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摊上大事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老板,老板,外面来了三辆豪华轿车,上面下来一大帮人,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

    佣人小惠快步跑到餐厅,神色慌张地说。

    就说大黄为什么叫得这么凶,一听这话后,汤保年也不禁有些微微上火。

    这帮家伙今天凌晨过来闹得人睡不着觉就不说,现在太阳刚出来没多大会儿,又跑过来,而且阵仗越搞越大,这样下去,以汪全波的胆子,还哪有心思工作,别把人给吓跑了就好!

    简直欺人太甚。

    他想了一晚上都没想明白到底哪里招惹了陶三爷。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王法了!

    汤保年冷哼一声,从餐桌旁站起,踱步向门口走去,来到院子里,大黄仍在对着铁闸门狂吠,若非有铁链子拴住,肯定早就冲了过去。

    汤保年想都没想,走过去将狗链栓在院墙的一端解开,看看哪个王八蛋还敢放肆,不过犹豫了一下后,另一头他并没解开,而是将狗链牵在手中,然后大步向院墙居中的铁闸门走去。

    “汪汪汪汪……”

    越是靠近生人气息,大黄就越发狂躁,能有餐盘那么大的狗头中,猩红的舌头掉得老长,还有涎液不断滴落,尖锐的牙齿泛着森冷白光。

    汤保年也不制止,任由它动静越闹越大,有意给对方来个下马威。

    大黄的父亲可是一头纯种藏獒,母亲也不差,是有着“最强斗犬”之称的比特,因为是第一代,它几乎完美继承了父母的所有优点,体型巨大、凶悍无比,而且聪明异常。

    汤保年一个偶然机会将它搞到手的时候,还仅仅是只幼崽,如今饲养了整整四年,俨然长成一头小牛犊子,若非自家那边常有客人来,而且大黄越发凶猛,他是舍不得将其圈养在汪全波这幢别墅里的。

    吱呀一声,铁闸门应声而开。

    汤保年甚至都懒得透过缝隙打量一下,哪怕只身一人,但有大黄为伴,他无所畏惧。

    然而,冷眼一瞅外面的一行十来人时,汤保年却愣住了……

    “蒋总?”

    他呆滞了一会儿,因为此时外面的阵仗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首都来的大客商、东方红国际贸易公司的蒋总,居然跟本地的土皇帝陶三爷站在一块儿?

    如果说这还能讲得通的话……毕竟陶三爷手下有贸易生意,很可能与蒋总有合作。

    那么有一件事情,就真的讲不通了。

    此时外面虽然有一大帮人,但他们站立的次序却泾渭分明,块头大的基本都靠向两侧,居中的位置上只有三个人:蒋总、陶三爷和李经理。

    而这位有过一面之缘,但并无太多印象的李经理,此刻……却堂而皇之地站在蒋总和陶三爷身前。

    俩人……看起来就像一对跟班一样。

    “汤总,别来无恙。”蒋腾飞似笑非笑地说。

    这特么的到底什么情况?!

    汤保年一脸懵逼。

    陶三爷要找汪全波的麻烦,跑上来门来还不足为奇,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就算有事情洽谈,不是应该去公司吗?再不济去他家啊?

    一窝蜂地跑汪全波这里来干嘛?

    “跟你重新介绍一下,上次因为一些缘由,没对汤总讲实话。”蒋腾飞显然看出了他的疑惑,伸手指向身前,淡笑着说,“这位,是李亚东先生,东方红集团……董事长。”

    “啊?!”

    饶是汤保年这种全市知名企业家、身家过千万的人物,一听这个名头后,也是惊呼出口。

    本来,或许还不至于如此,就因为蒋腾飞去了一趟荣华公司,所以他认真调查了一下东方红集团,所了解的信息是骇然的。

    真不吹牛的说,在此之前,汤保年甚至压根不知道原来国内还有这么大的一家私人集团。

    其规模,堪称恐怖!

    他的荣华跟人家一比,芝麻绿豆都算不上。

    人家集团旗下一家分公司东方红国际贸易公司,就已经让他感慨规模之庞大了。

    所谓的李经理,居然是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

    这么年轻?

    上次为什么要隐藏身份?

    一瞬间,无数的疑问充斥汤保年的脑海。

    “大黄,别叫!”

    大黄呜咽一声,果然不叫了。

    “好狗。”李亚东淡笑着评价。

    “哦,还好还好……”汤保年突然感觉有点无从应对,就好像当年公司刚有点起色,市委领导过来视察一样,深吸几口气后,才稳定下来心神,连声道:“李董,赶快请进,赶快请进……”

    一分钟后,李亚东已经坐在了别墅豪华的客厅沙发上,有四名模样周正的佣人热情招待,又是端茶,又是上水果。

    “汤老板,挺会享受吗,连佣人都有这种姿色。”坐在李亚东侧面真皮沙发椅上的陶勇,皮笑肉不笑地说。

    他的心情自然算不上好,以他的身份,在台市范围内请个外乡人,居然没能请动?

    这特么的完全是不给面子,根本不能忍呀!

    他当然清楚汪全波的后台是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若非李董的关系,他今天即便会来柳溪镇,也不会到这里,而是去荣华保健品公司?

    干嘛?

    掀桌子!

    然后呢?

    搞死搞残!

    不是耍流氓,他越来越不屑于使用那种手段,而是通过商业手段,全方位的打击荣华公司,譬如断它贷款、停它货源,看它死不死!

    敢不给他陶三勇面子的人,整个台市商界还没有。

    “不不不,三爷,您误会了,这不是我的佣人,我并不住在这里。”汤保年面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后,赶紧解释了一句。

    他倒是有意趁机询问一下昨晚的事情,然而又感觉不太合适,因为比起陶三爷,眼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物等着他伺候……

    而且,他终究不笨,已经意识到昨晚的事情与现在的局面,或许有些关系,陶三爷昨晚的那句“有人要办他”,此刻,一直在他脑子里回响。

    如此一思索,他的目光又回转到李亚东身上。

    “李董,全怪汤某人眼拙,那天没有认清庐山真面目,倒是多有怠慢,还望海涵。”汤保年笑呵呵地说,但笑容明显有些不自然。

    他只要不傻,就知道自己应该摊上了大事。

    否则以对方的身份,何故要“微服私行”他的公司?

    今天也是一样,又为何会突然跑到这里?

    如果说陶三爷他自认还有几分对抗的底气的话,那么此人,他就真是半点把握没有。

    你开什么玩笑,集团市值过百亿,汽车都卖到部队去了,可谓要钱有钱,要关系有关系。

    像这样一位大人物,如果真的一不小心搞得罪了,而且对方还一定要兴师问罪的话,那么……除了洗干净脖子等砍外,汤保年实在想不到自己还有第二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