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学历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我并没有说我很懂,但我却可以找到懂的人,来检测你们的药到底有没有问题。”李亚东用低沉的声音说。

    话音刚落下,根本无需他示意,一旁的齐龙便将那份现在已经有些皱巴巴的北大检验报告,交到了眉头紧锁的汤保年手中。

    汤保年赶紧翻开一看后,随着目光自上而下移动,原本就紧蹙的眉头,愈发低沉,几乎合并成一道“一”字。

    “这……”

    等到将一份检验报告全部看完、特别是着重打量了几眼那枚鲜红的印章后,汤保年脸上的表情已经从忧虑,转变成了震惊!

    他引以为豪、甚至视为公司战略转型的历史性药物荣华养颜胶囊,居然……真的有毒!

    “汪先生……”他面色复杂地望向汪全波,与此同时,脑子里浮现出一幕幕他曾经对自己信誓旦旦的画面,如同幻灯片一样在播放。

    自己是如此信任他啊!

    怎能……

    “汤总,这种东西你居然也信?”汪全波瞅了一眼他颤抖的双手中捧着的检验报告,一脸不屑。

    “可……这份检验报告来自于北大化学实验室啊,上面还有公章!”汤保年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那种感觉……就好比自己视为生死手足的兄弟,突然对自己举刀一样。

    刀无需落,便已断肠!

    “那又怎样?甭说北大化学实验室,一个非官方的学术机构,就是你们柳溪镇镇政府的公章,街边小巷子里两块钱就能刻一个。”

    “玛德个巴子,你这是死不认账是吧?!”汤保年还未有所表示,现场火气最大的蒋腾飞再次忍不住了。

    “坐下!”李亚东怒喝道。

    “可东哥,这……王八蛋太过分了!”

    “嗯?”李亚东眉头一蹙,蒋腾飞顿时一脸悻悻地坐回到沙发上,扭过头去望向窗外,眼不见为净。

    “汤总。”

    李亚东深深地看了一眼汤保年,表情严肃。

    “是,李董,有什么话您请直说。”此刻的汤保年面色十分复杂,有点不知到底该相信谁。

    他与李亚东毕竟才刚刚认识,并不清楚对方的为人,虽然想来以他这种身份的人,应该还不至于伪造一份检验报告来诬陷自己。但他与汪全波,却相识已久,过去从未发现对方欺骗过自己。

    “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这份检验报告绝对真实有效,实际上你们的药还是我亲自送到北大去的。如果你依然不信,那也没关系,我甚至可以提供给你北大方面的联系方式,你自己打电话过去询问一下就是。”

    “这……”

    这回汤保年不信也得信了。

    哪还用得着打电话证实,一名百亿富翁、应该是中国首富无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的事情,还能有假?

    如此一想着,汤保年的面色愈发复杂,目光再次落在汪全波身上。

    “我看看。”汪全波也是情不自禁地蹙起眉头,说着,从汤保年手中拿过检测报告。

    他在看的时候,李亚东一直留意着他的表情,令人疑惑的是,他居然没有丝毫的做贼心虚之感。

    “就算这份检验报告是真的又怎样?”

    汪全波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使得在场所有人不禁面面相觑。

    “你特么的是不是脑壳有病啊,你说怎样?”蒋腾飞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地飙出一句。

    然而,对于他汪全波似乎已经选择了无视,一副“不屑为伍”的模样。

    看都不看他,而是昂着脑袋,看了汤保年一眼后,又高傲地望向李亚东,淡淡道:“北大就很权威?北大就不会犯错?”

    此言一出,可谓满堂哗然,类似于陶勇这种初中毕业生,更是眼珠子都差点没瞪出来。

    就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牛逼哄哄的人物。

    世人皆知,北大乃是中国第一学府,知识的摇篮,如果北大都算不上权威,那……谁算?

    “好大的口气!”李亚东怒极反笑,抛开这件事情不提,北大作为自己的母校,他也容不得旁人轻易诋毁,冷哼道:“既然堂堂北大都不被你放在眼里,那我倒是想知道,你又是师出何门?”

    “我?”汪全波那张尖嘴猴腮的脸上,蓦然浮现出几分自豪,不屑道:“北大算什么,中国这么多年都没有拿过诺贝尔化学奖,化学底子有多薄,根本不足与外人道,很多东西只是自以为是罢了。至于我的母校,自然胜过北大十倍不止!”

    “愿闻其详。”李亚东沉声道。

    他是真想看看,这个狂到没边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然而,汪全波却是不说话,而是望向汤保年。

    似乎不屑于用母校去抬高自己的身段一样。

    汤保年会意,看了眼李亚东后,正色道:“李董,汪先生是海归的爱国学者,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拥有应有化学与材料分子学双重博士学位。”

    猛地一听这话后,现场众人皆是大眼瞪小眼,几乎同时望向汪全波,实在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甚至有些猥琐的家伙,居然……有这么高的学问!

    高到他们无法想象,除了李亚东之外。

    纵然连他,都险些惊呼出口。

    普林斯顿大学,这个年代全美、也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学,其厉害程度尤甚哈佛与麻省理工。

    这家伙,居然能拿到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学位?

    而且,还是俩!

    “当真?”

    说实话,他有点不信。

    他集团旗下的高学历人才也有不少,就算是美国常青藤大学毕业的,各个产业加起来,怕也能有上百人,但在他的印象中,有这么高学历的,似乎……一个没有。

    你开什么玩笑,世界第一大学的双博士人才,整个中国能有几个?

    全世界又有几个?

    知识这种东西,到了一定层面后,精于一道尚且不易,更遑论双管齐下?

    在他的两辈子阅历之中,此类人才,抛开那些大名鼎鼎的伟人不提,普通人中,也就知道一个。

    就是去年在美国弄那档《财富一百亿》节目的时候,一个女人拿着一款便携式血压测量仪登台,说是自己弟弟研发的,还说他拥有麻省理工的双博士学位,比较可惜的是,他似乎患有严重的沟通障碍症,以至于无法登台,因此无缘一见。

    李亚东当时还投了这个项目,出于对知识的尊重,也打算拉扯这名天才一把,奈何后面共济会发难,不得不将计划搁浅,不过却赔偿了对方一笔可观的违约金。

    “哼!”汪全波冷哼一声,似乎对他的质疑十分不满,表情愈发高傲,脸仰得几乎与天花板齐平。

    “是真的。”一旁的汤保年点头道:“汪先生的学位证书我亲眼见过,这一点,我可以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