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93质量万里行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汪全波被送进了镇上的卫生所,平时主要治疗感冒发烧的医生一看头都大了,话虽然没有直说,但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其实意思已经非常明确显然没救了。

    至少也抢救了一下。

    不过结果与医生所判断的如出一辙,在硬撑了两个多小时后,汪全波白眼一翻,一命呜呼了。

    因为是狼狗咬死人,伤口就是很好的证明,再加上李亚东与陶勇等人很有默契的选择了“什么都没看见”,此事甚至都没有引发大的震荡。

    倒也来了两名民警,简单的看了一下现场,勒令汤保年必须造个铁笼子把大黄关起来后,也就走了。

    一件正儿八经的谋杀案,就这样如此草率的做了处理。

    在李亚东看来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然而一条人命在畜生面前,就是这样不值一提。

    你能怎么办?

    把大黄抓去枪毙?

    能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吗?

    只能说这个年代的人命远没有日后那么金贵。

    也有很大程度上的身份缘故。

    假如汤保年不是柳溪镇首富,想必派出所应该会更“刁难”一些。

    假如汪全波不是一个外乡人,死后有亲属扯皮,事情也肯定会更复杂一些。

    总而言之,汤保年很轻易的躲过了一劫。

    至少避免了牢狱之灾,然而,心情却算不上太好。

    汪全波临死前不断重复的那句“我不是骗子”,一直在他脑海中回响。脑袋清明之后,他倒是产生了一种深层次的担忧,万一……真是自己搞错了呢?

    那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知道对方骗了自己,倒还没有太多心理负担,如果并没有呢?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纵然再高明的骗子,能死到临头还在伪装?

    这个道理说不通呀!

    汤保年是个老实人,虽然事情已经发生,无力改变,但他认为自己必须搞清楚真相,否则往后一辈子心里都不得安宁。

    因此,在将汪全波的遗体暂时存放在市人民医院的太平间后,汤保年买了机票,从省城出发,只身前往了陕茜。

    不过这些事倒与李亚东没有太大关系,荣华养颜胶囊有毒的事情,经过两次检测之后,已经毋庸置疑。而此药正是汪全波一手研发的,“孕妇能使用”的话也是他说的,所以不管他是不是骗子,伤害小宝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铁板钉钉的事情。

    人死,事了。

    李亚东此行最大的目的已经达成。

    但他并没有马上离开柳溪镇,作为被害人家属、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而且具备一定能力,他就有义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杜绝此类灾难再次发生。

    柳溪镇制假造假的乱象,也确实该管一管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本是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并没有错。但是,却不能不讲良知。

    其实不光是柳溪镇,自从去年邓公第二次南巡之后,国家全面开放私营经济的发展,而此举不但让胸有沟壑的生意人抓住了机会,也让一些心术不正之人,看到了商机。

    只要留意报纸的人就会发现,从去年开始,关于假冒伪劣商品害人的事情便层出不穷。

    河,汽水瓶突然爆炸,夺走了花季少女的眼睛。

    江溪,初中学生每天一瓶牛奶喝出白血病。

    湖蓝,果农给橘树喷药中毒身亡。

    经济的发展如果充斥着谎言和欺骗,那是要不得的。

    国家也很好的意识到这个问题。

    所以年关之后,中央质检机关便扛起了一杆“质量万里行”的大旗。

    中央电视台更是特设了一档节目,每天用1个小时来曝光各种假冒伪劣产品。

    柳溪镇实在太小,93质量万里行的正义之芒还没有贯穿这里,甚至很有可能就此忽视。所幸李亚东现在身在这里,并亲眼目睹了本地制假造假的乱象。

    于是直接一通电话打回了首都,通过层层关系,联系到了质量万里行的主要负责之一,实名举报了柳溪镇的保健品行业丑态。

    名叫孙伯义的中央质检部主任对此十分重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举报人的身份非同寻常的关系,仅仅三天时间,一支质量万里行的检查分队,便在地方政府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来到台市。

    整个台市都震动了,许多不合格的企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检查分队封条一拉,勒令整改的企业不知几何,直接强制关停的企业都有不少,而柳溪镇,则首当其中。

    因为质检分队来到台市的第一站,便是柳溪镇。

    结果可想而知,那叫一个鸡飞狗跳,镇上数千家企业,想要临时抱佛脚以糊弄检查都做不到,质检分队一家一家的叩门,根本不怕你不开,不开可以,封条一拉,直接关停,然后工商注销,你以后再想开门做生意,那就是完全非法的,谁都可以查封你。

    仅仅用了两天时间,柳溪镇便来了一次大洗牌,至少有80%的公司就此倒闭,还有15%的公司被勒令整改,有且仅有那么几家公司,不受影响,仍可以继续正常运营。

    荣华保健品公司,正是其中之一。

    缘由很简单,因为在此之前,汤保年已经知道此事。

    至于消息的来源,自然是李亚东无疑。

    不管怎么说,与汤保年结交一番之后,李亚东就知道,此人的确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也没有什么坏心思,之所以生产了有毒商品,完全是因为上当受骗、错信了人。

    在汪全波翘辫子的当天,汤保年就停止了荣华养颜胶囊的生产,并下令销毁所有库存货物,还向李亚东保证将尽自己最大可能召回已经投放到市场上的产品,不惜一切代价。

    正是因为这份主动与坦诚,才使得李亚东决定放他一马。

    否则的话,就因为这一款荣华养颜胶囊,李亚东就足以搞垮荣华保健品公司一万次。

    一个礼拜之后,质量万里行的后续落实工作仍在继续,质检分队的先头部队虽然已经撤离,但还是留下了两名工作人员进行监督。

    无数的公司招牌被摘下,甚至都不用麻烦镇政府,市里特地抽调了武警官兵来协助落实此事,有些原本还想撒泼耍赖的小老板,现在除了眼睁睁地看着造假工具被破坏、造假材料被没收或销毁外,什么都干不了。

    经此一事后,他们甚至今后都不太容易重操旧业,因为每个人都上了质量万里行的观察名录。

    就像有案底的人一样,想办点什么事情都难。

    人怎能不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与此同时,就在整个柳溪镇被阴云所笼罩、一副愁云惨淡的景象时,汤保年回了。

    他第一时间找到了李亚东。

    说来也巧,如果再晚一步的话,李亚东说不定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