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滴水之恩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全投?”

    别说马升海了,一众县领导全都激动不已,差点没从椅子上站起。

    “这太好了!”

    “是啊,我县得到这八个产业,经济必将产生巨大飞越!”

    “果然是李总,不愧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家……”

    又是一阵马屁扑面而来,一众县领导嘴巴都差点没笑歪。

    不过从他们的话中就不难听出,他们对于李亚东的了解,其实依旧非常有限。

    全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家?

    哼哼……

    如果只是了解到这种程度的话,那他们就注定不会知道,李亚东刚刚成为国家政协委员。

    而作为李亚东而言,既然**不离十的确定自家县城里养着这样一帮蛀虫,不将他们一脚跺死,那就太对不起全县老百姓、以及生他养他的这个地方了。

    他们不是想贪吗,刚好自己手上没证据,如今主动找上门来,还能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吗?

    “李总,那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现在一起去县里,将相关文件签署一下?”马升海兴高采烈地提议道。

    “我说马县长,今儿个才大年初四呢,不急。”李亚东呵呵笑道:“这样好了,你们自己回去商讨一下,弄一份详细投资清单出来,然后那些地皮价值多少钱,搞个单据,我打算年后再安排人处理这些事,不过钱的话可以先打给你们也没关系。”

    “那……那也行!”

    不行就没道理了,他们如此殷勤的大年初四、年都不过,特地结伴跑上门来,不就是为了钱吗?

    既然钱能先到账,其他的事情,也就不值一提了。

    “哎呀,李总真是太爽快了!”

    “开玩笑,李总是谁?亿万富翁呢,我们整个县的骄傲!”

    “哈哈……说得对!”

    又是一顿马屁狂卷袭来,他们闻着臭不臭,不清楚,但李亚东已经被熏晕了。

    马升海提议要走。

    “这么急?”李亚东笑眯眯地说,“都到饭点了,不吃个饭?”

    “就……不吃了!”

    他哪里吃得下,赚钱要紧啊,这回任李亚东挽回都没用,带着一群手下,开着一辆黑色桑塔纳,以及两辆带帆布斗篷的bj吉普,火急火燎地走了。

    如果李亚东没猜错,三天之内,他们肯定会再回来。

    方驼子眼里有种止不住的艳羡,李亚东老早就注意到。

    看似不经意地问,“叔,昨晚吃饭时,我看村部那边墙都倒了一面,咋回事啊,该不会是遭贼了吧?”

    “怎么可能!”方驼子眼珠一瞪,“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谁敢偷村部……”

    不过,他忽然意识到什么,话还没说完,却是长叹口气,语调一转道:“不是遭贼,年久失修而已,这大晴天还好,遇到雨天那才叫麻烦,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完全不够用,办公室里像个水帘洞一样。”

    “咋不修修?”

    “哪有钱啊,跟乡里反应过好几次,但乡里一样穷得叮当响……”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李亚东一眼,意思已然明了。

    有些他搁在心里很久的话,似乎也无需再问,事实证明,他们村确实出了一条龙。

    “哦,原来是这样,那倒是得修修,都成危房了,人待在里面不安全。要不这样吧叔,我拿点钱出来,将村部的老房子推掉,重新盖一栋楼房。”

    “那敢情好啊!”方驼子顿时大喜过望。

    “走吧,叔,菜都上桌了,先吃饭,需要多少钱你回头跟我说一下就成。”

    “诶!”

    反正方驼子一开口,这钱李亚东还是得给,倒不如主动提出来,免得弄得人家这么难受。

    当然,李亚东还有点别的想法。

    现在得在县城里投资八个项目,还都是屁大点的项目,他感觉没必要调兵遣将过来,而且让手下那帮大城市待惯了的人,过来自家这种小县城,估计也会水土不服。

    但项目总得有人管理,而他们一家老小已经移居首都,他大哥也指定没精力,那怎么办?

    他想到了方驼子。

    方驼子绝对是一个责任心爆棚的人,而且能力也强,这从乡长都时常故意躲着他这点上,就能看出端倪,老早李亚东就讲过,把方驼子圈在村里当村支书,其实挺埋没人才的。

    不过,方驼子愿不愿意接下这个活计,还真的不太好说,李亚东感觉他当村支书都当出感情来了。

    堂屋里,饭桌上山珍海味摆了两桌。

    因为一桌完全不够坐。

    喝酒的坐上桌,不喝酒的和小孩子坐下桌。

    “这是啥?”方驼子指着面前的盘子,显得不明所以,咋感觉里面的菜像个塑料壳一样,还带花边。

    “叔,这叫鱿鱼,你尝尝,海里的玩意儿。”

    方驼子眼神一亮,“那是得尝尝,一辈子都没见过海呢。”

    夹起一块打了花刀的鱿鱼放进嘴里,砸吧砸吧两口,“哟!跟咱们的鱼就是不一样,有嚼劲。”

    “呵呵……”

    饭桌上气氛不错,李亚东也就适时地讲想法说了出来。

    众人一听,皆是一惊,方驼子更是如此,“让……让我去管那八个厂?”

    他感觉不可思议,心想自己应该没这个本事吧?

    “不是让你一个人管,肯定还要招人,到时候一个项目有一个负责人,你负责管他们就行。”

    “哦。那……”

    那他感觉还是可以的,就管八个人而已,他现在都管好几百号人呢。

    但是,他舍不得。

    如果要去管那八个厂,自己这个官位,肯定保不住,都做了二十多年,哪是说扔就能扔的?

    “工资待遇怎么样?”

    这就是方驼子,一如既往的现实。

    不过李亚东喜欢,至少与之前那帮县领导相比,他更喜欢方驼子,因为方驼子不贪,他会伸手要,很直接,很粗俗,但他只要自己该得的,和村里需要的。

    李亚东不想讲出什么数字吓到他,只是笑着说,“那很用问吗,肯定比你现在多。”

    “哦……”方驼子抿了一口酒后,眉头紧锁,道:“亚东,这事儿我想想成吗?”

    “成,当然得你自己先想清楚。”

    于是,这个话题就暂且搁置,众人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李亚东没喝酒,吃了半碗饭后,忽然想到什么,抬头望向方驼子问,“对了叔,你跟乡领导应该都熟悉吧?”

    “那是。”方驼子点头道。

    “那你啥时候有空,咱们一起到乡里去一趟?”

    “我没事啊,都有空,去干啥呀?”方驼子好奇询问。

    以他这个大侄子的身份,现在县领导都得亲自登门,至于乡领导,捎个信给他们,还不得屁颠屁颠地跑过来?

    “打算给乡里盖所学校。”李亚东笑着说。

    这事儿他考虑了有些年头,一直不得闲,而且下次再回老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所以得赶紧落实一下。

    乡里没有高中,初中也破破烂烂,小学就更不提,幼儿园直接没有。

    他打算盖所从幼儿园到高中的现代化学校,老师自己花钱从全市请。

    一直说为家乡做什么什么贡献,他现在想通了,做任何贡献都不如投资教育。

    “盖学校,那敢情好啊,乡长还不得高兴疯?我看咱也别跑了,我打通电话过去,他们一准屁颠屁颠儿的就来了。”

    对于乡里那帮人,方驼子其实一直有些小幽怨,每次自己进乡,一个个的好像躲瘟神一样,这次看他们还躲不躲。

    “还是我们自己去吧,我记得我考上大学那年,乡里还送了几十块钱呢,顺便过去看看乡里有什么难处,把这个人情给还了。”

    “你这个娃啊……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娃,我们这小村子倒还挺养人的。”

    方驼子微微有些眼红,为了掩饰,头一昂,将杯中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