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民营银行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对于现在的中国而言,刘勇好的想法无疑是很大胆的,以至于他自己都显得信心不足。

    但李亚东却知道,不管这次政协会议上他的提案是否通过,但最终,他还是成功了。

    很多人都以为,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是由腾讯持股第一的深证前海微众银行,其实不然,当2014年所谓的国家首批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确定时,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的资金体量规模,已经超过了六万亿人民币。

    而这家银行,就是民生银行。

    它是中国银行史上的一朵奇葩,打破了以往“银行均有国有”的概念,为以后的所有民营银行,都起到了示范性的作用。

    同时,民生银行的创立,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巨大机遇!

    因为错过,就需再等将近二十年!

    如果李亚东没记错的话,上辈子民生银行应该是1996年成立,而直到2014年之前,国家没有再发放过任何银行执照。

    银行啊!

    哪个商人不爱?

    做生意最需要的无疑就是资金,有钱才能生钱,而银行,则是一个巨大的资金保障。

    李亚东瞬间动心了,无论如何这个机会他都不会错过,不仅如此,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提案助刘勇好一臂之力,推动民生银行的创立!

    “刘兄,这是一个很好的提案啊,国家既然开始重视民营经济,那么开放民营银行就是必要之举,别灰心嘛,我相信还是有一定机会通过的。”

    “是啊,必须要弄啊,现在的局面,民营企业想要获得更多的贷款实在太难了!”刘勇好叹着气说,显然在这方面有过一些不太好的遭遇。

    “可不是吗?”他的话也立马引起在场其他企业家的附和。

    “国家目前的几家银行,侧重点完全在地方政府与国企上面,有些地方政府都不知道赤字多少,好多国企也是一堆烂账,但银行还是愿意大笔的资金贷给他们,而我们这些民营企业呢,想贷点款可谓难上加难,口水说干了不提,最后明明申请贷一个西瓜,到手的却基本只有一粒芝麻。”

    “有芝麻就算好的了!”有人显然还有更窘迫的遭遇,一脸悻悻地说,“去年向工行申请两百万贷款,前前后后跑了不下二十趟,最后还是一毛钱没搞到,弄得厂里不得不亏本处理一批货物,才勉强赶在年前付清了材料商的欠款,不然大家年都过不好。”

    “都一样啊……”

    众人大吐苦水,几乎每个人都有贷款不顺的糟心事。

    这倒是让李亚东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段关于王万达的访谈,其中就提到过一件贷款事,似乎更离谱,足足跑了五十几趟都没贷到一毛钱。

    可见这个年代贷款之难。

    不像二十几年后,各种贷款机构比比皆是,你没贷款的意思,手机上都成天收到这借条那借条、甚至额度都直接给你标出来,只要小手一点,资金几分钟之内就能到账。

    还有秒到的,例如714高炮什么的。

    “李兄……”刘勇好似乎突然想到什么,眼神放光的望向李亚东,笑着问,“你真的认为成立民营银行十分有必要?”

    李亚东心想我何止是认为成立民营银行有必要啊,也就是不可能,如果可能的话,他都想弄家私人银行。

    他约莫揣测到一些刘勇好的想法,笑着点头道:“当然,资金是企业发展的前提,一个好的融资渠道自然十分有必要。”

    “那……”刘勇好的眼神更亮了,“你能不能在我的提案讲出来后,适时地发表意见表示支持?”

    他很清楚这个年轻人在国内的一系列投资,对于国家经济建设的贡献,可谓意义非凡。

    因此,很多东西也就不难揣测……

    例如中央方面对他的重视。

    想必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所以自己的提案如果能得到他的鼎力支持,那绝对会事半功倍得多。

    “这有什么问题?”李亚东笑着摊摊手,很爽快地答应下来,“我本身就支持这个提案,当然要表示支持。”

    不支持也不行啊,如此天赐良机,错过了简直天理难容,然而现在的他在国内工商界,其实并不具备多大影响力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人毛都不认识几个。还打算刘勇好带他一起玩呢。

    “那太好了!”刘勇好顿时大喜过望,右拳用力握紧,“此事有了李兄的支持,指不定还真有一线希望!”

    一群人谈笑风生,神色激动,半分睡意都没有。

    所以……凌晨四点把自己给弄过来,就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聊天的机会?李亚东心想。

    不过,他想岔了。

    大约五点的时候,有一行不知职务的人,从门外走进,开始给大家详细讲解参加会议时的注意事项,居然连走路的仪态都要讲,用对方的话说“得抬头挺胸、阔步向前,不能左顾右盼”。

    而这一讲,就是整整两个小时。

    早上七点整,搞得好像军训一样,大家准时开饭。

    京城饭店里的伙食,李亚东吃了不止一次两次,老实讲,还挺不错的,就是似乎搞来搞去都是老样子,缺乏创新精神。

    他的东方红大酒店就不一样,单说早餐好了,每天68个品种,其中固定品种24个,另外48个品种天天轮换,保证三天之内不重复。而大部分客人入住通常也就两三天,期间几乎能品尝到半个中国的早点。

    没办法,谁让他过去就是做餐饮的呢,很清楚顾客要什么,所以在酒店的运营方面,其他的他都没怎么管,唯独对餐饮提出过几点要求。

    而蒋腾飞落实得也算不错,特地从全国各地挖了一批资深大厨过来。

    说是一刻钟用餐时间,时间掐得刚刚好,到了七点一刻,也甭管某些细嚼慢咽的老板有没有吃完,便有工作人员过来催促,说是该启程了,门外大巴已经在等。

    众人结伴离开酒店的时候,李亚东才注意到,又有一批人从楼上下来,也在穿着相同白色确凉衬衫的工作人员引导下,开始步入餐厅用餐。

    显然,这座饭店里的政协委员并不只有他们一批。

    大家正按合理的时间规划,分开用餐,分批离开酒店,前往会议地。

    “李兄,怎么了?”

    旁边的刘勇好侧头询问,因为他发现李亚东突然不动了。

    李亚东确实有些走不动,因为他在后面的那批人里,似乎发现了一个极其想见的人,但他不敢确定,毕竟上辈子也就是在报纸上见过,还没怎么留意,真想跑过去问问。

    不过,以对方的身份,能参加政协大会,倒也不足为奇。

    如果真是他的话,那这次政协大会,李亚东感觉自己就的确赚到了,不光偶遇刘勇好,很有可能掺一脚民生银行的事情,说不定,还能替苏姑娘觅得一位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