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有种抓我
作者:北海一岛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村口。

    “狗日的姓谢的,你特么的有种别躲在后面,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双方激战正酣,大龙村的乡亲们虽然人更多,但因为少了几个主力,再加上对方显然有备而来这次除了工程车外,一共来了四台私家车,所以倒是打了个旗鼓相当。

    而冲在己方阵营最前面的人,正是三娃,他此刻暴跳如雷,虬结的手臂和脖子上青筋暴露。

    但任他再生气也无济于事,因为对方阵营中身板明显最壮实的四个人,正将他前后包夹起来。

    难得,他居然不落下风,但也无法突破对方的封锁。

    而一个穿着一套松垮白西装、梳着大背头,大腹便便的家伙,就站在他们几人身后的一个岸坡上,手里拎着一只黑色大哥大,正一脸戏谑地望着三娃。

    “小子诶,昨天让你跑了,今个儿我谁都不抓,就你了,甭想溜!”

    显然,他已经打通了电话。

    一辆汽车猛地驶来,好似一台推土机一般,正好在双方人马酣斗最激烈的地方,犁出了一条“楚河汉界”。

    无论敌我,纷纷避让。

    而这突然杀入的推土机,也使得现场的打斗不自觉地停止下来。

    “是李老师回来了!”

    “红明叔他们果然也跟着回了!”

    “李老师有本事啊……”

    一行人从车上走下,乡亲们定眼一瞧,顿时大喜过望。

    而与他们表情正好相反的,则是谢兴洋与他的那拨人。

    “你们……怎么出来了!”

    “咋的?是不是我们出来之前,还得先跟你打个报告?”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红明一瞥周围,见有几个乡亲身上都挂了彩,差点没控制住火气,所幸李亚东就站在旁边。

    他记得答应过李老师的事情,因此咬着牙,硬生生地按耐住满腔怒火。

    谢兴洋一时语塞,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计划好的事情井不开钻,人就不放。

    但显然也无法从这帮土鳖嘴里得知真相,寻思着只能等回县里再问问。

    “哼!别以为你们回来了就能无法无天,这事儿肯定出了岔子,回头我必须弄清楚。我是讲道理的人,再跟你们申明一遍,我可是合法开采,而你们阻扰,就是违法行为!我刚才已经报了警,公安马上就到,识相的话你们就赶紧让开,不然我还是一样要告到底,让公安今天再带走几个!”

    “你特么的,敢不敢下来说话,看老子不弄死你!”三娃作势就要上前,而围着他的四名狗腿子,同样齐刷刷地向前一步,针锋相对。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眼看大战有再次爆发的趋势,这时,李亚东适时地站了出来。

    “三娃,退下。”

    “李老师,他……”

    “嗯?”

    令谢兴洋诧异地是,这个也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什么破老师,居然还挺牛逼。

    马开山这个狗篮子,凶得就像匹野狼一样,干起架来他们村最德高望重的七叔公都拉不住,他这一嗓子,居然屁都不敢放一个,直接回去了。

    “你又是哪个,也想来抄乱子?”直到此时,谢兴洋才开始正视起这个八成是对方请来的体面人外援。

    指不定昨天抓进去的五个家伙就是他捞出来的。

    什么破老师?

    开得起猛虎大帅,还有本事捞人,省城来的大学老师?

    这县里的一帮家伙未免也太怂了吧?

    一名老师怕他干逑。

    笔杆子狠又怎样,自己手里握有合同,闹到省里也是自己有理!

    “你就是谢兴洋。”

    “怎么?这里还有人看起来比我更像老板吗?”

    “呵呵……”李亚东笑了笑,道:“好大个老板呀你。”

    “别在这儿逼逼叨叨的,我也甭管你是谁,咱俩井水不犯河水,没你的事就赶紧走,这边的乱摊子可不是你一个臭教书的能掺和得起的。”

    “是吗?”李亚东又笑了,微微眯眼,“如果我非要掺和呢?”

    “非要掺和?”谢兴洋冷哼一声道:“教书的,听我一句劝,看你细皮嫩肉的,不比这些土包子,真要冲突起来,你撑不了两下。打哪儿来的从哪儿回吧,别给自己找麻烦。”

    还怪热心肠的呢!李亚东冷笑,也就是齐家兄弟刚好不在,否则他真有种把这家伙提下来捶一顿的冲动。

    无关大龙村的事,就是想跟这个死胖子干一架,让他清楚自己的拳头有多硬。

    “你报了警,想抓人?”李亚东看不出喜怒地问。

    “怎样?不行吗?老子合法开油,政府的文件都给他们看过,他们还故意阻扰,这就叫作知法犯法!我还不能请警察叔叔帮忙,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也不知道这个胖子为什么说这么多,大概心里也明白,想要用强进入大龙村根本不切实际,所以才耍起手段。

    “警车我们在路上已经遇到,确实马上就到了,但很不幸的告诉你,今天这里的人你一个都带不走,要抓人,可以,有种就抓我。”李亚东淡淡道。

    “教书的,你也别吓唬我。文化人又怎么了?你以为我不敢?你是没动手,你动个手给我试试,看我敢不敢让公安抓你!”

    这种要求李亚东还能不满足他?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蹲下身体,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咻”地一声便扔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点没耽误,而且运气似乎不错,力量和准头都挺好,谢兴洋躲都没躲赢,后脖子上狠狠地挨了一记,瞬间火冒三丈!

    “狗日的,有种!我今天谁都不抓,就抓你!”

    “好呀!”李亚东笑了笑,很灿烂的样子。

    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蹲过大牢,不都说人生短暂,百般滋味都得体验一下吗,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

    “笑,让你笑,狗日的,等一下就要你哭!”谢兴洋吃痛,伸手揉着脖子,恶狠狠道。

    “呜呜呜呜……”

    警车到了。

    “李老师,这怎么行,我们再没用,也不能让你被抓走啊!”

    根本无需马支书指示什么,乡亲们文化水平是不高,但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李老师是他们大龙村的恩人,这次也是过来帮他们的,本身其实跟这事儿根本没关系,怎么能让他替自己等人蹲牢房?

    “李老师,不行!他们要抓就抓我,我绝不让他们抓你!”一群人中又数三娃表情最激动,拽着李亚东的胳膊死都不放,目视着那辆已然临近的警车,似乎连公安都敢打的样子。

    “傻瓜,怎么哪儿都有你,我自己愿意去的,你别管。”李亚东没好气地赏了他一颗红烧板栗。

    弄得三娃一脸懵逼,其他乡亲们也差不多。

    稀奇事儿听得多了,但还从没有听说过有人愿意自己去公安局蹲牢房的。

    李亚东是真的想去,半点不扯谎,甚至都有点迫不及待。

    “我说乡亲们,别围着了,让李……老师去。”这时,刚才没见到人的胡广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他看了李亚东一眼后,一脸奸笑,显然完全洞悉了李亚东的意图,确实是个聪明人。

    老话说得好啊,请神容易送神难,一个小县城而已,敢把李董这号人物请进号子里,再想送出来……

    嘿嘿!