了一番身旁的姐姐,就说她今天回来后,似乎哪里有些不太一样。

    “清水先生,对于此事,我非常抱歉,怪就怪汤田经理误以为我和伊人是情侣,因此擅作主张,使用了所谓的‘帝王香’,以至于我和伊人当时都失去了理智。我希望能得到你们的谅解,另外,虽然事发突然,但作为男人,我一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尽我最大所能,来弥补给伊人以及你们整个家庭带来的伤害。”

    清水一夫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低着脑袋、面色潮红的孙女,长叹口气,道:“罢了,看得出来,张先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好男人,虽然你的年纪相较于伊人来说有点大,但既然伊人也对你有意,那……我就把她托付给你了,还希望张先生以后好好善待于她。”

    “啊?”

    胜利哥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珠子瞪得滚圆。

    居然……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将唯一的孙女,“给”他了?

    这尼玛的,剧本完全不对呀!

    你不应该劈头盖脸的骂我一顿,然后再狠狠地敲我一笔吗?

    老子甚至都做好了当肥猪的准备。

    你倒是敲我啊,用力敲啊!

    可惜……清水一夫非但不敲诈他,得知此事后,望向他的眼神变得截然不同,完全是长辈看晚辈一样,已然当成自家人。

    就连清水慧子也一样,笑容和煦,上下审视了胜利哥一番,还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居然有点看对眼的意思。

    “这么说,你以后就是我姐夫?太好了!你长得又高又大,还帅,可比村里那些家伙强多了。另外你还有钱,对吧?”

    清水赤井一脸激动的望向胜利哥,弄得胜利哥嘴唇不断抽搐。

    这尼玛的,你们一家,能正常点吗?

    现在的情况是,老子一个老男人,拱了你们家的水灵白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