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克里斯汀结束证词后,同样在庭警的引导下,离开了法庭。

    而与此同时,法庭之中开始变得有些嘈杂,众人议论纷纷,都为堤腾野的心计感到骇然。

    毫无疑问,这就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犯罪行为。

    “肃静!”

    法官一声呵斥,使得现场很快安静下来。

    作为法庭之中的最高权力者,无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请辩方律师进行辩护。”法官望向庭中右侧,按照标准流程进行案件的审理。

    在全场的目光之中,堤腾野的辩护律师亚历克斯,缓缓起身。

    “法官大人,对此,我方没有什么好辩护的。”

    “哗”

    亚历克斯此言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没有辩护意图?

    这也就意味着,辩方全盘接受了控方的指控。

    感觉不可思议!

    就算是再难打的官司、再符合逻辑的控方指证,按照常理来说,辩方律师也要适当还击一下、试图从看似合理的逻辑中,找出一些对己方有利的漏洞。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辩方并没有。

    “真的放弃抵抗了?”别说丹尼一脸懵逼,就连李亚东都感觉十分诧异。

    “太好了!”

    “是啊,他们不敢打了!”

    郭家两口子就更不用提,险些没喜极而泣。

    丹尼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李亚东一眼,俩人几乎同时蹙起眉头。

    事情很诡异啊!

    李亚东微微眯眼,扭头望向不远处的堤义明,发现对方表情平静,没有丝毫的沮丧之态,这更让他心生警惕。

    但他一时半会儿还无法识破对方的意图、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鬼主意,至少目前形势对己方有利,递给丹尼一个安定的眼神,示意他照常继续。

    法官不留痕迹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既然如此,请控方律师继续举证。”

    “好的,法官大人。”丹尼深吸一口气,打算以不变应万变,即便他现在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方指控犯罪嫌疑人堤腾野三项罪名,其中畏罪潜逃罪名,在警方的介入之下,已成功获取犯罪嫌疑人堤腾野案发当晚的出境记录。”丹尼说着,向旁边的助手使了个眼色。

    助手会意,立刻起身,手持一份文件,走上秘书台,将其呈于检察官。

    检察官随后又将文件递交法官,法官过目之后,再次传递给陪审团成员过目。

    “请问辩方律师,对此需要进行辩护吗?”

    现场视线又集中在亚历克斯身上。

    “法官大人,不需要。”

    “……”

    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皆是一副愕然的表情。

    辩方似乎真的放弃了抵抗,一丝挣扎的意思都没有。

    法官也楞了一会儿,同样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但辩不辩护是人家的意愿,他无法强迫,也只能继续主持自己的审理。

    “请控方律师继续。”

    “好的,法官大人。”丹尼表情凝重的点头道:“我方指控的另外两项罪名是*****未遂和伤人致残。我申请传召被害人苏薇女士,她不仅是当晚的受害者之一,同样也是另一项罪名的目击证人。”

    对于这项申请,法官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批准,而是望向辩方律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因为鉴于苏薇女士在此案之中的敏感身份,按常理来说,她的证词是不可取的,只要辩方律师提出抗议,作为法官,他必须驳回这个申请。

    而且依靠经验来说,他也确定辩方律师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起身抗议。

    然而,一秒,两秒,三秒……五秒!

    令现场所有人都十分诧异的是,辩方律师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

    法官张了张嘴,像说点什么,却没说出口,似乎感觉有些无语。

    实际上他曾受到高层领导的隐晦点拨,希望他在此案的受理过程中,对辩方适当地进行“关照”。

    但特么的现在机会给到你,你自己都不知道把握,破罐子破摔,他想关照也有心无力啊!

    “批准。”

    既然辩方没有提出抗议,那按照司法流程,法官就必须批准。

    丹尼目视着庭警离开法庭,眉头蹙得更紧了,他原本也就姑且一试,连自己都未想到,苏薇真的能出庭作证。

    事情太顺利了,顺利得超乎他的想法,甚至让他生出一种不真实之感。

    他曾在脑子里设想过今天的庭审,以此来分析对方会使用什么手段这也是一名资深律师必须具备的技能。想到过很多的可能性,结果都反应出,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对抗。

    万万没想到,竟会如此轻松。

    轻松到他的很多布局,甚至无需展开,就譬如朵恩。

    原本他设想的是,等到普通证人李伟华和克里斯汀出庭作证之后,辩方律师肯定会从他们的证词中找出漏洞进行申辩,这时他就可以申请让关键证人朵恩出庭作证。

    然而,对方并没有使绊子,直接便接受了他们的所有指控。

    如此一来,朵恩甚至都无需出场。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他愈发有些心神不宁。

    如之前两名证人一样,朵恩在庭警的护送下,登上证人席,宣誓,并开始全面还原案发当晚的事情经过。

    全世界没有人再比她更清楚当晚的事情,她亲身经历并目睹了两项犯罪事实的所有经过。

    这一点,将对犯罪嫌疑人十分不利。

    等到苏姑娘结束了自己冗长的回忆之后,现场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咬牙切齿起来,愈发对堤腾野此人感到憎恨。

    “辩方律师?”法官望向亚历克斯,心想这下你总该申辩一下了吧?

    再不申辩,这官司根本就不用打,犯罪嫌疑人会彻底玩完,必将按照所触犯刑罚的最大刑期,来判刑。

    “法官大人,我没什么好说的。”

    “……”

    这个律师……怕是个假的吧?

    现场几乎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这样一名律师,怎么会有人愿意聘请他?

    更让人诧异的是,面对这样一个纯属摆设的律师,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却十分沉得住气,丝毫没有表示出对他有任何不满。

    真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